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绝

作者:如鱼饮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太医赶到之时,明华宫的场面可谓惨烈。陆长卿死死抓住凤岐两只手,那插在喉咙上的簪子随着他急促的喘息上下起伏,太医倒抽一口凉气。
      “殿下,微臣得将簪子拔出。”老太医卷起袖子,“请殿下抓牢了这人,莫让他挣扎。”
      太医一手用帕子按住伤处,一手缓缓往外拔那利器。凤岐靠在陆长卿身上,浑身如筛子般剧烈抖动。
      彼此这般贴近,陆长卿才能切身感受到他的痛苦。
      簪子□□,太医立即用帕子按住伤口,包扎起来。“还好只是皮外伤,若再深一寸便难救了。”太医心有余悸道。
      凤岐半裸的身体上布满冷汗,一动不动地仰面躺在床上,唯有微微起伏的胸膛,还能证明他是个活人。
      陆长卿从失魂落魄的状态方平静下来,整个人如同被抽去了筋,浑身都发软。他看了凤岐好一会儿,低声道:“国师,在你心里,到底什么最重要?”
      “你与我兄长的情义,抵不过一个衰败的周朝。我以为周朝的国祚是你最珍视之物,我苦心经营十几年,终于攻陷了镐京,可是你却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你这么想活下去,一定有个理由。你最重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凤岐沙哑地笑了笑,“阿蛮,我告诉了你……你便要毁掉它……让我痛不欲生,是不是?”
      陆长卿定定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和男人行床事什么感觉?”凤岐的声音气若游丝,却仍是淡淡地说着,“把仇人压在身下,让你很兴奋?”
      “你兄长若是知道……定要勃然大怒……”
      “住口,”陆长卿脸色铁青,“你不配提我兄长的名字!”
      不必陆长卿喝止,凤岐也已虚弱得再说不出话来。虽是讥讽陆长卿,然而他所说出的每一个字,却何尝不是再自己的伤口上撒盐。
      
      翌日凤岐再醒来时,身体已虚弱得难以坐起。陆长卿派来一个老宫女照顾他。明华宫中的窗户被厚重的帘子遮的严严实实,整个偏殿中唯有烛台照明,不辨昼夜。
      婉转的笛声遥遥传来,凤岐竟打起精神细细听了一会儿。
      老宫女收拾一箸未动的碗筷,道:“哪个宫里传来的笛声。”
      凤岐并不接话,仿佛已陶醉于笛声之中。忽然门扉被重重推开,陆长卿走了进来。
      凤岐以为他早已为楚国忙得焦头烂额,没料到还有闲工夫来看自己。
      陆长卿一进来就看见了桌上尚未收拾干净的碗筷,冷笑一声,“这是开始绝食了?”
      老宫女道:“殿下,他已两天不肯吃东西了。”
      “他不肯吃,你不会喂?”陆长卿在床边坐下,似乎十分疲惫,眉头微蹙,对凤岐的语气却依旧寒意十足,“我今日召了严管事,听说你和一个叫阿虎的小寺人关系不错?”
      凤岐微微一笑,“阿蛮忙于国事,却还有时间关心我。”他的喉咙自从伤了,说话的声音便比过去沙哑低沉,虽是一贯的柔和语气,却总透着股病态。
      “你挖苦我被祝侯逼得紧?你以为祝侯是好心扶助公子胥么,他不过是利用公子胥罢了。即便他联合诸侯把我逼出镐京,周朝也不可能复国,到时天下大乱而已。”
      “比起祝侯你更耗我心力,这世上让你在乎的人寥寥无几,”陆长卿道,“你要是想那小寺人死,就继续绝食吧。”
      沉默片刻,凤岐叹道:“阿蛮,不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何必拿个孩子威胁我。”
      陆长卿听了他话中颇有自弃之意,心中总有些说不出的烦闷。他走到窗前,一把拉开了帘子,推开窗子。
      窗外的雪已下了一早上,纷纷扬扬,一股雪的清透气息冲进了殿中。凤岐一直很喜欢雪天,仿佛再次置身于西北的广袤天地,飞雪如雾,策马狂驰。
      此时笛声未停,应着雪景,愈发悠扬。
      陆长卿的青色貂皮长氅曳地,修长俊挺的背影伫立于逆光中,给人一种孤冷不群之感。凤岐望得心中蓦地一动,恍然间仿佛见到了陆疏桐,一股莫名的痛意钻入了心脉,连双唇都控制不住的颤抖。
      “阿蛮……”他勉强克制着内心的波澜,柔声唤道。
      陆长卿回过身,那张年轻的脸顿时驱散了酷似陆疏桐的错觉。
      凤岐低哑的嗓音,比过去的嗓音更为柔和委婉。
      “……我可否……求你一事……”凤岐精神已有些不济,勉强撑身道。
      陆长卿轻哂一声,“凤岐,你弄不清自己的身份么?你说好了,但我绝不会答应。”
      凤岐沉默了须臾,缓缓道:“阿蛮,我在杂役屋后的左数第二棵大柳树下埋了一坛酒。”
      陆长卿没料到凤岐忽然说这一茬,不由侧耳听起来。
      “……若是哪天我死了,你可否把这坛酒挖出来……不必多费力,只要把酒撒在坟上便好,我便是喝到了……”顿了顿,凤岐苦笑了下,“当然,你若是打算把我的尸身喂狗,那我这话便算了……”
      陆长卿一颗心如同被人狠狠揪了一把,他听得脸色刷得白了。
      “凤岐,你若敢死,我让你死后也不得安宁!”陆长卿恶狠狠道,“你最好一把火把自己烧个干净,否则我必定鞭打你的尸身,挂在城墙上示众!
      一把火烧个干净么……
      凤岐低低道:“……阿蛮,我只是说说罢了。我终归还是怕死的……”他的话音愈发微弱,最后竟昏过去了。
      
      如此过了两日,晨晖殿中陆长卿正和洪彭、黄昇,太宰慎叔同商量军情。这两日来祝国已打出除逆复周的旗号,召来了镇、杜、宗三国前来围攻镐京。
      “若要保住镐京,唯有借靖、卫之兵,”太宰慎叔同道,“臣下已遣使向靖侯告急,卫国素来与靖交好,请靖侯约卫兵同来。”
      洪彭道:“靖侯一向贪心,恐怕要贿以重赂。”
      正当商讨之时,忽有寺人来报,说是明华宫的宫女求见庆王。
      黄昇斥道:“没看到殿下正与我等商量军机大事,一个宫女来捣什么乱!”
      寺人吓得连连称诺,便要退出去,陆长卿却眉尖一动,放下支颐的手,“你问问那宫女,有什么要紧事。”
      太宰和两个大将听了不禁互相对视一眼,均未曾料到陆长卿竟有心思关心一个宫女报来的琐事。
      须臾寺人又进来,禀道:“殿外那宫女说,阿猫病得厉害,喂不下饭。”
      这没头没脑的话听得三个大臣面面相觑,不知那庆王养了什么金贵的猫,让宫女特地来报。陆长卿俊秀的眉目间浮起一丝阴云,他严声道:“什么叫喂不下饭,他不肯吃就拿鞭子抽,还不肯吃就拿竹筒插进喉咙往里灌!病了就去叫太医看!下去!”
      寺人面如土色慌慌张张地跑下去了。
      陆长卿盯着地图,眉头紧蹙,却终是心不在焉了。
      直到傍晚陆长卿才回到寝宫,推开偏殿的门,宫女正满面愁容地端着饭菜守在床边。
      见了陆长卿,她忧虑道:“殿下,阿猫他……真是喂不进……”
      陆长卿接过一碗米饭,挥退宫女,坐到床边。凤岐的头虚软地仰在枕头上,两日不见,陆长卿发觉他竟瘦了一圈,连脖子上的筋都清晰可见。
      陆长卿以为他又是绝食,冷冷道:“非要我亲自喂你不可?那小寺人的命你不要了?”
      凤岐的声音比前两日又微弱了几分,他苦笑道:“……我手抬不起来了……你放在地上,我趴着吃……”
      陆长卿恨声道:“凤岐,你少来这一套!你以为我会可怜你不成?”
      他用小勺盛了米饭递到凤岐嘴边。青铜面具留下的缝隙不大,凤岐配合地伸出舌头,近乎舔舐地将勺中的米饭吃了下去。
      那粉红柔软的舌头,让陆长卿再次感到一股从尾椎窜上的酥麻。
      以前男人吃饭总是很优雅,从不会露出舌头来,于是男人的舌成了陆长卿很少见到的部分。此刻忽然见了,陆长卿又仿佛窥视到神明面具之后的部分,混杂着昔日残存仰慕和如今的鄙夷,交织成扭曲的欲望。
      陆长卿克制着自己,一勺一勺地喂给凤岐。凤岐毫无停顿,用舌头舔舐着吃下去。一碗饭很轻易的喂完,陆长卿的怒火稍稍平息了些。
      喂完了饭,凤岐身上却出了一层冷汗。
      陆长卿也觉得他汗出得太多,再细细打量他,确实又比前两日羸弱了不少。“你病了?”
      “不知道,”凤岐沙哑地说,“……昨天手脚抬不起了,今早醒来,觉得身子飘起来了……”
      “什么叫飘起来?”陆长卿听得没由来烦躁起来。
      凤岐见他面露愠色,声音便更放得柔缓,“……觉得好像没睡在床上,飘在身体上面似的,往下看能看到自己……”
      陆长卿听得一个激灵,怔了怔,才道:“你……胡言乱语些什么。”
      凤岐轻柔一笑:“……阿蛮生气了?那我便不说了。”
      陆长卿这时才觉得凤岐的精神有些萎靡。那时刚俘虏他时,虽然逼迫他舔靴子,他那强韧的精神却让他安之若素。如今不过是一场□□,却仿佛真的折磨了他的心。
      难道和我一起的□□,比做奴做狗还让他痛苦么,陆长卿觉得心底有些痛被翻了上来,几乎冲上了眼眶。
      “……阿蛮……”凤岐忽然道。
      陆长卿被他的声音拉回了思绪,低头望着他问:“怎么了?”
      凤岐却不说话,只是微微弓起了身子,冷汗一层又一层的沁出。
      “你怎么……”陆长卿还未说完,凤岐忽然身子一伏,剧烈的呕吐起来。方才陆长卿喂进去的米饭,都被他呕了出来。
      陆长卿脸色由白便青,朝外喊了一声,命老宫女再拿饭菜来。
      凤岐坐正了身子,也不辩解,老老实实地张口吃下陆长卿喂来的每一口饭。陆长卿看不到凤岐面具后惨白的脸色,只道他是故意将饭菜吐出,面色极为不豫。
      那饭吃了一半,凤岐微微别过头。
      “……阿蛮,我胃很疼……”
      “你就是这么折腾那个老宫女的吧,”陆长卿忿然道,“把饭吃光,不然我现在就命人杀了那个小寺人。”
      凤岐不再说话,慢慢转过头,又张开嘴吞下一勺米饭。他吃得速度很慢,陆长卿却也颇有耐心。伺候这个人,陆长卿发现自己丝毫不会嫌弃。而且,虽然这人此时几乎瘦脱了形,陆长卿依旧觉得他美得不可方物。
      凤岐吃了几口,胃部再次抽搐起来,无法克制的伏下身呕吐。他双手压住上腹,慢慢撑起身,满头冷汗地望着陆长卿,淡淡道:“……你再让人拿一碗来吧,我……都吃下去,别去为难一个寺人。”
      陆长卿站着不动,凤岐弓着身子,有些艰难地望向他。
      陆长卿朝他伸出手。他下意识地按住了前襟。然而陆长卿的手指只是碰上了凤岐的嘴角,拭下一抹猩红。
      “你吐了血。”陆长卿怔怔地说。
      “……我素有咳疾,前几日喝酒不是犯了,并非胃里的血,只是些老毛病……”凤岐缓言道。
      “我兄长说你曾为他挡过一箭伤了肺,”陆长卿面露痛苦之色,“他以前带着我去祝国买给你治病的药材,这么些年应该已经调理妥当了才对。”
      凤岐无言以对,陆长卿按住了额角,“我好像又把它引出来了……”
      “……阿蛮,”凤岐沉默许久,叹道,“……我若死了,你莫恨我。”
      蓦然这样一句话,说得陆长卿心如刀绞,然而此中深意,数月之后,他才恍然醒悟。
      
      
    插入书签 



    道骨[剑三]
    神棍道长历险记



    沈氏杂记
    腹黑弟弟攻X病娇哥哥受-伪兄弟年下



    紫衣绝
    薄情狡猾性感国师受



    邙山故人
    通天教主的虐文,年下师徒HE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