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市奇闻录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笔仙番外

      
      方芯出院后在家休养了一个星期左右就由母亲带着她回佩安。
      
      把她送到宿舍后,方母就去找姜梅。姜梅招待她坐下,嘘寒问暖了方芯的近况后就听方母忧心忡忡的问:“姜主任,方芯她在学校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学校的教案一直都是这么紧张,有压力是正常的。方太太送她进来佩安时应该有所了解才对。”
      
      方母很忧心方芯的情况,手里握着喝水的杯子,却一直没有喝:“我了解。可是方芯从医院回家后就很奇怪,我担心她是不是还没有缓解压力。”
      
      家长的话对学校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参考内容,所以姜梅也认真地追问道:“她做了什么?”
      
      “倒也不是做了什么,就是整个人都变了。时不时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说话,不然就是半夜不睡觉坐在镜子前梳头。有时候会用很吓人的目光盯着我和她爸爸。对了,她还特别喜欢拿着纸笔在房间里画画,嘴里一直念着笔仙什么的。我听说学样最近很多学生自杀,她这次是幸运没死成,我很担心她还会再自杀。”
      
      姜梅闻言脸色也变得很难看。在家长面前她却只能强迫自己带着职业而慈祥的笑容道:“我们已经计划请心理辅导来给学生们上课,相信很快会见到成效。方太太别太担心,这只是暂时的。你也知道这个社会优胜劣汰,能承受得起任何压力的人才能站在最高处。”
      
      如果不是佩安的名声,方母早就考虑让方芯退学了。能进来这所学校容易,但是能从学校毕业并站在最高处却很难。方母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努力付诸流水,点点头,装作稍微放心的模样叹息道:“那还请姜主任你多点费心。”
      
      方母坐了没多一会儿就走了,姜梅摩挲着桌上的老旧相片,决定去见见方芯。她让人广播找方芯到教务室,自己先到教务室等着。
      
      方芯很快过来了。她看起来并没有病愈后该有的精神,而是颓废和苍白的。也许是大病初愈的关系,她的脸色也不大好,透着灰青和暗沉。
      
      与脸色不一样,她的眼睛却炯炯有神,像宝石般熠熠发光。发光的深处又透着森冷怨恨的深邃,瞧得人不禁毛骨悚然。
      
      姜梅让方芯坐下,仔细打量着她。被方芯这渗人的目光盯着非常不舒服,姜梅放弃了观察:“方芯同学,这么久没来上课,落下的课应该很多吧?”
      
      方芯不说话,仍旧死盯着姜梅,仿佛要将姜梅看穿。姜梅无意识地咽了咽唾沫,感到莫名的心虚。
      
      在她认识的学生里,方芯也算是个活泼积极的女生,现在这个模样难怪她妈妈会担心,连她都不禁心里冒冷。但她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我有让人帮你做笔记,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老师和同学,问我也可以。需要帮忙也可以随时开口,老师会尽力帮你……”
      
      无论姜梅说个不停,方芯微微抬起头,板着脸,没有任何表情,目光越来越逼人,她木然地开口打断姜梅:“小梅,我回来找你了。”
      
      姜梅本来还在劝慰方芯,听到方芯没头没脑冒出这句话,不由一怔,愣愣地望住她。刚才她说了什么?
      
      方芯没有再说话,仿佛刚才的话是姜梅的幻听。姜梅还想说什么时,方芯却像灵魂出窍般径自站起身缓缓走出教务室。
      
      姜梅见状,喊她:“方芯同学,你去哪里?我话还没说完。”
      
      但是方芯浑然未觉,缓步向着教学楼的屋顶走去。她的步伐很缓,姜梅便追上去想拽住她,奇怪的是,姜梅怎么也追不上她。
      
      姜梅的心里升起一股恐惧,害怕追上去会见到自己并不想见到的人。在她想要打消追方芯的念头时,方芯忽然回头看了她一眼,“我的尸体还在那里。”
      
      姜梅的脚步跄了一下,方芯又继续往屋顶走。姜梅望着方芯的背影,确定刚才的话是出于方芯之口,她快步追了上去。
      
      会不会是她想的那样,江思曼回来了?!
      
      屋顶上没有围围栏,四边都是低矮的栏台。如果不小心就会从栏台掉下去,粉身碎骨。方芯已经走上栏台,面对着操场,静静的站着。风吹过她的校服裙摆,飞扬起来像一面小旗帜。
      
      姜梅终于追上来,与方芯隔着一段距离:“方芯同学,快下来!”
      
      “尸体染满鲜血,一直流呀流,直到最后滴血不剩,就挖坑埋掉。”方芯怪异的笑着自言自语,转身朝姜梅咯咯咯的阴阴笑道:“小梅,里面真的很黑很暗,我好害怕。”
      
      “……你是思曼吗?”姜梅带着不可思议的声音小心翼翼的试探问。
      
      方芯的唇角扬起诡异的弧度。姜梅就听到脚下有声音响起。是笔!成千上万支笔骨碌骨碌的滚到她的脚下,堆叠着一座座小笔山。从笔山中冒出无数沾满了血的手捉向姜梅。
      
      姜梅心中大骇想要退后的同时那些手已缠上她,腥臭的鲜血淋满了她的全身。姜梅感到恶心,奋力挣扎着甩开那些可怕的东西。然而那些东西却怎么都甩不开,她东倒西歪的挥手驱赶,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往栏台越来越近。
      
      而方芯依旧保持着那诡异的笑容渐渐走近姜梅。在姜梅快要踏上栏台时,她伸出双手猛地推了胡乱挥手的姜梅一把,姜梅就这样像纸风筝般直直往下坠。
      
      方芯转身离开屋顶,泰然自若的走掉。操场上开始人声吵杂,越来越多人来到操场,有围观的,确认情况的,拖救的,全都没注意到方芯的存在。
      
      她不知从哪里找到一把锤子径自往旧校舍走去。人多数已经被姜梅坠楼的事情吸引过去,这里就空了。
      
      方芯很容易进到旧校舍,来到之前和林茯神他们玩笔仙的教室。
      
      她拎着锤子走到教室后面的墙边,盯着墙边看了好久才抡起锤子往墙壁砸下去。一下,两下,一下,两下……手心被磨出血她也浑然未觉。
      
      被敲碎的墙砖一点点崩塌,有鲜红的东西从墙砖里露出来。方芯继续砸,那鲜红的东西就一点点呈现出来,是一件衣服。
      
      然后衣服上,是一截只剩下骨头的断手。从手臂到五指被完整的保留了下来。
      
      看到断手,方芯才停下砸墙的动作。扬起一抹阴森而诡谲笑容,便退后几步,隔着墙壁有一段距离了便拼命冲向墙壁,一头撞了上去……
      
      ******
      江思曼手里攥着一张小纸条,如约推开了教室的门。
      
      姜梅穿着干净的棉布裙,站在她的座位旁低头摸着她刻在课桌上的字。听到响声,姜梅抬头望向她,神色略带窘迫和紧张:“思曼,你来了。”
      
      “小梅,你半夜约我来教室做什么,要玩笔仙吗?”江思曼瞧出姜梅的不对劲,却没有说什么。她天生就有种灵能力,不仅对某些东西感应力强,对人的内心也能看通透。所以她基本没什么朋友,除了姜梅。
      
      姜梅紧张的不知该说什么好。这时从教室的另一个门进来了三,四个女生。是同系的师姐。江思曼正不解,却听到姜梅低低的,非常难过的声音:“对不起,思曼,我也是没办法。”
      
      江思曼似乎明白过来,但是已经晚了。那四个女生很快步到她的跟前,一前一后的夹住她的去路。
      
      江思曼知道她们的来意。在这种学校里,所有负面的情绪都必须找一个突破口疏解,而她就首当其充的成为了这个突破口。
      
      她感觉很可笑。姜梅是她唯一的朋友,而她却出卖了自己。
      
      被欺负只是身体上的疼痛,被背叛才是最伤人。姜梅就在一旁懦弱,畏缩的看着她被四个女生欺负,什么都不做。
      
      最后,四个女生仓促的逃掉了。她们不懂控制下手的力道,江思曼被活活打死。姜梅害怕得要命,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人在这里,如果被人发现,一定会怀疑她的!那她以后就不能成为名门闺秀,会永远背上杀人犯的坏名声了。
      
      姜梅不知从哪里到的勇气,趁着夜半时分找来砖头,水泥,锤子把江思曼的尸体藏进了教室后面的墙壁里,之后慌慌张张的离去。
      
      直至二十七年后,真相将大白。
    插入书签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