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命

作者:催墨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疼爱

      我不知道司马律态度的转变意味着什么,是真的感念我当年的相救之恩,或者又是一个扑朔迷离的阴谋,可眼下我不愿意去想那么多,手缓缓地落到腹部,现在我所要做的,是保住我的孩子,我和连珏的孩子,我不再畏惧未知的一切,初为人母的我变得坚强而冷静,而司马律显然也顾忌到了如果伤害孩子,就一定会失去我,所以我们暂时达成了共识。
      
      我写了家书给母亲,信里并未提及我被司马律软禁一事,只说陛下留我在宫中配合审查此事,我再三强调了,父亲与哥哥都是无辜的,一定能沉冤得雪,要她们自己保重身体,切勿多思多想,也不必在意外头人的议论纷纷,等待我顾家阖家团圆之日。
      
      信没有封口,就交给了司马律,当日午后我就收到了回信,母亲说要我在宫中自己保重,她会守着府邸等我们回来。
      
      我拿着信纸扑扑地落下泪来,司马律端着药过来,皱眉道,“怎么了,信都收到了,还不高兴?”
      
      我只是摇头,这几日我反复思索终于略窥端倪,太子被废,司马律甫一登基,吕氏一族就出了个皇后,显然是勾搭已久,父亲远在大漠,只要压下消息,就不能知道京城中的情况,此番回来无论缘由父亲必死,这样司马律才能得到顾家军的兵权,否则以父亲功勋,轻而易举就能动摇他这名不正言不顺得来的皇位。
      
      事到如今,我便只能等,甚至厚颜地想若是自己能对司马律刻意温柔,是否能消弭他心中的忌惮,时间一长改变主意也未可知,可我若对他太和颜悦色,万一以后他不放我出宫怎么办。
      
      后来我发现这种纠结完全没有意义,因为每次一见到司马律我就从心眼里厌恶,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是他问什么我答什么,不触怒就好。
      
      我在宫中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十日。
      
      这十日里,司马律就将我安置在他的寝殿偏殿里,早晨去上朝前必亲自看着宫女替我脸上膝上抹上疗伤圣品——凝香淡痕膏,上完药才传膳,我有时没胃口,他也就不用了。
      
      夜里陪我一同用晚膳,孕妇有忌,他也就陪我吃些清淡的东西。
      
      用完膳后,定要带我出去散步,太医吩咐我的膝盖需要多走动,才能好的快些。往往兜了一个御花园之后,回去还要当着他的面喝下一碗牛乳汤,其实我一闻到这个味道就想吐,可他说我若不喝就要断我父兄的吃食,我只能等它凉了,捏着鼻子一通猛灌。
      
      然后他就要吩咐宫人替我准备沐浴,最后等我安顿歇下了,才去正殿里批折子,好几次我半夜里惊醒,他都会匆匆赶过来,我这才知道他一夜都不曾合眼,替我涂了药又换了衣服又去上朝了。
      
      有时候出去散步,我说走累了想回去,都要唤他好几次,他才揉着眉心应声。
      
      我曾开口说要搬出他的寝殿,被他威胁加恐吓拒绝了。
      
      倒不是心疼他,只是一想到他和云绮,也许还有吕皇后在这里颠倒凤鸾就胃里恶心得直抽搐。
      
      十日后,我脸上的伤消得了无痕迹,而且变得比原来更加白嫩丰腴,司马律现在对于捏我的脸一事十分热衷,好似这都是他的功劳一般,如果撇开别的不谈,司马律只要他想绝对能做个令天下女人都倾心的好情人,连我都不得不公平地说一句他对我的照顾实在无微不至尽心尽力,挑不出一丝毛病,除非硬要矫情地说一个,就是每天陪我时间太多,多到我见他都烦了,这后宫女人没百也有八十,他何苦在我这里锲而不舍,自讨没趣。
      
      我近来有些嗜睡,可我又不放心身边的宫人,每每都不敢睡熟,司马律见我最近很听话,竟然将采苹带进了宫,她一见到我就扑扑地掉眼泪,我终于绽开了自进宫以来的第一抹笑。
      
      采苹说母亲很挂念我,如今梦里也在替我们祈福。
      
      许是被司马律对我的特别照顾给惊吓到了,她悄悄问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时话长我也不愿多讲,就说我当年在他落难时有恩于他,如今他也许念着旧恩想要报答我。
      
      “你六年没回京城,何时与他有了牵扯?”她皱眉。
      
      我扯了抹苦笑,“我救他之时,才八岁呀。”
      
      她瞠目结舌,这也可以?
      
      我摇了摇头,“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那你的孩子?”她仿佛很难以启齿,眼里闪过一抹复杂。
      
      “当然是连珏的。”我没好气地白她一眼。
      
      她深吸了口气,“奴婢瞧着陛下那股子热情,好似孩子是他的一样。”
      
      我心下忧虑,万一孩子生下来,他可就多了个能完全牵制我的筹码了,想着想着又摇头,不管怎么样我都是要把他生下来的。
      
      过了半月,天气已经有些闷闷的,我心里颇不宁静,见了司马律总忍不住求他带我去见见父亲,可他在此事上完全不为所动,每每总说他已经替父亲和哥哥单独辟了间环境好的牢狱,只要我乖乖听话,他们自然不会过得太辛苦。
      
      我总觉得这话不可信,难道牢狱还是客栈有天字一号房不成?什么叫环境好?没有老鼠嗫足,没有蟑螂横行就是照顾了?我父亲是当朝镇国大将军如何能受到如此屈辱对待,可我也只能干着急。
      
      很多时候,我都下意识地抗拒时间一日日地过,心里潜意识排斥去想若是连珏到了京城……
      
      采苹见我吃的越来越少,每日挖空了心思给我弄新鲜的吃食,顺带着也便宜了司马律这混蛋。
      
      云绮能忍受这么多天不发作,有时候,我也暗暗称奇,果然,她开始闲不住了。
      
      可我没想到她顾忌着司马律不敢对我轻易下手,就对我身边的采苹动手。
      
      每日堵在去御膳房必经的路上,百般刁难,若不是我硬要她与我一起泡澡,我都发现不了那些青紫斑驳的伤痕,我一边抹眼泪,一边替她抹药,连司马律来了也不搭理,通常见面我还是要意思意思行个礼的,可我现在实在没心情。
      
      他估计是以为我在对他使小性子,还自作聪明地把云绮唤来,听我差遣。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