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公千岁

作者:紫玉轻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那日午后,相思才与姐姐告别,乘着轿子回到了淡粉楼。靡靡曲声婉转轻扬,她循音而去,在宿云池畔见到了春草。
      
      多日不见,春草正独自坐在水榭外练习琵琶,远远望到相思的身影,先是一愣,随后就惊呼着跳起,连琵琶都扔在一边,冲了过来。
      
      “你你你,你怎么就回来了?!”
      
      相思忍不住笑着拉住她:“你也以为我再也回不来了吗?”
      
      “呸!我可不敢这样想!可你和馥君一去就没了音讯,别人都说你们被抓进了西厂!”春草激动地上下打量她,“看上去好像没被折磨啊……难道那些都是谣言?那你到底去了哪里?”
      
      相思赧然:“说什么呢?难道我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回来?”
      
      春草咋舌道:“可我听说那个地方就像是阎罗殿……”
      
      她话还没说完,水榭门扉忽然一开,从内传来骂声:“吵什么?!叫你弹曲子的,你在这扯闲篇?!”
      
      “妈妈,是相思回来了……”春草噘着嘴退到一边。严妈妈从水榭中走出,细眉一竖,瞪着春草:“回来又怎么了?姑娘们正在里面演练弹奏,是要她们都出来欢庆迎接?”
      
      春草没敢多话,相思只得朝严妈妈行礼。
      
      严妈妈瞥了她一眼,见相思虽然消瘦了几分,却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形容枯槁,不由得愤愤道:“哟,当初你不是厉害得很吗?一副为了姐妹深情什么都不顾的样子,连我都不放在眼里!我还以为你们姐妹两个真是钻出污泥的莲花,可转了一大圈,怎么还是乖乖地回到这淡粉楼了?”
      
      相思听着刺耳,却也只得忍气吞声:“我是教坊司的人,不回淡粉楼,还能去什么地方?当初因为太担心姐姐安危,所以言语间冲撞了妈妈,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相思莽撞……”
      
      “我可不是什么大人,只不过受令管束着你们这群成天惹是生非的东西!”严妈妈冷哼一声,“是西厂把你放回来的?好端端的姑娘却惹了一身骚,我这里可不收容身上有案子的麻烦人!”
      
      相思隐忍道:“要是还有案子,他们也不会将我放回。那高焕才是罪有应得,已经被关进监牢秋后待斩了。”
      
      春草忍不住道:“哼,真是恶有恶报,谁叫他那么嚣张,这种人就是自作自受!”
      
      “轮不到你们议论!”严妈妈斥责了春草,又睨着相思道,“西厂是什么地方,成日里不是死人就是动刑,我看你在那呆了好些天,全身都是晦气!给我回去梳洗干净,待在房里哪也不准去!”
      
      *
      
      严妈妈发泄了一通之后就又揪着春草回去演练,相思只得独自回了住处。对于她而言,被罚在房里不准出去完全没什么可怕,本来就不喜欢赔笑卖弄,如今落了个清净。谁知才躺了没多久,春草又抱着琵琶前来敲门,一脸沮丧的样子。
      
      原来五天后就是京城教坊司一年一度的卉珍日,这一天之中,客人们都会从十六座酒楼中挑选心仪的官妓,带去京郊高粱桥畔游乐。期间文人墨客携妓各显风流雅韵,各酒楼中的官妓也趁着这时候争芳斗艳,大有比拼之意。春草此前正开始练习弹奏琵琶,却总是不得进展,如今严妈妈见相思回来了,又记恨着当日她们两人不听话不驯服,故此特意让春草前来,要相思在五天之内教会她弹好拿手的江南曲调,否则就要让两人去后院洗衣一个月。
      
      春草苦着脸道:“这不是有意刁难人吗?我以前只会檀板,这才开始练琵琶,就算把手指头磨烂了也学不出啊!”
      
      相思心里有怨,可是如果因此再和严妈妈顶撞,更会连累春草。她挽起长发,整顿了衣裳取来琵琶:“走,我带你练去,你又不蠢不傻,我就不信教不会。”
      
      她带着春草又去了水榭“月缕风痕”,严妈妈自己回去休息,派了两名心腹在旁监督。那两人得了命令,自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看着相思与春草,不容得她们有一丝喘息。
      
      相思为了不让春草受罚,殚精竭力地教她演奏琵琶的技巧,每天从早到晚几乎不得空闲。才三日下来,两人的指尖就已经肿胀,却也只能忍痛继续弹奏,到了第四日夜晚,那两名心腹回去禀告,过了一会儿,严妈妈带着其他官妓款款而来,有意让她们看看相思和春草的狼狈样子。
      
      谁知推开水榭大门,却见两人趴在案几上居然已经睡着了。
      
      “谁允许你们在这睡的?!”严妈妈一声厉喝,将春草吓得几乎跳起来。
      
      “我……我实在太累了,想趴一会儿,就不知道怎么睡着了……”她结结巴巴解释。相思捋了捋发,起身道:“妈妈不是说要春草学会‘采荷令’吗?她已经练得差不多了,我们才想休息。”
      
      严妈妈冷笑道:“说得轻巧,就凭她,能弹成什么样子?!”
      
      相思看了看春草,从桌上取来琵琶,交到她手中。“那就请妈妈听听看,若是有不好的地方,我再与她演练。”
      
      说罢,朝春草使了个眼色,自己则退到一边。春草战战兢兢坐在桌边,在众人注目之下拨弦调音,起初还有所凝滞,但几声轮转之后,铮铮然弦音灵动,如汩汩清泉自山间跳跃流涌,虽还未到绝妙境界,却自有水乡清韵。
      
      两旁乐女小声议论,严妈妈拉长了脸,听得她弹至快要结束,忽然怒道:“弹成这样还有脸睡觉?相思,这就是你说的已经练得差不多了?”
      
      春草怀抱琵琶涨红了脸,想要争论又不敢,相思抿了抿唇,道:“相思以为春草已经竭尽全力,妈妈还不满意的话,还请为我们指点迷津。”
      
      “别跟我拽什么文!你以为自己以前是娇小姐就了不起?”严妈妈恼恨她这不卑不亢的样子,扬着袖子一指四周官妓,“这里有几个不是出身大户人家?还不都乖乖服软,磨灭了性子!我早就告诉过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明天开始你们两个就给我去后院洗衣服,什么时候想明白了,能真心诚意听话驯服,再到我面前跪着讨饶!”
      
      “妈妈,您这是鸡蛋里挑骨头……”春草忍不住要争辩,相思却咬了咬牙,拽住她衣袖,“有什么好争的,她既然存心不让我们好过,吵破了天也没用。”
      
      严妈妈朝着众官妓故意扬声道:“瞧见没?还是相思懂事,知道跟我作对没什么好果子吃。明天就是卉珍日,你们这些人都给我机灵点,别在众人面前丢了我严妈妈的脸!”
      
      说罢,下令将相思和春草今夜先关在月缕风痕内,明日一早送去后院。
      
      她带着众人出了水榭,有官妓大着胆子问:“妈妈,明天要是有人想点相思的花名,您会告诉客人她挨罚了吗?”
      
      “蠢货,她才从西厂回来不久,有几个人知道?再说了,在那阎罗殿里待了好些天,又牵连上了高千户的案子,寻常人还愿意来找她出游?你以为京城的男人都是没脑子的色胚?”
      
      严妈妈冷眼斜睨,大有成竹在胸的把握。
      
      *
      
      随着众人的离去,水榭月缕风痕一下子冷清寂寥,没过多久,窗外风声卷拂,窸窸窣窣下起雨来。春草向相思抱怨了半晌,又想起明日的卉珍盛会,沮丧不已。“我一次都没去过,本来连衣裳都准备好了,还想着今年说不定有机会去见见世面……”
      
      “有什么好去的?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喜欢逞强斗富,所谓的文人也只是将带了几个美貌的名妓拿来炫耀,显出他们文采风流,有美人红袖添香,依偎作伴。”相思拨弄了几下琵琶,觉得头晕发困,环视四周找不到休息处,只得转到了那扇紫檀雕花嵌螺钿百鸟的围屏后。
      
      黄花梨描金榻,榻畔有玲珑雅致的几案,案上摆有碧玉莲叶菡萏茶具。
      
      她揉揉眼睛,实在撑不住,便裹着冰绡素洁衣衫,躺在了微凉的描金榻上。
      
      细细密密的雨点落在窗纸间,犹如轻蝶扑飞,簌簌悄寂。
      
      忽而想起那天午后大雨,她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敲开了月缕风痕的门扉,就是那样低首屏息,端着醒酒汤来到这里。
      
      然后就看到了那个年轻人,藏蓝色曳撒银纹含光,他合着双目,斜倚在这描金榻上支颐小憩,沉静如无瑕璧玉。
      
      ……
      
      “相思,相思。”寂静中,忽然传来春草的唤声,将她从遐思中惊醒。
      
      “什么事?”她皱皱眉,侧过身子。春草趴在了描金榻边,小声道:“你还记得那天,就是你姐姐被高焕抓走的那时候……你不是代替我,到这里来送了醒酒汤吗?”
      
      “……怎么了?”
      
      春草捧着脸颊道:“后来你就被带走,我都没来得及问问,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大人,到底是什么官职啊?你当时是不是求他帮忙了?”
      
      相思的心里划过一阵尴尬之意,她垂下眼帘,简单回答:“是求了一下,但也没什么用。官职么,我没问。”
      
      春草大有失望之色:“为什么呀,孤男寡女的,你还精心打扮了呢,他眼界那么高竟然看不上?那邹侍郎也算是大官了,看你的眼神都发着亮……”
      
      “春草。”相思摇了摇头,制止她往下说,“以后不要再多打听那一位的事。”
      
      春草一愣:“怎么?”
      
      她避开视线,淡淡道:“虽然没细聊,但看得出,应该并非良善之人。”她顿了顿,见春草一脸惊诧,又道:“所以呢,我们最好别再和他有接触。”
      
      *
      
      夜雨淅淅沥沥,濡湿了素白窗纸。紫禁城内已然静谧,西华门秉笔值房里灯火阑珊,江怀越还在有所思量地缓缓研墨。
      
      一阵急促而又压抑的敲门声扰破寂静,他皱了眉头:“进来!”
      
      “督公,督公!”杨明顺衣衫都湿了,急切闯入,“余德广说的没错,惠妃今天傍晚果然晕倒了,小的刚才去找了司药金姑娘,她说……”
      
      江怀越抬目,盯着杨明顺。
      
      杨明顺打了个寒颤,小心翼翼地道:“金姑娘透露给我的消息是,高惠妃查出有孕了!万岁爷惊喜万分,到现在还陪在她身边。还有,东厂裴炎那边的人应该也知道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相思:督公今晚下雨还去值房啊?
    小江:不然成天待在西厂干什么?无聊。
    相思:那您没有家吗……
    小江:有宅子,不住。还不如去值房待着。
    相思:呵呵,那您可真是个社畜啊!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雪糕 4个;Tittot、未知、天上白云朵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清弦引
    我的古言武侠(连载中):傲娇腹黑男VS呆萌羞涩女



    天籁雪尽两茫茫
    我的古言武侠:痴迷的,断了情丝。复仇的,乱了方寸。到头来,不过烈火焚花、大雪茫茫……



    一池青莲待月开
    我的古言武侠:他无父无母,不知为何来到这世上,也不懂情爱是何物,只知练剑、修道。



    庐州月
    我的古言武侠:岳如筝苏醒过来的时候,正望见那个蹲在她身前的采药少年。他有一双幽黑清澈的眼睛,好像可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