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蚀骨

作者:草菇老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本性

      闻暮雨第二天一大早就主动对梁宇轩提出要出院。梁宇轩对此深感意外。他以为闻暮雨会因为李云的车祸和孩子流产的事情哭哭啼啼个没完没了,哪知闻暮雨虽然形容憔悴,充满血丝的眼睛之下还挂着硕大的黑眼圈,但依然勉强自己打起精神来梳洗干净。
      
      柔唇与鹅蛋脸都苍白如纸,黑发松松地盘了个侧髻,穿着病号服的闻暮雨看上去无比柔弱。见柔弱的闻暮雨强打起精神来收拾病房里摆着的东西,梁宇轩的心中顿时一软。这倒不是因为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纯粹是因为闻暮雨有着一张好皮相。
      
      梁宇轩第一次见到闻暮雨的时候就觉得她长得好:五官精致,面容甜美大方,皮肤细腻洁白。一双灵动而清澈的眼黑白分明。身材高挑、四肢匀称。说不上是天姿国色,倒也是实打实的美人了。
      
      偏偏闻暮雨身上有种清冽的英气,这一点让梁宇轩很讨厌。在梁宇轩眼里,女人就该是柔弱的娇花儿,必须等着男人来呵护疼爱。闻暮雨给人感觉太冷太硬,对他也总是保持着一种疏远感,所以他娶闻暮雨的时候,心里多少是有点不愿意的。
      
      但闻暮雨有城市户口,还是道地的南都人。南都是大夏首都,要有一个南都户口比考高考状元还难。许多“南漂”在南都工作上几十年也未必能拿到南都的户口。闻暮雨目前生活在滨湖城,但她始终是南都人。和她结婚意味着一年后她的丈夫也会有南都户口。光冲着这一点梁宇轩就不会轻易放弃闻暮雨。
      
      梁宇轩不想做一辈子的“乡下人”,一般城里长大的姑娘又看不上他这样的出身和家境。所以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不要说闻暮雨只是气质上清冷了点,身上带了些小女人没有的英气;哪怕闻暮雨是个牛爱琳那样梁宇轩认为根本不算女人的泼妇,梁宇轩也会把她娶回家。
      
      和闻暮雨生活在一起一年多,梁宇轩看着闻暮雨一点点的被磨掉清冷与英气,却也看着闻暮雨变得容颜憔悴,原本清冽灵动的眸子逐渐充满了哀启、不甘与痛苦。
      
      牛爱琳见不惯闻暮雨,没少在梁宇轩面前叨叨这个媳妇儿怎么怎么讨人嫌、怎么怎么不孝顺。闻暮雨又总是死气沉沉、一副被人欺负了的败兴样儿。加之闻暮雨怀孕后就再也不让梁宇轩碰,天天被美貌青春的少女们环绕的梁宇轩自然疏远了闻暮雨。
      
      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闻暮雨弱柳扶风,往日操劳过度而消瘦发黄的脸因为缺乏血色而显出一种不太正常的白,那种白竟让闻暮雨看起来说不出的清丽。他便不由自主地多问了一句:“你真的没事?”
      
      “嗯……”
      
      闻暮雨垂眼挤出个笑,轻轻把自己腮边的乱发顺到了耳后。她那甜美柔顺的模样让梁宇轩有一秒的怔愣。要知道以前闻暮雨可没对他这么亲昵地笑过。
      
      “我没事,再说……”
      
      像是颇不好意思那样,闻暮雨凑到梁宇轩身边,压低了声音:“住院太花钱了。我们以后还要一起过长长的日子……怎么能因为一点事情就这么大手大脚的呢?”
      
      闻暮雨的声音轻轻软软的,让人听了就觉得舒服。她那谦卑恭敬的态度更是让梁宇轩十分受用。看到妻子用湿润的眸子温婉的表情凝视着自己、等待着自己的肯定,被满足了大男人虚荣心的梁宇轩几乎是心花怒放了。
      
      他不清楚妻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兴许是失去了生母和孩子对她刺激太大,有或者是家人都不在她的身边让她意识到了她只能依附自己这个老公。总之这样很好!他梁宇轩想要的就是这样柔顺温婉的老婆!
      
      “暮雨,你——”
      
      “我能依靠的人就只有宇轩了……”
      
      闻暮雨说着偎进了梁宇轩的怀里。她垂着眼,看上去既生涩又害羞。这让梁宇轩的心中又是猛地一动。
      
      “宇轩,不要丢下我。”
      
      闻暮雨说着,眼中已含了泪:“千万别丢下我一个人……”
      
      “嗯。我怎么会丢下暮雨呢?”
      
      心道闻暮雨果然也不过是个怕被扔下的小女人,梁宇轩一脸动容地搂住了楚楚可怜的闻暮雨,被他搂住的闻暮雨破涕为笑也环住了他的腰。任谁看到了此时的梁宇轩和闻暮雨都会认为他们是一对感情非常好的夫妻。无人看见潜藏在闻暮雨笑容之下的是满满的嘲讽,亦无人察觉到闻暮雨那黑白分明的眸子中盛满的是冷静、冷淡甚至可以说是冷酷的情绪。
      
      “楠儿和我娘……实在是太可怜了……”
      
      听到闻暮雨的这句话,梁宇轩不着痕迹地皱起了眉头。他拍拍闻暮雨的背,低头朝着闻暮雨依然惨白的脸看去。只见闻暮雨垂着的眸子里的水雾已化成泪落了下来。
      
      梁宇轩无比厌烦闻暮雨摆出委屈的表情、露出受伤的眼神。每次他看到闻暮雨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他就会觉得闻暮雨是在无言的斥责自己。这让他觉得憋屈。从小就活得憋屈,进了城后更是在人前憋屈得慌的梁宇轩无法忍受到了今日这个时候还要继续被人拖着继续过憋憋屈屈的日子。他可是他们村唯一一个有大出息的孩子!是村里其他人想都不敢想的硕士!还是受人尊敬被学生喜爱的一高老师!
      
      能进升学率近乎百分之百的一高就读的学生家里大多是非富即贵。少数几个拿奖学金的穷学生背后也是有慈善家或者是什么慈善基金在后面支持着的。但那又怎样?在自己这个老师的面前南都来的长官也不过是寻常的家长!看着他们拧动脸上的横肉对自己堆出和善的笑容梁宇轩就觉得这些达官贵人也不过如此。
      
      看惯了达官贵人们和颜悦色的脸,梁宇轩又怎么可能喜欢看闻暮雨一脸凄风苦雨的样子?
      
      对梁宇轩而言,既然闻暮雨做了自己的女人,那她就该为自己笑,该为自己哭。自己想看她笑她便应该笑,自己想看她哭便应该哭。闻暮雨不该有任何的委屈怨言。把天要塌下来一样的表情挂在脸上那就是没事找事、无理取闹。
      
      闻暮雨心中暗笑自己过去怎么就不明白这一点?梁宇轩的眼里,自己所承受的都是无足轻重的小事。可笑过去的自己还总是对梁宇轩抱有一种王子会拯救灰姑娘的幻想。想着某天丈夫发现了自己的隐忍就会大发慈悲地解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
      
      咽下了确实有三分悲哀的眼泪,不着痕迹地敛起七分的恨意,柔柔弱弱的闻暮雨哑着嗓子道:“要不是省医院的的医生护士失职,我爹怎么可能会跑出医院去?我娘又怎么可能因为去找我爹而——”
      
      “就连我的楠儿都……”
      
      像是说不下去了那样咬住了嘴唇,把嘴唇都咬破了的闻暮雨就这么又怔怔地落下泪来。
      
      言者无意,闻者有心。见闻暮雨言语之间只针对监管不利、让老丈人在眼皮子底下失踪了的省医院,梁宇轩心头的不快旋即消失,接着他又计上心来。
      
      是啊,他怎么给忘了呢?老丈人失踪省医院那是有不可脱卸的责任啊!何况老丈人的失踪还带出了两条人命!丈母娘死的那么惨!又害得再过几个月就要出生的儿子流了产!怎么说省医院都是有责任的,这帐不好好的跟省医院算算怎么行?
      
      “别哭,暮雨!我一定给你讨个说法去!”
      
      作出一副伉俪情深的模样再度抱住闻暮雨,梁宇轩温声安慰着闻暮雨:“不难过了,暮雨。不难过了啊。我一定会向省医院给你讨个说法的。”
      
      梁宇轩的演技让他自己都感动了。这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是千疼万疼老婆的好老公,一心为老丈人、丈母娘还有未出世的儿子讨个说法的好女婿、好父亲。
      
      梁宇轩怀中的闻暮雨没有说话,也没有大声地哭泣。纤细的肩头不断颤动、把脸埋在梁宇轩的胸口上,让热泪无声地浸润透梁宇轩衣物的她只是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这样安静的恸哭令梁宇轩又是柔情大作。动作言语之间竟是多了一分亲昵与温存。他自己都差点忘了在他有了和小侄女同岁的小三以后自己是怎么把闻暮雨弃若敝履的。
      
      『暮雨,人都是有本性的。』
      
      闻敬说过的话不知怎么的就浮现在了闻暮雨的耳边。那个时候的闻暮雨还是个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少女。她不明白闻敬对她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但她知道闻敬对自己说这些话必定是想要自己把他的话记下来的。
      
      所以她记了,刻骨铭心地记了。
      
      『你要记住,本性无法纠正,但能隐藏。尤其是在你的对手面前,你更要不动声色地把本性隐藏起来。那样对手才不会轻易地找到你的弱点,寻到你的行动模式。』
      
      闻敬说这些话的时候站在一片光明灿烂之中。逆光的他在笑,闻暮雨却看不清他脸上的笑容。
      
      『不要总是顺着本|能做事。你的本|能不过是你本性中的一小部分。』
      
      『不要试图改变你的本性。本性不一定都是好的,但不好的本性未必就是坏的。』
      
      『——最后,只有不违抗本性的人才能在本性的驱使下最终如愿与偿。』
      
      隐藏本性却不试图改变本性,闻敬留下的话着实让闻暮雨唏嘘。上辈子闻暮雨寻回家人后便不再和人争抢,遇事时也不再战斗反抗。当时的她以为自己便是这样与人为善的人,自己最想追求的真不过是一份平平凡凡的幸福。
      
      现在闻暮雨才明白原来自己上辈子不过是压抑着自己的本|能与本性,扮演着贤良淑德的圣母角色。自己一直在欺骗自己、妄图改变自己的本性。其实自己有仇必报、有恨必雪的本性从未改变过,哪怕只是一秒的时间。
      
      否则自己怎么可能在看到梁宇轩一脚踏入自己亲手设下的陷阱的时候感觉如此轻松惬意,又怎么可能陪着梁宇轩逢场作戏作得这么得心应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