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绥

作者:蒋胜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女诫攻略

      邓绥进宫,很快就得到刘肇的宠爱。邓绥身材高挑举止温柔,和娇小而泼辣的阴后恰如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皇帝老兄喜新不厌旧,左拥右抱甚是快乐。
      但邓绥的烦恼也从此而来,阴后独宠三年,脾气已经随着地位一起上升,忽然横地来了个第三者,分走一半的爱情,如何能够不气,仗着人头熟地位高,明里暗里穿小鞋使绊子飞刀冷箭放了不少。后宫的美女们一来是多了竞争对手,二来是有皇后撑腰,也一齐排挤于她。可怜邓绥从小大到人见人夸,怎么忽然间站不是坐不是,总之是左右不是人,在皇宫中处境艰难。就算向刘肇哭诉,可她虽然身为刘肇的新宠,却也没有到了刘肇不管啥事都完全袒护她到底的程度。
      邓绥毕竟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初初离开家庭,遇上这种职场欺负新人的环境,真是适应艰难痛苦不堪,甚至苦于无法表述,咽泪装欢,却正是在这个时候,遇上了班昭。
      这时候班昭五十来岁了,邓绥的年纪正和她的女儿差不多大,但是温柔好学,远胜于她两个任性过头的女儿。她在后宫教学,大部份妃嫔包括阴后在内,基本上没什么心思放在学习上,唯有邓绥能够和她进行深入的沟通和交流,若不是身份有别,班昭险些要叹一声:“你简直比我的女儿更象是我的女儿。”
      两人的感情,很快就沟通到可以交心的程度,班昭知道了邓绥的处境。当时纸张尚未发明,人们读书还要靠竹简,一本书可以堆上一间房子。能够看上一两本书的人来说已经是凤毛麟角,能够得班昭这样一个精通中华几千年宫庭争斗的史学家相助,对于邓绥来说,犹如在茫茫荒野中,是凭本能探索和还是手持最全备地图攻略装备的巨大差别。
      当然,师父领进门,修行在各人,班昭同样也给阴后上过课,可是硬是两人擦肩而过毫无缘份,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班昭对于邓绥的烦恼并没有给具体的指点,只是意味深长地把刘肇请她入宫教学的目地和《女诫》这本书给了邓绥看。
      书,人人会读,有人背死书而有人读活书,如果有人凭一本《易经》可以练成武功高手,那么自然邓绥也可以将《女诫》解读成后宫生存攻略。当邓绥知道刘肇曾经在看到《女诫》时感叹:“如果我的后宫人人都是遵守女诫的人应该多好!”那么没关系,符合刘肇先生审美标准的新一代《女诫》标兵很快将出现在他的眼前。
      在后世,中国有一位叫寒山的和尚问一个叫拾得的和尚:“今有人侮我,冷我笑我,藐视目我,毁我伤我,嫌恶恨我,诡谲欺我,则奈何?”拾得说:“子但忍受之,依他,让他,敬他避他,苦苦耐他,装聋作哑,漠然置他,冷眼观之,看他如何结局。”
      同样,外国也有一个名叫耶稣的宗教宣扬者也对他的门徒说:“如果有人打你的左脸,你就把右脸也送上去给他打吧!”
      当然,初听到这种论断,会觉得很蠢而不可思议,但是真正领悟到这一点,他将获得巨大的成功。追随耶稣的信仰者已经遍布全世界,一个叫甘地的人成了印度国父,寒山拾得也成了千古高僧。
      邓绥虽然没有这么大的成就,也许她领悟得还不够深远,但就以她所领悟到的那一点,已经足够她受用终身。对于邓绥来说,这并不难,她原本就是一个懂得克制的人,在她五岁的时候,她的祖母要亲自为她剪头发,由于老眼昏花,剪刀把小姑娘的额头弄伤了,可是小姑娘一声不吭,事后才说:“祖母因为爱怜才为我剪发,我如果哭喊,就会使祖母内疚伤心,因此我才忍住了。”这种善解人意的天赋,使她在成长过程中一直顺风顺水,倍受家人的宠爱。只不过这种自我克制体贴他人的行为,对亲人而言是自然而然的,但是面对一个对你有恶意甚至有过恶行的人来说,如果思想上没想通的话,真是很难表现出来的。
      现在邓绥却已经想通了,也许她做不成圣人高僧,没办法将自己脱胎换骨成超脱的人,但是她既然可以把《女诫》当攻略,当然也可以拿圣人高僧的思路当攻略。
      于是我们在接下来的日子可以看到,邓绥不再像其他后妃一样抢夺刘肇留在自己身上的时间,相反,她还常常装病,劝刘肇去临幸其他后宫的女人,甚至亲自选择和推荐美女给刘肇。她不但积级博取其他妃嫔的好感,甚至对于宫中的那些宫女宦官们也态度谦逊,施恩市惠。
      当然,对于最大的对手阴皇后,她更是表现得无可挑剔。邓绥一反原先竞争对手的姿态,以极度谦卑的态度来表示自己的退让。当宫中举行宴会的时所有后妃全部打扮得艳丽无比时,邓绥总是衣着朴素不加修饰地企图把自己藏到人堆中去;在阴皇后出现的场合中,邓绥总是要把自己蹲下一点,免得显得比阴皇后高;凡是阴皇后在,她一定会让皇后先开口,就算刘肇指定问答,她也总是先怯怯地看阴皇后的眼色才敢开口;凡是她的衣饰颜色式样偶而与阴皇后相同,她都立即更换,表示谦卑。
      邓绥的种种表现,让刘肇惊叹自己心目中的完美女郎终于出现了之外,更是犹如一台打字机,在邓绥的脸上打出“受虐”两字外,也在阴皇后的脸上“啪啪”地打出“悍妇”两字。
      人总是对得不到的东西更看重,邓绥越躲着刘肇,刘肇越发地对邓绥更加迷恋。刘肇看着邓绥的眼神越来越热情的同时当然也会对阴皇后的眼神越来越冰冷嫌恶。当邓绥在后宫的人缘越来越好的时候,则也是阴皇后的人缘越来越坏的时候。
      阴皇后则郁闷到要内伤了,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做,怎么就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大恶人了。邓绥那种委委屈屈的态度,每一次都能够成功地激起她的怒火来,而每当她情绪失控时说出的话做出的事,总会这么凑巧地被人撞见成为呈堂证供。
      也许我们只消把时间往前推上几十年,就可以看到历史曾经同样上演过。当进身为汉光武帝刘秀妃子的阴氏家族祖姑奶奶阴丽华,就是同样以退为进地用最谦卑的态度,反衬出当时身为皇后的郭圣通一副悍妇样子,从而成功的踢下郭圣通令得自己成为了皇后。几十年后阴皇后似乎已经忘记了这茬事儿,但是反而被邓绥用心地学习记住并重新排练了。
      
    插入书签 



    芈月传
    大秦宣太后芈月传



    燕云台
    大辽太后萧燕燕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新文开始了。



    历史的模样
    我的二十五史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上卷)
    大宋章献皇后刘娥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铁血胭脂——西夏开国的血腥与欲孽(上部)
    西夏太后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