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市奇闻录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阴阳蝶(8)

      
      深夜时分,安泰村除了偶尔的狗吠外,四周都陷入寂静之中。冷冷的北风呼啸而过,吹起破败的残坦,发生簌簌的响声。月光被乌云遮掩,投下朦朦胧胧的光,世界像是虚幻的存在。
      
      裴新语睁开眼睛,入目是一片昏暗的景象。她想起李大材白天时说的话,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她转过头看看睡在自己身边的林茯神。她好像睡得很不安稳,双手还抱住自己的一只手,大概是觉得触感不对,鼻子发出哼哼的声音。
      
      她试探性地喊了林茯神一声,没有回应。她缩回被林茯神抱着的手,下床穿上鞋子,拿了手电筒走出屋外。
      
      此时万籁俱寂,只有冷风肆虐。裴新语一出门就被呼啸而过的寒风临身而过,她不禁打了个冷战。在屋门前顿了顿,她犹豫片刻才开始迈开脚步往村后那个小山丘上的屋子前进。
      
      虽然屋子已经荒置许久,道路被草木遮掩,但并不难走,所以裴新语没有浪费多少体力就来到了小屋子前。
      
      屋子门外还算干净,只是比较荒凉,门也没上锁。她轻轻推开已经随着岁月风化,快要腐朽的屋门,走进屋内。
      
      一阵霉味扑鼻而来,呼吸有刹那的滞留。借着手电筒的光亮,她打量着屋内的一切。已经长满了蜘蛛网的家具,还有记忆中模糊的摆设呈现在她面前,像是时光回到当初她们全家搬进这里时的光景。
      
      她觉得,回到这里,应该就能找回四,五岁时缺失的记忆。循着回忆,她一步一步往房间深处走,一边走一边努力回想当时的情景。可无论她如何想都想不起来。她把屋子的房间都走过一遍,仍是一无所获。她叹了叹气,转身回头时,却不小心碰到一张圆木几上的花瓶。花瓶从桌几摔到地上,发生破碎的声音。
      
      裴新语吓得一下瘫坐在地上,手电筒也被甩到一旁。花瓶碎掉的一瞬间,裴新语想起来了。从前好像有过这样的情景。那时好像是窗户没有关紧,她父亲最爱的花瓶被大风吹倒,然后滚到了地上。
      
      而当时她的父亲认为是她摔碎的,便把她训了一顿。小小年纪的她哪里受得了被人冤枉的委屈?于是她反驳说不是自己干的。但父亲没有相信她,还说她是撒谎的小孩,只要她一天不承认错误就没饭吃。当天晚上,父亲没让母亲煮她的饭。连母亲都觉得那花瓶是她打碎的,还说她任性。
      
      她很愤然,便赌气跑了出去。在跑出屋子时,她还好像有看到团黑色的东西追了过来,但当时她并没有在意。
      
      村里的大人很忌讳和他们一家人往来,所以大家看到她,也当没看到。而和她玩的好的小伙伴们也因为是晚上被大人叫回家了。孤零零的她只好徘徊在外面,不知不觉就跑到井边去。
      
      没有人能倾听她心声的委屈,她只好探头对着井里哭诉。井里不断响起哭诉时产生的回声,像在回应她的诉说,让她的心情也渐渐好了起来。就在她想直起身离开井边时,手掌摸到的地方突然一滑,失去了支撑力,她整个人栽进井水里,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
      
      她在水里不停的挣扎,呼救,但是没有人来救她。她不断哭喊着‘爸爸妈妈,救救我’她的父亲和母亲却还不知道她此时的境遇。她的声音逐渐微弱,身体变得冰冷,慢慢的乏力开始向下沉……
      
      第二日,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睡在床上,父亲和母亲都守在她的身边。见她醒过来后,满脸面愁容瞬间被笑容代替了,他们抱着她喜极而泣。
      
      母亲跟她说,看她跑出去那么久还不回家,就说了父亲一通,然后就一起出来找她。结果在井边发现全身湿透,昏迷过去的她。当时那种濒死的绝望让她非常后怕,抱着母亲哭个不停。大概是因为经历的事情太可怕,所以她自行遗忘了这段记忆。
      
      不觉之间,裴新语脸上已经沾满了泪水。她压抑着快要哭喊出来的声音,蜷缩着身子坐在角落里,泪水不断溢出,宛如决堤的水。
      
      ******
      林茯神在一片黑暗中睁开眼睛。感觉到身边空空荡荡的,她伸手摸向一旁的被子。没有人在,裴新语不知道去哪里了。
      
      她坐起身,像想起什么似的,急忙穿上鞋子跑出屋外。
      
      跑到井边时,发现裴新语就站在井口边。垂手握着的手电筒已经没电了,只能发出微弱的光芒。而乌云不知何时飘走,月光染了一地的光华。
      
      林茯神轻声走近裴新语,在她身后的两米外站定。
      
      裴新语对着井口,声音和此刻的月光一样,柔和清冽:“我想起来了。”
      
      林茯语盯着裴新语的背影,声音淡淡的反问她:“什么?”
      
      “其实……在五岁时,我就已经死了。”裴新语仍是没有转身面对林茯神。林茯神看不到她说这句话时的表情。听她语气平静,又太过平静。
      
      她没有等林茯神回话,继续说道:“我那时不小心掉进井里,快死时看到了一张女人的脸,非常美的脸。我的身体沉到了井底,看到了一副尸骸。也许是我太害怕产生的幻觉,可是……我直觉这井底是刘秀娘被弃尸的地方。地理不断变迁,原本的荒野变成了水井,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你找到答案了吗?”林茯神沉默了一会儿,问。
      
      “我已经死了,你明白这个意思吗,林小姐?无论我再怎么死都死不掉,因为我其实是个已经死了很久的人。我也明白自己为什么能一直看到那些死亡蝴蝶了。它们是在提醒我,其实我只是去往黄泉路中的一只鬼魂。”
      
      “你这么想的吗?不管这是刘秀娘的诅咒还是你拥有特别的体质,我觉得能看到那些蝴蝶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死而复生。”
      
      “是死而复生,不是借尸还魂么?”裴新语笑了笑,终于转过身面向林茯神。
      
      月光映照在她脸上的一瞬,林茯神似乎看到裴新语的脸变成了之前救田秀时看到的那张脸。不过恍惚间,裴新语的脸还是自己的脸。
      
      她微笑着,意味深长地对林茯神说:“我能看见将死之人身边的蝴蝶。现在,水里的倒映让我看到我身边有蝴蝶在飞了。它们真的很美,像梦幻的精灵,在催促着我前往彼岸。我想,我真的能解脱了。”
      
      林茯神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她。
      
      裴新语对林茯神说完再见,便一脸了无牵挂着倒向井里。
      
      林茯神没有上前阻止她。只听到“咚”的一声,水花溅起,水响起涟漪泛边的轻微响声,慢慢归于平静。
      
      一声鸡鸣打破寂静的长夜,东方慢慢地泛起了鱼肚白。
      
      “再见,刘秀娘和裴小姐。”林茯神轻声喃了一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符纸,贴到井头上,转身离开。
      
      林鬼白醒来睁眼时看到林茯神放大的脸,吓了一大跳。林茯神抱着他喊:“鬼白,我想抱小熊了,我们回去吧!”
      
      林鬼白还没搞懂林茯神这又唱得哪一出,就听到屋外吵吵嚷嚷的声音。林鬼白推开腻在他身上的林茯神,问,“发生什么事了?”
      
      林茯神摇头。林鬼白穿好衣服后就带着林茯神出门。村子里的人都在往井边那头围,他和林茯神也跟着过去看情况。
      
      李大材和村里几个年纪较大的人站在井边不知道商量着什么。林鬼白走到金忠胜旁边小声问 :“大哥,怎么了?”
      
      金忠胜看了林鬼白一眼,说道:“井里的水一夜之间全没了,井底还发现了田秀奶奶的尸体和两具尸骸。”
      
      “什么?”林鬼白听到后,吃了一惊。这怎么可能?他想上前去围观,却被林茯神拉住了。林鬼白不解地望向她,她却朝他竖起了一个让他噤声的手势。
      
      金忠胜叹了口气,“真是造孽啊。看样子,这口井不能用了,要再重新打过一口。对了,那位裴小姐呢,怎么没跟你们一起过来?”
      
      “她已经先走一步,我们也要辞行了。”
      
      “这样,可是我们还没……”
      
      “我知道,村里又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也一定会很忙。”林茯神笑道打断他的话,“你不用挂心我们,我们收拾好东西就会离开,不用送。”
      
      “那……祝你们一路顺风。”金忠胜脸上浮起为难的笑意,但还是很真诚的说道。
      
      林茯神点头,也祝福一番后就和林鬼白收拾行李离开。
      
      林鬼白一直插不上话,待到上了汽车坐下,才问:“姐,裴小姐真的已经提前离开了?”
      
      林茯神望着窗外的景色,慢悠悠的说道:“她……已经离开了。其实昨天半夜……”
      
      听完林茯神的复述,林鬼白皱眉凝重道:“原来是这样。但是,我不懂,为什么刘秀娘会找上裴小姐,难道是因为那屋子的原因?”
      
      “这个嘛……我又不是刘秀娘,我怎么会知道?不管真相究竟如何,裴小姐的委托我们确实已经完成了,不是吗?话又说回来,你收钱了没有?”
      
      林鬼白狠狠往林茯神头上一敲,“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你觉得呢?”
      
      林茯神闻言,捶胸顿足,一脸的痛心疾首:“那我们岂不是白忙一场了?我的蛋糕,我的鸡腿饭!!”
      
      林鬼白用手支撑着头望向窗外的风景,不打算理会林茯神。
      
      眼睁睁看着委托人走,却没收到钱,怪谁?
      
    插入书签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