赦大老爷的作死日常.

作者:寒小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6章

      
      “赦儿,政儿,你们这是有事儿?”
      
      荣庆堂内,贾母看着前后脚进来的两个儿子,心头掠过一阵狐疑。按说这儿子给当娘的请安实属寻常,可事实上也就只有两位太太才会每日前来请安,两位老爷则是每隔三五日才过来一趟。当然,若是贾母有请,他们自会立刻赶往荣庆堂。
      
      今个儿却明显有些反常,不说俩儿子都来了,还是一齐过来的……
      
      忽的,贾母神色一动,用眼角扫了一眼略有些坐立不安的王夫人,淡淡的说道:“政儿,你先说说有甚么事儿。”这次,倒不是贾母偏心小儿子,而是想听听某些人在暗中挑拨教唆了甚么话!
      
      可惜的是,贾母的用心并不被贾政所理解,他只当自己站在了理这一边,当即便上前两步,朗声道:“回母亲的话,实在是大哥的作为太伤我的心了。先前,听闻他愿意帮忙牵线搭桥为我延请名师之时,我是真心感激他,甚至还觉得这些年冤枉了他,也愿意为之前的行为向大哥道歉。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大哥竟是怀着这等恶毒的心思!他若是从一开始就不曾帮忙,我绝不会怪罪于他,眼瞧着这事儿即将成功,他却偏偏……”
      
      “偏偏甚么?政儿你说,我听着!”
      
      贾政原是摆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来控诉贾赦的罪行,却不提防贾母忽的出言厉声呵斥,登时话音一顿,不解的抬头望去:“母亲?”
      
      “说啊!怎么不说了?告诉我,赦儿偏偏如何了?这些个话你又是打哪儿听到的?你说!”贾母面色铁青的望着下方的贾政,满脸的怒其不争。待见贾政被自己的言语所惊到,贾母只冷哼一声,道,“赦儿、淑娴,你们先坐下。政儿,你也去坐着。王氏!!”
      
      王夫人霍然起身,面上闪过一丝心虚,却仍咬牙强撑道:“母亲,何事唤我?”
      
      “你说呢?”贾母森然一笑,面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之情,“昨个儿我是怎么说的?你既觉得王家这般能耐,不如我今个儿就让政儿送你回娘家,你让你那能耐的娘家父兄帮政儿将当代名家请过来,如何?没本事不算甚么,左右你也替政儿生儿育女了,就算是个绣花枕头烂草包,我也不会拿你怎样。可你看看你究竟做了些甚么?向亲家展示你的愚昧无知,这是巴不得人人都知晓你王家没家教?尤其我昨个儿才说了你,结果你非但不曾反思,竟还回去教唆挑拨,你这是存心想要离间他们兄弟的情分罢?”
      
      “不,不是这样的……”王夫人冷汗涟涟,不由得双膝着地,浑身战栗不已。
      
      “我说话你插甚么嘴?王家好家教!”贾母怒火中烧,方才她打断贾政的话时并不觉得有甚么问题,可这会儿轮到她自己时,却是直接惹得贾母盛怒不已,“王家教不好你,那我来教你!来人,将王氏送到荣禧堂,禁足一月,重新学规矩!”
      
      “母亲!不,我没有错,是大嫂冤枉了我!”王夫人吓懵了,也许乍一听禁足是没甚么大不了的,可她身为荣国府的当家太太,又生养了两个儿女,这个时候禁足重新学规矩,不是打脸又是甚么?对于王夫人这种极为爱惜颜面的人来说,这样的惩罚实在是太可怕了。
      
      可惜,比起王夫人这个当家太太,显然贾母在荣国府的威信更重,尤其这里还是荣庆堂。不等王夫人叫嚣出个结果来,便上来几个婆子联手将她强行搀扶出了正厅。一旁的贾政都看傻眼了,可因着是贾母下令,饶是他心头仍有些不解,却也不可能当众质疑贾母。至于贾赦俩口子,则是纯坐着看戏,半点儿不打算插手。
      
      没多久,荣庆堂内再度恢复了平静。
      
      这时,贾母又开口了,却是仍唤了贾政:“政儿,王氏用心险恶,我不知她在你耳边说了甚么,我只告诉你,她昨个儿在张家几位太太跟前极为失礼,当面叫嚣她王家有多能耐,明里暗里的都是讽刺文人雅士不如武将。哼,虽说咱们荣国府也是武将出身,可我却明白,乱世和太平盛世之间的区别。老太爷临终的殷切期盼我从不敢忘,既然赦儿没心思走仕途,那咱们荣国府的将来就落到政儿你身上了。你那个媳妇儿实在是不堪,若单单只是妯娌之间的口角,略教训两句也就罢了,可她如今分明就是想毁了你的前程!”
      
      贾母气得胸口一阵翻腾,身畔的珍珠忙上前给贾母顺气,又一叠声的劝着:“老太太您别气了,气坏了身子骨不是让老爷太太们心疼吗?”
      
      “我能不气吗?她王氏今个儿可以挑拨赦儿和政儿的兄弟情分,明个儿是不是就要挑拨我和政儿的母子情分了?她如今不过才嫁进门几年,就这般气焰嚣张,假以时日,这偌大的荣国府里还有我的位置吗?我怕总有一日,她会嫌弃我老太婆不中用,逼着我的儿子、孙儿将我赶出去,她好独霸了祖上的基业啊!!”
      
      “老太太,老太太不会的,真的不会的,二老爷最是孝顺不过了,您别这样。”珍珠急得几乎要落泪了,见劝告贾母无效,忙向贾政跪倒狠狠的磕头,“二老爷,珍珠求您了,您就说句话罢。老太太已经不年轻了,这般气下去可怎生是好?您是顶顶孝顺的人,绝不会偏听偏信的,对罢?”
      
      “不用求他,不用!有了媳妇儿忘了娘啊!我的命好苦,我……”贾母瘫软在了椅子上,唬得珍珠忙跳起来再度为她顺气。
      
      贾政冷汗都下来了,直接起身跪向贾母:“母亲,您这般说法真是折煞儿子了,儿子怎会为了区区王氏而不理会母亲呢?儿子的孝心天地可证呢!”
      
      “就是就是,二弟最是孝顺了,她王氏算甚么。”贾赦凉凉的道。
      
      那拉淑娴暗暗戳了贾赦一下,示意他收敛点儿。哪怕已经看出贾母是在跟珍珠做戏,既然当事人没察觉到,他们又何苦将事儿捅破呢?关键是,如今的情形明显就是有利于他们的。
      
      “母亲母亲!”贾政才不想理会只知晓说风凉话的贾赦,也许王夫人的确不是甚么好货,可同样的,贾赦也不是甚么好东西,母亲都气成这样了,不说帮着劝劝,还火上加油!不过,贾政也明白,这事儿错不在贾赦,毕竟是王夫人先挑事儿的,一想到曾经的名师、前程触手可及,却被王夫人这般破坏掉,还惹得贾母动怒,兼让贾赦看了笑话,贾政心头的怒火是一阵接着一阵,险些按捺不住了。
      
      被贾政一叠声唤着的贾母此刻也是有苦难言,她昨个儿想了一夜,唯一的解决方法便是再让那拉淑娴出手,求着张家人帮忙。因此,贾母打从一开始就决定在那拉淑娴面前狠狠的教训一顿王夫人,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王夫人竟会恶人先告状,贾政居然还相信了。更可怕的是,贾政竟是去寻贾赦俩口子的麻烦了。
      
      这可怎么收场?
      
      万幸的是,贾母还是有些急智的,在贾政控诉的同时,她也终于想到了法子,及时截断了贾政的话头,将所有一切的责任都归咎到了王夫人身上。事情倒是进行得很顺利,偏偏她那傻儿子真以为她要被气死了,而贾赦俩口子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在一旁看戏!
      
      都不是甚么好东西!!
      
      贾母这会儿才是真的着急了,心爱的次子太老实,偏生媳妇儿却是个不老实的。最最气人的长子太狡诈,偏他媳妇儿又是个老实的。贾母方才没被王夫人气到,这会儿倒是真有些气到了。偏生贾政延请名师一事,必须通过张家,便是有再多的气,她也只能硬生生的憋着。
      
      那拉淑娴宛然一笑。
      
      戏都唱到这里了,再旁观下去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既如此倒不如由她上前推一把。当下,那拉淑娴上前一步,柔声道:“母亲,您快别生气了。这弟妹的事儿,我是帮不上忙的,可若是二弟延请名师一事,我倒是可以再去试试。不如等过上几日,让老爷陪我回一趟娘家?以往我未出阁时,爹娘哥哥们最疼我了,我去他们跟前服个软说两句好话,想来这事儿也就差不多了。”  
      
      “淑娴……”贾母满脸感动的看过来,心道,这家教真当重要得很,关键时候老大媳妇儿就是能撑得住,知晓甚么是大义,甚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又思及王夫人,贾母胸口再度翻腾,只强撑着道,“淑娴你是个好的,回头我开了库房,挑几样上好的孤本古籍给你送去。虽说是回娘家,可咱们也不能太寒碜了。”
      
      “都听母亲的。”那拉淑娴淡笑着道。
      
      一旁的贾赦不屑的努了努嘴,贾母的心思他看得分明,只是碍于那是他亲娘懒得开口罢了,至于媳妇儿,却是太心软了,左右是王氏鼓捣出来的,合该让贾政倒霉。不过,腹诽归腹诽,贾赦也不会拆了自家媳妇儿的台,当下只表示会陪着媳妇儿回娘家的,随后便开口告退。
      
      贾政又是羞愧又是感动,还兼担心贾母的身子骨,他又是个不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贾母只一眼就看得分明,只摆了摆手,无奈的道:“政儿你也退下罢,我无事的,只记住别让王氏来烦我。”
      
      听得这话,贾政连连点头称是,又拿袖子掩面退了出去,急急地往外头追去,终于在荣庆堂外的垂花门前,追到了贾赦:“大哥请留步。”
      
      “政二老爷还想作甚?不是都答应了会帮你说话,还不满足?”贾赦极为不耐烦的瞪着贾政,嘲讽的道,“就算我不通学问也知晓做学问的人最喜欢把事情藏在心里,喜欢把话掰开来揉碎了细细琢磨。你媳妇儿蠢笨不堪,当着我媳妇儿娘家人的面大肆吹捧武将贬低文人,如今还要我替你收拾烂摊子,帮你说好话,真当我欠你的?”
      
      “大哥……”贾政原就不是能言善辩之人,尤其贾赦这话极为在理,一时间贾政面上只一阵青一阵白的,半响都没挤出一句囫囵话来。
      
      贾赦讥笑道:“延请名师这事儿,既是答应你了就一定会做到。我看二弟别为这事儿烦恼了,还是多花些心思教导一下你媳妇儿罢。要是被外人知晓了,还道你连媳妇儿都管不好,将来上峰敢对你委以重任?啧啧,回头张家给你请了名师,再让你媳妇儿送上两匣金子,直接把人都给得罪光,那才叫一个妙呢!”
      
      不等贾政再度开口,贾赦便已拉着那拉淑娴走远了。只留下贾政一人立在垂花门前,面上一阵扭曲,说不出是愤怒还是憋屈,亦或是前所未有的羞耻。
      
      却说贾政此人最好颜面,最喜附庸风雅与文人吟诗作对谈古论今。也因着打小就有贾赦这个不靠谱的长兄做比较,可以说他一直以来都是一帆风顺的,更是从未在贾赦跟前出过糗。可今个儿,他却不单单是出了糗,还被贾赦如今不留颜面的狠狠奚落了一顿,偏挑事儿的还是他本人,所有的道理都在贾赦那一边……
      
      蓦地,贾政猛一转身,目光狠戾的望着不远处的荣禧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樱桃.的深水鱼雷,感谢游手好闲妞的手榴弹,感谢〖圆圆猫〗、Cher、萝卜文、18938635、18801694、墨醉、暗玥の星辰、喵的地雷。
      感谢支持,群么么哒(*  ̄3)(ε ̄ *)



    六零年代好生活
    【六零年代乡下一家人的故事。】



    七零年代美滋滋
    【白手起家,美食致富。】



    八零海鲜大王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大海吃海鲜!】



    芸芸的舒心生活
    【穿越古代的悠闲舒心生活。】



    重生中考后
    【单身漂亮的亿万女富豪回到了她的穷逼学生年代。】



    赦大老爷的作死日常.
    【夫人猛如虎,夫君贱如狗。】



    王熙凤重生[红楼]
    【王熙凤重生逆天改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