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王族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2、星海

      12、星海
      
      路歇尔一向是个有始有终的人,既然两个人都在床上了,怎么可能不做完?
      
      但是艾因比她有原则,又顾忌她这条半天没好起来的断腿,死活不从。路歇尔跟他纠缠一会儿,见实在拿不下,只能一扭头埋头苦睡。
      
      睡了才没几分钟,路歇尔忽然又想起艾因刚刚说要带她看海。
      
      这算是约会吧?偷偷摸摸在一起这么久,终于等到了第一次约会啊!
      
      路歇尔兴奋地从睡梦中醒来,吵着要起床。
      
      艾因一直在床边,他最近总是寸步不离地跟着她,生怕她一离开视线范围就折腾出什么幺蛾子。
      
      路歇尔一坐起来,他就能看见她露在被子外的白皙皮肤,肩上被他按出来的指痕,锁骨以下像花一样盛开的吻痕,再往下……就被挡住了。
      
      这是有罪的。
      
      艾因这么想着,重新把视线固定在她脸上,却发现她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害怕这么小的孩子。
      
      “我不是孩子了。”路歇尔似乎知道艾因在想什么,她习惯性地眯起眼睛,银灰色的短发又卷又乱,像只野猫。
      
      艾因神情沉稳:“醒了就回自己房间吧。”
      
      “我说我不是孩子了。”路歇尔翻身坐起来,被子滑落,露出体态优美的身子,她在自己胸上比划了一下,“你看。”
      
      艾因把视线别开,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同样的话我不喜欢重复太多次,路歇尔,回房间。”
      
      每次艾因用这种标准的“导师”口吻说话,路歇尔就知道自己不能再胡闹了。她从他床上爬下来,拿起床头柜上叠好的内衣。
      
      “帮我扣一下胸罩。”
      
      路歇尔光洁的背露在他面前,上面还残留着细细的抓痕。
      
      艾因的大脑太过辉煌,几乎可以从她身上的每一处痕迹完美回溯出当时发生的事情。肌肤间紧贴的温度,皮囊下悸动的念头,每一个眼神的动荡和每一次声带的震颤,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你听见了吗?”路歇尔反手扣扣子特别不方便,她扭头看向艾因,却发现他少见地有些失神。
      
      艾因反应过来,熟练地帮她把扣子扣上:“下次买扣子在前面的。”
      
      一年前的艾因绝对想不到自己会跟人讨论内衣款式的问题。
      
      路歇尔窸窸窣窣地穿好衣服,天有点冷,她站起来跺了跺脚,手捂着嘴呵气。
      
      她感觉艾因的视线一直停在自己背上,徘徊在肩胛骨那一块儿。她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好看的,她又没长出翅膀。
      
      艾因则想起在旧西南总督府里她穿的那件深红色裙子。第一次见面时,路歇尔有着标准的贵族式消瘦,礼服看起来松垮垮的,后背露出一大块,线条优美,就像张开的蝶翼。
      
      “请让我读完这首诗。”
      
      彼时路歇尔是这么说的,艾因莫名想起阿基米德死前说的那句“别动我的圆”,又想起在绞刑架上跟刽子手道歉的玛丽·爱托恩斯。
      
      艾因一直觉得自己是因为她那句话才收养她的,可是现在两个人不清不楚的关系让他怀疑自己那时候已经有了不道德的企图。
      
      路歇尔从床下找出一只毛绒拖鞋,仰脸问他:“另一只呢?”
      
      艾因指了指门边,尽量掩饰住过分发散的思绪:“我抱你进来的时候可能落在外面了。”
      
      路歇尔摸着伤腿小跳几下,踩着冰冷的地板跑到那边,穿上另一只毛绒拖鞋,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他的卧室。
      
      她去自己房间试衣服了。
      
      艾因说去看海。
      
      要带泳装吗?不,这么冷的天,他应该不会让她下水。那么带普通的短裙就好了?也不行,晚上风大,艾因说她要是再感冒就把她送去审核委员会住院。
      
      想了很久,路歇尔从旧皮箱里翻出了一条红裙子穿上。
      
      这条裙子就是审核委员会手下的牺牲品。它本来有繁复的褶皱和曼妙的蕾丝,胸口的宝石图章更是价值连城,一通折腾下也能看出个优雅的轮廓。
      
      “穿太少了……”艾因对这条裙子只有一个评价。
      
      “腿上有伤,裤子不方便。”路歇尔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甜甜地问他,“看起来怎么样?”
      
      路歇尔还是高估艾因了,这个只需要随便说几句好话就能应付过去的问题对他而言难度很大。
      
      他说:“带件外套吧。”
      
      于是最后路歇尔在美美的裙子外面裹了件军大衣出门了。
      
      首都星和周围几颗行政星都实行非常严格的限居政策,还分布了夜港、昼港等大量军事戒严区,流动人口居多,真正定居的却很少。现在正值新年,该返乡的都返乡了,街道上一片沉寂,只有两边孤独对望的路灯。
      
      路歇尔扒在车窗上往外看,而艾因则三分钟提醒她一次不要开窗。
      
      “为什么要往这边开?”路歇尔发现车出了市区,一路驶向盘山公路。
      
      这边看起来可不像是有海的样子。
      
      艾因声音平淡地回答:“马上就到了。”
      
      过了很长很长时间,可能有四五个小时的样子,他们不知不觉已经离开了公路范围。路歇尔往前一看,是大片平整却荒芜的褐色土地,有点像施工到一半的样子。对于首都星这样高度人工化的地方,这里不管是海拔还是植被都显得颇为天然。
      
      “前面是什么?”路歇尔眯起眼睛问。
      
      周围太黑了,她只能看见土地往正前方延伸,至于它的另一头是什么,连车灯都照不到。
      
      “什么都没有。”
      
      艾因的声音不紧不慢,脚下却忽然把油门踩到底,这辆由军队配备的重装甲车“嗖”地一声就往前冲了出去。路歇尔耳边只剩下车子的咆哮和艾因平缓的呼吸,也许是眼睛适应了黑暗,也许是车灯照亮了更远的地方,她忽然看见了这片黄褐色荒地的尽头是什么。
      
      正如艾因所说,什么都没有。
      
      这是一个断崖。
      
      阴沉寒冷的夜色里,黑色装甲车像野兽般冲向了坠落边缘。
      
      城市的繁华喧闹被远远地抛在他们身后,流言蜚语都与风一同过耳不入,全世界好像只剩下这辆不够温暖的车和两个距离遥远的人。
      
      路歇尔摸着身上的安全带,开始思考艾因是不是要带自己殉情。
      
      她还不想死。
      
      “艾因……”她轻声说,手放在他的腿上,没有像平时一样感到他微微僵硬。
      
      他是从容的。
      
      车还在往前冲刺,没有哪怕一丝减慢,路歇尔怀疑这个速度已经达到要触发重力锁的程度了。
      
      艾因的呼吸声还那么静。
      
      也是,他经历了太多生死一瞬。
      
      “怎么了?”艾因轻轻地回答,忽然熄灭了车灯。
      
      而这辆车还在不知死活地往前开,开向一无所知的黑色未来。
      
      在外面驰骋咆哮的噪音下,车里似乎更加寂静了。路歇尔想像着车子冲出断崖的身姿,大约会像猎豹,向上飞一段距离,然后以优美的,充满力量的抛物线坠落大地,“轰”地变成一团火焰。
      
      她第一次没有确认心率。
      
      已经管不上胸腔里的器官到底每分钟跳多少下了,只要它还在跳就好。
      
      “来吧,我带你看海。”
      
      艾因说完,这辆车立刻发出尖锐刺耳的刹车声。
      
      路歇尔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惯性下往前一栽,然后迅速重重地撞上椅背。她缓过气来,觉得周围还在晃,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被急刹车弄晕了,后来却发现这辆车车头挂在断崖外面,车身晃晃荡荡的。
      
      她大口呼吸着,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兴奋起来。
      
      原来喜欢玩命的不止她一个。
      
      她侧目看向艾因,却发现他专心致志地盯着前方,于是她也往前看去。
      
      前方是浩瀚无垠的星空,数不尽的银色星光碎作河流,在蓝紫色的夜幕上肆意流淌。亿万星辰或亮或暗,明明灭灭,环绕在这辆半悬于深空的车周围,让人感觉置身于宇宙起源的混沌。
      
      穿过寂静寒冷的遥远宇宙,这些珍贵的光芒照耀在她的视网膜上,点燃一抹火焰。
      
      他说的是星辰大海啊。
      
      静谧的气氛笼罩在两人之间,直到路歇尔突然很严肃地说:“艾因……我有两件事要问你。”
      
      “嗯?”
      
      “你用这招泡过多少女生?”
      
      路歇尔看见艾因似乎笑了一下:“没有。”
      
      “所以我是第一个?”
      
      “嗯。”
      
      路歇尔满意了,于是问下一个问题:“我们怎么下去?”
      
      到底是黑科技,这车前轮都刮在悬崖外沿了,艾因居然能活生生把它倒回去。
      
      两人下车,艾因从后备箱拿出条厚毯子给路歇尔裹上。
      
      原本路歇尔都想好了,少穿点,到时候就能蹭件带着艾因体温的外衣,或者跟他温馨地依偎在海边。可惜艾因永远比她想得周到,现在她穿着军大衣裹了毯子,厚实得像只熊,而艾因还是那件黑风衣,线条和他本人一样近乎严苛。
      
      她的目光太过炽烈,沉淀了群星间不同寻常的吸引力。
      
      艾因俯身亲吻她,很浅,也没有太多的黏着辗转,但是力道坚定,不容置疑。
      
      路歇尔的手自然而然地勾过他的肩膀,心里想着这么好的气氛,难得艾因还是主动,如果不玩野战就太划不来了。
      
      结果她手还没在艾因脖子上捂热乎就被他拽开了。
      
      “腿……”他看了眼路歇尔身下。
      
      伤口又在冒血。
      
      “啊?”路歇尔也低头,抢先找理由,“你开太快了。”
      
      这个显然不能说服艾因,因为装甲车是军方标配,震感很轻微,唯一有点颠簸的地方是刚刚冲下山崖,但是刚刚在车上伤口并没有裂开。
      
      他眉毛拧着:“它真的愈合过吗?”
      
      路歇尔笑起来,不去管伤口,揪住他的领口就往下拽。
      
      她温柔的呼吸贴近他:“艾因,你知道为什么亚特兰蒂斯裔能统治群星那么长时间吗?”
      
      因为他们维持着星轨的平衡,同时具有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
      
      艾因知道路歇尔想说的不是这个,于是问:“为什么?”
      
      “因为亚特兰蒂斯裔不爱。”
      
      不爱,不败。
      
      路歇尔眼睛又眯起来,像月牙弯,她的吻掠过艾因的眉梢,抚摸他的后颈,最终咬上他的耳垂。
      
      她用低而沙哑的声音说:“而我爱你。”
      
      山风吹过,她的视线穿过艾因的黑发,沉入浩瀚无垠的星辰大海,充满了侵略性与占有欲。
      
      她看着脚下的宇宙,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重复道:“我爱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撩妹手第二式,看风景\\(^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