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落惊华

作者:小小爱大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章

      夏小北接过杨志中盛好递到手的汤,就再没正眼瞧他一眼,只是端着汤小口小口慢慢喝着。
      自从再次醒过来后,睁开眼触目的仍是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挂着的点滴瓶,伸出手看见的仍是那双白晰漂亮的手,哪怕心里再多的抵触,可是这事实却无法改变,此刻自己的灵魂已经住进那个“她”的身体里了,脸上被指甲划过的痕迹提醒着自己哪怕再多的怨,再多的恨,留下的顶多是无数道伤疤,身体的痛心里的痛却不会减少半分,那这种等同于自残的行为只能再一次毁了自己,而对旁边坐着的这个男人没有半分损失。
      那么自己做任何事根本没有意思,心力憔悴的感觉好累,好辛苦,这样活着根本没有意义,可是却还是活下来了,竟变成她活了下来,而自己却无法说出自己不是她,无法证明自己是另外一抹魂,在这个人情冷淡的社会里,能有多少个人会相信这种事实,如果公开声称自己才是夏小北,那么顶多是换来一个疯子的称号,因为在别人眼里,自己就是她,她便是自己,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个笑话,不懂老天为何总是这么捉弄人。
      
      杨志中看着坐着床边端着汤发呆的夏小北,连忙开口叫道:“雨晴,雨晴,怎么了?汤不好喝吗?”
      自从她再次醒过来后虽然没有再做出那种反常的举动,也没有再抗拒自己了,但是却变得很沉默了,有时一天也不说一句话,只会盯着天花板发呆,就像此刻一样,似乎整人都是虚空的,没有灵魂,眼里没有一丝光芒,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这个样子,心里总有种心慌的感觉,她似乎哪天会消失一样。自从遇见她,她的淡然,她的娇柔,让自己十分的怜惜,她的后援让自己才有家的感觉,而不是像回到那个家那样,只要看到那张圆脸总会有种厌烦的感觉。
      杨志中见床上的人似乎没听到他的声音似的,没有任何反应,仍是一直保持着发呆的样子,继续沉浸在她的世界里。
      看见这个样子,他忍不住又轻声呼唤道:“雨晴......雨晴......”
      “我想出去走走。”许久,突然耳边传来的她轻柔的声音,杨志中心中不由得一喜,连忙拿过她手里的汤碗朝桌子上一放,就忙着扶她起来,慢慢朝门外走去。
      
      夏小北坐在医院花圃旁边的长椅里,静静地看着医院里的来来往往的人。
      “出来晒晒太阳会舒服一点吧。”杨志中看见坐在长椅里的她又开始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不由得自言自语起来。
      “你看,那孩子很可爱吧。”杨志中见她没有反应,便指着从旁边走过的孩子问道,却仍是不见她有望一眼,忍住心里的不耐烦,沉声问道:“雨晴,你到底是对我哪点不满,你说出来吧,你这样,会憋出病来的。”
      夏小北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心想,这样子就不高兴了,想着曾经的自己无数次的嘘寒问暖却换了一句又一句心寒的语言。
      “你烦不烦啊?”
      “你有完没完啊?”…
      曾经这个人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却不想现在自己只是不说话而矣,就这么不耐烦了,原来无视一个人却可以轻易的抹杀掉一个人的关心,曾经的自己该是有多傻啊,总是一次又次的天真的以为他只是忙而矣,却不想忙等同心死,而此刻自己才明白,却迟了,现在的自己真的不知道何去何从了。
      “雨晴......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杨志中见她抬头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眼神里没有任何波澜,连忙又继续叫道。
      夏小北看着杨志中张张合合的嘴,却一句也没听进他在说什么,她转回头,轻轻地说了一句:“我要去洗手间。”便慢慢的站了起来,小心的挪动自己的身体慢慢朝医院的一侧走去。
      杨志中没想到自己说了半天,却得不到任何回应,见她突然说要去洗手间,不由得气结,这一个多星期以来,自己丢开手里的工作,小心翼翼地照顾她的生活,照顾她的感觉,不明白为何她会变成这样子,是自己对她太百依百顺了么,她以前不是这样子的。看着她小心的挪动身体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却没有半点想扶她的举动。
      
      夏小北从洗手间慢慢的走了回来,却在转角处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走了过来,印象中那个一脸严肃的中年男子此刻脸上却流露出担忧的神情,手臂上挽着的一个中年妇女此时也是一脸忧伤的表情,两人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看也没看自己一眼,眼泪刷一下掉了下来,忍不住张开口轻轻喊道:“妈,爸......”
      在心里不住的呐喊道:“爸,妈,我在这儿啊,小北在这里啊,你们听到了吗?”
      曾经以为自己长大了独立了可以放开他们的双手了,固执的以为自己不需要他们了,可是却不曾想过,不管自己变成什么样子,不放弃自己的人却只有他们啊,最疼爱自己,最爱护自己的也只有他们啊,可是此时相见却不能相认,最疼爱自己的爸妈却不再是自己的爸妈了,突然间变得那么的遥远那么的陌生,迎面走过却不能喊出口,现在自己变成这个样子,根本没有脸面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更不敢顶着这个身份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只能默默地看着他们慢慢远去的背影,直到他们消失在眼前,夏小北才伸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泪痕,手指触到划落下来滚烫的泪珠,却无法温暖自己冰冷的心。
      
      夏小北慢慢的扶着墙一步一步往自己的病房走去,突然背后传来一句女声:“夏小北是你吧。”
      闻声,夏小北停下了脚步,慢慢的转过身来,顿时惊呆了。
      眼前站着一个长卷发圆圆脸,面色苍白的女子,也用着诧异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你是......?”夏小北看着这张熟悉了二十几年的脸,却第一次能正眼看着自己曾经的模样,长得不算漂亮却是一副乖巧可爱的样子,那现在在自己身体里的灵魂又是谁?难道是她?
      “没错就是我。”严雨晴刚从病房走了出来,就看到熟悉的酷似曾经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也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喊了一声,没想到真的是她,看着她一脸惊呆的样子望着自己,脸上不由得扬起得意的笑容,冷冷地说道。
      夏小北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没有回答,也没有开口的想法,只是静静的盯着她。
      “哈哈,我知道你不甘心,可是你还是输了,彻彻底底地输给了我,我不但拥有了你的男人,我还取代了你的身份,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哈哈......”严雨晴越说越激动,整个人开始笑得有点抽过去了。
      夏小北张了张口,却始终说不出一句话,必竟眼前的这个人说得对,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了,真的输得连自己都不剩了。曾经以为自己面对她会控制不住打下去,此刻却能平静的站在她面前,像听着一个陌生人说着一件不相干的事,这种感觉,有种让她忍不住冷笑起来的冲动。真的太可笑了,不是吗?原本的第三者现在取代了她的位置,以原配的身份站在她的面前耀武扬威,炫耀着自己的幸福么?
      
      “夏小北,你在干什么?!”突然背后传来杨志中怒吼声。
      夏小北条件反射的往背后望去,只见杨志中正大步的朝自己走了过来,不由得往旁边避了避,却不料他一把搂过她,然后指着严雨晴骂道:“夏小北,你这个泼妇,你又想干什么?!你害雨晴一次还不够吗,现在又想再来一次吗?”
      “志中......”严雨晴被杨志中的怒叱声吓了一跳,一脸委屈的看着他轻声地喊道。
      杨志中瞪了她一眼,忙搂过怀里的人轻声地问道:“雨晴,有没有什么事,她有没有为难你?”
      夏小北看着他们的对话,突然有种场景转换的感觉,曾经的自己也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被无情的拒绝,不,确切地说是漠视,曾经的自己是有多恨,现在看到她脸上那抹幽怨,前一刻还在兴灾乐祸的人,这一刻却变得像只斗败的鸡似的一下就消沉了。不知道为什么夏小北看到这一幕却没有一丝想笑的念头,反而有种心寒的冷,是这身边的人带给她无边无际的冷,哪怕此刻被抱在怀里,却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志中,我才是雨晴啊,她才是夏小北啊。”严雨晴看到杨志中搂着住在自己身体里的夏小北,欲哭无泪的哀怨道。
      “夏小北,你疯了吧,你脑子撞坏了吧,你怎么可能是雨晴?!你开什么玩笑。雨晴是谁我会分不清楚吗?”杨志中大吼一声,伸手就想推开严雨晴。
      “志中,志中,我真的是雨晴。”严雨晴连忙的拉住他的手臂,急切的说道。
      杨志中用力甩了甩她的手,不耐烦的骂道:“夏小北,你疯了。你有完没完?!”
      “志中,志中,你听我说,我真的是......”严雨晴一见杨志中搂着夏小北转身,连忙又拉住他的手,苦苦肯求道。
      杨志中看着眼前这个疯女人,不由得升起一股怒火,想到要不是她,雨晴就不会受伤,也不会对自己冷淡。看着眼前这疯女人像得了失心疯似的,连自己是谁都分不清了,越想越是一肚子火,看着被死死抓住自己的手,用力一挥,只见严雨晴一个重心不稳,踉跄地向后倒去。
      
      “杨志中!”突然一声男人的怒吼声,只见一个长得高大,皮肤有点黑,浓眉大眼的男子急忙冲了过来,扶住差点就向后倒去的严雨晴,转身就朝杨志中重重的挥出一拳。
      
      突然眼前挥过一拳,就见杨志中已经被揍得倒到地上去了,夏小北愣在一旁,都来不及反应。
      旁边的严雨晴也被吓得愣住了,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陌生男子不知道做何反应。
      
      夏小北看着眼前那男子,没想到竟是她多年的邻居,从小到大一直护着她的高鹏大哥,没想到直到现在仍是会为她出头而教训其他欺负她的人,只是现在护的人却是那个她,心里不由得一酸,眼泪又涌了出来,委屈的感觉在心里发酵,呆呆地看着他喃喃喊道:“大鹏哥。”
      高鹏转过头却见一个长直发尖尖瓜子脸,长得很漂亮的女子呆呆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厌恶的瞪了她一眼,看着杨志中和她站在一起,却出手推小北,害小北差点摔倒,要不是今天赶过来探望小北,都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他不知道的事,他,杨志中竟敢如此对待他的小北,心里更是的厌恶更甚。
      
      “嘶.....”摔在地上去的杨志中,轻轻摸了一下被揍的脸,痛得不由轻轻闷哼一声。
      严雨晴听到他的声音才回过神来,却见杨志中摔在地上了,连忙蹲了下来,轻声问道:“志中,你没事吧?”回过头,不满的瞪了那男子一眼说道:“你谁啊?!怎么一出来就打人?”
      高鹏没有想到听到熟悉的声音却是冷漠的语气,不解地望着严雨晴说道:“我是高鹏啊,小北你不会认不出我吧?”
      
      “咦?!”严雨晴看着高鹏又望了望站在一侧的夏小北,不由得一愣,这才意识到这个陌生男人是对自己说话。
      
      杨志中没想到过来扶自己的人竟是自己的妻子,抬头却见夏小北仍站在一旁一动不动的,心里不由得来气,他拍开严雨晴的手,自己一骨碌站了起来,用手背擦了擦脸,活动了一下脸部肌肉,瞪着高鹏骂道:“高鹏,你凭什么管我的家事,要管,你该管管这个疯婆子。”说完,用手指了指蹲在地上的严雨晴。
      “你说什么?!”高鹏一听立刻火冒三丈,握紧双拳准备狠狠朝他的脸打过去。
      “你又想打,别以为我怕你?你一直喜欢她是吧,现在你要,我白送给你。”杨志中嘲讽的说道,说话更是夹棍带棒,一直都知道高鹏喜欢夏小北,直到他和夏小北结婚了仍是很关心,这一点除了夏小北这个傻子不知道,明眼人都知道了,看着他脸上出现了一抹阴郁,忍不住更是狠狠地往他伤口擢。
      
      高鹏再忍不住冲到杨志中面前,揪住他的衣领,抬起拳头准备狠狠揍了下去。
      “哈哈,被我说中了吧,哈哈,你凭什么管我,明明就是你自己懦弱,直到现在只能捡我吃剩下的,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冒充护花使者?!打我,哈哈,打完了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破鞋配......”杨志中看着高鹏冲过来的反应,知道自己确定打不过他,必竟他曾是跆拳道九段,只能从语言上恶毒的攻击他。
      “杨志中,你够了!”夏小北听到杨志中恶毒说出口的话,再也忍不住大叫一声,然后转身就跑开了,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从眼眶涌了出来。
      
      夏小北从医院冲了出来,也不记得自己跑了多远,直到身体的痛再也支撑不住了,才一屁股摊坐到地上去,眼泪一直不停的流了下来。
      刚才听到杨志中说大鹏哥喜欢自己的时候,那一句话震得整个人都傻了,脑海也变成一片空白。没想到大鹏哥竟是喜欢自己的,小时候一直喜欢粘着他,可是后来听说他好像交女朋友了,然后慢慢开始学会不再粘着他了,再然后遇到杨志中,再然后......原来他竟喜欢自己的,这么多年了,他竟是喜欢自己的,可是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仍是一直霸着他,一直以为那只是哥哥对妹妹的照顾。直到此刻才发现自己才是真正最可恶的人,连谁最爱自己谁最关心自己都分不清,这样的自己该怎么面对大鹏哥啊?自己真的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辜负了这么多爱自己的人,为什么是现在才明白,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懂,可是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真的没有资格为他们做任何事了,也没有机会补偿他们了!!自己真的太笨太蠢了,为什么要直到现在才知道啊?我该怎么办?爸爸,妈妈,大鹏哥你们在哪,小北在这里啊,小北真的好伤心,好难过,真的好累好累,活着真的好辛苦,胸口好痛,心好痛,真的好痛,......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