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市奇闻录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阴阴蝶(4)

      
      细小的自言自语却被林鬼白听见了,他轻声问:“你认识那个老人?”
      
      “要去确认一下才知道。”裴新语敛下眼帘,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她提步向一老一少走去,林鬼白拉着林茯神跟上。
      
      男人察觉到有脚步声,扶着田秀停下脚步看向他们,一脸的莫名其妙。似乎在说怎么可能会有外来人出现在这里的样子?
      
      他们渐渐走近,田秀也侧过头,眯着眼睛去看他们。在看清裴新语的样子时,她显然是吓到了。满是皱纹斑点的粗糙手指指着裴新语的鼻头,声音哑涩,又惊惧后怕的颤抖着叫道:“扫把星……怪物,还活着,还活着!!”
      
      裴新语已经习惯了被人当作怪物,扫把星,但被田秀这样叫的时候,心里却仍是五味俱全,复杂得教她不知道该如何接过她的话茬。
      
      男人歉意地朝着裴新语他们说道:“不好意思,田秀奶奶她有点老年痴呆。几位是……?”
      
      “我们是作者协会的人,来这里取材。我叫林鬼白,她是林茯神,还有这位是……”
      
      林鬼白的介绍还没说完裴新语就截断他的话,接口道:“我叫裴语……我听我奶奶说过,田秀奶奶是她的玩伴之一。”
      
      “奶奶?”田秀耳朵还算伶俐,裴新语的话让她很在意。她没有刚才那种像见鬼般的行为了,取而代之的是眼睛专注地审视着裴新语,向裴新语确认问。
      
      “我的奶奶叫裴新语。”裴新语强撑起一张温顺笑脸,说道。
      
      若是知道她还没有死去,依旧这么年轻,不止田秀,连她身边的男人也会吓倒。
      
      田秀顿了顿,像是相信了裴新语的话,目光投向别处,低声喃喃道:“太像了,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那样……”
      
      男人已经习惯了田秀这样神神叨叨的样子。他点点头,粗着嗓音爽朗的笑道:“我叫金忠胜,跟田秀奶奶是邻居。外面风大,进屋聊。”
      
      看来没被怀疑,林鬼白和裴新语各自松了口气。林茯神自始自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站在林鬼白的身边配合他的话向金忠胜礼貌的点点头算作自我介绍,然后就沉默着。
      
      跟着金忠胜到了田秀的家里,林鬼白打量起屋子来。房砖阁楼都是破破烂烂的,看不出来能住人。门厅有个土灶,厅堂有张小床,墙边的桌子上堆着一些老旧的日用品,而且有些用具他居然叫不上名字。
      
      金忠胜从自己家里带着些椅子过来让几人坐,搀扶着田秀到床上坐着,接着说要回去让自己老婆准备些食物就走了。
      
      坐下后,林鬼白也不客气,直接就问田秀:“田秀奶奶,你刚才看到裴语就说怪物扫把星,是怎么回事?”
      
      田秀正直直盯着裴新语。冷不防听到林鬼白的问话,苍老的脸上漫上一层凝重,左脸那道伤口使得她现在的表情更加渗人。
      
      她的视线从裴新语的身上移开,沉下脸幽幽道:“被她预言过的人都死掉了!没有一个活下来!村里的大人把她当作恶鬼,害怕她再作祟,就用笼子装着她绑上石头浸河了。可她没死,又活着回来了!”
      
      林鬼白讶异地瞪向裴新语。显然对田秀所说,但没听裴新语提起过的事情感到意外。她为什么不对他们说明清楚,难道她还有其它事隐瞒了么?
      
      “……我奶奶没怎么跟我们提起过她以前经历的事。”接收到林鬼白的目光,裴新语很自然接口道。她觉得,既然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死不掉这个事实,那么浸河这件事说与不说有什么区别?而且浸河之后她回来就被送去孤儿院了,也许他们还不时会到那里确认她是否活着,想想就令人悲伤,不是么?
      
      林鬼白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不再瞪着她,转过头看向林茯神。她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正有一搭没一搭的听他们说话。坐得摇摇晃晃,脑袋一会儿往下掉,醒了又抬起,之后又低下的打着瞌睡。
      
      “太恐怖了,她是怪物,怪物!”田秀似乎又想起什么事情来,情绪倏地很激动,一下从床上弹跳下来,七手八脚地扑到地上想爬进床底。林鬼白见状连忙去制止她。
      
      别看田秀年纪大,行动蹒跚不便,这时的力气却大得很,林鬼白一个人拉不过来,喊着裴新语的名字让她来帮忙。裴新语则愣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她害怕接触到田秀,万一被她认出自己,那她怎么还敢待在这里?即使只是臆想的可能性,但是她过不了心里这道坎。
      
      林茯神被惊醒,睁着眼睛茫然地打量着眼前的景象。确认发生了什么事情才推推裴新语:“叫你呢。”
      
      林鬼白实在架不住一个劲往床底钻的田秀,听着她语无伦次的叫道:“她来了,她来了,好可怕,好可怕,赶快躲起来,快躲起来……”那种无力的恐惧感很快影响到林鬼白,他感觉吃惊的同时手里使不上力气。
      
      最后还是金忠胜和他带来的男人一同制止她,然后给她喝了一碗黑糊糊的东西她才安静下来,沉沉睡去。
      
      金忠胜向三人介绍那个年纪看起来有五,六十岁的男人:“这是我们村长,李大材。村长,他们就是我跟你说的来取材的作家。”
      
      李大材长得矮瘦,佝偻着背。两道浓眉已经花白,脸上有许多深邃的皱纹,眼睛却很犀利,盯着几人来回看了好久,像要把他们吃掉一样。
      
      最终他的目光落到裴新语的身上,略微点着头,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他们听,自顾自道:“确实像同个模子印出来那样。你们作家怎么跑到这种与世隔绝的小村落取材?”
      
      林鬼白正想回答,林茯神却先他一步提脚上前,正经八百的答道:“我们是听说了裴语奶奶的事情才决定来这里,她说她奶奶以前能看见死神。”
      
      “死神”两个字一出口,金忠胜和李大材都怔住了,他们的脸色霎时变得阴沉复杂。还是比较年轻的金忠胜马上换了一脸爽朗的笑容对三个人说道:“先别说这些了,几位长途跋涉到这里一定很累很饿。先到我家吃饭,再睡一晚,明天让村长带你们到处走走,方便你们取材。”
      
      看他们的表情似乎知道些什么,林鬼白小声附到林茯神耳边问:“姐,你怎么一下来精神了?刚才他们的神色很奇怪。”
      
      林茯神扬唇笑了笑,顺着林鬼白的话说:“我觉得很有趣就精神了。快跟上,我肚子都饿扁了,其它事之后再说。”
      
      裴新语还愣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有任何反应,如同深陷在一场持久而无法逃离的梦魇中。
      
      林鬼白想去叫她,被林茯神挡住,然后推着他往门外走:“先走,她会跟上来的。”
      
      林鬼白相信林茯神的话,被她推出门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裴新语见有人影从门口出去,也站起来跟着出去。林茯神经过桌子时,看了眼刚才喂给田秀喝汤的碗,再回头看看已然熟睡的田秀,好奇地伸手端起碗闻了闻。
      
      奇怪的味道。类似鱼腥的臭又带着点花香的味道,碗边还浮着一层浅黄色的粉末。她伸出手指搅动碗底的汤渣,看到了一片小小的,已经分辨不清原来形状的东西。这是……
      
      金忠胜的老婆跟他一样很淳朴热情,招待了三人吃过饭后就收拾好两间屋子给他们睡觉。吃饭的时候意思意思的问了一下三个人写什么小说,城里的生活怎么样和粗略回答他们对村里的问题,就算对彼此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至于裴新语,死神之类的字眼没有再出现过。
      
      隔天清晨,金忠胜和他老婆给林鬼白他们准备好早餐之后就下田里干活去了。而李大材也已经过来准备带他们去参观。
      
      昨天听金忠胜说这个村子已经有几百年之久,原来还是个繁华的村庄,后来随着时间,地形还有战争的影响渐渐没落,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特别是百年前的战乱,让他们的生存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几百户的人家如今只剩下他们这十多户了。加之现在地形的转变,这里已经像是“世外桃源”般的存在。
      
      偏僻无人烟,所以他们的到来多么会让村里的人关注和好奇。
      
      李大材带着三个人从村头一直逛到村尾,沿路遇到的村里人都热情的和李大材打招呼,看来他很受爱戴。而林鬼白他们三人也装出一副很专业的样子,拿着本子和笔一边跟着他走一边记录。
      
      三个外来人果然让村里的人在意好奇,他们的目光紧紧盯着三人,让三人都不大自在。不过裴新语也曾是这村中人,比起不自在,她感到的是另外一种特别的,又带着敬畏和戒惧的目光。
      
      这村子从村头到村尾都是一条笔直的线,一下就走完了。村尾后面是片野草地,绕过野草地再走段路就是个小山丘。一座古老而外观完整的小屋孤零零立在那里,周围隔起的栅栏挡住了众多来者的去路。
      
      冬季万物沉眠枯萎,野草地也是一片枯黄景象。正因如此,通往山丘上那座屋子的小径清晰的显现出来。
      
      李大材瞧着三人对那屋子有兴趣,神情严肃的对三人千叮万嘱道:“除了那里,你们可以到处看到处走。记住,绝对不可以踏入那里,绝对!”
      
      他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凶恶地瞪着三人,实在很可怕。林鬼白很诚心的回道:“我们知道了。”
    插入书签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