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初代]无名渡口

作者:夜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先人馈赠

      剧院的战斗以彭格列的胜利结束。G带着伤员先行撤离,好奇心满满的乔托则带着小部分人探索密室——莫莱尔把藏宝图上的藏宝室标成了未知。
      
      “阿诺德,你不一起来吗?”
      带着一行人往下走的乔托看见阿诺德背对着他们往上走去,不由招呼道。
      
      黑暗的地下室中,火把的光线下,年轻男人黑色披风的金色流苏熠熠生辉。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虽然是平常的发问,但乔托声音显得比平时低沉。阿诺德略回了下头,金发首领年轻的脸在火光照耀下棱角分明,整个人的气质也有了很大的变化——这不是光线的原因,阿诺德很清楚。
      
      铂金发色的男人转回头继续往上走:“有事。”
      
      “那我们先下去了。”身后乔托这么招呼道。
      
      阿诺德一出现在一楼大厅,莫莱尔就看见了他,同样经历了一场战斗的女人衣服上有不少血迹,撕开的衣袖下隐约露出一截绷带,她走到阿诺德面前:“G带着伤员往教堂去了,因为纳克尔在那儿,我让我们这儿受伤的人也一起跟着去了。”
      
      死气火焰不再是阿诺德和莫莱尔两个人的秘密。朝利雨月,乔托,他们也通过不同的途径得知了这神奇的力量,后者甚至有一套提升死气火焰力量的指环。
      乔托按不同属性将戒指分给了家族成员,纳克尔的晴属性可以加快伤势的恢复。
      
      莫莱尔汇报完,仔细打量了下阿诺德:“您看上去简直真的就像看了场表演。”
      相比满身是血的莫莱尔,阿诺德干净整洁得过分。
      “是你太狼狈。”阿诺德回答。
      
      阿诺德心情有些微妙,地下室的战斗中,佩丝·卡特被蓝宝家的炮击中,与十年后的自己交换,十年后的女人告诉阿诺德,莫莱尔是他未来的妻子。
      
      男人看着面前的女人,觉得好像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和她呆在一起自己很舒服不是吗?
      
      阿诺德想到了他们的下午茶,想到了书房里莫莱尔毫无防备的睡颜,觉得既然他们彼此都能够付出信任,更进一步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
      对情报人员来说,最珍贵的,不就是信任吗?
      
      莫莱尔抱起双臂,颇不服气地说:“就算我再怎么狼狈,你也用不着这么盯着我吧?”
      
      阿诺德又一次注意到了莫莱尔对他的称呼在“你”和“您”之间的转换。
      
      “你认为我为什么盯着你?”男人挑起一边眉毛。
      他坦然的态度让刚刚从他视线中捕捉到一丝暧昧的莫莱尔不由地心虚了。
      “因为我狼狈?”完全没把心虚表现在脸上的莫莱尔问。
      
      阿诺德将一边的嘴角挑起了一个转瞬即逝的明显弧度:“跟我来。”
      
      男人带着莫莱尔向下走去,举着火把的彭格列成员为他们指明方向,两人很快到达了乔托所在的那个藏宝室。
      乔托和朝利雨月也才刚刚走进去,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封闭了许久的密室中一股难闻的灰尘味,地上堆着的东西也蒙着厚厚一层灰,不过这不妨碍他们看清地上的是什么。
      
      大量的金币随意地堆在地上形成一个个高达人腰际的小丘,金币堆里还混着黄金制作的各种器皿。
      
      蒙尘的贵金属制品稍经擦拭后变得光滑明亮,做工与成色都非常不错。
      
      大量的黄金让人目瞪口呆,但这个密室中最引人注目的却不是这些财富,而是金币堆上的一件武器,那是一把弓箭,上面绘着火焰图案,在不知封闭了多少年的密室中,在积着厚厚灰尘的财富上,散发着红色光芒的弓箭一尘不染,夺人眼球。
      
      自卫队队员守在外面,进入密室的只有乔托,朝利,阿诺德,莫莱尔,四人都认出弓箭上的红色光芒是岚属性的死气火焰。
      
      乔托三两下跳上金币堆,取了弓箭在金币流淌的哗啦声中跳了下来:“我想这非常适合G。”
      
      在最初的惊愕后,站在财宝堆里的男人已经能够做到面不改色了。这是一笔意外之财,但却是留不住的。
      
      彭格列家族规模日益扩大,虽然干部中有不少贵族,但一直靠着他们的经济支援开展工作显然是不可行的。现在家族正处于初期建立的阶段,要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虽然乔托不负责经济上的事务,但家族所有决策都要由他批准,男人知道这一屋子的财富其实只能支撑家族一段时间的正常运转。
      
      这一认知在某种程度上让乔托松了口气,财富总会引起争端,乔托宁愿自己的队伍穷些。
      
      男人释然一笑,冲伙伴们说道:“走吧,我们去下一个房间看看。”
      
      莫莱尔标注出的密室中半数藏着财宝,半数装着文献,财宝中偶尔会出现和死气火焰有关的东西,更多的是金银,有一个密室中藏着满满一屋子的瓷器,来自东方的朝利雨月止不住赞叹。文献则是有关歌剧院前身那座城堡的纪年史,在经历了长久岁月后记录的纸张变得脆弱无比,众人小心翼翼地翻了翻就放下了。
      
      “这些东西可以由我来保存吗?”莫莱尔问。
      “当然,你是专业的。”乔托笑道。
      
      标明的密室已经全部探索完毕,乔托准备去教堂看望伤员,被瓷器勾去了魂的朝利则留下负责黄金制品的点数运输,莫莱尔从密室中抱了几卷羊皮纸出来,熟门熟路地跑进一间位于地下一层的换装室,点上蜡烛看了起来。
      
      “你发现了什么?”跟在她身后的阿诺德问。
      莫莱尔搬来的那几卷羊皮纸是记录中年份最早的,其中的记载像是神话故事。
      
      “虽然收养我的是莫莱尔夫妇,但他们其实不怎么管我,我可以说是被神秘聚会上的那群人带大的,他们轮流给我讲睡前故事,讲的都是各自信奉的教派经典,他们的故事中有很多相通的地方,这些羊皮纸中记录的故事把那些相通处集合在一起,成为了一个完整的系统。”
      
      休息室很大,莫莱尔索性把所有羊皮纸都摊开。
      
      七的三次方,世界基石,最初种族,预言女巫。
      以及人类伊始时的大智慧者对原石仿制,与最初种族的交好乃至之后的破裂。
      
      把故事完整地浏览一遍,莫莱尔的脸色几经变幻,阿诺德皱起了眉:“城堡的主人到底是谁?”
      莫莱尔艰难地发出声音:“谁知道呢。”
      阿诺德看她一眼,语气平静地说出了惊人的消息:“薇拉·阿尔法特就是故事中的预言女巫。”
      更令人惊讶的是莫莱尔的反应,她几乎是触电般地蹦了起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阿诺德更深的皱起了眉,浏览羊皮纸时莫莱尔的状态就不太对劲,他说出阿尔法特的事多少是在试探,莫莱尔的反应更证明了阿诺德的猜测,这个神叨叨的故事和眼前满是秘密的女人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前些时候轮船工厂中抓住了一个名叫塔尔波的人——”
      阿诺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莫莱尔打断。
      
      “雕金师塔尔波。”
      女人用了陈述语气。
      
      “是的。”阿诺德说,“现在该我问你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每个人都会有几个关于自己的小秘密。”莫莱尔非常直接的拒绝了,“容我保守我的秘密吧,阿诺德先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换季了呢,大家注意身体哟,我已经被台风刮倒了_(:з」∠)_,吃了药更不清醒了,错字BUG什么的还请多多谅解(。﹏。*)
    还有现在晋江吞评论吞得好严重┭┮﹏┭┮



    [黑篮]和光同尘
    绿间真太郎BG



    [死神]积雨森林
    市丸银BG



    [网王同人]十月海道线
    Time waits for no one.庞大的舞台,细致的故事,不可不看的一篇文。



    『猎人』七色
    偷闲大人的作品,为了看这文去看HUNTER原著绝对不亏。



    [综漫]执梓之手
    保持一贯的轻松幽默,女主强大,乱姐新作。



    [死神]此去更年
    浅本出品,男主也是店长。行文轻松为主,偶尔的抒情让人想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