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命

作者:催墨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离别

      其木格走了,来时一个包袱,走时一个包袱,挥一挥衣袖,拂开了我拉着她的手,却没有带走哥哥。
      
      我已经伤了茯苓一次,实在没办法当着她的面对哥哥大吼,“还愣着干嘛,去追啊。”
      
      茯苓眼眶赤红,“清芷,我有话要与你说。”
      
      我局促不安地绞着衣摆,眼神躲躲闪闪。
      
      “清芷,对你来说我是什么?”她这样开口。
      
      “姐姐,亲姐姐。”我急急道。
      
      她轻笑,“我本不是你的姐姐,也不配做你的姐姐,你我都心知肚明,我不过是……”
      
      “不许说,”我心中钝痛,“你就是我的姐姐,你姓顾,名茯苓。”
      
      “何必自欺欺人。”她只是扯开我,垂着眸叹气,“如今,我只想回南越去找我的师父,那里或许才是我的归宿。”
      
      “不行,那个老头又丑又臭,好吃懒做,”我泣不成声,“茯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走好不好?”
      
      “清芷,我还会是你的姐姐,有缘的话,我们再见。”
      
      ***
      “你打算怎么办?”
      
      哥哥一人灌着酒,不发一言。
      
      “茯苓和其木格都走了。”我叹了一声气,“你若是当初早早做了决断,也不会……”
      
      “够了。”
      
      我怔怔地看着碎了一地的酒坛,哥哥从来舍不得对我打骂半分。
      
      “我从没有求着你来管这些事情。”
      
      “我只想一个人静静。”
      
      ***
      
      哥哥第二日来与我道歉,却对昨晚的事情闭口不提。
      
      我终日闷闷不乐。
      
      炉上煮着茶,连珏替我抹眼泪,叹气道,“不是不到,缘分未到,你这样伤害自己,是想让我心疼吗?”
      
      “后天就要拔营回京了。”我有些疲累地闭上眼,“连珏,你愿意随我回去吗?”
      
      他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却被我感觉到了。
      
      “怎么?”我抬头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你不愿意娶我了吗?”
      
      “芷儿,你听我说。”
      
      “不听,我不听,你不要说。”我捂着耳朵,瞪大眼睛,“你也要离开我了吗?”
      
      他将我搂在怀里,像哄孩子一样低喃,“我家中父亲年迈,娶亲这样大的事情,当然要先告诉他一声的,然后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迎亲,明媒正娶你做我的夫人。”
      
      “连珏,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只要你。”我深深地埋头在他怀里。
      
      他轻轻地拍我的肩膀,“芷儿,我总是舍不得委屈你半分的。”
      
      ***
      
      我们在剩下的日子里抵死缠绵,也正是这份温柔把离别的伤痛无限放大。
      
      “今夏木兰花开,便是我娶你之时。”
      
      他替我拢好披风,绒花漫天,许下重逢的诺言。
      
      我最后流连地望了他一眼,我不知到从暮春到盛夏要多久,我怕忍不住盼的望眼欲穿。
      
      他就在那里,盈盈浅笑,如一幅水墨画缓缓映入眼帘,那道浓眉曾经因为我的任性而深深地皱起,那双凤眸会在温存时流露出令人心醉的妖娆,那双唇轻轻勾起,就是一个温柔缱绻的笑,让人只想沉溺其中,天荒地老。
      
      帘子落下,隔断了我俩纠缠的视线。
      
      我已经开始思念他。
      
      ~·~·~
      
      “你觉得我像是坏人吗?”在山洞里他的似笑非笑,如同烛火,从此点亮我的整个世界。
      
      “奴婢瞧着连珏公子也许是小姐的命定之人,你瞧大漠将士千千万,然而危急时刻却偏偏是连公子救了小姐,所谓英雄救美,当以身相许。”
      
      “许什么许,你那些话本看多了吧。”我有些羞恼,“谁和他命定之人啊!”
      
      熟悉的揶揄声,如同一颗种子在心里留下痕迹。
      
      “在下,南明连珏,乃岐明山谷虚道长的大弟子,此番特受道长嘱托来前线为我大齐出力。”
      
      ***
      
      “连珏,随我们一起去猎雪豹吧!”哥哥的盛情邀请。
      
      霍的一声,划破寂静的雪空,我鬓边一缕发缓缓飘落,僵硬着脖子转身,一只雪豹脖子中箭,离我不到三尺之距离,地上深刻的划痕,它甚至在那一瞬间,就要跃地而起,我心有余悸地回头,他穿着一身青色锦袄,还维持着拉弓的姿势,雪花落在肩头,面色平静,唇边甚至还有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那一刹那仿佛遗世独立的绝代风华就那样猝不及防地落进了眼里,刻进了心里。
      
      ***
      
      背靠着老槐树,我们从诗词歌赋聊到理想抱负,茯苓与我玩闹,哥哥与他,焚香煮茶。
      
      他找来沉香木斫了一张琴,用马尾作弦,一曲广陵散,悠扬飘逸,我情不自禁地将玉屏箫取出,让那箫声追逐着琴音婉转曲折,如龙凤飞舞于九天之上,飞跃这四海八荒,红尘万丈,最是那四目相对时,唇边细腻笑容的悸动。
      
      ***
      
      父亲从东夷战场带回两匹烈性宝马,我与他相视一笑,双双翻身上马,玲珑仰头长啸之时,我一不小心手脱了缰绳,他飞身而起,将我紧紧圈在怀里,低头就是那馥郁的木兰花香,玲珑翻腾跳跃,颠簸中,我的手悄悄地落到他的腰际,鬼使神差地收紧,仿佛受到蛊惑。
      
      ***
      
      第一次学做马奶糕时,脑海里幻想着他温柔的笑,幻想他会夸赞我的蕙质兰心,却一不小心错过了起锅的时间,把那糕蒸地没有一丝松软之感,哥哥与茯苓丝毫不给面子地揶揄这是“天下独一份儿”的马奶糕,只有他会笑得温润如玉,“心意抵过万千,这是珏见过的最美味的糕点。”
      
      ***
      
      生辰那天,到了吉时,父亲还是未如约归来,采苹助我完成了及笄礼,等过了黎明我的盼望终于落空,起来一人煮面吃,却在开门的刹那,见到他撑着伞冒雨而来,浅笑,“清芷可否赏珏一碗面?”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一室的欢声笑语驱散了独自等待的凄凉孤寂,那抹温情将整个心牢牢包围,就此,步步沦陷。
      
      ***
      
      与茯苓打赌,向他表明心迹。
      
      我将熬了三夜灯火,扎破手指无数次缝就的木兰香袋赠与他,想了一夜的话,说来还是纠结,“连珏,我……我有些话想告诉你,这……其实是一个故事,说的是从前……有,有一只小狐狸,在树林里迷了路……然后她爱上了救她的男子,额,我这样说不知道你能否听懂。”
      
      “就是……其实我……我挺喜欢你的。”我一咬牙说完后,视死如归地抬头。
      
      他轻轻地捻起我额前一片花瓣,浅浅吟道,“流水非无意,只怕误花期。”
      
      我垂丧了脑袋,铩羽而归,按照赌约的惩罚,去那初见的山洞独自过一晚。
      
      洞外暴雨涟涟,悲鸣的风在洞内化成凄厉的哭喊,我蜷缩着身体,在火堆旁取暖,第一次感觉到了人生中也有那么多的无可奈何,无奈我喜欢上了他,无奈他不够喜欢我,无奈……过了今夜,这个人就只能被深埋在心底,交给时间去忘记,若早知会是这样的结果,不如不遇倾城色。
      
      少欲无为,身心自在;得失从缘,心无增减。
      
      我就这样蜷缩着,不停地喃喃着这句话渐渐睡去,却在半夜陡然睁开双眼,望进一双温柔伤痛的眸子,“对不起,清芷……我来晚了。”
      
      泪如雨下,即使是苦果,此刻,却也甘之如饴。
      
      ***
      
      他在月下把簪子插回我的发髻,赞了声,“很漂亮。”
      
      “彼岸花开,花开彼岸,花开无叶,叶生无花,花叶两相惜,独自彼岸路。”
      
      “你不信我吗?”他的声音温润如风,“这是只盛开在坦桑河畔的,红色的文殊兰,因为罕见稀有,所以只有真心相爱的人才能看到。”
      
      “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此乃吾之所愿。”
      
      “你可愿陪我,浮世红尘,不离不弃?”
      
      “清芷,清美的香草,也是高洁美好的意思啊!”
      
      “可香草太不起眼了。”
      
      “酒香何惧巷子深。”
      
      “那我陪你,生同衾,死同椁如何?”
      
      “所谓浮世红尘从此也不过一个顾清芷而已。”
      
      “连珏爱顾清芷万年不变。”
      
      ~·~·~
      
      六年往事忽然见缝插针齐齐涌上心头,我猝不及防,心头涌上带着淡淡苦涩的甜蜜。
      
      能缘一切有情心,亦解一切有情意,
      在彼一切有情心,随顺一切有情意,
      充满一切有情心,令诸有情心欢喜。
      
      “今夏木兰花开,便是我娶你之时。”
      
      连珏,我在京城,等你。
      
      浮世红尘,不离不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知道的这个节奏……所以大家要珍惜前面甜蜜的部分,以后呢,实在忍受不了了,就去翻翻前面的章节吧,然后……咳咳……表刷负……【灰溜溜地溜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