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故国神游

作者:城里老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谢逊对朝廷官吏家中情况并不熟悉,总觉得应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地上、屋顶上、四壁之中都隐藏着陷阱,才符合位高权重的身份。但书房本为办事之地,主人常与亲信官员在此会面。若布满弩箭毒水,刀戟森立,那成何体统?要设机关,必然会设在摆放着珍贵物事的地方。
      
      谢逊冷笑道:“若非如此,你也不会让我先行拿刀。”
      
      苏夜失笑,柔声道:“你把我看得忒小气了。我既然邀你同行,就不会怕你夺刀。我只想看看,你拿起宝刀之后,地上是否会开出一个大洞,洞里喂养着千万条毒蛇。然后你掉了下去,在下面大喊救命。若真是这样,肯定挺有趣的。”
      
      谢逊仔细想想她的话,居然又无言以对,只好不加理会。他已将刀拿在手中,细看刀锋,仍然不见什么出奇之处。不过寻常单刀对他来说,重量未免太轻。此刀虽然沉重,却恰好趁手。
      
      两人斗口之余,并不想被人拦在房间中,话音未落,已经各展轻功,向门外掠了出去。示警钟声铛铛不绝,早已惊起府中侍从。他们刚出门,便见外面夜风习习中,长青松柏下,静静站着两个人。
      
      此二人均在五十岁上下,一人红袍黄冠,是个面相慈和的喇嘛;另一人羽衣鹤氅,身材高瘦,容貌颇为英俊,显然来自道门。远处灯火映射过来,照的喇嘛的僧袍如血般鲜红。寻常守卫拿着灯笼,嘈杂吵嚷。但他们站在暗处,面无表情,反而更有令人忌惮的感觉。
      
      苏夜从未见过他们,但一见他们站立姿态,立刻大为警惕,心知对手不凡。
      
      其实这两人在朝廷中极为有名,分别为藏边密宗上师萨班和中原三清派掌教李守真,深受朝中权贵信任。密宗有欢喜禅之说,道教亦有房中术。燕帖木尔听说如此奇技,大为欣喜,厚礼聘请他们为他炼制金丹。
      
      他们身为当世绝顶高手,武功尚在将来的玄冥二老之上,对自己十分自负,接到守卫被人勒死的消息后,觉得小贼无处下手,愤而杀人逃脱,于是要等主人早上起床,再做禀报。不久后,书房警钟忽然震响,他们心中也十分惊讶,径直赶来拦截。
      
      双方刚打了个照面,苏夜瞬间掠出四五丈远近,举掌拍向萨班。对方不闪不避,同时发掌相迎,一人拍出一掌,半空中霹雳也似一声轰鸣,正是他们联手接下了她凌厉无俦的掌力。三人齐齐向后飞跌,落地时劲力未曾全消,连退数步,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情。
      
      六大门派总以为明教将觑机东渡,吞并中原武林。阳顶天却无如此想法,见教中人才凋零,只想趁现在提拔出众的年轻人才,加以培养,让他们树立威信,这样才能在义军遍起之时,颠覆蒙元朝廷。
      
      杨逍和谢逊年纪均不大,但谢逊武功略逊一筹,才屈居狮王之位,难做当代玄冥二老的对手。
      
      即使如此,若把谢逊放在江湖上,也是一流高手。他刚刚拿到屠龙刀,正想试试它的威力,眼见苏夜以一对二,势均力敌,便当空挥出一刀。他功力本就沉厚刚烈,这时又添宝刀之威,更是势不可挡。刀风猎猎,眨眼间,已卷到李守真身畔。
      
      他们两人初次见面,谈不上什么配合,不过每人出手一次,已经尽显实力非凡。就算谢逊比不上苏夜,也不是寻常好手。李守真神情肃然,手中拂尘带出柔和至极的劲力,卷进刀风之中,竟将烈风化为虚有。
      
      与此同时,他看出苏夜实力足以挡住他们两人,谢逊才是两人中的弱点,身形一展,鹤行鱼跃,竟已绕到了谢逊身后,拂尘拂向他后心。谢逊回身一带,只见眼前万缕柔丝,搭在屠龙刀的刀锋上。
      
      柔丝似乎无法着力,附着的气劲仍然柔和到极点,隐隐将拂尘与刀锋隔开。然而,他功力如此高深巧妙,仍未克制屠龙之利。只听噌的一声,拂尘丝断开了一半,被气流托住,竟没飘落于地。谢逊手臂剧震,屠龙刀险些脱手飞出。
      
      就他功力而言,其实与敌人相去甚远。倘若今夜苏夜没有恰好出现,那么就算他继续前来打探情况,最后也难以成功。此时强援在旁,自然另当别论。他也知道,自己若能缠住道士,苏夜便有机会击杀喇嘛。若因为他的缘故,他们无法杀死敌人就仓皇而逃,就算成功脱身,他又要如何向她交待?
      
      李守真慑于宝刀之威,立刻退开,防止刀身横掠,趁势扫向自己身体。谢逊一念及此,立即精神大振,以双手握住屠龙刀柄,连续攻上。刹那间,刀影凌空不绝,刀势变化万千。刀风过处,花木奇石立刻断开。尚带着霜冻的枯枝簌簌落地,看上去极为凄惨。
      
      苏夜一试他们实力,便知没有机会杀死燕帖木尔。但这两人武功高明至极,甘心助纣为虐,想必会对江湖势力造成极大打击,又可能自降身份,参与追捕捉拿仁人义士。如果她能杀了他们,对武林也是一件好事。
      
      李守真的内功名为“弱水九转”,甚合道家柔和清静之理。但武功练到这个地步,休想逃脱心性影响。任他外表道骨仙风,一出手便鬼气森森,更像鬼魅而非道家仙人。萨班则身具密宗秘术,双臂化作金刚明王之状,仿佛生出八条手臂,水银泻地般封挡着苏夜的掌力。
      
      府中侍卫已经赶到这里,想将他们围住,但他们最多只是普通武林好手,根本无法阻住这四人交手,只见场中攻势犹如狂风暴雨,都快的出奇。四人须臾而动,不停变化脚下位置,以移动来化解对方的掌力。他们就算想拦,又如何能拦得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人人看的目眩神迷。谢逊平时不用刀,但一法通,万法通,刀法之精同样出乎意料,灵活猛烈。屠龙刀外表不起眼,但刀上已经贯满内劲,碰到什么,便像利刃切豆腐,轻而易举地一挥两断。
      
      若非弱水九转天生适合卸力化力,李守真利用谢逊功力不够精纯醇正的弱点,多次将刀锋带偏,只怕拂尘已经成为一个光秃秃的拂尘柄。
      
      即使如此,谢逊终究不如他,只觉自身内力仿佛被什么东西化解销蚀,竟一刀比一刀沉重,每一次与拂尘的接触,就是一次对自身内力的削弱。几十招过去,他暗自心惊,不得不将刀势内收,攻少守多,以免被对方诡异阴谲的内力伤到。
      
      萨班封挡如水银泻地,偶尔突出奇招,击向苏夜,却像真的金刚明王一般,有着千百斤的明王降魔之力。且他拳法极精,常常能从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方发动攻击,若想在拳术上胜过他,只怕并不容易。
      
      苏夜见谢逊有屠龙刀在手,仍然渐落下风,知道他年纪尚轻,武功尚未大成,无法与真正的绝世高手相比。此时已不容她细细研究武功,掌握琢磨对方武学中的道理。她无声轻叹一下,以左掌掌缘形成刀锋之势,劈进看也看不清的漫天拳影,准确架住了萨班击来的一拳,同时右手握住腰间刀柄。
      
      她攻势始终如行云流水,舒展自然,绝对没有半点生硬的意思,快也可,慢也可,均深谙自然之理,随势而为,因势而行。只看她和别人动手,就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但作为她的敌人,可没心思享受什么。
      
      萨班再没想到,江湖上有这等高手,前来龙潭虎穴,明知行踪被人发现,还果断与他们交手。须知当今泰定帝都对他们十分客气,只等为燕帖木尔炼丹完毕,便重召他们入宫,成为贴身保护皇帝的御前高人,自此可以挟势弄权,享受说不尽的荣华富贵。
      
      李守真被谢逊缠上,无力与他并肩拒敌。苏夜出手姿态潇洒好看,却把他逼的喘不过气来。明王伏魔拳以龙象波若功为根本,每一拳击出,均如明王降伏邪魔,可以让敌人粉身碎骨。但面对苏夜之时,他的拳力却像打进了空气,收也收不回,打也打不上。偶尔与对方内力一触,立刻有种空茫奥妙的感觉,竟说不清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力。
      
      他正要纵声呼啸,招呼府中其他客卿共同围攻,却见面前黑光闪动,仿佛绽出了一道黑色闪电。苏夜急催先天功,将其在丹田中化为太极两仪之状,然后推演出最为擅长攻击的雷卦。夜刀在她手中迅如烈电,猛如风雷,果真变成长空烈电,毫不犹豫地直劈而下。
      
      她自认此刀锋利不输倚天剑,有她内功为助,更是所向披靡。这一刀避无可避,重重落在萨班小臂上,劲力犹如刀锋,薄的就像一根细线,直透进去,将他手臂一削两断。夜刀去势不绝,续劈进他肩头,震断他奇经八脉。刀刃抽出之时,他已经成了一个废人。
      
      就在这时,李守真只听萨班闷哼一声,鼻端闻到一股极淡极淡的清香。
      
      他武功高明,人也极为狡诈,知道这淡香中包含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意。然而,他尚未避开,却发觉右臂发麻,居然运转不灵,连拂尘都握不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