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王族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3、司令

      回去的路上,正好背对着日出的方向,前路显得越发暗了。
      
      “想睡会儿吗?”艾因问她。
      
      “啊……不。”想睡你。
      
      捏了捏蕾丝边已经消失的裙摆,路歇尔又说:“我饿。”
      
      各种意义上的饿。
      
      艾因说:“睡会儿吧。”
      
      路歇尔对他也是没脾气了。身体不适的时候让她睡觉,闹腾的时候让她睡觉,心情不好的时候也让她睡觉,现在就连饿了都让她睡觉,真拿她当树袋熊养吗?
      
      到家的时候又遇上老校长的妻子。
      
      她对两人的深夜出行似乎很惊讶,盘问艾因半天:“你带她去哪儿了?去做什么呀?为什么要呆一晚上?”
      
      “出门走走,您有什么事儿吗?”艾因对她很礼貌。
      
      女人温柔地笑了笑,伸手摸摸路歇尔的头发,帮她把裙子前领提起来一点:“给路歇尔做了甜点。”
      
      路歇尔感动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比起艾因这种“睡会儿吧”式的安慰,她还是更喜欢“吃点儿吧”式的安慰。
      
      老校长的妻子塞了一个精美的小盒子给她:“是糖哦,最好把它化了再吃。”
      
      艾因把门关上,一回头就看见路歇尔拿了个勺子从里面舀出一颗亮晶晶的糖。
      
      “别……”
      
      “唔……”路歇尔捂住嘴。
      
      是冰的。
      
      大冷天,还没尝出什么味就被冻了个激灵,她终于明白那句“最好把它化了再吃”是什么意思了。
      
      冷得眼圈都红了。
      
      艾因叹了口气,把她手里盒子拿走:“我给你热一下。”
      
      他刚要转身,却被路歇尔拽住领带。
      
      路歇尔将艾因往下一扯,吻上去的力气很大,舌尖撬开唇齿,直接把那个冰凉的糖送到他口中。薄脆的冰壳儿一点点化开,里面蜜色的温暖糖心流出,口中全是清甜的味道。
      
      一直等糖全部融化,路歇尔才把他的领带松开。
      
      “不用热了。”她说。
      
      “……”
      
      *
      
      改选的事情,表面上平静过渡,内里却暗潮汹涌。
      
      新年夜,一架东北星域的运输舰在西北坠毁。因为运输舰所载的是东西星域贸易中比较贵重的军事物资,所以西北总督威克利夫决意联合东北总督卡不拉扬彻查此事。
      
      这算是威克利夫对付政敌的惯用套路。
      
      先弄丢军事物资,然后发现这批军事物资到了某反政府势力手中,在严刑逼供下,这伙人会供出她某个政敌的名字。
      
      本来所有人都在等这两位调查出个所以然,看看谁要倒霉撞枪口,这个倒霉蛋又要怎么接招,可是事情的发展却不如人所料。
      
      两个星域联合派出的调查队失联了。
      
      很多总督都嗅出不同寻常的味道,这次似乎不是威克利夫想找事儿,而是有人在找她事儿。
      
      果然,年后威克利夫就开始格外勤快地往首都星跑。不光拜访了艾因这类鲜少表明立场的实权人物,还接连走访几位偏向激进派的军委,所谈的事情都与这次的运输舰失事有关。
      
      弗兰克思看着艾因办公室正中间那个巨大的星图沙盘,第不知道多少次叹气:“失事地点不就是亚特兰蒂斯宫出没的地方吗……”
      
      “嗯。”
      
      弗兰克思又说:“时间也差不多。”
      
      “嗯。”
      
      “海莉有说过吗?运输舰上边到底是什么?”
      
      “西北军新制式机甲的样品。”
      
      弗兰克思猛然抬头:“这事儿她跟军委会汇报过?”
      
      “嗯。”
      
      “那边怎么讲?”
      
      “军委会考虑到威克利夫的一些前科,想要先观望一段时间。”艾因把钢笔转了圈,思索着说,“但是参谋部这边已经决定派第三方面军去西北了。”
      
      弗兰克思松了口气:“能派军过去是最好,军委会估计是考虑到改选,不愿意多生枝节。”
      
      艾因放下笔,淡淡地说:“也不排除军委会内部有人不想作为。”
      
      弗兰克思听得一愣。艾因很少对联合军同僚做出评价,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他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表态。简简单单的一句“不想作为”对他来说已经是极大的批评了。
      
      艾因边收拾东西边说:“亚特兰蒂斯宫关系到旧王裔能否死灰复燃,总司令早就指示过它属于最高优先级。不管改选怎么样,军委会都不应该因小失大。”  
      
      弗兰克思一见他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了,只能整整军装离开。
      
      关门之前他听见艾因说:“希望这次第三方面军能有所斩获吧……”
      
      *
      
      就在艾因从参谋部返回的路上,路歇尔在家也迎来了一个相当重量级的访客。
      
      “总司令……”她一开门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
      
      眼前的男人看面貌大概四十出头,但是发际线略高,头发灰白,眼睛深蓝。他有很深的法令纹,眉毛习惯性紧皱,笑起来嘴有点斜倾,整体而言不太友善。
      
      战时联合军第一方面军总司令尼克瑟斯。
      
      路歇尔打开门,请他进来。
      
      总司令毕竟不是埃德加·威克利夫那种普通纨绔,路歇尔可不敢把他堵在鞋架边上聊天。
      
      “斯温伯恩阁下暂时不在,请问您有什么事儿吗?”
      
      尼克瑟斯在客厅沙发上坐下,幅度微小地冲路歇尔点了点头:“没关系,我只是顺路经过,忽然想起今年还没拜访过艾因,所以来看看。”
      
      “我会代为转达的。”路歇尔站在沙发旁边,低着头,就像听训的学生一样乖巧。
      
      “你跟艾因一起生活也有一年了吧?”
      
      “一年不到。”
      
      尼克瑟斯又点点头:“感觉怎么样?”
      
      路歇尔绞着手指,神情.欲言又止。
      
      “你可以直说。”
      
      路歇尔抬起头看他一眼,又飞快地低下去,小声说:“参谋长对我很好。”
      
      很短暂地一个眼神交错,她在传达某些隐晦的信息。
      
      尼克瑟斯的深蓝色眼睛颇具穿透力,那种评判性的目光与艾因如出一辙。路歇尔安静地接受他的审视,尽量不去回忆这个男人是怎么率军攻破王城,险些拦截到脱离原轨的亚特兰蒂斯宫的。
      
      他忽然笑起来:“是啊,我跟艾因认识十多年,原则性问题上……我还是信得过他的。”
      
      路歇尔心里一突,知道自己刚刚表现得太刻意了。
      
      她抿嘴,不再说话。
      
      “不过他每天关着你是有点过分。”尼克瑟斯笑起来法令纹就更深了,那副原本就不和善的面貌怎么看都让人害怕,“正好这两天我也休假,陪你逛一逛首都星吧,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吗?”
      
      路歇尔面无表情地回答:“我没什么想法,您可以跟斯温伯恩参谋长商量。”
      
      这时候大门发出一声轻响,开锁的声音,是艾因回来了。
      
      他看见尼克瑟斯出现在这里也不怎么惊讶。这两年第一方面军基本成为威慑性力量,很少真正出战,尼克瑟斯和他手下的军长、参谋长大部分时间都在首都星和周围的行政星活动,偶尔走访是很正常的。
      
      “你先回房间。”艾因进门第一句话就把路歇尔解放出来。
      
      尼克瑟斯一挑眉,没有说什么。
      
      路歇尔飞快地窜回自己房里,然后艾因在尼克瑟斯旁边坐下,两个人如旧友般亲密。
      
      “前两天报纸上是什么情况?”尼克瑟斯直截了当地问。
      
      艾因的表情没什么起伏:“已经让他们撤了。”
      
      “我不是说报纸,是说你,你是什么情况?”尼克瑟斯伸手在茶几上拍了两下,整张桌子都在震,“怎么会让人写成那样呢?收养目的不纯,用无知少女满足性.欲,把末代王裔当成实现野心控制星轨的工具……”
      
      艾因揉了下眉心:“我好不容易才把内容忘掉。”
      
      “谁写的查清楚了吗?”尼克瑟斯压下嗓门。
      
      “没空,我最近一直在查亚特兰蒂斯宫的事情。”
      
      尼克瑟斯又是一巴掌拍在桌上:“那我查。”
      
      “不,你去趟白鸦座。”艾因盯着他,眼神平静得让人不安,“亚特兰蒂斯宫出现在那边不会是偶然,白鸦座叛乱肯定还有蹊跷。”
      
      第三方面军明面上查的是运输舰事件,但参谋部肯定还会定计划查亚特兰蒂斯宫。现在又让尼克瑟斯去查白鸦座叛党,显然艾因对联合军内部开始有点不放心。
      
      尼克瑟斯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面上却没有立即答应:“路歇尔对你不太像是善意,再加上最近风风雨雨,是非颇多,你要……”
      
      防着点啊。
      
      “我知道。”艾因回答,神色深暗,思虑甚重。
      
      两人都静了会儿,最后艾因问:“你刚才跟路歇尔说了什么?”
      
      “带她出去走走啊,不然真该憋出什么病了。”尼克瑟斯开玩笑,不过他面相太凶,有点不适合,“我怕她睡到一半捅你一刀。”
      
      艾因知道他还在调侃报纸上那个丑闻。
      
      “去哪儿?”
      
      尼克瑟斯显然已经想过了:“游夜军团的射击训练场。”
      
      从兰德的各种围猎会邀请函,到马尔兹拼命怂恿路歇尔射箭,再到这次射击训练场邀约,他们很多人只想看看路歇尔到底能否正中靶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