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华第

作者:彩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峰回路转

      周鸿远端起茶盏,借着喝茶的这个动作,运了半天气,好不容易恢复了往日的谈笑不羁。笑着道:“有件重要的事要和表妹商量……”回头看见母亲的大丫鬟小满兢兢业业地站在自己的身后,尽职尽责地担负起监视自己的责任,便道:“我和表妹有几句话要说,你先到院子里等着我!”
      
      小满想起林氏的嘱托,权衡利弊一番,终究不敢不听少爷的吩咐,去了花厅的院子里。
      
      沈沅钰看了他一眼,对丫鬟婆子们挥挥手:“你们也先下去!”屋子里便只剩下了周鸿远和沈沅钰两个人。
      
      这份磊落坦荡,叫周鸿远好感大增!
      
      “表哥有什么话,就请说吧!”
      
      周鸿远本来想开门见山说正事,却鬼使神差地道:“表妹,咱们小时候一块儿在你们家的后花园里掏过鸟蛋,你还记不记得?”
      
      沈沅钰的脑海里闪过一副原主的记忆画面: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伏在后花园的大树上,鸟窝离他还有几尺的距离,他却没有力气再往上爬了,一个小女孩站在大树底下,紧张地看着小男孩。
      
      小男孩带着哭音喊道:“表妹,我没力气,上不去了!”
      
      小女孩跺脚道:“那你下来啊!爬得那么高好吓人!”
      
      小男孩又道:“我也没力气下来了,怎么办?”
      
      小女孩一着急,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小男孩也跟着哭了起来。远处就传来仆役们的声音:“三小姐和表少爷在这儿呢,快过来快过来……”
      
      想到这里沈沅钰就觉得好笑:“怎么不记得?那次鸟蛋没掏到一颗,却被父亲罚我抄了整整一本三字经!表哥自己说要带我去掏鸟蛋,结果爬到树上下不来,在树上吓得哇哇大哭呢!”说到这里就抿着嘴笑。
      
      那一瞬间的风情看得周鸿远眼前一亮,只觉得仿佛千万朵春花齐齐绽放,华美璀璨得耀人眼目,看得他几乎呆住了。
      
      愣怔只是一瞬间的事,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摸着脑袋,头颅微微低垂下去,有些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我小的时候胆子那么小吗?还哭鼻子?”到底有几分尴尬。
      
      沈沅钰道:“你那时候还小吗?我比你小一岁,可小时候咱俩打架,我还把你打得哭鼻子了呢!”
      
      周鸿远连连摇头:“还有这回事?我怎么不记得了!”
      
      沈沅钰笑道:“我还能拿这种事儿骗你不成?”
      
      这么说了几句话,气氛松快多了,周鸿远才想起正事:“我这次回来,是想劝表妹你不要放弃原来那个计划!”
      
      他也是觉得堂堂正正无法解决这件事吧?
      
      “可是大舅母不同意,我在玉林大师那可说不上话!”
      
      周鸿远拍着胸脯保证:“我会劝服母亲和祖母,遵照你的计划行事!”
      
      “她们会答应吗?”林氏可不是个会随便改变主意的人。
      
      周鸿远含笑说道:“别人当然不行,不过我可以。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过不了两日我自然会送玉林大师到府上来的。”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就露出一丝顽皮来。
      
      “那我便等着表哥的好消息了!”不得不说,周鸿远有股子让人信服他的魔力。
      
      话说到这里,也该告辞了。周鸿远依依不舍地站了起来,想了想又道:“以后表妹若是遇到了困难或者问题,只管叫丫头去周府告诉我一声,我一定竭尽全力帮你解决!这块玉佩就送给你权作信物吧!”说着从袖子掏出那块碧玉竹节佩,一把塞到沈沅钰的手里,根本不给沈沅钰拒绝的机会,头也不回地就大踏步走了。
      
      “表哥,这玉佩我不能……”沈沅钰想要拦住他,周鸿远已经一阵风般地刮远了。
      
      沈沅钰就不由得拍了拍脑袋,七表哥倒是洒脱,这么贵重的玉佩随随便便给了自己,可是她却不能就这样收下啊……
      
      沈沅钰只好叫了鸾娘进来,“你把这块玉佩好好收着,千万不能弄丢了,等七表哥下回来,咱们再还给他!”鸾娘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将碧玉竹节佩收了起来。
      
      周鸿远带着小满返回二门,林氏已经在这里等了半天了。看见儿子回来松了一口气:“玉佩找回来没有?”
      
      周鸿远心情十分愉悦,道:“在表妹那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算了,下回叫祖父再送我一块就是了!”
      
      林氏哭笑不得:“你现在就不怕你祖父打你板子?”
      
      “怎么会呢?”周鸿远笑嘻嘻地:“祖父最疼我了,怎么舍得打我屁股?”伸手扶着林氏的胳膊:“娘,时候也不早了,赶快回家吧!”
      
      小二房谦退堂。
      
      湖阳郡主坐在高高的太师椅上,听着心腹常嬷嬷汇报林氏的行踪。“……先去了燕然居,说了大概有一个时辰,又被三小姐请了去,在长乐堂说了有小半个时辰,林氏就出门了,并没有留下来用饭。”
      
      湖阳郡主转着腕子上的一串珊瑚珠串,声音清冷:“可听到她们说了什么?”
      
      常嬷嬷道:“燕然居和长乐堂都遣了服侍的人出去,并没有听到谈话的内容。倒是表少爷后来又去了一趟长乐堂,说是随身佩戴的碧玉竹节佩掉了,回去寻。在长乐堂呆了一盏茶时分就出来了。”
      
      湖阳郡主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叫人把燕然居和长乐堂给我盯紧了点儿。”
      
      “是!”常嬷嬷恭恭敬敬地施礼之后退下。
      
      沈沅珍就坐在湖阳郡主身侧,见湖阳郡主煞有介事地安排,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就有些不以为然:“娘,您对那个小贱人是不是有点儿太过小题大做了?从前咱们不过略施小计,她就乖乖上当,这样的蠢货,哪里值得您这样费心思!”
      
      说是被禁足不能出门,其实只是不能出谦退堂而已,谦退堂这么大,还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要说小二房的“谦退堂”这三个字,还是二老爷亲笔所书,原本暗含的意思是自己身为次子,愿意屈居大哥身后,不争不抢,只可惜到了现在,小二房的人都是既不“谦”也不“退”。
      
      湖阳郡主狠狠瞪了女儿一眼:“你不觉得那个小贱人自从去了一趟庄子上,整个人聪明了不少吗?这不年不节的,林氏干嘛要到咱们这儿串门?周氏是个软弱无用的病秧子,这其中要是有事,很有可能就是那小贱人的主意!上回咱们一时大意已经在她的手下吃过一次暗亏了,这次再不能犯轻敌大意了。”
      
      沈沅珍不屑地道:“她也不过是有点好运道罢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沈沅钰足不出户,沈昀亲自给她开了方子,又请了城里坐馆的名医来给女儿诊治,却不料沈沅钰的病却时好时坏,大夫们全都莫名其妙,明明就是简简单单的风寒,为什么就这么难以治疗。
      
      沈昀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
      
      沈府里渐渐就流传起谣言来。“别是中了什么邪吧?”“会不会冲撞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该请个道长回来做场法事驱驱邪才是!”
      
      与此同时,还有一种论调在悄悄传扬,说是三小姐回府之后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先是被老太太整治在雪地里跪了半个时辰,直接晕了过去,紧接着又被小二房的湖阳郡主和沈沅珍母女打压,以至于心情郁结,迟迟不见好转。
      
      谣言本就是一件犀利的武器,何况下人们传的这些话又非是空穴来风,人总是同情弱者的,一时间沈府众人无不觉得三小姐万分可怜。很快连西府都得到了消息。
      
      湖阳郡主听了不由得冷笑连连,“以为下人的几句议论就能扭转乾坤?”她极为雷厉风行,当天就抓了两个谣言传得最凶的碎嘴婆子,个个重打四十大板,然后直接全家卖到偏远的益州。并且放出话来,以后谁敢在背后议论主子,一旦抓住,就是这个下场。
      
      一时之间下人们全都噤若寒蝉。
      
      只不过严刑峻法能够堵得住人的嘴,却遮不住人的心。
      
      过了两日顾氏请了湖阳郡主到韶和院来商量:“这阵子的风言风语我都听说了,既然如此,还是请个老道回来做场法师,堵一堵那对母女的嘴吧。”
      
      湖阳郡主觉得有理,便道:“那还是请念慈庵的静宁师太好了,一事不烦二主,上一次把周氏赶去燕然居,就是她的功劳!”
      
      顾氏却笑着道:“静宁师太好是好,可是我这里还有更好的。”
      
      湖阳郡主有些奇怪:“您说的是?”
      
      顾氏道:“我得到消息说念慈庵的玉林大师出关了。前日刚被谢家请去做了一场法事!静宁自然是听咱们的,不过这玉林大师却是静宁师太的师傅,她总不会打徒弟的脸吧!咱们不用求她什么,她自然也会帮着咱们说话的。”
      
      “玉林大师?”湖阳郡主有些惊讶,“她可是有好几年没在门阀世家里走动了,您的消息可靠吗?”
      
      “千真万确!”顾氏道:“他们陈郡谢氏做法事请的就是玉林大师,咱们兰陵沈氏就只能请玉林的徒弟静宁师太,这话传出去岂不是要叫人家笑话!”她还有一句没说,真要是请了静宁师太回来,单单是西府谢氏的冷嘲热讽,顾氏也承受不起。
      
      湖阳郡主本也是个好大喜功的,她出身皇家,分外不愿落了面子,再说婆婆说的都在理上,于是也就点头同意道:“既然如此,明天我就准备十二色的礼盒,亲自去请念慈庵的玉林师太!”
      
      消息传到长乐堂,贾嬷嬷正在侍奉沈沅钰喝药,有些震惊地看着她道:“您怎么猜到老太太和湖阳郡主一定会把玉林大师请来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