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命

作者:催墨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惊痛

      我被父亲派了士兵严加看守。
      
      在帐子里,采苹红着眼睛替我的脚上药,我不吭一声,脑海里只有一个人的声音。
      
      “清芷,你再哭就变成丑丫头了。”似笑非笑的调侃。
      
      意气风发的豪情,“清芷,这次我一定要猎一头漂亮的红狐狸送给你。”
      
      “清芷,你瞧,这是你最爱吃的天香阁的桂花糕和醉玉轩的糖八宝,你不要生哥哥的气了好不好,哥哥和你闹着玩的。”小心翼翼的讨好。
      
      书房里,哥哥左躲右闪,连连讨饶,“清芷,我的好妹妹,你可别再缠着我斗武了,我若伤了你半分,是要被父亲吊起来打的呀。”
      
      “清芷,等你出嫁,我要亲手把你交给最爱你的男人,我的妹妹,生来就是要做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清芷,清芷,清芷……”
      
      我终于悲痛欲绝,感觉胸腔里有只野兽,发出撕心裂肺的悲鸣,眼前一片黑暗,只有那浓郁的悲伤透骨肆虐,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剧烈颤动,嘴里有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清芷,清芷,清芷。”谁的呼喊,如斯熟悉,我像是在那无尽漩涡里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想睁开眼,可眼皮有千斤重,我想张开嘴,可发不出任何声音,黑暗,黑暗,一望无际的黑暗。
      
      “清芷,是我,我是连珏。”
      
      “连珏?连珏?”
      
      连珏……是谁?我的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而后我见到了光,好多好多的光,那么刺眼,那么令人痛苦。
      
      眼前赫然出现一张憔悴的脸,那双曾经温柔似水的凤眸里,有太多的惊痛、怜惜,我就这样怔怔地望着他,蠕动嘴唇,他皱眉,凑近我的嘴边,眼角有泪划过,正落在我干裂青紫的嘴唇上,“哥哥,哥……”
      
      他说,语气是难得的严厉,“清芷,你听着,这里的所有人都需要你,顾将军已经失去了爱子,你想让他再经历一次丧女之痛,大可继续折磨自己。”
      
      我的心脏终于落入无边黑暗,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我竟直直地坐了起来,揪着他的衣襟,“不可能……”
      
      “清芷,你冷静些。”
      
      “不,咳咳,不……”我的身体太沉重,几乎无法支撑,开始向后倒去,他用力一扯,把我搂在怀里,采苹端了药来,我摇头,怎么都不肯喝,他捏着我的双颊,用力灌了下去,我的牙齿碰到碗沿,生疼。
      
      喝完了药,我趴在床沿上,咳得撕心裂肺,“我的妹妹,生来就是要做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眼泪混杂着药水落在白色的毡子上,留下一片难堪的渍痕,嘴里的哭开始蔓延,风卷云涌,几乎麻痹了我所有的感觉。
      
      连珏安慰地搂着我,轻轻拍着我的背,“清芷,坚强一点。”
      
      我摇头,在他怀里嚎啕大哭,直到力气用尽。
      
      第三天,我已经有精神下床,可脸色却白的像鬼,连珏端了药来,见我扶着桌子正向外走去,忙过来搀扶。
      
      我的声音干涩嘶哑,难听极了,“带我去见哥哥吧,我要送他最后一程。”
      
      他的身体有一瞬间的绷紧,终于还是点头。
      
      营地中间的空地围了许多人,他们低低地唱着哀歌,脸色悲戚,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慢慢地拨开人群挤进去,将士见到我都自觉地让开一条路,我脚一软跌倒,一双手将我扶起来,我一抬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露出了渐渐清晰的连珏的脸,他在说什么,嘴唇上下翕动,我却什么都听不见,只是执拗地往前走……
      
      那帐前横亘着许多的穿着铠甲的尸体,32个年轻的生命,还有不计其数的被掩埋在雪地里的生命,我不管不顾地一一翻看着,他们的脸上已经被冰雪冻得面目全非,不是,不是,不是……我感觉被一只手紧紧攥住的心脏好像渐渐地复苏……
      
      “哥哥,他还活着,他一定还活着。”我死死地攥着连珏的手。
      
      连珏的眼中绞着无尽的悲戚,欲言又止,“清芷,清淮……他的将印已经被带回来了。”
      
      “你骗人。”我拒绝接受这个消息,“你一定在骗我。”
      
      再次失去意识前,我最后看到的是连珏赤红的眼眶,和惊痛的目光。
      
      整整七天,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话,父亲只见了我一面,就再也不敢踏进来,连珏用尽了所有的方法,只为了能让我多吃一些东西,可我还是迅速地消瘦下去,手上本来饱满的皮肤,已经削瘦到可以透过那薄薄的皮肤看见青色的血管,触目惊心。
      
      连珏从不逼我开口说话,一直都耐心地守在我身边,有时候会念书给我听,有时候会说一些故事,更多的时候只是抱着我,什么也不做,就静静地陪着我。
      
      我想如果不是连珏,我是撑不过那个冬季的。
      
      “连珏。”
      
      终于在一天夜里,我开口唤他,声音嘶哑难听。
      
      他睡得很浅,眼睛底下有了深深的青紫痕迹,一听见我唤他,就惊坐起。
      
      “连珏。”我就那样看着他,半晌,扯了个笑,我想,这一定会是我这一辈子最难看的笑,可是连珏他的眼眶红了,我说,“我想吃桂花糕,要天香阁的,还有醉玉轩的酥梨糖和糖八宝。”
      
      “哥哥走了,再也不会有人替我买桂花糕和酥梨糖逗我开心了。”
      
      “他还说要送只红狐狸给我养的,可是他太笨了,他打不到。”
      
      “他还说……”我抽抽噎噎,咧着嘴,眼泪就流进了嘴里,“他说,要亲手把我交给最爱我的人,他说……”
      
      “他说,他的妹妹……生来……就应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我就那样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有时候想起什么和哥哥在一起的好玩的事情就会满足地笑半天,然后讲给连珏听,他那样轻轻浅浅地笑着,让我的心慢慢地,慢慢地平静下来。
      
      一夜,无眠。
      
      “连珏。”
      
      “嗯。”
      
      “我想去北漠。”
      
      他静静地看着我,许久,久到我以为我不会等到答案了,“好。”
      
      那一瞬间,我想,爱他已经无法自拔。
      
      我开始每天逼迫自己多吃一口饭,终于在茯苓和连珏的调养下又恢复往日的活力。
      
      连珏做任何事都滴水不漏,他说要带我走,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一切安排妥当,我们一路畅通无阻,玲珑和越影在夜色中疾驰,很快就钻进了树林里。
      
      我不知道的是,茫茫夜色中还有一骑也跟着我们钻进了树林。
      
      在马背上尽管披着皮裘,我的脸上还是被风割得生疼,为了逃出军营,我们选择在晚上出动,可是夜晚不适合赶路,我决定听连珏的,找个山洞避避风雪。
      
      黑漆漆的山洞,一望无际,风灌进来,呼呼作响,阴森恐怖。
      
      我紧紧挨着连珏,慢慢地朝洞里面挪动,一个黑影突然蹿出来,绿色的眼睛在黑夜中显得狰狞,我惊呼一声,拿出匕首朝它刺过去,它好像痛呼了一声,又扑了过来,连珏猛地把我推开,那是一头母狼,浑身竟是通体雪白,此刻后肢被我刺伤,但它却不顾那正流着血的后腿,再次凶狠地朝连珏扑过去,连珏用手挡住她张开的血盆大口,一剑刺破她柔软的肚皮,我有一瞬间的怔忪,然后匆忙地跨过母狼的尸体,去看连珏,他的左臂有些撕裂的伤口异常狰狞,我急的满头是汗,解开包裹,掏出好些瓶瓶罐罐,颤抖着手给他上药,然后用撕下的衣摆包扎,从头到尾,他却只是不断地安慰我,“没事的。”
      
      洞口传来声响,我猛地弹跳起,手紧紧地攥着匕首,一眨不眨地警惕地看着洞口。
      
      “清芷,是你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06_一枚将印走丢了
    尼玛!要雪崩,要雪崩,劳资在那儿都快抖成筛子了,你们为什么还不撤退!
    砰通,骨碌碌……
    摔晕了!!!
    雪停后,
    →.→哥们商量个事儿呗!你要哭,可不可以不要把鼻涕抹我脸上。好吧,你要抹,不能把我先从雪里挖出来吗?劳资的屁股都快冻得失去知觉了好吗!

    欢迎吐槽小剧场,哈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