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王族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8、踪迹

      
      机会总是有的,路歇尔从来不怕蛰伏。
      
      她把昨天抢的徽章交给老校长,让他还给那位装模作样的纨绔,然后趁着自己病弱跟艾因提要求。
      
      “我只想出去走走。”她把脸埋在被子里,希望病容能给自己带来一点同情心上的加分。
      
      可是艾因对她根本没有同情心。
      
      他说:“一年前就通过了《限制亚特兰蒂斯裔未成年女性出行办法》。”
      
      于是路歇尔只能在被子里唉声叹气。
      
      这个破法案还是要从一年前讲起。
      
      最开始被艾因收养的时候,各种官方民间对她的讨论都很激烈。大部分人觉得艾因收养旧王族末裔的行为很影响他个人形象,但是艾因没有解释什么。
      
      另一位战时元老,联合军第二方面军军长弗兰克思站出来帮他说话:“如果收养一个对全宇宙有着不可估量价值的孤儿对于斯温伯恩总参谋长的形象能有什么坏影响的话,我觉得大概就是以后不太好找女朋友了。毕竟他自始至终都太过伟大,一个接近神化的男人是很难找到真爱的。”
      
      于是官方媒体闭了嘴。
      
      但是民众间乱七八糟的传闻还是不少,有些猜测比他们现在的关系还劲爆。不过这些事情信的人也少,最多就是拿出来吸引一下眼球,大家普遍还是觉得总参谋长为世界的和平进步发展付出了很多。
      
      矛头不能指向艾因,那就只能调个方向指着路歇尔。
      
      反正现在亚特兰蒂斯王族倒了,各种旧事都被拉出来曝尸,路歇尔瞬间就被打成反面形象……当然,在这种□□势下,她的形象也不可能正面得了。
      
      总之一年前民众们对她是怀有极大恨意的,这直接导致她在黎明广场旁听一个战争胜利演讲时直接引起了踩踏事件。
      
      那次事件路歇尔自己也差点遇险,所以军委会这边通过了新法令,艾因这边直接强势下令,对她的消息进行封锁,不允许任何媒体对她进行不当猜测。
      
      路歇尔就这样被半软禁在艾因家里。
      
      这对她而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我想出去。”路歇尔闷到呼吸不畅,突然掀了被子就跟艾因说,“我不管我就是要出去!”
      
      这不是她第一次因为这件事发脾气,所以艾因的表情完全是习以为常的空白:“门就在外面。”
      
      路歇尔不敢出去。
      
      因为那扇门之外的所有人都恨她。
      
      只因为她沾了王裔这个词,所以亚特兰蒂斯氏曾经犯过的所有大错小错都被归在她头上了。她还不能反驳,因为反驳就代表阶级立场上的冲突,是就旧势力死灰复燃。
      
      艾因把她的被子一点点小心掖好,又试了试她的温度,
      
      感觉还好。
      
      他坐在床沿低头看文件,路歇尔无聊地睡了过去,偶尔清醒一点,意识模糊地求艾因,让他带自己出去走走。
      
      这种时候艾因也一般会回应:“不可以。”
      
      于是路歇尔又断断续续地做噩梦。
      
      梦见绞刑。
      
      梦见她和其他亚特兰蒂斯裔被妥协的特古拉三世放在西南总督府,等着朝中央进发的革命军到来,然后一场大火烧了起来。
      
      梦见跟艾因的第一次。
      
      梦见跟艾因的第二次。
      
      梦见跟艾因的第无数次。
      
      她从梦里面挣脱出来,这次总算没有依靠艾因的帮助。
      
      “好些了?”艾因还在床边看文件,连姿势都没怎么变过。
      
      窗帘外面已经有蒙蒙的暮光了。
      
      路歇尔脱离了病中纠缠不清的状态,认真回答:“好多了。”
      
      她微微侧目,艾因在床头柜上点了那支安神的蜡烛。
      
      难闻的药味好像烧起来就没那么难闻了甚至有一点植物的清香。路歇尔每次闭眼都幻想自己在密林间,很快就爱上了这个香味。
      
      “艾因,下个月我真的不能做重力锁加固手术了。”路歇尔从床上起来,手环过他的腰,自然而然地让身子紧贴他的背撒娇,“我怀孕的时候不能做麻醉。”
      
      拒绝了她某件事,就要在另一件事上做出接受范围内的退让,艾因对平衡的维系也体现在这一点上,路歇尔希望这次他能稍微留一点情面。
      
      “那就不做麻醉。”他说。
      
      一听这话,路歇尔的腕骨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疼了起来。
      
      做不做麻醉都一样,反正她疼不死,是这样的吧。
      
      这个男人连一点带来危险的可能性都要扼杀,更别提作为“危险”本身的路歇尔。他让路歇尔不得不斟酌每一步棋会不会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他出的每一张烂牌后面是不是都藏了刀片。
      
      新年夜,路歇尔终于看起来不那么病怏怏了。
      
      她自告奋勇要学做饭。
      
      艾因看起来不是很想让她进厨房。听说每个家里负责做饭那个都对厨房有种非常强的领地意识,这不仅仅是一间厨房,更是战斗的阵地,生活的堡垒。
      
      “这是什么?”
      
      “肉。”
      
      “我知道,是什么的肉?
      
      “鸡肉。”
      
      “哦,那这个呢?”
      
      “花椒。”
      
      “我不吃辣。”
      
      艾因停了手里的动作,皱眉问:“你怀孕期间还有什么忌口的吗?”
      
      “没有。”路歇尔笑了起来,“反正不会死,对吧?”
      
      艾因低头看她,那双眼睛里有小小的恶毒与狡猾。
      
      他记起第一次跟路歇尔上床的时候,路歇尔也是差不多的眼神。他那时候想,只是狡猾,最多算聪明,还没有沉淀为智慧。他跟路歇尔说,你不可能斗得过我。路歇尔只是笑,吻他的喉结,告诉他话不要说得太早。
      
      路歇尔趁他走神,踮脚就往他嘴唇上亲了一下。
      
      艾因早知道不能跟路歇尔一起下厨房,因为她总有一种把任何地方都变得适合上床的气场。
      
      “算了吧,等我把你教会,那这顿饭就得明年吃了。”
      
      于是他把路歇尔弄去了外面。
      
      这还是路歇尔跟艾因一起吃的第一顿年夜饭。
      
      她也没觉得有多开心,因为时间每多渡过一天,她心中就多一分不安。
      
      而艾因,他吃到一半就接了个军委会的电话,那头让他赶去夜港游夜舰队旗舰。
      
      “不会又是镇压叛乱吧……”路歇尔看他急匆匆地穿风衣,心里有点疑惑。
      
      前后隔得也太短了,一般来说上头很少在短时间内派同一个人执行同样的战斗任务。比如之前是兰德在白鸦座镇压叛乱,但是后来就换了艾因,现在如果白鸦座再出问题,那应该是海莉或者其他参谋去了。
      
      她猜得很对,这次艾因确实不是出去执行什么任务的。
      
      他要去见弗兰克思。
      
      在战争胜利后,这位和他一样有着数不尽功勋的军长一直呆在边缘星系为联合军清扫残余旧势力,听说他整整一年没有离开过各种太空舰队,也没有踏上过自己母星的土地。
      
      之前他到白鸦座的时候,对面主动退军隐藏起来了。艾因可没有三五年跟他们打游击,再加上这边路歇尔又被兰德带走,他只好联系弗兰克思进行交接。他先用单人舰返回首都星,然后弗兰克思继续观望白鸦座情况。
      
      刚刚弗兰克思通知他,游夜舰队全部撤回了。
      
      他没提镇压结果如何,这就意味着结果应该不太好。
      
      到旗舰一看,弗兰克思那一大把络腮胡子更加茂盛了,熊一样粗壮的手臂朝他用力挥舞。他似乎很兴奋,艾因不确定这种兴奋是偏向好的还是偏向坏的,而且与兴奋相当的,他还非常焦虑。
      
      “好消息。”弗兰克思直接把他带到秘密会议室,开口第一句话就推翻了艾因之前的猜想。
      
      艾因沉默了一下,隐约明白了是什么好消息。
      
      “我们在白鸦座找到了亚特兰蒂斯宫的踪迹。”弗兰克思声音微微颤抖,极为艰难地压制着兴奋,“只要毁掉它,旧王裔就失去了死灰复燃的一切可能。”
      
      “为什么撤军?”艾因紧皱着眉,对他们的决定并不满意。
      
      既然发现就应该追击,即便不能一次击毁,也应该造成一定伤害。
      
      亚特兰蒂斯宫在特古拉三世死后就消失无踪了,后来革命军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在所有星系进行地毯式搜索,却始终没有消息。现在镇压一个叛乱,倒是误打误撞抓住了亚特兰蒂斯宫的去向,怎么能不好好追击?
      
      弗兰克思眼底那点焦虑浮现出来:“我们追击过,但是那伙叛乱的游击势力正好这时候进攻,两边顾不过来,不小心让这玩意儿跑了。”
      
      艾因依然是那副非常苛刻的表情:“全力消灭亚特兰蒂斯宫是最高指令。”
      
      弗兰克思挥着手臂愤怒地说:“我当然知道,但是我第一次见那东西,第一次跟它正面碰撞,不知道它滑溜得像条鱼!”
      
      艾因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转念一想现在说什么都是空话,于是他揉了揉眉心,继续沉默。
      
      “哦,对了。”弗兰克思忽然想起什么,突然问他,“你跟路歇尔是怎么回事?”
      
      “马尔兹?”艾因问。
      
      “嗯。”
      
      艾因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于是直截了当地承认:“就是他说的这样。”
      
      弗兰克思一脸扭曲的样子,肌肉都抽抽着。
      
      “不是……”他似乎有点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讲比较好,“我知道你不是他们说的这样,但是星轨这个东西确实……”
      
      艾因打断他:“你知道就够了。”
      
      弗兰克思沉默了。
      
      好半天他才说:“你要小心。”
      
      艾因没有回应,他拉好风衣,从座上起身,语气轻松地说:“好了,她还在等我吃年夜饭呢。”
      
      他走出旗舰,背后成千上万只游夜军团的舰艇沉浮在夜色里,像一颗颗不再亮起的星。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