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蚀骨

作者:草菇老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家畜

    作者有话要说:
    (づ ̄3 ̄)づ欢迎戳进来的各位,无论是第一次见的妹纸还是熟悉的小天使们~
    看文前容草菇啰嗦几句:1.请各位尽可能和平的进行交流,尊重别人才能被人尊重是不?2.弃文千万别报备,草菇会心塞。3.不要催其他文的更,草菇会特别的心塞。
    最后求包养求收藏!被留言还有收藏喂饱饱草菇会更有动力更新的!另外本文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与改写,谢谢大家的支持汪!(摇尾
      雪花纷纷扬扬地从铅灰色的天空中飘落下来,覆盖在高低错落的建筑物之上,大夏国又进入了让人感到难熬的漫长冬天。
      
      “今日昨日晚间八点,皇室御|用品牌‘羲之’首席设计师兼创意总监周大创被曝使用枪手为其进行创作长达五年的时间。其三个月前为景明帝长女长宁公主所设计的婚礼套装亦出自他人之手。当局现已核实周大创在职期间的多项欺骗性行为并将其拘留,皇室代表律师黎月亦发布声明表示皇室将对其追究法律责任——”
      
      人流穿梭不息的十字路口,作为南都市代表建筑物之一的南庆百货大楼之上三十二米长二十米宽的电子屏幕上正播放着当日的新闻。来往匆匆的行人们大多瞟上一、两眼屏幕中那个曾经风光无限的壮年男人。时不时有好事的小年轻们在人行道上停下脚步,对着就连被捕时也西装革履、头发一丝不乱的周大创指指点点。
      
      其实这不是什么少见的光景。周大创三十岁便已扬名海外,作为设计大师迄今为止不知享受到了多少媒体的灯光。一旦出行就是被人前呼后拥的簇拥在中心,无数的人瞩目于他、高喊他的名字,求得不过是他那挑剔的眼光能停留在自己身上一秒。现在的周大创出行还是前呼后拥,差别只在于如今簇拥在他身边、瞩目于他还高喊着他的名字的人从各式各样的名人变成了为他戴上手铐、押着他往前走的警员、记者们以及幸灾乐祸的好事之徒们。
      
      南庆百货大楼斜对面的咖啡馆里,一名戴着无框眼镜的青年坐在落地窗前用颤抖个不停的手端起了冒着热气的拿铁。青年有着形状姣好的漂亮薄唇以及不笑也让人感觉含情三分的细长凤眼,右眼的眼角之下还有着一颗淡淡的泪痣。可惜他双眼阴鸷,表情冰冷;这让他那令人过目难忘的俊秀外表大大的打了个折扣。用一种要将人千刀万剐的眼神盯着电子屏幕上的周大创,青年好一会儿才垂眼将深深的恨意、痛苦以及些许的犹豫藏到眼镜之后。看向了自己手中的拿铁,这个外表纤细的青年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正抖个不停,几乎要让杯中的拿铁洒落出来。
      
      “真是不敢相信~~~”
      “我上周才花了三个月的工资买了一条‘羲之’的连衣裙,还没舍得穿啊!!”
      “还是别穿了吧?连首席设计师兼创意总监都做这种事情……其他设计师的衣服更可疑啊!”
      “还皇室御|用呢……”
      “站得高摔得惨啊……这下只怕是整个品牌的人都要倒大霉了!”
      
      纤细青年的身后,一桌午休中的白领们正夸张的大呼小叫。她们的声音让本已面罩寒霜的青年的脸色更加苍白难看。青年整个人僵直在座位上,哪怕是他手中的拿铁也无法为他带来一丝的温暖。
      
      叮铃铃——
      
      咖啡馆的店门被人打开,铜铃立刻发出了悦耳的轻响。有女子带着清浅的微笑踏入咖啡馆内,对喊着“欢饮光临!”的服务生点头。
      
      乌黑油亮的黑色直发干净利落的减短到下巴的位置,前长后短的发丝随着女子行走的动作被风微微拂起,很快又柔顺地垂回原位。女子行走的动作娉婷柔美,唇角的笑容也令人如沐春风。可是当青年从面前的落地窗上看到她那站在自己身后的朦胧背景,青年却露出了满面惊恐的神情。
      
      不顾自己突然站起的动作是不是让高脚椅摩擦地板发出难听的声音,回头看向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停步的女子,青年很快对上了那白皙面孔上一双明亮的眸子。
      
      她的眸子像是被春风吹皱了的池水一般波光潋滟,那黑白分明的眼眸干净纯粹的容不得一丝阴霾。她的笑容像是冬日中的阳光一般带着令人心安的温暖,嘴角的酒窝更显其笑靥甜蜜。
      
      “御风。”
      
      被服务生带到位子上的她唤他的名,贝齿红唇间传出的声音柔和得如同抚过花瓣的薰风。听到她声音的他、林御风却是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白领们谈笑的声音戛然而止。意识到自己在人前表现太过反常,林御风飞快地敛起自己的情绪,换上一张笑脸去迎接来人:“暮雨……”
      
      本来被忽然站起的林御风弄出的声音吓了一跳的白领们多看了闻暮雨和林御风几眼便又议论起了呛啷入狱的周大创。
      
      “热柠檬茶,谢谢。”
      “好的,女士。请稍等。”
      
      温婉笑着在林御风身边坐下的闻暮雨很快点了单,服务生应声而去。一时间并肩而坐的两人只能听见白领们的高声谈笑。
      
      犹豫了好一会儿,林御风终究是耐不住这压抑气氛的折磨先开了口,他的头垂得低低的:“暮雨、我没想过要……要周大创进监狱……”
      
      闻暮雨仍在微笑,只不过笑容中已经掺杂了一丝嘲讽。
      
      “那就从现在开始想吧。反正他已经进去了。”
      
      ——林御风毕竟是太年轻了,一举一动、所思所想全部都表现在了脸上,这怪不得他。
      
      “可、可是他毕竟是我的老师……”
      “也是窃取你的设计,让你不得不做他枪手的人。”
      
      林御风心中“咯噔”一声,清楚闻暮雨手段的他背上已经细细密密地渗出了一层冷汗。闻暮雨也不急着继续,她只是好整以暇地脱下白色的呢子长外套挂到椅背上,又整理了一下黑色的高腰短裙才坐了下来。
      
      林御风的头垂得更低了,他好不容易才像自言自语那样呢喃出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
      
      闻暮雨勾起唇角,身体微微右|倾,靠得离林御风近了些:“你猜周大创会不会让他的律师诬陷说你被他夺走的设计都是你自己双手送上给他的?”
      
      “——”
      
      林御风有一秒的沉默。在这一秒的时间里,他忘记了自己还会呼吸,还有心跳。
      
      身体向林御风倾斜,像是要与林御风说些亲昵的话语那样,闻暮雨笑道:“你猜周大创的其他助理和‘羲之’的其他设计师会不会作证说周大创一早便对你说过你才华横溢,应该早些离开‘羲之’自己创立品牌。但你不肯?”
      
      林御风咬紧了牙关,他那原本已停止了颤抖着的手再度颤动了起来。
      
      “因为你想用他的名号、用‘羲之’的名号大肆敛财,所以逼着他收下你的作品,以他的名义发表。周大创惜才,不想用强硬的方法把你这个得意门生赶出‘羲之’,怕你被赶出‘羲之’后被乱七八糟的流言缠上后没法再作为设计师活跃。最终就只能上了你的贼船……”
      
      说完的闻暮雨直起了背,再度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没有我的名号没有“羲之”的名号你以为你桌子上那些废纸能够变成白花花的钞票?!』
      
      五年里,林御风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次请求周大创放了自己,不要再让自己做他的枪手。
      
      『省省吧!就你那点能力……你以为你真的有才能吗?外面的人称赞的永远是“周大创”、“羲之”!而不是你林御风的设计!』
      
      但是周大创做了什么呢?
      
      他利诱林御风说只要他一直做他的枪手,他就保证他一辈子衣食无忧,还找专家来治他母亲的癌症。结果林御风至今挣扎在温饱线上,母亲也因为无钱继续进行治疗而死于癌症。林御风心灰意冷试图辞职的时候,他居然威胁林御风说要是敢走他便让他在时尚界再无落脚之处!要是林御风敢暴露他是自己是枪手的事情,他就会让林御风人间蒸发!
      
      在林御风画不出合他心意的设计稿的时候,他用成百上千张他看不上的设计稿狠狠地砸林御风的脑袋。在林御风熬了不知多少个通宵做出精美成品的时候,他只用一分钟的时间便能从林御风的面前夺走他辛苦几个月的心血结晶。
      
      “我擅自查了一下你在各大银行的账户……做设计真的挺赚钱啊~”
      
      像是感叹那样轻笑一声,闻暮雨从长方形的小手袋里拿出了几张被折起的打印纸。她将这些打印纸推到了林御风的面前。
      
      “你名下的这些账户在这五年间断断续续地存入了好几笔七、八位数字的金额。”
      
      “?!”
      
      闻暮雨的话让林御风差点再度从座椅上站起来。整个人都动摇不已的林御风先是急急地看了一眼闻暮雨,在闻暮雨脸上找不到笑以外的表情后他又急急地拿起了闻暮雨推到自己面前的那几张纸。
      
      薄薄的纸张随着被翻开发出了一点细碎的摩擦音,林御风甫一看到纸张上的那些数据就愣在了原地。尔后,他的牙齿被他咬得“咯吱”作响。握紧成拳的手指也狠狠地掐入了手心的肉里。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些账户……!否则我母亲怎么可能——”
      
      尽量压低了声音,林御风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失态地吼叫出来。
      
      “但是这些账户在你名下,就是你的东西。你无法否认它们的存在。”
      
      伸出涂着藕红色指甲油的纤纤细指握住林御风冰冷的手,闻暮雨像是要安抚林御风那样柔声道:“周大创能在‘羲之’屹立不倒十五年,自然不是吃素的。你以为曝光他用枪手的事情就能击溃他么?即使他欺君罔上蒙骗皇室又怎么样?别忘了皇室不能干涉政务,我们大夏国的实权是掌握在首相和议会手上的。就算皇室恼羞成怒想把周大创千刀万剐,那也得等到法院判决下来了以后。况且皇室没那么容易恼羞成怒。他们是这个国家的脸面,又忌惮着首相和议会。他们怎么可能为了设计师用枪手这么点小事就在举国上下的面前失态?”
      
      带着圣母般的温和亲切,闻暮雨对着林御风凝眸而笑:“要是这么简单就能让周大创阴沟里翻船,他的竞争对手们早就做了,还轮得到你来复仇?周大创是早就做好了随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替罪羊身上的准备才这么有恃无恐的。”
      
      凑到林御风的面前,仿佛在说着温柔情话的闻暮雨就这样用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进了林御风的眸中。
      
      “天真也要有个限度,小绵羊。”
      
      闻暮雨的口吻很柔和,闻暮雨脸上的笑容也说不出的明媚。只有她的那双眼睛,那双干净纯粹到极致的眼睛中燃着只有林御风这样的人才能懂得的灼灼光彩。
      
      那是渴望,是冲动,是狂气。是不到咬碎仇人的骨头、撕裂死敌灵魂不会停歇的复仇者才会有的疯狂。是地狱之火一般的红莲之炎。而那红莲之炎就一直燃烧在闻暮雨幽暗的眸中,被闻暮雨用明媚潋滟的眸光掩去。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话锋一转,闻暮雨脸上的笑容却是更胜。只见她从林御风的羽绒服胸口的口袋上拿下了一支钢笔。
      
      “你太了解周大创了。你知道他一定还留有后手。他的人脉那么广,枪手这么点小事根本没法把他置诸于死地。他一旦从局子里出来,第一个要找的就是你这个枪手的麻烦。”
      
      望着先是错愕,后是像是随时会扑过来夺回钢笔的林御风,闻暮雨轻笑:“所以你准备在周大创来找你之前主动想办法去见周大创,并且把这份录音当作证据,告诉周大创是有人威胁你、从你那儿拿了他是枪手的证据。你对他忠心耿耿,试图阻止我,但我进一步的威胁了你……总之最后就是周大创的与我不共戴天斗个你死我活,你么……就隔岸观火,有必要的时候来一点火上浇油雪上加霜,好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对不对?”
      
      林御风青白的脸色越发青白,到了最后甚至可以说是灰白。他实在没想到自己伪装了这么半天、套了半天闻暮雨的话,自己的计谋还是这么快就被闻暮雨给看穿了。
      
      “你——”
      “正好~”
      
      就在这个时候,服务生为闻暮雨端来了热气腾腾的柠檬茶。
      
      “谢谢。”
      
      抬头朝着服务生明媚一笑,笑得那十八、九岁的大男孩脸上一红。闻暮雨手中的录音笔就这么沉入了柠檬茶中。
      
      “那么今天就谢谢招待了。”
      
      闻暮雨说着起身。见她要重新穿起外套,服务生立刻把视线从沉了录音笔的柠檬茶上收回。他把托盘放到了一边,帮着闻暮雨穿起了外套。
      
      “等一下……!”
      
      高脚椅与地板摩擦着再度发出了不怎么好听的声音。众人投来的愕然视线中,林御风就这样对着闻暮雨跪了下去。
      
      “求你!”
      
      额头磕在了木地板上立刻破了皮,星星点点的猩红渗出了肌肤的表面。哑着嗓子的林御风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朝着闻暮雨用力地磕起了头。
      
      “我求求你……!!”
      
      急切的请求声中,闻暮雨那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闪现出了一丝不快以及更多的不屑。她不讨厌引人瞩目,但她讨厌被人用看好戏的眼神围观。她能理解林御风对她下套是为了生存下去,但这不代表她就会不计前嫌地原谅林御风的所作所为。
      
      ——会背叛他人一次,就会背叛他人第二次。要她闻暮雨相信一个对自己下过套的人,恕她心胸狭窄做不到。除非……
      
      闻暮雨冷笑,无视把头都磕地血流不止仍在向自己乞求的林御风,她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见那样优雅的转身。见闻暮雨不打算怜悯自己,跪着的林御风急忙膝行到闻暮雨的脚边,抱住了闻暮雨穿着黑色细高跟鞋的脚。
      
      “求你!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什么都……!!”
      
      林御风几近绝望。他不想死,不想一文不名的死在周大创那个夺走了他一切的混蛋手下,不想大仇未报就成了暗巷垃圾桶里腐烂的无名尸体。没有钱,没有家世,没有要好的朋友,没有能够依靠的亲戚,没有复仇所需要的一切。他走投无路,所以他只有苦苦央求闻暮雨,指望着这个外表柔美、笑起来温暖的女子给他指一条活路。
      
      “真的什么都愿意?”
      
      闻暮雨似笑非笑地望向自己脚边如狗一般匍匐着的青年。
      
      “是的、是的……”
      
      血从林御风的眉心之间流下,衬得他那张俊秀的脸有些可怖。然而,面对这样的林御风,闻暮雨的唇角还是扬着甜美慈柔的浅笑。
      
      “那——”
      
      闻暮雨在林御风面前蹲下了身。伸手拍拍林御风的头的她笑道:“舍弃做人,好好的做狗吧。”
      
      人,闻暮雨不会原谅第二次。自己的宠|物和家畜犯错,闻暮雨却是可以原谅的。因为调|教|宠|物和家畜也是主人的责任,她可以当林御风是狗而对他网开一面。但若是林御风还有“下一次”……
      
      会拖累主人的劣等畜生闻暮雨可是从来都不需要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