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鲁传

作者:李阐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6章一缕幽香

      若萤终于倾过身子,仿佛初见般瞅着五姨娘。
      
      五姨娘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姑娘能看到什么吗?要不要我再靠近一点儿?”
      
      一个不想死的女人。
      
      若萤没有说话,但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她,心下却替她感到悲哀。
      
      一个失去了作用猪狗不如的女人。
      
      她能够想象到此刻二老爷在做什么,无非就是吃酒、聊天、听曲、赏花。
      
      怎么着也比眼前这个女人好看、有趣。
      
      若萤毫不怀疑,一旦这个女人去了,很快就会有六姨娘、七姨娘补上这个缺口。
      
      外头的人不会认为这有什么道德败坏,为了儿子,谁都会这么做的,只要手头宽裕,只要家里有钱。
      
      孟姨娘是么?闺名好像叫“仙姿”?
      
      可惜,她死后甚至连块像样的坟地都没有,更不用说留下名字了。
      
      对于钟家而言,她非但没有了用途,反而还成了累赘。换句话说,倘若她就是无法生育,凭着一副康健的身体,发付出去,好歹还能收回点儿本钱。
      
      可她现在这个模样,别说转手卖钱了,弄不好还要赔上身下的这一领竹席和铺盖。
      
      “姑娘看到了什么,只管说,我都这样了,早晚都是一口气的事儿,还有什么可怕的。”
      
      五姨娘捉起手帕子擦眼泪。
      
      她这病是去年的一次小产引起来的。一年小产两次,这位若不是个不怕死的,就是很无知。
      
      “是我不争气……”
      
      要是能保住一个,她哪会落得这么个下场?都说二姨娘没福气,死得早,可她留下了二姑娘,逢着十五过年,总会有人记得给烧两炷香、送些钱财。哪像她,死后只能做个孤魂野鬼。
      
      “好死不如赖活着……三年五年都没有孩子,最多就是给卖掉,也好过这么个结果……”
      
      若萤暗中点头。通过五姨娘的陈述,她确定了一件事:钟家对待生不出孩子的妾,果然是这么着的。
      
      最多五年,五年内若是生不出孩子,妾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就会给转手卖掉,然后再重新买新人。
      
      这么做,无可厚非但会落人闲话。尤其是买卖的次数多了,难免会给地方留下一个“无能”、“荒淫”的印象。
      
      因此,钟家的妾,自老太爷钟善云那一辈,几乎就没有再转手的事例。
      
      大老爷钟德文房里曾经有过一个妾,因为生不出孩子,给卖掉了,之后,大老爷就再也没有纳过小妾。
      
      但这并不表示说,大老爷洁身自好。事实上,这些年来,大房里的大丫头、小丫头,几乎都给他偷了个遍。
      
      也出过丫头怀孕的丑事儿,按理,这种不守规矩的丫头就该当众打死,但是大太太慈悲,没有那么做,只说都是钟家的血脉,理当好生对待。
      
      于是,就将怀孕的人供养起来,一心巴望着能够给大房开枝散叶。
      
      奈何那些人压根就不是惜福的,仗着肚皮争气,就想东想西的,今天要吃龙肉,明日要穿绫罗。一会儿要做姨娘,一会儿要住大屋。稍有不如意,就摔盘子摔碗,闹得阖宅不宁。
      
      肚子里的孩子使劲儿,即便是大太太,也不敢跟她们硬碰硬,怕万一动了胎气,可就是罪过了。
      
      不过,最终的结果还是令人很失望。年轻不知天高地厚的姨娘们到底因为折腾得太厉害,滑了胎,丢掉了自己仅有的那点福气。
      
      于是,姨娘也做不成了,只能做个背时货,被主人家贱卖出去。
      
      这些事,都是前些年发生过的。后来因为钟若英兄妹几个渐渐长大,顾及到面子问题,大老爷这偷吃的毛病渐渐改了很多,把更多的精力都转移到了赌博上头。
      
      现在的钟家四兄弟中,除了二老爷因为情况特殊,屋子里有几个姨娘,老三钟德韬的姨娘可谓是来得非常蹊跷了。
      
      至今街面上的人都说,一千一万个人会养小妾,唯独钟老三不会,原因很简单,因为穷,养不起。
      
      所有人都想不通,何以香蒲会跟了老三。难道仅仅是因为钟老三长相英俊?还是因为有一身常人望尘莫及的力大如牛?抑或是花言巧语会哄女人?
      
      要说这后一种,似乎有点站不住脚。合欢镇的人都知道,钟老三是个缺心眼儿的刺儿头,最不擅长的就是与人交际,嘴上没有把门的,说话不分轻重。
      
      三房的香蒲姨娘是钟家的“家生子”,颇为老太太所看重。按照惯例,如不出意外,等她成人后,老太太就会把她指给大房或者是二房。
      
      结果不知怎的,她偏偏跟钟家最没有前途的庶子老三对上了眼儿。
      
      在某个月黑风高之夜,这一对主仆暗度陈仓,不久之后,就有了若苏。
      
      等到此事暴露的时候,老三差点没给老太爷打死。
      
      即使是给打得血肉模糊,老三还是杠着脖子坚持要收香蒲做房里人,并扬言钟家如果敢卖掉香蒲,他绝对会一把火烧了这个家,大家都甭想过好日子。
      
      一个丫头而已,哪至于配上亲生儿子的一条性命?
      
      就这么着,香蒲成了老三的人。
      
      而叶氏成为正室,却是后来的事儿了。
      
      若萤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母亲跟香蒲这么要好?在家里,香蒲就跟个孩子一样,事事依赖、时时挨训,甚至于敢跟母亲发脾气、甩脸子,但母亲居然都能予以了解?
      
      母亲和姨娘之间,到底存着怎样的故事?
      
      家里那么穷,一直都很穷,为什么香蒲姨娘会选择父亲,而非大老爷、二老爷或者是四老爷?
      难道真是因为感情?难道不知道跟着父亲会过得很艰难?
      
      哦,对了,四叔那边就算了,除非是换个四婶娘,不然,四叔这辈子都够呛敢纳小星。
      
      四婶娘不可怕,可是四婶娘那个杀猪的亲哥哥汪洋可是合欢镇的煞星。
      
      他曾经当街扬言过,要是钟妹夫老四敢纳小妾,他绝对会当街阉了他!
      
      反正,自家妹子已经给四房留了女又留了后。他有的是钱,将来给若荃亲外甥多买几个妾,多生养几个儿子,也就对得起钟家的列祖列宗了。
      
      简言之,老四不需要再跟别的女人生儿育女了。
      
      汪屠的这番话,狠狠地刺痛了钟家二老爷钟德武的心。
      
      同样都有妾室,都是妾先生子,可他就没有自己的三兄弟那么幸运了。
      
      他只得了若芝这么一个女儿,然后一直到现在、几个女人,十余年来都再没生养过。
      
      邹氏作为正室,进门三年都没有动静,于是不待老太太他们开口,自己先就赶紧地替丈夫张罗妾室了。
      
      三姨娘胭脂顺理成章排上了序,结果三年过去,依然不显山、不露水。
      
      于是,就有了四姨娘、五姨娘……
      
      “说到底,都是我没出息……”
      
      三姨娘生不出孩子,但是她有个专长是别人比不了的,那就是制香。
      
      钟家所用的香,可以说,全部都出自三姨娘的手。跟着若芝的娘,她学会了很多的秘方,什么“香肌丸”、“玉容丸”,什么“安息香”、“熏衣香”;什么香丸、香膏、香粉、香篆、香囊、香汤;什么梅香、兰香、菊香、桂香、荷香……
      
      这些年下来,老太太和大太太已经习惯了嗅着她亲制的熏香起居饮食。
      
      甚至于钟家礼佛祭祖,用的都是她亲制的香。
      
      据说更好看的是她烧香的过程,“花气无边熏欲醉,灵芬一点静还通”,那叫一个优雅高尚,简直叫人忘俗。
      
      但是,除了家里有地位的,一般人根本没有机会得见。
      
      三姨娘的香无疑成了钟家的一份资产。
      
      她靠着一缕香烟得以在钟家立足,而四姨娘则通过钟家人的“肯定”而留了下来。
      
      肯定她的存在意义的钟飞鸿是老太太的重孙儿、大太太的亲孙儿、大爷钟若英的嫡长子。
      
      这是将来要继承钟家家业的人,说出的话、做出的决定,理当值得重视。
      
      以前的若萤,不会在意这些事情,但现在她约略有些明白了:四姨娘之所以能得到大房上上下下的认同,很大程度上缘于跟钟若英的关系吧?
      
      她选择钟若英,大概也并非出自完全的真情吧?
      
      凡人都有危机感。
      
      她的年纪不小了,又没有生育能力,一旦给卖出去,很有可能沦落烟花,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完全丧失做人的自由。
      
      相比之下,做妾显然要好一些。
      
      而五姨娘呢?她会什么?她的价值又在哪里?
      
      跟死亡相比,她甚至甘愿去做娼妓!
      
      难道仅仅是为了活下去吗?一定要自甘堕落才能够活下去吗?
      
      一个人,怎么能如此没有追求!
      
      不能正视自己的处境,不能了解自己的长短,对于未来没有足够的重视,为一点浮华就迷了心眼、丧失掉该有的忧患意识。生不出儿子就去倚门卖笑,只是为了活下去。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思!
      
      还不如早死早脱生呢。
      
      再说了,这种话要是给钟家人听到了,又岂会容她活着走出去?
      
      钟家的妾不如卖笑的?
      
      笑话!
      
      “说了这么多,姑娘别笑我啰嗦……”
      
      五姨娘慢慢地萎靡下去,因为香炉里的香燃尽了。
      
      “要不是三姐姐的香提着劲儿,我也说不了这么多话。”
      
      望着窗边条案上的博山炉,五姨娘长长地叹了口气,重复道:“三姐姐有这手艺,这辈子算是有依托了……”
      
      就算不在钟家,去了任何地方,都能够凭借这一门赚钱的手艺养活自己、赢得他人的重视。
      
      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若萤暗中捕捉着空气中残留的香气。
      
      却只能嗅得到一种叫人昏沉的味道。
      
      还是说这种香只针对五姨娘的病有作用?
      
      香料多作药用,也有相生相克的原理在其中。
      
      相生,相……克。
      
      “姨娘平时都是用的什么香?”
      
      若萤的心,莫名地有几分紧。
      
      她也说不上来这种感觉是源于什么,也许是五姨娘的絮叨左右了她?或者是这屋子里的味道影响了她的心情?抑或是这里太空、太冷清,让她感到不自在?
      
      她本能地疑心大作。
      
      娘经常说,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凡事言行前,尽可能多斟酌一番利弊,要向孔圣人学习,“三缄其口”。
      
      这世上,本就没有完全的好人,也不存在十足的恶人。
      
      是人,总有其相矛盾的一面,就如同阴阳、祸福、是非、生死、正邪……
      
      五姨娘抖抖索索地从枕头底下摸出来一方手帕,递给若萤。
      
      若萤打开帕子细细察看了一下,是一小把难辨颜色的药片,大大小小约有十来片,药味浓郁,顶得人脑袋疼。
      
      要说能提振精神,确实有那么点意思。
      
      她闻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重新包好了还给五姨娘,却留了一片攥在手心里。
      
      果真像五姨娘说的,这是支撑她精气神的东西,那么,她倒要好好研究一番了。如果真管用,后头叫人如法炮制了自用,也是很不错的。
      
      或者,弄个摊子,专门售卖这东西,好歹也能赚俩酱油钱吧?
      
      三姨娘总不至于跑到摊子上,要求她赔偿香方的所有权吧?
      
      做妾的,哪那么容易说出门就出门!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对这座老宅子所知甚少,自苏醒后,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好奇。
      
      对于她“复活”后的异常反应,大家给出的解释是“开窍了”,或者是“长大了”,还说就她这个年纪,算是省事比较晚的了,这不怪她,谁让她自来就比别人迟钝呢。
      
      不说别人,若苏赶她这么大年龄的时候,说话办事可是伶俐多了。
      
      对此,若萤从不置一词。
      
      她并不认可世人的说法,她不认为别人了解她,事实上,就连她自己,对于自己身上所发生的变化,至今难以确认、明白。
      
      她不知道世人所谓的“开窍”是个什么状况,仅仅是在做梦之后能记得梦中的经历么?
      
      既然是梦,多半都是荒诞不经的。可是,此刻牢记在她心中的种种事件,她却并不认为是虚幻的。昏睡过程中曾经发生过什么,她不甚清楚,那么,目前所拥有的对于世事的认知与看法,也绝对不是她切身经历方才获得的。
      
      但问题是,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为何竟如此地刻骨铭心一如曾经亲历?
      
      世间当真有灵魂出窍这回事么?
      
      既不认为自己属于这里,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来自哪里,她到底怎么了?
      
      这些事,能跟谁说?
      
      谁也不能说,一旦叫嚷出来,天知道这些封闭狭隘、怯懦愚蠢的人会不会拿她填坑、烧炕!
      
      尤其是钟若英。
      
      “生人身上三把火,姨娘暂时没什么事儿。闲着多念念佛,凡人的事情趁早不要管。”
      
      她平淡而简短,完全是因为对方与她并不相熟,没必要说太多。
      
      能够给与一点安慰,已经算是帮大忙了。
      
      况且以她家的状况,自顾尚且不暇,哪里还有余力救世济民。
      
      念佛是为了平静心态,勿要与小人争,勿要被烦恼纠缠,希望能看得透眼前困窘,树立起对将来的希望。
      
      心宽天地远。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只有活着才有资格谈其他,没有任何事能比“活着”更重要了。
      
      这些道理,但愿五姨娘能够明白。
      
      从对方的脸上,若萤却只看到了失望。
      
      她不禁暗中道了声“痴人”。不相信医生,不相信自己的男人,更不相信佛祖菩萨,甚至连自己都不相信,这样的人,谁能救?
      
      “我先走了。”
      
      若萤没有片刻迟疑,走得干脆利落直是无情无义。
      
      五姨娘却并不以为怪,似乎只有这样简单粗暴,才是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样子。
      
      “四姑娘,多谢了……多谢姑娘们不嫌弃过来看望。我会记得你们的……”
      
      若萤闻声顿住脚,不悦地咕哝了一句:“谁乐意给个死人惦记着……”
      
      近旁的若萌和若苏听得真真的,登时就直了眼儿。
      
      稍后回到家,叶氏自然要询问五姨娘那边的情况。
      
      若苏便一一陈述了,又给叶氏看了五姨娘赠送的手镯。
      
      她意态踌躇。心下既喜爱着手镯,却又有些畏惧。
      
      无他,都因为若萤临走时所说的那句话。
      
      死人的东西谁不忌讳?
      
      难道说五姨娘当真不治了?
      
      若萤的话尽管不中听,可是她向来古怪,谁知道会不会真的能看到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说到底,这对镯子怎么也称不上是吉利物儿。
      
      叶氏也有此顾虑,但是想到五姨娘遭遇,不过跟自己的大女儿差不多的年纪,却要被阎王爷叫走了,不禁心下惨然:“身正不怕影子斜。这是她的心意,既给了你,也是一场眼缘,你就好生收着吧。少不得以后逢年过节,给她送点吃喝,这点东西咱们还是能送得起的。”
      
      说完,轻轻地叹了口气。
      
      PS:名词解释
      
      1、小星--出自《诗经·召南·小星》:“嚖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宦命不同。”
      
      纳妾俗始于商,盛于春秋。《礼记·内则》:“聘则为妻,奔则为妾”。妾有小妻、下妻、次妻、庶妻、旁妻、小妇、媻、如夫人、小夫人、侧室、偏房、小星、造贱、属妇、逮妇、副室、副房、二相公娘、小家眷等称呼。宋朝之前,贵妾谓之“媵”,贱妾直称“妾”。纳妾并不成婚姻关系。不承认妾的父母、兄弟姊妹与夫家的亲戚关系。妾不可“事宗庙”,不能参加夫家祭祀。
      
      2、三把火--传说人身上有三把火,头顶和双肩各有一把,而鬼是没有的。夜间阴气重的时候,不要让别人搭肩膀或戴帽子,这样会把火压住而导致脏东西有机可乘。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