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初代]无名渡口

作者:夜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夜幕下的盛宴

      莫莱尔才不关心阿诺德是不是真的在为不知是否存在的,性别不明的检查官烦恼。
      她回酒馆好好睡了觉,傍晚时分出门,径直去了巴勒莫的红灯区——大家都叫那个地方“花街”。
      傍晚的来临代表着夜晚就要到来,花街上很是热闹,其中有认识莫莱尔也有不认识莫莱尔的人,不管认不认识,来寻欢作乐的男人们大半向妆容浓艳的酒馆女主人发出了邀请,甚至几个花街的姑娘也半真半假地表示想和莫莱尔共度愉快的夜晚。
      莫莱尔从容老练地拒绝了邀请,脸都没红一下,转过一个弯,敲响了某扇门。
      
      “哦,稀客。”
      开门的是个艳丽的女人,穿着和这条街上的姑娘们一样暴露,女人身上有岁月沉淀的韵味,却有她的同龄人所没有的鲜嫩感。
      
      薇拉·阿尔法特,这条街上的传奇人物。
      
      “有什么事吗?”女人开门见山。
      “我想去吸血鬼们的聚会。”
      阿尔法特抬起莫莱尔的下巴,掰着她的脸仔细看了看,莫莱尔一点没有反抗。
      “你还不到需要用血洗澡的时候。”
      “如果我真的用了,能瞒过艾伯特和阿道夫?他们不会同意。而且我一点儿不想成为那样的怪物。”
      阿尔法特松开莫莱尔的脸:“那你为什么要去呢?”
      莫莱尔挑挑眉:“工作,搜集情报。”
      阿尔法特:“小心情报没收集到,却被疯狂的聚会成员放干了血。”她随口一说,却不劝阻,“现在出发?”
      “如果你方便的话。”莫莱尔促狭地眯着眼笑。
      “你也看见了,”阿尔法特摊手,“年老色衰,我根本没客人。”
      莫莱尔调侃:“不还有我吗?”
      “你哪次是来和我做生意的?”
      “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也不介意。”
      “我对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没兴趣。”
      
      听听,多熟悉,莫莱尔对艾伯特的一套,和阿尔法特对付她的方法一模一样。
      
      阿尔法特锁上门,带着莫莱尔钻进房子背面的小巷里,两个女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越发浓重的暮色中。
      
      塞西莉亚·莫莱尔作为情报商在巴勒莫港口排不上号,更逞论整个西西里,然而她却比大多数情报商更有价值,被贝克尔吸收进阿诺德的情报机构,并获得了最高处那个男人的重视——贝克尔出事,阿诺德不找艾伯特,不找阿道夫,除了职业因素,也有男人其他的考虑在里面。
      
      莫莱尔掌握着西西里最神秘的一条情报线,巫术巫蛊算命占卜,莫莱尔能联系到那些游走在社会边缘,或者完全活在阴影中的人。
      
      没见过莫莱尔的时候,阿诺德以为是她不确定的吉普赛人血统在起作用,他想象中的那个女人,应当有双大得渗人,仿佛玻璃球般的浅色眼睛,手边总放着一只水晶球。
      男人知道自己的想象是错误的,这样一个女人不可能为莫莱尔酒馆吸引生意,为许多男人津津乐道。
      但阿诺德很难想象,一个正常人欣赏的漂亮女人,能够获得社会背面神经质人士的信任。
      
      来自德国的阿诺德先生理智冷静,他理智得不近人情冷静得让人害怕,但他也是人,也会好奇。既然要找贝克尔的手下,为什么不找那个最特殊的,来满足下自己的好奇心呢?
      
      地平线吞没了残阳最后一丝光线,阿诺德穿上外套准备出门,管家杰森谨遵本分,不问他去哪儿,只说:“路上小心,少爷。”
      冷淡的男人略一颔首,脚下步伐没有丝毫犹豫。
      
      西西里多山,阿尔法特和莫莱尔脚程相当快,半个小时就从花街走到了山谷密林中的一处空地。
      
      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在这儿了,身体上绘着诡异花纹的人围着篝火跳舞,口中念念有词,不时对着火焰跪伏下去。远离篝火的地方,披着斗篷的人三五成群地围坐着,不时有各种颜色的光芒从他们的包围圈中闪现。
      
      秘术师们带来的奇怪玩意儿燃烧后散发出的古怪味道弥漫了整片空地,但再古怪的味道也掩盖不了血腥味,人类对这种让野兽兴奋的味道同样敏感,毕竟,人也是从动物进化而来——不过这种理论在这里可说不得。
      
      阿尔法特和莫莱尔循着血腥味找过去,一只小羊羔被割破了喉咙,血液不断从伤口中涌出,流入某人举着的铁皮桶中,可怜的小东西叫都叫不出来,蹬腿挣扎的幅度也越来越小。
      围着它的那圈人把手指伸进盛血的桶中,蘸着羊羔温热的血液在自己脸上涂抹符文。
      
      猪肉不洁,牛肉不洁,人肉不洁——不同的信仰给了不洁不同的定义,被祭献的羔羊无论在哪儿都是纯洁的。
      
      莫莱尔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绕着营地走了一圈也没看见她想找的人。阿尔法特被握着水晶球的一群人拉走了,莫莱尔再次走到对血液异常执着的那圈人身边,她直接问:“吸血鬼没来?”
      
      吸血鬼指的当然不是真的吸血鬼,而是群犬牙长而尖锐的人类,他们是一个家族。以科学的眼光来看,这应该是一种遗传性的生理畸形。让他们自己,以及旁人相信他们是吸血鬼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家人真的如同传说中吸血鬼那样,个个苍白俊美。
      
      “不是出事了吗?当然要躲进他们自己的棺材。”
      相互联系的特殊群体中有特殊的消息渠道,他们虽然很少在社会上露面,但一点不闭塞。
      “死的不是他们家族的人。”莫莱尔认识吸血鬼家族的每张脸,贝克尔的情人不是,那个男人也不是。
      “那群活在黑暗里的家伙胆子比老鼠还小,死去的那个女人是他们的信徒,银质子弹是杀死吸血鬼的利器,有人在针对他们,他们怎么能不紧张?”说话人的视线始终没离开那桶血,羊羔已经彻底死去了。
      
      这里的人从不隐瞒莫莱尔什么,也根本不介意莫莱尔会不会把消息带到外面,他们不关心正面社会,不在乎消息的流出是否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他们随心所欲,恣肆癫狂。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正面社会的人不敢随意对他们动手,谁知道这群疯子被逼到绝境会做出些什么来呢?他们中可不止有招摇撞骗的,确实有些人掌握了神秘的技巧。
      
      总得给不适应正面社会的人留点生存空间。决策者们举着人道主义的旗帜这样说。
      
      “他们的信徒死前没说什么吗?”和这群人打交道,莫莱尔不需要使用丝毫的技巧。
      “当然有,她从他的床伴那儿得到了一张藏宝图。”那人冲莫莱尔招招手,女人明白他的意思,跪下去,闭着眼睛扬起头来。
      用羔羊血液在脸上绘出图案的男人拿出一支马鬃笔,从桶中蘸了血液,在莫莱尔脸上画起来,他动作认真,表情虔诚,嘴里却继续着刚才的话:“但没等她来得及把藏宝图献出来,她就先死了。”
      
      “你怎么能确定她的死是因为有人在针对吸血鬼,而不是因为那张地图?”莫莱尔闭着眼睛问。
      
      “我不确定,但吸血鬼们躲起来了,凶手用了银质子弹。谁知道吸血鬼家族和他的信徒之间有没有别的交易呢?也许凶手希望知道这张地图的人一个不剩。”男人画完最后一笔,“好了。”
      莫莱尔睁开眼睛:“那这里的人不都有危险?”
      男人桀桀笑起来:“谁怕他。”
      
      男人话音未落,营地突然起了骚动,围着篝火跳舞的人突然停止了动作,齐齐转向某个方向:“谁在那里?!”
      
      片刻的寂静后,一道人影从目光所向的那片灌木丛中走了出来。
      
      那人披着黑色的斗篷,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是个男人,他把兜帽拉得很低,在场的人只能看见他下半张脸。橘红色的篝火下,男人的脸依然显得白皙非常,他拉成一条直线的嘴唇给人坚硬的感觉——突然他抬起了头。
      
      兜帽中露出几缕铂金色的发丝,那人的一双眼睛在兜帽的阴影中极明亮,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危险。
      
      被他盯着的莫莱尔直接往后退了一步——
      
      阿诺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颠了八个小时的大巴回家,腰都要断了……日更,总算还是赶上了嘤嘤嘤



    [黑篮]和光同尘
    绿间真太郎BG



    [死神]积雨森林
    市丸银BG



    [网王同人]十月海道线
    Time waits for no one.庞大的舞台,细致的故事,不可不看的一篇文。



    『猎人』七色
    偷闲大人的作品,为了看这文去看HUNTER原著绝对不亏。



    [综漫]执梓之手
    保持一贯的轻松幽默,女主强大,乱姐新作。



    [死神]此去更年
    浅本出品,男主也是店长。行文轻松为主,偶尔的抒情让人想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