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命

作者:催墨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煮茶

      不知怎么的,哥哥刚走没两日我总觉得心里惴惴慌乱,每天做什么都没什么精神,也没什么胃口,采苹只好换着花样给我煮了些甜羹,在火上炖着,以备我突然胃口好些,能够喝上。
      
      “你莫不是想要学那熊崽冬眠?”连珏见我整天耸拉着脑袋,笑意浅浅。
      
      我有气无力地瞥了他一眼,直起身子,认真道“你说哥哥此行会不会有危险,我的预感一向很准,上次觉得心里突突的时候,他就摔下马伤了,三个月没下床呢。”
      
      连珏好笑地摇摇头,依旧气定神闲,那边火堆里的水吱吱冒着热气,他把书卷放在塌边,起身取来竹夹讲几个杯子挨个用沸水仔细地烫了一遍,在交床上的壶里放了些许盐末,第二沸时,舀出一瓢水,再用竹夹在沸水中转圈搅动,量了茶末,沿旋涡中心倒下.过了一会,水煮开了,波涛翻滚,水沫飞溅,就把刚才舀出的水掺入,水又恢复平静.
      
      他先把闻香盏递给我,我双手捧着,很舒服的温度,直熨烫到心里,凑到鼻前,清香四溢,“菊,玫瑰,还有淡淡的苦涩……我真的猜不出了。”
      
      轻笑,是那种暖暖的笑,无辜地摆摆手,“只有这两样。”
      
      我眉一竖,“不可能。”说着又深深地对着那闻香盏嗅了一口。
      
      他搂过我,“伸出手。”
      
      我不解,却还是乖乖地照做,摊开手,细腻的肌肤似雪,掌心赫然一朵双色菊,外面一圈金黄,内里鲜红,花蕊还带着未融尽的雪水,我不可置信,“雪菊?”
      
      “有些见识。”他轻轻地吻了我的额头,蜻蜓点水一般,我轻叫一声,心里好像被蛰了一下,酸酸甜甜的滋味难以言喻。
      
      那茶水又翻滚起来,面上堆起很厚一层白色沫子,总算叫我明白了何谓“明如积雪,彩似春花”,竟是这样.
      
      我有些羞赧,不敢看他,索性去取那茶盏掩饰,“呀……”
      
      “可是烫伤了?冒冒失失的。”手指有些微微肿起来,他立刻起身去取了些雪,敷在手指上,很快就不痛了。
      
      他小心地端了茶盏到我嘴边,我自己接过,却被他执意地喂了口茶水。
      
      舌尖似乎被卷了极薄的一层霜糖,慢慢融化,就觉得浅浅的甘,淡淡的甜,好纯澈的感觉
      
      “原来雪菊玫瑰茶是这个滋味。”我欣喜地从他手中拿过杯子,浅浅地尝起来,越尝越觉得不够,“连珏,你真是……”
      
      “啪……”茶杯落在地上应声而碎,我将他手掌摊开,那斑斑驳驳的伤口看着是新添的,极浅的一道道交错,不细看根本看不清,“这怎么弄的?”
      
      他只是浅笑着收回手。
      
      我忽然想起……猛地抬头看向他,“这雪菊长在雪山峭崖上……”
      
      “我从前在岐明山常常跟着师父上山采药,这点小伤根本算不得什么的。”他云淡风轻道,搂过我的肩膀,“我看你这几日心神不宁,吃不香,睡不好,人都瘦了一圈,便想着这里冰天雪地也许会有这个,本想试试看,没想到真的找到了,雪菊泡玫瑰花瓣最是安神。”
      
      我眼泪扑扑地往下掉,别说是他,就算是山上最有经验的猎夫,恐怕也不敢在这样霸道的天气里爬雪山的,哪里能有他说的这样容易。
      
      “连珏,连珏。”我喃喃着这个名字,终于带着缱绻的笑,这几日里第一次好眠。
      
      我如同每个情窦初开的女子一般,整日都挂着让采苹一众退避三尺的甜腻笑容,窝在连珏那里,他看书,我就给他作画,母亲是江南闺阁女子的典范,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奇绝,我许是……多像父亲了些,倒是骑马射箭更擅长些,琴棋略通一二,诗词勉强四五,唯一拿得出手的也许就是这画了。
      
      话虽如此,我平日在府里有个规矩,作画不作活物,活物难以描摹神态,而我虽没什么才气逼人,却有些难忍瑕疵的毛病,是以府中大大小小的景物我都信手拈来,不谈超凡脱俗,至少栩栩如生。
      
      不过,我瞧了瞧那窝在榻上,姿态闲适惬意的男子,心里止不住就想要将他的容貌一笔一笔绘下来,看,不够,念,不够,要永远铭刻,妥帖安放。
      
      “你若是一个姿势乏了,就叫我一声。”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他一沾书就入迷,一入迷就忘却了所有。
      
      我起初满怀豪情,真真要落笔时又暗恨自己怎么不多练习下,我极了解自己对细节要命地在乎,十五六岁的少女对心上人应该是怎样的情感,我不知道,只是我清楚自己哪怕一笔都不愿错落的心情。
      
      有时我灵光一闪挥手而就,可有时候,却左右端详总觉得情致不足,常常对着他发呆,墨发如瀑,肤白似玉,浓眉入鬓,眼睛,就是眼睛,怎么都不能描绘十一。我托着腮,忽然想起那天月光下的清泠,月亮河畔的明媚,红泥火炉旁的温暖,亦或是指点江山的淡定,到底哪个才是真的连珏,或者每个都是真正的他,捉摸不透。
      
      回过神来,却见他也正定定地瞧着她,我手一抖,几滴墨珠飞溅,落到了刚刚画好的宣纸上,惨绝人寰,我捂着眼睛惨叫,耳边传来轻笑,手被轻轻握住,温润的声音夹杂着热气碰在脸颊边,“不许偷看。”
      
      我僵硬地点点头,心下暗暗焦急,感觉到他的手,温热,覆在我的手背上,在半空中左右晃动,我从未有过像此刻这般奇妙的感觉,仿佛与他心神都融在了一起,背后就是他宽阔的胸膛,我偷偷地倚在上面,鼻尖萦绕着他身上淡淡的木兰花香,我有些疑惑,他似乎尤其偏爱木兰香吗?不过,淡淡的,很雅致,配连珏,怎么都不会突兀,反而有种本该如此的感觉,我把这归功于情人一双慧眼。
      
      不多时,他凑过来,极近,那淡淡热气拂在脸颊上轻柔,如羽絮轻柔地划过我的心,“睁开眼。”
      
      木兰树下,画中男子长身而立,风过,木兰花瓣四散飘落,有一朵甚至擦过额前,他唇边有极淡的笑,偏偏凤眸中流转细碎光芒,有一种惊艳的美,我怔怔地回过头,难以置信,我竟,拥有了这样的一个男人的爱?
      
      他的吻落到我的发鬓上,眼睫微微轻颤,我紧张地揪着衣裙,无措,只觉得脸上一阵阵红晕不可抑制地蔓延开,仿佛天边云霞绚烂。
      
      回到自己的营帐后,我在风荷惊诧的眼光下,风卷残云一般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不知几岁生辰时,宫中赏下的水云烟织锦丝巾,从那紫色香木盒子里把里面的帕子取出随意一丢,然后将这画轴小心地放进去。
      
      采苹端来了银耳汤,见我喝汤还抱着盒子不撒手,实在无奈,“我的好小姐,你要是腾不出手,不如让奴婢来喂你。”
      
      我浑然不觉她的揶揄之意,还想傻乎乎地点头。
      
      由于下午不知不觉灌了两碗银耳汤,我几乎没怎么用晚膳,又迫不及待地想要往连珏那儿去。
      
      采苹拉住我,语重心长道,“小姐,女子矜持,男子才会懂得珍惜。”
      
      “我,我……我就出去散个步。”我楚楚可怜地望着她。
      
      那种女大不中留的表情是怎么回事?那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我摇了摇头,钻出了帐子,却不想被阿木塔堵住了去路。
      
      “清芷。”他有些踌躇。
      
      我受到了极大的惊吓,阿木塔何时有这样扭捏的表情,他表达喜悦通常都是一拳抡在别人背上的,柔弱女子如我也不得幸免,常常半天都闷不过气来,而且无论清淮如何与他说,我不是男子,经不得他这样的“热情”问候,他也常常是一脸羞愧,然后,屡教不改。
      
      “阿木塔,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儿吗?”我干笑两声,不着痕迹地往后挪了挪。
      
      “清芷,你……清淮说,你喜欢连珏那小子是吗?”他硬朗的五官有一丝微微的不自然,眼神焦灼。
      
      我羞涩地点了点头,就见他一双眸子暗了下去,声音也小了不少,“你……我……”
      
      大漠风声呼呼,我根本听不清,只得吞吞了口口水,继续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嘴唇翕动,然后他突然就不说话了,一把搂过我,没有控制好力道,我的鼻子直直撞上他坚硬的胸膛,眼泪狂飙。
      
      在他手足无措的道歉里,混杂了一句不清不楚的含糊话,“没关系,就算你……他,我……是…你。”  
      
      我捂着鼻子,睁着张泪目,疑惑地瞧着他,“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他忽然轻轻地仿佛是在托起一个小婴儿一样,让人觉得十分虔诚地抱住我,我身体一僵,因为我突然看见连珏站在不远处的帐子旁边,不过十步的距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04_水云烟织锦丝巾的自白
    我从小就是个极受宠的,谁不是见了我就啧啧称赞,只是自从被赏给了这个眼睛有疾的姑娘,我就被放在了那盒子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真是遇人不淑!
    有一天,我突然见了光,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丢了出去,我狼狈地趴在那罗衾之上,就见这主人居然把一幅破画小心翼翼地供了进去,还抱着盒子不撒手了。
    o(︶︿︶)o为何如此心塞!
    求花花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