赦大老爷的作死日常.

作者:寒小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9章

      
      对那拉淑娴来说,这是一次完胜,非但如愿以偿的要回了琏儿,更免去了每日晚间的请安,甚至还附带了一个意外之喜,那便是贾母将满腔怒火皆发到了倒霉的王夫人身上。
      
      那拉淑娴和夫君一起回到东院,先去瞧了瞧已经困顿了的琏儿,亲眼看着他睡下后,这才一齐回正房歇下。王夫人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回到荣禧堂里却被告知元姐儿又烧起来了,偏下人回禀,说贾政今个儿歇在书房了,不过来了。
      
      因着俩人的际遇天差地别,以至于次日一早在贾母的荣庆堂里碰面后,那拉淑娴红光满面神采奕奕,而王夫人却是顶了两个硕大的乌黑眼圈,整个人显得无精打采,全然没有精气神。
      
      “弟妹这是怎的了?身子骨不爽利?”那拉淑娴一脸关切的望过去,仔细看时,她甚至连眼底里都透着阵阵担忧。
      
      王夫人险些没被恶心吐了,只撇过头冷哼一声:“多谢大嫂关心,我无事。”
      
      “唉,弟妹你还年轻,有些事儿确是不大懂。别以为一时半会儿的身子骨不爽利就没甚么大不了的,我看多了小病不重视,生生的就给拖成了大病,到时候四处求医问药求神拜佛的,你说这又是何苦来哉。”
      
      那拉淑娴连声叹息,终是引得贾母望了过来:“政儿媳妇儿病了?”
      
      王夫人忙起身向贾母行礼道:“回老太太的话,原就不是甚么了不得的事儿,只是昨个儿元姐儿有些不爽利,我哄了她许久,今个儿早间起身时便觉得有些乏了。”
      
      对于孙女,贾母还是挺在意的,遂问道:“那如今呢?元姐儿可大好了?”
      
      “好了好了,老太太不必担忧,昨个儿晚间就退了烧,方才过来请安前,我还特地去瞧了一眼,没事儿了。”王夫人忙笑着回答的,可就仿佛老天爷故意要跟她作对似的,她的话音刚落,外头就传来略有些急促的脚步声,门口的丫鬟略挡了挡,问明了情况后,进来回话说,荣禧堂的人来传话元姐儿烧得厉害。
      
      王夫人登时就变了脸色,既像是尴尬又有些担忧,更多的则是被打脸后的羞恼。
      
      “弟妹,元姐儿病了你就赶紧过去瞧瞧罢。其实……”那拉淑娴话音一顿,先瞧了一眼上座的贾母,才道,“老太太是个和善的,既是元姐儿病了,弟妹就是不来请安,老太太也不会怪罪的。”
      
      “我这儿无妨,你去罢。”贾母冷着脸道。
      
      “是。”王夫人只觉得满嘴的苦涩难耐,那拉淑娴方才那话乍听之下倒没甚么,却令人不得不联想到先前贾政的话。王夫人想在解释两句,又怕弄巧成拙,因而只咬了咬牙索性咽下了这份苦楚,躬身欲告退。
      
      不想,那拉淑娴却似是并不满足,见王夫人欲走,又朗声叮咛道:“弟妹,记得回头让大夫来这儿说一声,免得老太太不知情还要再担忧一回。毕竟,老太太前些日子才刚病了一遭,别又给担心坏了,万一病情反复可就糟了。”
      
      “是,大嫂。”王夫人这话几乎是咬着后槽牙硬生生的挤出来的,且一面说着一面快步离开,一副唯恐那拉淑娴又要“好心叮嘱”的模样。
      
      元姐儿的病倒是不严重,这小孩子家家的,哪个没点儿小病小痛的?说起来,元姐儿之所以体弱也是有原因的。她的长兄珠哥儿是腊月里生的,转过年没几个月,王夫人便又怀上了,次年的大年初一就诞下了元姐儿。正是因着王夫人未曾将身子骨调养好便再度受孕,这才使得元姐儿病怏怏的,好不容易将养到了两岁,可每到换季时候,总会病上那么一两次。偏她每回生病,没个三五回反复的,都不带痊愈的。因此往往等养好了身子骨,又到了下个换季时候。
      
      王夫人心疼女儿不假,可因着这种事儿已好几回了,她早已不当一回事儿了。相较而言,她更在意自己在贾母跟前的形象。等她回到荣禧堂不久,大夫也来了,就是素日里给元姐儿看病的那一位,只听了个大概就心里有数了,待过来一搭脉搏,再略一思量,方子也出来了。
      
      “老太太,大夫过来了。”
      
      小丫鬟通禀后,一个鹤发长须的男子便走进了荣庆堂,不过并未直接进里头的厅里,而是立在用于隔断的屏风后头,朗声解释着元姐儿的病情。大意就是,元姐儿这是老毛病的,病情不重,不过估计还要反复上那么几次,至于去根的法子也简单,只需素日里精心调养着即可。
      
      贾母道了声知了,便打发大夫去了,遂拿目光看向一直赖着不走的那拉淑娴:“赦儿媳妇儿,大夫的话你也听到了,元姐儿无事,你无需担忧。”
      
      “老太太您说的是。”那拉淑娴笑着起身附和道,“大夫的话自是有道理,小孩子可不就得精心养着吗?可惜弟妹素日里忙碌不堪,哪儿时间精力亲自照顾元姐儿呢?这原也是我的不是,按说我这个当人大嫂的,理应将府上的事儿一肩扛起,偏先前我身子骨不争气,这才累了弟妹。”
      
      “你退下罢!我乏了!”
      
      该说的话已经都说了,那拉淑娴笑着告辞离开。只同日晚间,她便顶着一脸的愁苦,望着归家的贾赦连声叹息道:“老爷,我真是对不住弟妹,若非因着我,她也不会才出了月子没多久就开始忙里忙外,更不会使得元姐儿打小就是病歪歪的。真是造孽呀,是我害了弟妹和元姐儿。”顿了顿,那拉淑娴目光恳切的望向贾赦,“老爷可有法子让我替弟妹分忧?”
      
      贾赦花了点儿时间消化那拉淑娴的话,待琢磨出味儿来后,登时大喜若狂,抚掌笑道:“对对,分忧!这荣国府的管家权原就是淑娴你的,先前你病着,这才不得不让弟妹帮着暂时管一下。如今你既已经大好了,没的再让弟妹劳心。再说了,她不是还要照顾元姐儿吗?好好,就这么办!”
      
      “我倒不是在意这点儿权利,只是真的不希望元姐儿因着弟妹的疏忽大意再度病倒了。唉,小小的孩儿一年到头不是刚病好就是又病了,天可怜见的。”
      
      “呃……”大概察觉到自己和媳妇儿的想法有点儿相悖,贾赦很是愣了一下,可旋即他便决定还是顺着媳妇儿的话去做,左右理由也就那么回事儿,将实实在在的好处拿到手里才是真的。
      
      当下,贾赦不顾如今已临近掌灯时分,便匆匆的离了东院去寻贾政。待见了贾政,贾赦也懒得兜圈子,直言道:“二弟,你怎的还有心思在这儿看书?元姐儿都病了那么久了,弟妹又忙于管家理事顾不上她,你不说上前搭一把手,竟是打算当甩手掌柜吗?这闺女是弟妹的,也是你的,你这个当爹的不心疼,谁来疼?”
      
      贾政瞪眼。
      
      “还有,咱们也不说管家权究竟该是谁的,只说一点,原先母亲就是因着你大嫂病着才让弟妹帮忙料理家事。如今,你大嫂既已痊愈了,偏元姐儿打出生后就大病小病的接连不断,我看呢,还是让弟妹回去安心照顾元姐儿才是真的。”
      
      贾政想说甚么又寻不到话头,只能继续瞪眼。
      
      “我知晓二弟你是个纯孝之人,这很好,可所谓孝道并不是你想象的那般简单的。就说母亲好了,她这般疼惜元姐儿,若元姐儿真有个三长两短了,岂不是惹她老人家伤心?你说说看,母亲都伤心了,你还算孝子吗?所以说,如今最重要的是保住元姐儿的命。”
      
      “元姐儿……”
      
      “甚么都别说了,二弟你赶紧去荣禧堂瞧瞧罢。唉,管家理事真不重要,孩子没事才是顶顶要紧的。就这么着罢,明个儿让弟妹将管家的牌子交出来,我让你大嫂辛苦点儿扛下这苦差事儿罢。”
      
      在贾政完全不曾回过神来之前,贾赦已自说自话般的决定了一切。
      
      
    插入书签 



    六零年代好生活
    【六零年代乡下一家人的故事。】



    七零年代美滋滋
    【白手起家,美食致富。】



    八零海鲜大王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大海吃海鲜!】



    芸芸的舒心生活
    【穿越古代的悠闲舒心生活。】



    重生中考后
    【单身漂亮的亿万女富豪回到了她的穷逼学生年代。】



    赦大老爷的作死日常.
    【夫人猛如虎,夫君贱如狗。】



    王熙凤重生[红楼]
    【王熙凤重生逆天改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