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绥

作者:蒋胜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灵拷问

      当邓绥越来越得宠,而阴皇后则彻底失宠的时候,忽然间和帝刘肇生了一场大病,病到险些垂危。邓绥服侍病榻前,寸步不离,表现出一派贤妻风范。而阴皇后眼看自己想见刘肇一面都被嫌弃,愤怒之下冲口而出:“有朝一日我若得志,必叫邓氏家族一个不剩!”
      现在已经无可考证阴皇后这句话是在被刺激时说出还是被激将中说出,还是被设套说出,还是存心说出。总之,这句话很快地传到了邓绥的耳中,而且是在一个人数较多的场合中。邓绥当场对这句话用行动进行了反映,她当众拿起□□表示要自杀。据说一个人真正想自杀,她会选择夜深人静无人发现的时候,免得被人所阻止。显然邓绥的自杀行为被阻止,但是却是谁也劝不住她,邓绥凄惨地哭诉说:“我平时敬奉皇后,小心翼翼,唯恐有半点不周,谁想到就连这样也不能见容,更连家族都连累了。与其将来象戚夫人一样受‘人彘’的下场,倒不如现在就一死了之,也可以上报帝恩,中免族祸了。”
      邓绥执意寻死,居然在场这么多人没办法阻止她,直到宫人谎报说皇帝的病已经好了,这才暂时阻止了她的自杀举动。
      当然,这时候刘肇是否已经病到无可救药,恐怕一直在刘肇身边的邓绥会比阴皇后更清楚,我们只知道在这件事不久,刘肇的病情已经渐渐好转,而且也已经有人很勤快地把在他病重时发生在阴皇后和邓绥之间的事情向皇帝报告过了。
      这一年刘肇才二十岁,虽然经过一场大病,却还正是血气方刚热爱生命的年纪,听说阴皇后居然已经当他是个死定了的人,而且摩拳擦掌地要对他心爱的女人下毒手,而邓绥哭诉的“人彘”令他仿佛看到了吕雉的前例,除了残忍之外,吕雉大杀刘氏宗族,险些毁了汉室江山,更是令他心胆俱碎。而形成反比是的邓绥忠心耿耿地不但服侍周到,而且还打算以身相殉,相比之下,简直一个是天使一个是恶魔。
      这时候,压垮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现了,宫中有人告发阴皇后和其外祖母邓砂私为巫蛊,咒诅皇帝。刘肇想到自己前不久生的那一场大病,想到生病时阴皇后计划要对邓绥下手的事情,立刻认定了阴皇后的罪行,下令严厉追查,决不手软。
      追查的过程极为残酷,阴氏家族在酷吏的严刑拷打下,邓硃的儿子邓奉邓毅、阴皇后的弟弟阴辅都被活活受刑至死,终于得到了一份令皇帝满意的供状,招认了阴皇后的确内外勾结诅咒皇帝。
      刘肇立刻废了阴氏皇后之位,将她幽禁在桐宫之中,不久阴皇后便“忧惧而死”。自此阴氏家族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彻底完蛋,接下来就应该商量邓绥做皇后的事情了。
      然而这个时候似乎应该是弹冠相庆得意万分的时候,邓绥却病倒了。
      阴、马、窦、梁、邓是东汉开国以来的五大豪族,数十年来,五大家族在既在政治相互对抗又在家族间连络有亲,形成一张关系错综复杂的网络。邓绥的母亲出自阴氏家族,而阴皇后的祖母邓砂又出自邓氏家族,这一次阴皇后连同阴氏家族一起倒台,邓绥及其邓氏家族虽然大获全胜,然而在邓绥的心中却不很不是滋味。那些被严刑拷打致死的、自杀流放的阴氏家族中人,有不少也曾经是她的舅舅姑父表兄弟表姐妹,是她的亲人。
      邓绥表面谦和,其实内心十分高傲,也因此是一个自我道德感非常强烈的人。她毕竟还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子,当对手倒地时,面对成功她第一个念头不是得意,而是惶恐。
      当初要对付阴皇后的时候,她绝对是目标明确心无旁鹜,直到对手倒下的那一刻,她才真正看清自己到底做出了些什么事。“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这样的念头缠绕于邓绥的心中,她虽然可以用种种理由来为自己分辨,毕竟整个争斗是阴皇后所挑起的,也是阴皇后先动的杀机,如果今日邓绥落败,邓氏家族和她本人,也许会被阴氏家族和阴皇后下场更惨。但面对这种宫庭斗争的血腥和残忍,变成了邓绥对自己心灵的一种拷问。
      所以当阴皇后被废已成定局时她顶着刘肇的雷霆之怒为阴皇后求情,当人人登门道贺时她闭门惶恐不安,当朝中上下都在议论她将要做皇后时她反而大病一场,当刘肇提出要让她做皇后时她反而再三推辞,甚至于在她自己最后手握大权时,她仍然念念不忘赦免阴氏家族回京并赐以金帛以安养。
      邓绥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临战而怯,也许她做着这些徒劳的事情,也只不过是为了缓解一下自己内心的压力。她毕竟还很年轻,她还并没有老奸巨滑到面不改色趾高气扬地接受这一顶带着血腥的皇后之冠。
      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都要经历这一关,从无所顾忌到自我反省,从开始的自我中心而不择手段到后来的前后衡量小心误伤。邓绥在她的长成过程中,必须要经过对自己的心理交战这一关。
      邓绥之所以能够在宫庭这种环境中还能够奢侈地让一切停摆任由自己沉缅于天人交战,还是因为她这一时刻,已经扫清了所有的对手。如果这时候出现一个劲敌,我可以保证邓绥立刻消失她那伤春悲秋的心理,转眼就爬起来穿上各式铠甲又是宫庭斗士一名了。
      邓绥仍在犹豫,仍在彷徨。对于刘肇来说,他看到完美女郎的完美面具裂了一条缝,暴露出了她的彷徨犹豫、她的柔弱无措,反而更令他心动了。邓绥的完美姿态固然符合了他的审美情趣,当她不再坚持完美,当她让他分担了她的负面情绪时,却是更能够令他动心。
      过了三个多月,当邓绥终于走出了她的心理阴影时,也正是水到渠成,朝中上下都已经默让她为唯一皇后人选的时候,和帝刘肇的册后诏书终于下达:“皇后之尊,与朕同体,承宗庙,母天下,岂易哉!唯邓贵人德冠□□,乃可当之。”五年之后,邓绥终于戴上了那顶迟来的皇后之冠。
      这一次的自我心理斗争对邓绥极其重要,她走出了心理底谷,也确定了对自己的心理定位,在此之后无数件类似的□□中,我们再也没有看到邓绥再有犹豫彷徨的时候,她胸藏城府冷静从容,做出清晰明确的决定。
      
    插入书签 



    芈月传
    大秦宣太后芈月传



    燕云台
    大辽太后萧燕燕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新文开始了。



    历史的模样
    我的二十五史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上卷)
    大宋章献皇后刘娥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铁血胭脂——西夏开国的血腥与欲孽(上部)
    西夏太后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