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命

作者:催墨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羞辱

      我直等到次日晌午,终于等到殿内传唤。
      
      狼狈地扶着墙直起身子,我不急不缓地用帕子抹净了脸,将鬓发扶好,抚平一群上的褶皱,昂着头,仿佛是去赴那百花宴一般,脸上带了淡淡的笑意。
      
      宫人不耐地催促,我的双膝疼地每一步都如同针扎一般,却依旧走得笔直端庄。
      
      九九八十一级台阶,我用了快半柱香的时间,额头已经渗出细密的汗水,我却依旧笑得无可挑剔,那些宫人终于面露不忍,不再连声催促。
      
      “罪臣顾震涛之女顾清芷到——”
      
      我带着控诉的目光直直落在那龙椅上,却陡然怔楞住,想要跑过去,腿却猛地一软跪倒在地上,“不可能,你们把太子哥哥怎么了?”
      
      “司马瑞去年就已经归天了,怎么没人告诉你吗?”那恶毒的话语从一张妖娆妩媚的嘴里吐出,那头上戴着金冠的人有着无比美丽熟悉的脸庞,剑眉微挑,桃花眸中露出一抹兴味,红唇泣血,与月娘竟有□□分相似。
      
      “清芷啊清芷,你说说我这儿每天都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哪里亏待了你去?”太子哥哥戏谑地笑。
      
      无奈投降,“好吧好吧,你说什么便是什么。”
      
      “哈哈,人人若都像你这样断案子,这天下迟早是要乱了的。”太子哥哥听了我对那参贪官沈洪折子的评论拊掌大笑。
      
      “你来的可真是时候,瞧瞧,刚做出来的玉露糕可又要便宜你这丫头了。”特地为我到宫外去寻点心师傅。
      
      告别时的殷殷嘱咐,“清芷,照顾好自己,大漠不比燕京,凡事都要小心,再不可调皮了知道吗?”
      
      ……
      
      我忽然凄然狂笑,“是你……司马律。”
      
      一旁的云琦立即出声道,“大胆,竟敢直呼陛下名讳,给我掌嘴。”
      
      她本就是骄纵的公主,语气里透着股不容拒绝的威严,想来这事情从前也没少做过。
      
      我赤红着双眸死死地盯住司马律,后又盯住自己的双手,芊芊素手,却救了蛇蝎心肠的恶人,这场农夫与蛇的戏码,着实讽刺至极,我只笑得满脸是泪。
      
      大殿之中一片静谧,只有云琦的怒喝声,“来人,人都死到哪儿去了。”
      
      “啪,啪,啪……”我的喉头腥甜,眼前之景缓缓模糊,脸颊上相比已经肿的不堪入目,我忽然想起连珏的双手曾那样轻柔地捧着我的脸颊亲吻,闭上沉重的双眼,如果这是场梦,能不能快点醒过来?
      
      我的脸上淋上了许多的酒水,睁开眼,依旧是云琦疯狂的脸,我苦笑,怎么能不是梦呢?
      
      “够了。”座上那人看够了好戏,噙着暧昧的笑云淡风轻地开口道,“爱妃昨日也累着了,这种惩罚下人的事情何必亲自动手。”
      
      我只觉得胃里翻腾恶心地想吐。
      
      “不是说宫里新进的舞姬跳得不好要她来舞一段助兴的吗?”他漫不经心地笑,“如此下去,众爱卿恐怕都要等急了。”
      
      云琦忙依偎在他怀里,娇笑道,“我都给气糊涂了,还不伺候顾姑娘更衣。”
      
      几个宫人闻言开始撕扯我的衣服,我大惊失色可无奈实在没有力气,紫色的薄衫很快落地,露出月牙白的单衣,再往后就只有一件肚兜遮体了,我死死地捂住胸口,她们用巧劲在我皮肤上掐拧,看不出痕迹却钻心地疼。
      
      我深深闭上了眼,牙齿已经悄悄阖上,“她想自尽,掰开她的嘴。”我寻声望去,云琦的脸上露出一种近乎嗜血的兴奋。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所有的一切仿佛静止。
      
      我失去意识前,只瞥到了一抹张扬的黄色。
      
      《东庭雍华•帝后列传•承德皇后》:“六十六年夏初,承德父亲与兄长连夜回京后被判私通北漠犯上作乱入狱,承德跪地求情,遭齐景帝与其后妃折辱,承德不卑不亢,景帝恻隐,亲唤太医救治。”
      
      ***
      
      “治不好她,你们统统给朕去陪葬。”
      
      好吵,我的眼皮仿佛有千斤重。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啊……”
      
      好吵,我紧紧皱着眉头,发生了何事?我脑海中突然记起了太和殿里那凌乱的一幕幕,“爹爹……”
      
      眼前突然涌进许多的光,我下意识地又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才瞧清楚了房内的模样。
      
      四处是明晃晃的黄色龙纹,底下跪了黑压压一片太医,我艰难地蠕动嘴唇,“水。”谁想才牵动嘴角,脸上骤然发疼,像是被人活生生地撕下张皮来。
      
      “你终于醒了。”嘴边有了水,我接过来小口小口地啜饮,喝了小半碗后,听见底下一个苍老的身影,“陛下。”
      
      我惊得手里的碗滚落到床榻之上,露出一片水渍,扭过头,没有暴怒,只有淡淡的怜惜,“你别激动,如今你身子可弱了。”
      
      我哑口无言,只能傻傻地瞪着他。
      
      底下御医还在禀报,“恭喜陛下,娘娘已有了一月的身孕,之前所受皆是皮外伤,只需细心调养就能恢复,最严重的是膝盖的伤势,每日敷药约莫一月半就能好。”
      
      “那她为何昏迷了三日迟迟不醒来?”司马律皱眉,冷声道。
      
      “娘娘郁结于心,一时气血不足才会晕倒,至于昏迷则一来是顾忌着皇嗣,二来嘛……”
      
      “如何?”
      
      “娘娘自己求生意志太弱。”
      
      司马律沉吟半晌,开口道,“你们退下吧。”
      
      “谢陛下。”
      
      待得御医都走光后,司马律定定地瞧着我,突然伸手,我下意识地抱着肚子,警惕地躲开,他的手落在我的脸颊上,“还疼吗?”满满的疼惜。
      
      我心里已是惊涛骇浪翻滚,“陛下说什么?”
      
      “朕问你脸上的伤还疼吗?”他叹了口气,“害你受伤,是朕的错,朕已经替你责罚了云嫔。”
      
      莫非月娘托梦给他了?也不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似乎在大殿上就冲来救我了,我当时蓬头垢面,脸肿的跟猪头似的,是个男人都不会动心,那横竖岂不都解释不通。
      
      正怔楞间,他已经扯开了我的衣襟,我浑身一僵,他爱怜地反复抚摸着我肩上的蝴蝶印记,“你为何不早些告诉朕,你就是朕心心念念要寻找的女子?”
      
      这……我的大脑有些转不过来,“心心念念?”
      
      他从怀里摸出贴身收藏的玉佩,放到我的手中,可不就是那块我左右找寻不到的玉佩,那个“芷”字已经被摩挲地有些光滑了。
      
      我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清清,日后朕会好好对你的。”他将我搂进怀里,我下意识地反手一推,他就向后倒去,摔在了台阶上,我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这下岂不是要被斩了?
      
      “没关系。”他起身,用那双桃花眸子深深地看着我,“朕有耐心打开你的心扉。”
      
      我颤抖着嘴唇,挣扎要起身,“陛下,我父亲是被冤枉的。”
      
      他的脸色一沉,“这件事情朕心中自有定夺,你好好歇息,朕晚点再来看你。”
      
      他一转身,我就翻身跃下床榻,跪在地板上,瞬间疼的眼睛就红了,却还是大呼道,“陛下,冤枉啊!”
      
      “清清,你这是做什么!”他剑眉紧皱,将我用力扯回床上,轻轻道,“你再这般,朕就下旨把顾府上下都推出去斩首。”
      
      我一噎,顿时噤声。
      
      他满意地勾唇,嘴边一朵花美得惊心动魄,“这才乖。”
      
      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我不能反抗只能僵硬地接受,胃里又是一阵翻腾。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有隐藏开挂属性富贵命一枚╮(╯▽╰)╭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