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作者:玖月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8

      Chapter 8
      
      【程迦。我是摄影师程迦。】
      
      喊话的时候,程迦的眼睛看着彭野。他也看着她。
      
      **
      
      程迦从汽车顶上跳下来。
      
      东风越野里的四个男人下了车,商量着给程迦修车。
      
      他们和程迦不熟,也加上那晚情形尴尬,一时间没什么话说。此刻,四人聚在一起,内部讨论着,没人先和程迦搭讪。
      
      程迦点了根烟,站在不远处。风里偶尔飘来他们的几句话,断断续续,都和修车有关。
      
      过了没多久,彭野拿了工具过来程迦车边,十六和石头在一旁打下手帮忙。
      程迦靠在车旁看他们……看彭野。
      
      他没看她,开了车前盖,弯着腰认真修车,黑黑的额发遮住了他的眉眼,只露出高高的鼻梁。偶尔,他低声说出工具的名字,身边的人递给他。还是那副嗓子,音色极低,很有磁性。
      像砂纸磨在女人的肌肤上。
      
      程迦吹出一口烟,每次听,都觉得他声音性感。
      
      他卷着袖子,小手臂上的肌肉也好看,流畅又贲张,让人想摸一下,应该很有力量。
      
      程迦杵在他身旁,碍着他修车了就挪一挪。她眼睛一眨不眨,分明是很有美感的物体,为什么要抑制着天性不去欣赏呢。
      
      他俯着身子,透过微微下垂的领口,程迦又看见他的锁骨,还有隐约的胸肌的曲线。
      
      程迦的烟夹在手中,好久都没动。
      
      风吹断了烟灰,落到他手背上。他抬头看程迦,她也正在看他,目光不躲也不闪,笔直又坦荡。
      
      彭野顿了一下,抬手指指她的衣服,说:“别靠在这里。”
      车边缘很脏。
      
      “噢。”程迦很听话地站直了身子,又拍拍衣服上的灰尘。
      
      他看她一眼,很快低下头去了,说:“扳手。”一旁的石头把扳手递给他,目光无意间与程迦相撞。
      
      那晚,程迦对石头印象深刻,这男人个性火爆,可一谈到钱和赔偿就紧张。
      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想起昨晚的凶相,有些尴尬:“叫我石头就行。”
      
      彭野手腕处紧了一紧,很快又放松下去。程迦瞧见了,回味过来,有些好笑,他以为刚才她在问他?
      
      她琢磨半刻,看向彭野身侧的十六,问:“你呢?”
      “他们都叫我十六郎。”
      
      彭野平静而无声地修汽车。
      
      “名字有出处么?”
      十六只笑,却不解释。
      
      程迦瞧他半晌,突然说:“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一夜八次郎,你是两倍。”
      
      话音未落,站在一旁喝水的尼玛“噗”一声,水全喷出来;石头正好站在他面前,被喷了一脸口水。
      “个仙人板板!”石头跳起来,一掌轻扇尼玛的脑瓜。
      
      “这也猜得到?”十六哈哈笑,“对头。”
      程迦却抬起眉梢,摇头:“大言不惭。”
      十六道:“骗你做什么,是真的。”
      
      “说大话。”石头看不下去了,咂舌,“连女人手都没摸过还敢自称十六郎。其实啊,他认识的女人不超过十六个,所以他叫十六。”
      
      程迦差点儿没呛住。尼玛跟着石头哈哈大笑。
      
      十六抓起抹布往石头头上扔。
      石头说:“真的,这话不是我说的。是老七说的,不信你问老七。”
      
      十六蹦过去,勾住彭野的肩膀:“哥,你不能总拆我台啊。”
      
      “老……七……”程迦走了神,慢慢重复石头对他的称呼,“老……七……”
      她的声音在风里,一个字是一个句子。
      
      彭野听着了,抬眸看了她一眼,眼窝很深,眼睛很黑,一瞬间又低下去了。
      
      程迦道:“照这么说,你认识的女人不超过七个了。”
      
      十六愣了一下,随即狂笑不止,腰都直不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哈哈,报仇了报仇了。”
      
      彭野低头修着车,淡淡说:“德吉大哥不在这儿。”十六笑得更厉害;见程迦不懂,解释:“德吉哥是站里的老大,这次没来。”
      
      程迦舔了一下嘴唇,他和她想象中一样反应敏捷,且隐隐地强硬着。
      
      仿佛在一瞬间熟络了,十六问:“程迦,你怎么从羌塘绕呢?”
      “没来过,想看看。”
      “你一个人上路,不怕啊?”
      “怕什么?”
      “危险啊。有狼啊,熊,猛兽,当心吃了你。”
      
      程迦问:“遍地的野驴羚羊,够它们吃了,吃我干什么?”
      十六:“……”
      
      石头忍不住问:“不怕遇到歹徒?”
      程迦说:“这儿危险,有狼、熊和猛兽,歹徒不敢来。”
      
      石头笑了起来,终于又说:“不好意思啊,昨天晚上我一时情急,说话太凶狠了,你别见怪。谁也没想到老板娘弄错了房间。程小姐你别往心里去,要不打我一拳也成。”
      
      程迦这人最大的特点是吃软不吃硬。你越厉害,她越强硬,天王老子来了,她也敢和人杠上;可你一服软,她就挥手放过了。
      
      “叫我程迦就行。”她说。
      
      石头反倒不好意思,挠挠头,走到一边去了。
      可他想了一会儿,又默默叹起气来。
      十六问:“怎么了?”
      石头不说话。他翻着记账的小本本,很忧愁,不打不相识是一回事,结伴同行是另一回事;程迦要是跟他们一起走,路上就得多一个人的开支。
      没钱啊没钱,他们的生活费很紧张的啊。
      
      **
      
      彭野还在修车,手机响了。
      
      他手上全是机油,十六看一眼手机来电显示,接通了托在彭野耳边。十六冲尼玛和石头挤眉弄眼,做口型:“是阿槐。”
      几人立刻跑过来竖着耳朵偷听。
      彭野斜了十六一眼,但并没在意。
      
      程迦看这阵仗,心里跟明镜似的,肯定是女人。
      
      “喂?”
      那边声音太小,风又大,十六他们啥也听不到。
      “出发了。……走了大概一百多公里。”
      
      和女人说话,彭野的语气很明显不一样,要轻一些。
      程迦抿紧嘴唇,想想彭野和她说话的语气,似乎没把她程迦当女人。
      
      电话那边又说着什么,彭野头一歪,把手机从十六手上夹下来,走到一边去了,压低了声音,说:“是你的,你拿着。”
      
      十六在一旁怂恿尼玛:“过会儿七哥来了,你这么问……”尼玛是队里年纪最小的,他干啥说啥彭野都不会生气发火。
      
      等彭野打完电话回来,听话的乖孩子尼玛帮他拿下肩膀上的手机,问:“七哥,出发前你消失一个小时,去干嘛啦?”
      十六笑眯眯勾住尼玛的肩膀:“一个小时?你太低估咱哥了,明明是两个小时。”
      
      尼玛一开始没明白,后来又红了脸。
      
      彭野看十六一眼:“闭嘴。”
      
      程迦抽着烟,凉薄地瞧着。
      
      彭野不经意撞上她笔直而冷淡的眼神,无声半秒,问:“怎么坏的?”
      程迦说:“路不平,抖几下就熄火了。”
      
      他拿起工具继续修车:“坏了多久?”
      程迦:“一两个小时。”
      
      彭野:“你一直在这儿等人路过?”
      程迦:“要不然呢?”
      
      “……”彭野被她理直气壮的反问搞得有点儿停顿,说,“不会打救援电话?”
      “不会。”程迦回答很快。
      
      彭野一时无语。这女人不是蠢,相反她很聪明,就是没事找事儿,还找得挺有底气。
      
      他说:“你不识车,所以被老板坑了,租了辆坏车,以后出门留点儿心眼。”
      程迦说:“识车,这是北京2020,472发动机,前轴满载轴荷1135kg,06年产的,早该报废了,车棚改装过……”
      她说完了。
      
      彭野弯着腰,扭头看她,那眼神似乎在问你有病啊,说出来的话倒还客气:“那你还租?”
      程迦说:“我看她顺眼呗。”
      
      彭野又陷入无语,过会儿,说:“我知道你什么毛病了。”
      “什么?”
      
      “作。”彭野吐出一个字,看都不看她。
      
      程迦不搭话了,但也没生气。
      
      围观者完全不理解围绕这两人的突如其来的诡异的气氛,尼玛心想一秒前还好好的啊。石头赶紧拿了瓶水,过来给程迦:“喝点儿水。”
      
      “谢谢。”程迦拿在手里掂了一会儿,很轻地拧了一下,递给彭野,“帮个忙。”
      
      彭野已修好汽车,刚擦干净手上的机油,程迦的时机掐得很准,他无法拒绝。
      彭野接过来,很容易就拧开了,水溢出来少许,顺着他的小手臂流下去。
      
      程迦盯着他肌肤上的水珠。
      她把水接过来,看着他把手臂上的水滴擦干。
      
      她口干舌燥,正需要喝水。
      
      彭野盖上车前盖,说:“修好了。油箱也补好,但有个零件有问题,暂时别开,拖在我们车后边。到了下个镇子再去换零件。”
      
      程迦含着水,“嗯”了一声。
      
      **
      
      要出发了,尼玛过来帮程迦搬箱子。
      程迦拦住相机箱:“这个我自己来。”
      
      尼玛嘿嘿笑,大着胆子和她说话:“你带那么多相机,开始我以为你是倒卖相机的。”
      程迦说:“都一样,算是靠这个过活儿。”
      
      尼玛羞涩地问:“七哥说你是来给羊照相的,那……你会给人照相不?”
      “我就会这一样。”
      
      程迦说完,感觉身侧有道目光,是彭野。
      
      她扭头:“看什么?”
      彭野瞟一眼,说:“你头上有草。”
      
      “是么?”程迦摸脑袋,故意找不准位置,“哪儿?”
      她往他跟前走,靠得很近,淡淡道:“帮我拿下来。”
      
      彭野不动,冷眼看着她不算高超的演技,半晌,无声地笑了一下。
      
      风大了点,她长长的发丝划过他英俊的古铜色的脸。
      
      程迦抬头:“你笑什么?”
      
      他静静看着她,似乎要说什么,可他忽然间皱了眉,退后一步,回头望身后的远方,仿佛有股无形的力量在召唤他。
      他抬起手,五指张开,像在捞风,仿佛空气是一条缓慢的河流,流水从他指间穿过。
      
      几秒后他转身,眉心紧蹙,说:“赶路,暴风雪马上来了。”
      
      程迦抬头,天空万里无云,湛蓝如洗,没有一丝云彩。
      
      尼玛搬着箱子走过程迦身边,见她纳闷,说:“他听得见风说话。”
      
    插入书签 



    八千里路
    同学重逢,她不知道他暗恋她八年



    南江十七夏
    十七个夏天的故事。



    白色橄榄树
    阿瓒,我是冉冉。



    你比北京美丽
    关于爱情,人人缄默不语。



    若春和景明
    若有一天,春和景明,愿与你并肩看风景。



    一座城,在等你
    你每一次的逆行,我都在原地等你。



    因为风就在那里
    她微笑的样子,让人想起爱情。



    小南风
    愿你此生得善待,有人爱也有人爱。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世上是没有爱的。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这样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



    亲爱的苏格拉底
    言小火,你等我一下。



    亲爱的弗洛伊德
    孤独症与多动症的爱情。



    亲爱的阿基米德
    我会为全世界毁了你,但我会陪你一起。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