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王族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6、体检

      
      三分钟后路歇尔就被扔出了书房。
      
      “我还有正事。”锁门前艾因是这么说的。
      
      反正甜头尝到了,路歇尔也不计较这个,哼了一声就回自己房间。
      
      艾因要忙年末改选,她也要忙年末审核。
      
      去年年初,革命军占领黎明广场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处决王都的亚特兰蒂斯裔,幸好大部分人都死在西南星域的总督府了,特古拉三世也早早的被刺身亡,否则砍一天下来,闸刀刃都要卷了。
      
      去年三月,已经掌握大势的革命军改名联合军,原军方高层开始正式执政,同时对旧贵族进行大规模清洗。很多人被没收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流放边缘星系,也有少部分残余亚特兰蒂斯裔直接被推上了断头台。
      
      当时路歇尔也在,闸刀落下来的时候她几乎没感觉,只记得脚泡在黏糊的血水里有点难受。
      
      绞刑事件过后,路歇尔被艾因收养。
      
      军委会下面有个叫审核委员会的机构,每个月会派人来给路歇尔体检,确保她身体健康,重力锁运行良好。这个机构每个季度还会给她做一次心理评估,免得她天天闷在家里最后变态了。
      
      所以路歇尔会提前做题。
      
      为什么要做题?因为如果审核委员会问她,什么是最适合当今时代的政治制度,她必须得答出一个帝制之外的专有名词。
      
      路歇尔把头埋进那本《政治理论基础(新编)》,开始努力背各种原则、基础、□□、影响……
      
      跟着艾因的这年,应该是她出生以来学习得最认真的一年。也许是因为她本来就在最适合学习的年龄阶段,这一年里她的成长连艾因都觉得难以预料。
      
      至少以前她想不出让艾因帮她在体检中作弊的方法。
      
      而现在……
      
      年末审核前一天,路歇尔吃晚饭时突然冒出一句:“我给你生个孩子吧。”
      
      艾因把叉子放下,抬眼看路歇尔:“你想好了?”
      
      “把明天的体检取消掉。”路歇尔嘴角有弧度,眼睛里却看不见笑意。
      
      艾因微微蹙眉:“怀孕也不是一天就能检查出的。”
      
      路歇尔言之凿凿:“我是亚特兰蒂斯裔,只要决定受孕就能立刻被检查出来。”
      
      其实路歇尔也不确定艾因到底懂不懂这方面的医学专业知识,不过她觉得革命军对亚特兰蒂斯裔的了解应该很少。毕竟在他们颠覆旧朝前,大部分王室都生活着亚特兰蒂斯宫里,没有谁可以对他们进行研究。而颠覆旧朝后,大部分王室都死在了西南总督府的一场大火里,剩下那些血脉稀薄的也被革命军处于绞刑,直接火化了。
      
      实验样本少,了解得当然也就少,受孕更是个空白领域。
      
      “比如呢?”艾因问。
      
      路歇尔嘴角的弧度逐渐平息:“比如什么?”
      
      “孕后区别于孕前的身体特征。”艾因耐心地问。
      
      路歇尔思考了一下:“更胖。”
      
      艾因看着她,眼睛里颜色沉沉的,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路歇尔抿了抿嘴,在下一次呼吸前调整好自己的神态,她笑嘻嘻地说:“怀孕后你们就可以绞死我了。”
      
      绞刑架,大铡刀,落得满地都是的银发,还有那双浸泡在血水里的小脚,溅在激愤的围观者脸上的猩红血液。
      
      一个个色彩艳丽的意象闪过艾因的脑海。
      
      都怪兰德,非要提什么绞刑事件。
      
      艾因起身收拾餐盘,他有点吃不下去了。
      
      路歇尔倒是心情颇好,在她看来,艾因问出“孕后区别于孕前的身体特征”这件事的时候,明天的体检就被取消掉一半了。
      
      可那只是一半。
      
      整个体检保留了最重要的部分,加固重力锁。
      
      路歇尔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还只感觉自己是在自找苦吃。等几个小时后下了手术台,麻醉效果一过,她对艾因简直恨得咬牙切齿。
      
      重力锁是在装在骨头上的。
      
      什么叫装在骨头上?就是把腕骨像门一样打个对穿,或者钉一排洞,然后将手链似的锁链串进去。
      
      这个锁平时没什么用,但是它能检测周围重力变化,如果出现异常,会自动把路歇尔的手脚绞断,让她暂时失去行动能力。
      
      艾因可能也知道她体检后必然心情不佳,所以整整一天都外出办公,直到大半夜才回来,那时候她都睡得不省人事了。
      
      他从书房里翻出从审核委员会带来的书,那是路歇尔的。
      
      封面古老而精致,与现在崇尚的简洁流畅不同,它的线条甚至是艰涩晦暗的,连那些镀金的地方都漫着阴影。
      
      里面的内容全部都是手写,因为亚特兰蒂斯皇室觉得印刷术是非常不高贵的技术,只有奴役人类为他们服务,才能体现他们的至高无上。
      
      审核委员会已经对它进行了古文字破译和翻译,内容也跟封面一样晦涩,完全不知所云。
      
      整本书里面稍微表达得清楚点的词只有一个——星轨。
      
      第二天,路歇尔继续进行年末审核,这次是面谈。
      
      审核委员会派来接人的专车上,路歇尔一句话也不跟艾因说,整个人都笼罩在浓浓的负能量里。
      
      进门前,艾因少有地主动发话了:“这次安排面谈的委员是马尔兹,西北总督和外南方总督都在。”
      
      给她进行面谈的大部分是医疗人员或者大学教授,由军事委员会的人组织安排,各大军阀也会派代表来监督。马尔兹是激进派,之前围猎会上就一直找她茬,这次组织面谈更是找了两个同为激进派的大军阀来围观。
      
      路歇尔想了很久才抬头,发现艾因已经走远了。
      
      他披在肩上的黑风衣掠起凌厉的弧度,军靴踏在光滑的瓷板地上发出节奏明晰的铿锵响声。偶尔有路过的军人朝他敬礼,他都会停下步伐认真回礼,甚至讲一两句勉励的话。
      
      世界上怎么会有他这样的男人?
      
      亲近普通军民却对兰德那样的大军阀不苟言笑,地位崇高军功赫赫却一直住在军区旧宅,连辆自己的车都没有。他的生活除了路歇尔就只剩下公务了,有时候连路歇尔也被归为公务,“娱乐”这个词可能从来都没在他脑海中形成过概念。
      
      相比起路歇尔曾经的奢靡生活,他的世界堪称荒芜。
      
      可同样是荒芜,有的人像戈壁,艾因却像高山雪原,纤尘不染。
      
      想污染他。
      
      路歇尔踏进了激进派们的面谈室里,心脏跳动快得不正常。
      
      “马尔兹先生。”她跟面谈组织者打招呼,努力让笑容看起来更麻木无知。
      
      马尔兹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圆脸,皮肤特别白,把那口被烟熏了几十年的牙衬托得越发黄了。
      
      他伸出手跟路歇尔握了握,力道很轻,有种漫不经心的感觉。他掌心的肉软乎乎的,再用力一点都会让人觉得恶心,可是这个力道很好,温度传递到了,触感却不会给人太深的印象。
      
      他笑容和蔼:“来来来,你先坐。”
      
      没有一点压迫感,危险程度却与后面那两位存在感强烈的总督相当。
      
      医生和教授跟路歇尔进行问答,不是那种特别严肃的面试型问答,而是普通的交谈。
      
      气氛很轻松,所有人都聊得非常愉快。
      
      可能是因为马尔兹一直在旁边接茬,也可能是因为路歇尔在非关键问题上故意卖蠢,就连那两个本来表情严厉的总督都时不时露出笑容。
      
      结束后,西北总督海莉·威克利夫拦住了路歇尔。
      
      她手指摩挲着黑色军帽的帽檐,怎么笑都透着一股子冷峻:“我送你回去吧,正好今天想拜访一下斯温伯恩参谋长。”
      
      本来按照章程审核委员应该派专车接送,但是马尔兹似乎默许了海莉的行为。
      
      前段时间兰德才来过,现在她又来,这不是逼艾因在鸽派和鹰派间做个选择吗?
      
      “麻烦您了。”路歇尔一年中没有对任何一位激进派军阀说出过拒绝的话,她希望这个生存记录可以保持到明年。
      
      海莉的车比兰德那辆更简单,去掉了酒柜之类的花架子,装甲和武器却一样不落。
      
      车里太舒服了,昨晚又做了大半夜噩梦的路歇尔很快有点犯困,这时候海莉说了句提神醒脑的话。
      
      “每次看见你就想起我弟弟。”海莉微笑起来,伸手摸了摸她毛毛糙糙的短发,“他头发也是浅灰色的,跟我是异卵双胞胎,长得一点也不像。”
      
      虽然路歇尔对军阀们还没有熟悉到背得出家谱的地步,但是西北总督这个弟弟却让她印象深刻。
      
      这家伙简直就是革命军的蠹虫,仗着自己有个了不起的姐姐,天天除了吃喝嫖赌就不干正事儿了。前段时间在北方星域边缘私自开舰艇,撞了一架跨星系客运舰。
      
      海莉在西北只手遮天,宠她弟也是宠到没边了,所以内北方总督还真不好处置这家伙,只能选择把他遣返回西北。
      
      围猎会那会儿他还在被海莉禁足,否则路歇尔就能见到他了。
      
      路歇尔有点纳闷,不知道海莉这话是想表达一下她对自己的善意,还是想讽刺自己跟她弟一样是社会的毒瘤。
      
      她一直傻笑,用“是吗”“真的啊”这样毫无意义的句子敷衍。
      
      车门开了,她们已经抵达军区旧楼。
      
      海莉伸手扶路歇尔下车,力量稍大,让路歇尔昨天开过刀的地方又隐隐作痛。
      
      她跟上海莉干脆迅捷的步伐,飞快地爬楼梯。
      
      到门口了,海莉还在跟路歇尔讲她弟弟:“下次你们见个面好不好?我觉得你们应该很玩得来。”
      
      她的表情是接近善意的。
      
      这时候门开了,艾因站在里面,只穿了件单薄的衬衫,袖子卷着,应该是在做饭。
      
      “威克利夫阁下。”他轻轻颔首,也没有跟她握手,只是示意自己手上沾了水。
      
      他的目光甚至都没往路歇尔身上偏半厘米。
      
      “西北星域太远,你知道路歇尔不方便的。”他抢先把海莉的邀请拒绝了,然后又把她的拜访请求拒绝了,“我这边菜还烧着,要不然下回电话联系吧?”
      
      路歇尔低着头,努力藏住窃笑的表情,心里感谢老房子这扇不怎么隔音的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网审了!!网审了啊!不要老是想着搞一个大新闻!安静地看,打炮的不要!
    比如有一张比基尼美女模特的图,评论里的画风一定要是:沙滩上的贝壳真好看;天哪她的项链哪儿买的;游泳圈好萌;我数了数天上一共有四朵云等等比较符合八荣八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
    懂吗,宝贝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