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But You didn\'t

作者:夜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1

      这几天心情很糟糕,夜里总是睡不着。
      
      在睁着眼等天亮和闭着眼等天亮中挣扎了两个晚上后,我终于决定从床上爬起来,到厨房调杯蜂蜜水试试有没有效果。
      
      端着水杯回房间的时候听到了女儿房间里传出压抑的抽泣声。
      
      我在门外顿住脚步思考。
      
      今年女儿八岁,我二十四岁。
      这一点和当下的情形似乎没什么联系,但很重要。
      
      我的情况有点类似喜当娘,这当然不是因为女儿的名字叫“喜当”。
      名字什么的不是重点,让我姑且称她爹为路人甲。
      
      三年前路人甲牵着五岁的小萝卜头找到我,苦哈哈惨兮兮地笑着对我说:“我兄弟和兄弟的老婆因公殉职啦,咱们两个搭伙过日子吧,好歹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路人甲的兄弟和兄弟老婆都是我的同事,同事的遗言我当然也听到了,虽然觉得让自己孩子改口把随便某两个叔叔阿姨叫做爸爸妈妈的遗愿挺不负责任很坑爹,但考虑到我们这里上到金光闪闪的大BOSS,下到默默无闻的扫地大妈一水儿的不靠谱,我也就释然了。
      
      这年头,小孩子一个比一个早熟,刚从葬礼上回来的小豆丁不哭不闹,就那么用湿漉漉的眼睛怯生生地看着你,我没法拒绝。
      人心都是肉长的。
      我答应了,没问为什么被找上的是我。
      又不傻。
      兄弟和兄弟的老婆都是我同事,路人甲当然也是我的同事。他认识的人我都认识,适龄的没结婚的没对象的雌性的还活着的人类,四处看看,就剩我一个了。
      
      熟的都快烂掉了,一起过日子也没什么不适应,一转眼就是三年。
      
      今年女儿八岁。
      
      早熟孩子的心理年龄不能用生理年龄衡量,如果她是在和小男朋友你侬我侬,被感动得嘤嘤嘤,我这个缺乏恋爱经验的可悲大人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但是啊……
      我低头看了看,油光水滑的地板上铺着一层月光。
      
      和地板月光没什么因果联系,抬头后我推门进去。
      
      女儿卧室里亮着一盏床头灯,颇有几分姿色的小姑娘就着那微弱的灯光看着一张纸上的啥玩意儿,哭得好不伤心。
      
      该不会是分手信吧。
      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被我进门声音惊动的姑娘一头扎进了我怀里。
      我连忙稳住手里的水杯,一手搂着她,一手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
      
      “怎么了?”我稍微往后退了退,她用力往前蹭。
      怀里那张脸上又是鼻涕又是眼泪,我估摸着她一声半会儿不会肯把头从我怀里拔丨出来,索性由着她,抽了把纸巾塞在她一只手里,往外扯了扯她另一只手里捏着的纸。
      呜呜呜的小姑娘没太反对,让我把它扯了出来。
      
      光线不足,我眯着眼睛看纸上写的内容,是一首诗,情诗——
      
      【BUT YOU DIDN’T】
      
      其实我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我一直觉得,说这句话的时候叼根烟在嘴里会更有味道。可惜我不会抽烟,路人甲不让。
      
      【Remember the day I borrowed your brand new car and dented it
      I thought you'd kill me, but you didn't.】
      
      回头想一想年轻的时候我真的又傻又逗比,其程度简直让人眼泪掉下来。
      我第一次见到路人甲是在去上班的路上。
      很可惜,当时我并没有注意到他,因为当时的他站在金光闪闪的大BOSS身后。自然,当时逗比的我没有意识到眼前的男人是我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我不记得我是扯了BOSS的衣服袖子还是西装下摆,我只记得当时那种急得眼泪狂飙,仿佛世界末日一样的感觉。
      
      “先先先先先先生!!能把您的车借我用一下吗吗吗吗?!我我我我我要迟到了,会被上司砍死的,求求您行行好吧!!!”
      
      完全像个精神错乱的疯子。
      
      “诶诶诶诶诶诶?!!!”棕色头发的年轻人惊慌失措,双手捧出钥匙交给我,“请请请用!”
      
      “非常感谢!我晚上会把车开回来的!”我夺过钥匙,钻进刚刚停下的高级跑车,踩下油门飞驰而去。
      
      我离开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时的我不知道,但现在的我知道了。
      BOSS身后的路人甲用更适合当BOSS的淡定口吻提醒沉浸在震惊中的大BOSS:“彭格列十代目,那是我的车。”
      
      “诶诶诶?!对啊,我不会开车嘛。等等,那为什么钥匙在我手里?!”
      路人甲深沉地叹气:“是你刚刚抢过去的。”
      “啊啊啊啊啊,对不起!”
      
      废柴又无厘头的男人,彭格列十代目,沢田纲吉,我的上司的上司,我的大BOSS。
      
      多不可思议啊。
      想想当时的他的样子和现在的他的样子。
      
      多不可思议啊。
      当时的我隶属于彭格列家族暗杀部队日本分部,是一个无能到不能再无能的底层成员。
      现在,我是彭格列家族的一名中层干部,直接接受沢田纲吉的领导。
      
      中层真的是很不错的职位,既不是一死一大片的炮灰,也不是会被棒打的出头鸟。
      
      中层,你听啊,忠诚。
      
      那天晚上我如约把车子还回去了,可惜不是开回去,而是拖回去。高级又骚包的跑车漂亮的前盖上多了个弥补不能的窟窿,那是被上司从六楼会议室扔下去的可怜家伙砸出来的。
      
      八百万神灵垂怜,那家伙没死成。
      但我觉得我好倒霉,上帝他老人家怎么可以不爱我。
      
      有好心的幻术师说可以帮忙,但肯帮我的幻术师当然和我是一个阶层的啦。回想起他幻化出来的像是涂了番茄酱的鸭梨一般的苹果,我大义凛然地以“做人要厚道”的理由拒绝了他。
      
      我抱着头蹲在车子旁边,路人甲咬牙切齿,但因为是外国人,未能精通日语,尚未掌握日语精髓,没法不带脏字地绅士地骂身为女性的我。
      
      他哼哧哼哧,一个字说不出来。
      
      我依然不知道是大BOSS的大BOSS沢田纲吉在一边劝着他。
      
      良久之后他突然“嗯”了一声,扯着我的衣领把我揪起来。
      
      这是要动手了吗?
      我想。
      
      “你是彭格列的一员?”
      他问。
      
      我点头。
      
      “诶诶,既然是一家人就没什么好生气的啦。”棕色头发的青年松了口气。
      
      “是啊,既然是一家人的话,”路人甲转头望着他,“帮我报销维修费吧,彭格列十代目。”
      
      “彭格列十代目?!沢田纲吉?”
      又二又傻的我反应还是很快的,路人甲话音未落,我震惊地吼了出来。
      
      “嗯,那个,我是沢田。”大BOSS露出又害羞又为难的神情,挠着后脑蓬松的头发,“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他礼数周全地向被路人甲拎在手里的我问好。
      然后温柔地笑着对我说:“不用再为车子的事情发愁了。”
      
      那瞬间我看见了金色圣光普照,光芒中高天原八百万神灵同时向我露出了微笑。
      
      我想,这大概就是我对沢田纲吉的暗恋史的开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在明天的【11:11:11】发出



    [黑篮]和光同尘
    绿间真太郎BG



    [死神]积雨森林
    市丸银BG



    [网王同人]十月海道线
    Time waits for no one.庞大的舞台,细致的故事,不可不看的一篇文。



    『猎人』七色
    偷闲大人的作品,为了看这文去看HUNTER原著绝对不亏。



    [综漫]执梓之手
    保持一贯的轻松幽默,女主强大,乱姐新作。



    [死神]此去更年
    浅本出品,男主也是店长。行文轻松为主,偶尔的抒情让人想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