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复仇计划

作者:司晨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熙朝之殇

      一代帝王,少年时英明神武,到了晚年,却落到这般下场。昭灵皇帝并不是一个笨蛋,他只是一个生不逢时的悲剧人物而已。关于这一点,陈文昊心知肚明,因此见人之将死,他终于发了一点恻隐之心。
      
      “讲。”陈文昊说。
      
      昭灵皇帝微微一笑,恢复了他从容闲雅的本来面目。
      
      刹那间,我仿佛看到了二十多年前的那个人到中年却仍不失英俊、贵气凌人的帝王。
      
      那时的我,还是嗷嗷待哺的婴孩,急需得到他的承认而活命。因此在他手刚刚伸过来的时候,便像献媚的小猫小狗那样,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他那时脸上的笑容,便与此刻更无分别。
      
      此后,我在不断的揣摩上意和邀宠之中,得了他的庇护,这才在昭烈皇后无孔不入的监视和不动声色的压迫之下,渐渐有了喘息之机,渐渐有了反击之力。有的时候,他明明看出了我的小心机,却不予说破,视而不见或者一笑而过,正如每一个慈爱的父亲那样。
      
      “夕月,你过来。”昭灵皇帝说。
      
      本公主一时很是犹豫。出于本能和直觉,本宫觉得此时过去,需要冒着无数的凶险,然而出于对一代末路帝王的尊敬和惺惺相惜,本宫又实在不愿意拂了他最后一个愿望。
      
      陈文昊却走到我身边,捉住了我的手臂。
      
      “太过危险,你不能过去。”他沉声说道。
      
      但他却不知道,本公主早已经有了虏获他身心的思路,那就是:不断地对抗和激怒他,挑起他的征服欲,在他实施征服的过程中设计令他沦陷。
      
      如今陈文昊不准我过去,本宫只能和他对着干了。
      
      “你……放开我!”本公主拼命挣扎,故意装作一不留神,跌入他的怀里。
      
      那一瞬间我甚至听到了他略有些快的心跳声,抑或是一种错觉。紧接着,他却把我抱的更紧了,他的手臂犹如铁铸的一般,箍住我的身子令人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你这个登徒子,好色之徒!”本公主恶狠狠地骂道,甚至还在他手上咬了一口。
      
      “我……我受崔兄所托,定然要护得你周全。”他解释道。
      
      本公主就知道,要想勾搭上陈文昊,非得先扫清崔伯言这个障碍不可。
      
      是的。障碍。本宫和崔伯言结缡以来,方方面面,得他助益良多,是以两年来由着楚少铭吵闹,绝不轻言和离。然而行至今日,他终于成了一块拦路石。
      
      幸好,本公主早有先见之明,做好了一系列铺垫,和离只在顷刻之间。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反贼,你有什么资格?”我挣脱开他的禁锢,左手轻扬,给了他一记耳光。
      
      平心而论,本公主心中自有分寸,那个耳光颇为响亮,但所用力道甚轻。我就不信一向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陈文昊会觉得疼。但陈文昊却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捂住了脸,难以置信地望着我,似乎被打蒙了。
      
      一群兵士将我围了起来,长刀雪亮,逼近了我的咽喉。方才那记耳光与其说是在羞辱陈文昊,倒不如说是在打他们。而主辱臣死。陈文昊的兵士都被调.教得很好,自然而然有这种觉悟。
      
      “收起来,何必用这套吓唬一个弱女子。”陈文昊愣了愣神,终于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
      
      “夕月,父皇就要到你母亲那里去了。”昭灵皇帝慈祥的声音传来,“临别前有几句话要叮嘱你。”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就连陈文昊听了这话,面上也有几分动容。他看了看昭灵皇帝,又看了看我,眼神有些犹疑。
      
      老狐狸!我望着昭灵皇帝那无限慈爱的脸庞,暗骂了一声。我终于知道,萧夕月的表演性人格,并非全部来自我的潜移默化,更多程度上只怕来自昭灵皇帝的遗传。
      
      “你去吧。莫要害怕,万事有我。”陈文昊向着我轻声说道。
      
      此时真真是骑虎难下。我若这个时候变卦,陈文昊必然生疑。更何况,我也想知道,到了这个地步,昭灵皇帝究竟还有什么花招。
      
      我一步、一步、朝着昭灵皇帝的方向走了过去。我知道,大红色的裙摆随着我的脚步,会不住地摇曳,在陈文昊等人的眼睛中,当是步步生花。
      
      快走到昭灵皇帝跟前的时候,我的红裙裙摆不慎挂到了烛台之上,我轻轻一扯,烛台连同那即将燃尽的红烛倒地,原先浇好桐油的柴薪被这烛火一激,立即燃起熊熊火焰。
      
      “夕月,危险!快回来!”陈文昊忍不住叫道。
      
      来不及了。昭灵皇帝的手中,一方无暇的玉玺悄悄露出一个小角。像被蛊惑了一般,我直直向前走去。
      
      这便是大熙朝的第一宝物,传国玉玺。
      
      故老相传,几千年前,大楚国一工匠在宛地南山访得奇石,以为美材,先后两次献于国君,国君皆不识石中美玉,工匠也因此受罚,失去了双腿。后新君即位,工匠于南山抱玉痛哭,新君闻之,命高人解石,美玉遂得见天日。从此精研细磨,雕琢为玉玺,是历朝镇压气运之宝。
      
      大熙的开国皇帝机缘巧合下得到此玺,雄烈过人的他以玉玺为抵押,至地方豪强处借得精兵一万,以此为凭,得了天下。待到他荣登大宝之后,那地方豪强干脆利落携玉玺而来,大表朝贺臣服之意。此后,传国玉玺遂成大熙第一宝物。而那识时务的地方豪强,则一跃成为四大顶级门阀之首,便是崔家。
      
      “乖夕月,好女儿,朕都看到了,你做的很好。这是你为朕选的上路方式,很体面,朕很满意。”在熊熊大火的遮掩之下,昭灵皇帝一边说着一些语无伦次的话,一边避开陈文昊的耳目,悄悄将那方传国玉玺放入我怀里,“从此你要好好照顾你弟弟,好好服侍陈文昊。”昭灵皇帝眼中闪过一丝报复的光,将“好好”两个字咬得很重。
      
      于是我便知道,他话语中前后两个“好好”,意义是大不相同的。前者自是希望我能长姐如母,替他好好疼爱他那老来得子、疼爱得像凤凰蛋一般的纨绔小儿子萧非凡,后者便是希望我能如先前承诺的那般,替他好好料理陈文昊这个篡位者。
      
      “父皇!”我以袖掩面,哭哭啼啼地说道,若论做戏,我又能比他差到哪里?
      
      “当心!”陈文昊突然叫了一声。
      
      我警兆陡生,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根带火房梁直直向着我头顶坠了下来,我下意识地一躲,昭灵皇帝却在此时趁火打劫,趁我立足未稳,将我的手腕死死抓住。
      
      “乖女儿,捉到你了呢!”他喉咙里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耳边风声响起,陈文昊已经赶到了我跟前,飞起一剑,向着昭灵皇帝的右手斩了过去。刹那间血肉翻飞,昭灵皇帝的右手上露出了森森白骨,他却依然死死抓紧我不放。
      
      当下火势凶猛,陈文昊有些急了。他想将昭灵皇帝的手指削断,又怕伤到了我,不由得左右为难。
      
      废物。我暗自腹诽了一声。我有子母离魂剑的匕首防身,此时想如法炮制,削断昭灵皇帝的右手,再容易不过了。但是为了在陈文昊面前扮柔弱,不到万不得已,我才不会亲自动手。
      
      “夕月,你老实告诉我,你和你太子哥哥,到底有没有?有没有?”昭灵皇帝的眼睛狠狠瞪着我。
      
      原来他顾忌的仍然是这个。原来他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却依然有底线要守。我毫不怀疑,若我说我和太子有发生过什么超乎兄妹的关系,他便有能力将我一起拖入火海,用烈火向萧家的列祖列宗赎罪。
      
      幸好本公主并不是事必躬亲。
      
      “没有。真的没有。我怎么会?”我眼中含着泪花,装作十分惶恐地回答。惶恐自然是做给陈文昊看的,我相信,昭灵皇帝从我伪装了的眼神里,依然可以分辨出他想要知道的东西。
      
      那只白骨森然的手终于垂了下去。
      
      火势越发大了,在我耳边噼里啪啦地响着。
      
      陈文昊拦腰抱起我走出火海,又用袍子拍打着我裙边的火焰。
      
      幸亏本宫的传国玉玺和子母离魂剑藏的好,否则都要被他拍出来了。
      
      “你……你在作甚么?无耻之徒!”我红着脸,娇声骂道。火焰将本宫的袖子烧去了一半,露出纤纤皓腕如玉。
      
      陈文昊闻言先是气结,继而看到本公主的狼狈模样,面色忽而柔和。
      
      “我……我是为你好。夜里这么晚,你不在飞星殿呆着,跑到紫泉宫来做什么?”陈文昊忍不住问道。
      
      本公主自然不会说我是被昭灵皇帝传召过来,差点被昭灵皇帝杀死,却蒙他搭救。
      
      便纵是想勾引陈文昊,投怀送抱,本宫也需要把门槛设得高一点,好叫他不那么得意。
      
      “我……我想他了,来求父皇准我见他一面。”火光里,我微微红了脸,如是吞吞吐吐地说道。
      
      陈文昊当下大怒。
      
      “他是谁?楚少铭吗?”陈文昊立即反应了过来,“夕月,你怎能如此不知羞?你可是崔伯言明媒正娶的妻子,是崔家妇,你怎能……”
      
      “可……可我没办法。我知道是我不好。但我就是想他,我不能没有他啊!”这句台词我已经说了无数遍,此时在陈文昊面前故技重施,甚是驾轻就熟。为了达到更好的艺术效果,更具有感染力,我对着镜子苦练了很久,才做出了这梨花带雨、美人含泪的形容。自信纵使是哭泣,也能让陈文昊觉得赏心悦目,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被浇了桐油的薪柴本来就极易点燃,此时半个紫泉宫已经被点着了。
      
      众人都退到紫泉宫外的空地上,看着一个须发衣袍着火的皇帝坐在布满火焰的龙椅之上,威严神秘,一如往日。
      
      火焰烧至皮肉的时候会传来滋滋的声音,我相信昭灵皇帝此时也必定是痛如骨髓,难以言喻,但是到了此时,他反倒硬气起来,向叛党显示着他身为末代帝王的最后尊严。
      
      “夕月,莫忘了你的承诺,照顾好你弟弟,将来把那个东西交给他,助他……”昭灵皇帝突然间说道,然而话音未落,紫泉宫的屋顶便整个塌了下来,将他埋没。
      
      “父皇!”我大喊道,声音里带着哭泣之音。陈文昊怕我做傻事,急忙一把拽住我。
      
      殊不知本宫心中却在冷笑。弟弟?本宫哪里有什么弟弟?本宫前世便是被“弟弟”这两个字给害惨了。今生,昭灵皇帝既然以传国玉玺为酬,本宫自然会好好关照这个弟弟的。
      
      “你们还不快送明镜公主回宫!”陈文昊急于善后,终于将本公主推给李培元,如是说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本来是要7月22日发的,结果操作失误了。所以,下一次更新在7月24号了哈。大家到时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