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命

作者:催墨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变故

      我急急地推开阿木塔,幸好他为了不伤着我,只用了很小的力道,又或许是我太着急,总之,阿木塔被我推得一踉跄,我眼中只有那人,没有看见身后阿木塔失魂落魄的眼神。
      
      “跑这么急做什么?”他完全没有着恼,倒像是我自个儿心虚,上赶着似的,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见我和别的男子在一起,他这反应也未免太有谦谦君子的风度了些。
      
      许是瞧见我脸上的表情实在丰富,他也不欲多言,只是牵着我,不慌不忙地朝着营地外走去。
      
      “这么晚了,我们要去哪儿?”我还有些闷闷不乐。
      
      他把我带到了十里坡。
      
      那里的夜晚有着数不清的繁星,一眨一眨的仿佛会说话,微风拂过,送来阵阵花香,我一愣,回头看他。“木兰。”
      
      “你从哪里?你竟……”我带着满腹疑惑地跟着他走到木兰树下,那艳丽芳香扑鼻,只觉如梦似幻,紫色花瓣飘落,我伸出手,掌心是瓣木兰,“我不是在做梦?”
      
      “大漠干旱,我其实也不大有把握,好在现在是冬季,紫玉兰耐寒,冬天也能开……”我未等他说完,就牵起他在花瓣中转了个圈,袅娜一拜,“连珏,我为你跳支舞吧。”
      
      其实,我的舞也只能算半吊子,当初马步倒是扎得十分漂亮,只是跳起舞来僵硬无比,只把嬷嬷愁得直说顾家出得都是“少爷”。
      
      是以,我现在跳得是剑舞,只是手中无剑,便把腰间的玉屏箫取下,在空中挥舞,我试着学嬷嬷当初教导的,放软腰肢,随着姿势摆动,若此时能有一壶酒在身旁就好了,我若醉了三分,便不会这样放不开,旋转,俯下身子,抬脚,玉箫正能触到绣鞋尖端的明珠,右脚微点地,空中翻转,脚尖轻踏在木兰树干上,花瓣如雨,我又旋转着落下,扭过身子后仰,玉箫触地,使力,又是翻转,最后一式平沙落雁,扫起地上花瓣飘洒半空中……
      
      “如何?”我得意地看他。
      
      “美轮美奂。”他深深地看着我,轻启嘴唇。
      
      我的心一动,向他伸出手讨赏。
      
      他怔楞了下,轻笑,“你闭上眼。”
      
      这下换我怔楞,才闭上,又忽觉不对劲,“你不是想……”逃吧。
      
      未说完的话,被悉数吞入他的口中,我只觉一股木兰香气迷得我一阵阵犯晕……
      
      “清芷。”
      
      “嗯。”我俩并排坐在木兰树的树枝上,我的脑袋靠在他的肩上,四只脚丫悬在空中晃荡。
      
      “你曾问我我为何独独钟爱木兰?”
      
      我仰着头,却只看到一个光滑的下巴,“我猜,你母亲喜爱木兰。”
      
      “不,我母亲那样骄傲的人,怎么看得上木兰。”
      
      我皱眉,不满道,“不许你轻贱木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竟也喜欢上木兰的细腻。
      
      他轻笑,下巴摩挲着我的额头,轻轻吟道,“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此乃吾之所愿。”
      
      “都说凤凰非露水不饮,还要以菊为餐,你之心性可不比凤凰高洁?”我打趣道。
      
      “即便如此,”他微微挑眉,凤眸上扬,我竟看得一怔,这样邪气风流的动作,如何不叫人心慌意乱。“你可愿陪我,浮世红尘,不离不弃?”
      
      我的回答是一个生涩的吻,唇瓣相接,温温的,带着些滑腻,又有些甜蜜,我不得其法,只能怯怯地伸出舌头去舔他的嘴唇,待得退开时,入目的先是他红润的嘴唇,然后往上,是深邃迷离的眼睛。
      
      他猛地搂过我的腰,低头吻了下来,我的背紧紧贴着身后的树干,他一手垫在我的脑袋后面,将我俩之间的缝隙减到最小,一片花瓣正落在我俩鼻尖相对处,我们终于结束了一个火热绵长的吻,相视而笑。
      
      “连珏。”
      
      “嗯。”
      
      “我愿意。”
      ***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我躺在大帐内,里边是有别于外头皑皑白雪的温暖,火盆噼噼啪啪地暴起火花,轻微的声响扰得我本来不平静的心情越发汹涌,我仰头望着顶上的帷帐,情不自禁地抚上嘴唇,“浮世红尘,不离不弃。”
      
      不离不弃。嘴角悄悄地上扬。
      
      就这样喃喃着,直到第二天清晨才渐渐睡去。
      
      只是这一觉也并不十分太平,梦里有好多好多的木兰,洁白如雪,却又带着淡淡的紫色,煞是迷人,落英蜿蜒成一条小径,那端连珏含着温暖的的笑向我伸出手,一阵风起,如瀑墨发与那满树芬芳纠缠在一起,难分难舍,我微微地红了脸颊,提起裙裾,向他跑去,可是跑着跑着,身后的木兰花突然变得艳红似血,我转过身去凝神一看,竟是彼岸花,我慌张地加快步子向前,只是那彼岸花没多久就铺满了整条小径,连珏在空中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河,我趴在岸边,只能看到他闭上眼渐渐沉下去的样子,我心胆俱裂,想要伸手去捞,那河水好似就在手边,可就是碰触不到,我索性跳进河水里,终于拉到了他的手,我凑近去看,竟然是哥哥,他满脸血污,河水湍急,将我们冲散,我失去了意识。
      
      “哥哥。”我尖叫着醒过来。
      
      帐子被掀开,露出采苹和风荷担忧的脸,“小姐,你做噩梦了。”
      
      我的心跳得很快,仿佛有人在那里拿着鼓槌咚咚咚地敲,我皱了皱眉,“水。”
      
      采苹点了点头,替我倒了一杯温水。
      
      外头传来七零八落的马蹄声,我如同惊弓之鸟,“外头出了何事?”
      
      风荷与采苹对视一眼,摇头。
      
      我从屏风上取下披风就这样跑了出去,空气中有一丝异样的凝重气氛,我匆忙间没有穿鞋袜,也不顾赤脚踩在雪地上的刺骨,我匆匆往父亲的营帐去,
      
      “将军,我们前往北漠的路上在虎口山遭遇雪崩,将士们都被冲散了,我们被困了三天,少将军……下落不明。”
      
      “找。”
      
      “找。”
      
      “找……”
      
      一声比一声沉痛,是怎样的痛楚,让这个驰骋疆场数十年的将军痛到颤抖。
      
      脚底已经被冻得失去知觉,我却仿佛未觉,一步一步踏进营帐,父亲见到我来,眼中还有尚未来得及收拾的悲伤。
      
      “将军,外头风雪太大,此刻搜山恐怕……”
      
      他转身,怒到瞠目欲裂,刚要开口,却在众将士悲戚的眼中,止了声,往日威风堂堂早已离他远去,仿佛一夕之间苍老,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泪痕未干,那双世事苍茫的眼中赤红夺目……
      
      他终于缓缓闭上眼,用尽全身气力,“等风雪停了……”
      
      “不。”我扑过去,现在若出去找也不一定能找到,等到雪停了,一切都会被掩埋在皑皑白雪之下,哥哥他……“父亲,父亲,我要去找哥哥。”
      
      他反手把我挥开,我狼狈地跌在地上,还是挣扎着起来,帐子外面跪倒了一片人,铠甲碰到雪地,发出铿的一声震响,“末将等誓死也要把少将军带回来。”
      
      整齐如一的浑厚吼声,响彻天际。
      
      连珏将我轻轻抱起,父亲已经率先走出营帐,“传我指令,待风雪停,随我一同去寻清淮,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将军”“将军”“将军”
      
      他们膝行过来,父亲却异常坚决,“军令如山。”
      
      我靠在连珏的怀里,已经流不出一滴泪,父亲的背影是那样悲伤,如何才能做出这样残忍的决定,可我无法责怪他分毫,我的父亲,是齐国最英明伟大的父亲,他背负着太多人的性命,无可奈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05_紫玉兰的心声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是在闹哪样?
    那姑娘跳舞就跳舞,干嘛要踢树?
    你们聊天就聊天,干嘛坐劳资手上,劳资手要断了!
    o(︶︿︶)o为何如此心塞!
    小天使们见好就【收】哈!求花花啦啦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