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很久前的现代短篇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size="15"


  总点击数: 216   总书评数:4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7,185,65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黑历史
    之 听说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6496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某年某月某日

作者:柠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听说那天

      
      1
      
      我们分手吧。我低垂着头,轻轻道。
      冷气袭来,感觉到他的视线停留在我身上,一会儿,听到他离去的脚步声。我抬起头,看着他挺俊颀长的身影就那样决绝的渐渐远去。视线越来越模糊,当他的背景转过教学楼彻底消失不见,眼泪终于无声地落下,胸口那个叫心脏的位置慢慢冰冷麻木。
      凉风萧瑟地吹起,火红的枫叶寂寂飘零而下,宛如一场华丽的祭奠,祭奠我们的爱情,它终于走到尽头,无法救赎。我仰起头,那曾经耀眼而温暖的阳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苍白寒冷。
      我明白,他是那么骄傲的人,所以连分手的原因都不肯问一句。这样很好,我就不用找借口去欺骗他。
      沉默地转身,向着校门口走去。我该离开了,离开这个有他的地方,离的远远的,远远的。
      
      妈妈。打开房门,我看着房间里穿着时髦的女人,不含任何感情地叫出这个与她根本不相配的称呼。
      那女人抬起头,脸上精致的妆容像极了一种讽刺,她妩媚一笑,回来了?都交代清楚了吗?去你的房间看看需要收拾什么东西,快点收拾完了就可以走了。机票是三点的。
      我没什么需要收拾的,走吧。我说着,快速转身踏着刚刚走过的地方向门口走去。
      真的不想,不想多看这个女人一眼。这个在血缘上是我母亲的女人,她怎么能那么残忍,或许只是因为她身体里流淌的血液是冷的吧。
      坐在候机室里,我把头深深埋在双膝之间,思绪疾速旋转,这七天中发生的事像电影片段一样在脑海中一幕幕反复上映……
      
      夜色浓重,我带着愉快的心情踏着一地碎碎的白月光脚步轻快地回到家里。妈妈忽然通知我,我们要离开这个城市了。
      不要。我毫不犹豫地拒绝,原有的愉悦心情渐慢消失无踪。
      她微微诧异地看我一眼,不要?你是说你不要离开?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没有爸爸,只有她,带着我住在某个城市,但没过一年就搬离,然后我就一直生活在不停地搬家转学中,直到我十八岁的现在。我们住在这个城市已经快满一年,她果然又如我所料提出了飞往另一个城市。以前不管心底多么不愿意我都对频繁搬家没有任何意见,那是因为在以往住过的地方没有我在乎的人或事物。但这一次不同,这一次,这个城市里有了我在乎的人,我……深深喜欢的人。我不要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离开,毫无理由的失去他,亲手毁了我们的爱情。
      对。我们为什么总在不停的搬家?难道你不认为你早就应该给我一个理由了吗?我抬起头对上她的视线,静静地问。
      没有理由,总之我们下周一就离开这个城市。她娇艳的笑着,语气却是那么无情。
      那你自己离开吧,我不要走。马上就是我的十八岁生日了,过了生日我就不再需要监护人,生活费和学费我都会自己负责的。
      我已经做了最大让步,她却还是不同意,不行,你必须跟着我。
      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我跑回自己的房间用力甩上房门。下周一?我会用行动告诉你,我绝不离开。
      可是我没有料到,我的妈妈,她居然会那么狠,毫不留情地刺了我一刀,彻底毁灭了我的爱情,残忍地割掉了我留在这个城市的唯一理由。
      心底泛出的一股凉气迅速在身体四散开来,手脚冰凉,好冷……明明还没有到冬季,怎么会那么冷……
      坐在地板上经过了漫长的一天一夜后,我扶着墙壁缓缓站立起来。坐在这里有什么用?要跟他说分手,然后快点离开,离他远远的,再不出现在这个城市,再不出现在……有他的地方。
      可是,说分手,需要多大的勇气?我的坚强从来都是一种伪装,一层保护壳,它对我在乎的人无法起到任何作用,软弱怯懦的我,怎么说得出口要分手?那是我从出生现在最在乎的人,深深、深深喜欢着的男孩子啊。甚至,以后再也见不到他,再也不可以见他。我们之间有最美好的感情,有紧紧相连的关系,它却逼得我只能离他越远越好,然后永不相见。
      
      空旷的候机室里传来公式化的声音提醒着我,离开的时间到了。下一个未知的城市,将没有他的身影,没有他的呼吸,没有他的一切。
      我起身准备进入登机口,却在转身的一刹那,看到他飞奔而来。眼泪再次涌出眼眶,那是聿景啊,一中里不管什么都是最出色的男孩子,此刻他为什么会这么狼狈,大汗淋漓,喘着粗气,神情竟然是从来没有见过的焦急。
      看着他注视着我,表情放松下来,一步步向我走近,我的脚步无法控制地向他靠近。
      他凝视着我,伸手抚摸我的脸,擦着我的泪水,未语先叹,我认输,如果对象是你,我无法骄傲。为什么要分手?你还喜欢我不是吗?
      我直直的站着,右手中紧紧握着机票,任由他的手覆上我的脸,无法言语,只能用力摇头,再摇头,拼命摇头。
      他清亮眼神,忽然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坏坏的笑,因为你要搬家吗?这样的分手理由太可笑了吧?我不在乎在哪里读书,留下你新家的地址,我转学去找你。
      泪水肆虐,我狠狠咬着唇,倔强的不肯哭出声。仍是重复那个单一的动作,拼命地摇头。
      不行吗?即使我这样努力过,也还是不行吗?我们两个就只能这样了吗?这就是最终结局?浓重的失望掠过那张从来都自信高傲的脸,他悲伤地凝视着我,低声问。
      我停下所有动作,深深地看他,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这么近的看他,面对面的看他,然后……缓慢而又轻微的点了一下头,再不敢看他一眼,快步转身向登机口跑去,晶莹剔透的泪水无声地洒落了一地。
      为什么要分手……为什么要分手……我可以告诉他吗?不可以。那样的痛苦,由我一个人承受已经足够,我不想看到他的目光中也染上绝望。只要我这样没有理由的离开,他一定会厌恶我,渐渐忘掉我这个人的。
      乐乐!穿过检票口,身后又传来他的声音。
      我顿住,却没有转身看他。乐乐,这是他在第一次吻我的那天晚上这么叫我的,之前以后都没有再叫过。
      如果真的不行,忘了我,在另一个城市找个爱你的男孩子,一定要幸福啊!他大声喊道,声音中有伤痛,更多的却是祝福。
      
      2
      
      我坐在喧闹的网吧里,静静地看着电脑屏幕中那个熟悉的已经融入血液的身影。照片中的他,笑得张扬洒脱,耀眼夺目。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M市一中的红枫树下。
      我皱着眉站在那里等一位同学,她已经迟到20分钟了,而且还没有要来的样子。他就忽然从粗大的树干后面冒了出来,一脸坏坏地的笑容眼神戏谑地看着我。这位同学你的名字?
      乐舒影。我反射性回答,然后懊恼地咬唇。我根本不认识这人,干嘛乖乖回答他。
      他的笑容更大,眼中笑意涌动,好了,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给你个机会,说吧。
      我愣愣地看着他,说什么?
      他扬手指了指头顶的红枫树,俊朗出色的脸上满是笑意,你站在表白树下等我,难道不是要向我表白?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还不快说?
      我的脸一下子涨红。这棵红枫树就是学校里十分有名的“表白树”?转学才没几天,我只听到同学整天都在说表白树下又有谁谁谁向谁谁谁表白之类的,根本不知道这里就是啊,再说我也不是在等他。
      我结结巴巴地解释,我没有等你,没想……
      舒影!我等的同学大叫着急急忙忙的冲过来打断了我的话。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啊!聿景!她走近看到跟我站在一起的男生后,高分贝的尖叫。你是一中的风云人物聿景吧?我们班的女生都很喜欢你哦,我……
      他却对同学的热情毫不理会,看了同学一眼,戏谑地笑着对我说,呐,既然你不说,那么我就当作你已经表白啦,现在我就可以答复你,我答应。乐舒影你以后就是我的女朋友了哦。
      说完潇洒的转身离开,留我在树下被那个八卦的同学抓住不停地尖叫。
      然后……然后就是有他的日子,我们一起做所有情侣做过的事。他骑着自行车飞奔,我坐在后面紧紧抱着他的腰,在车子颠簸时快乐的尖叫;两人坐在秋千上轻轻地摇晃着,吃着同一款的冰淇淋;他带我到郊区的山顶去看日出,看晚霞;水瓶座的流星雨下起来我正着迷时,他的脸忽然遮住了星空,然后唇上有柔软的触感……
      我渐渐快乐起来,笑容渐渐多起来。感情就在飞速流逝的时间里不知不觉地越积越深,最后淹没我整个心,整个人。
      ……
      可是现在一切都被毁了,被妈妈毁了,被我亲手毁掉了。
      现在我只能通过他的博客得知他的消息。他没有近照,相册里都是我们在一起之前或者在一起时的照片,所以我想看看他最近的样子,却不能如愿。
      离开那个有他的城市已经一个月,我再也不是以前安静沉默的样子,我穿带洞的牛仔裤,长长的头发烫了染了,学着逃学,学着酗酒,学着打架,学着堕落。
      忘了?怎么忘?那深入骨髓的痛楚要怎么忘?我的勇气在对他说出分手的时候,在他追到机场尽力挽回我们我却仍然摇头拒绝的时候,已经消失殆尽。那个名为毁灭的泥沼的吸力太强,我挣脱不了,只有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吸进去,清醒地看着自己一点一点慢慢被毁掉。
      
      3
      
      乐舒影,看看这个吧。妈妈横躺在沙发上把玩着自己酒红色的大波浪卷长发,漫不经心的扔给刚进门的我一张纸。
      又是这样的纸张……我恍惚了一下,脑海中不可抑制的回想起了两个月前她递给我一张纸给我带来了什么,然后缓缓收回思绪,把注意力转移到这张纸上。还有什么比两个月前那张纸上的内容更可怕的吗?
      然而,慢慢扫视着纸上的内容,我以为早已麻木的心再一次剧烈抽痛起来。
      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MDS),常呈慢性贫血表现。起源于全潜能干细胞水平,病态、无效造血的克隆异常增殖性疾病。其中增生低下占8%~20%不等……
      什么意思?他说自己从小就轻微贫血的啊……我喃喃说着,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问妈妈。
      她忽然甩了甩头发,端坐起来看着我,露出恶意的笑容,就是说,聿景,你喜欢的那个男孩子,得了和白血病差不多的病,虽然有些差别,但是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的死亡率绝对不低于50%哦!
      我狠狠地瞪着她,你骗我!你怎么会知道这个消息,你一定是在骗我。
      她冷笑,哼,聿景的父亲聿铭虽然早就跟我分手了,但他毕竟曾经是我的客人,我们甚至有了一个你,怎么可能彻底断绝联系?我也只不过是给你看而已,信不信在你,都与我无关。
      为什么?你是我的妈妈啊,为什么一定要让我痛苦?为什么一定要我绝望心死?为什么?她不会骗我,我只是想欺骗自己而已。聿景的博客两个月没有更新,他熟悉的那些朋友在留言板上说的那些我看不懂的话,在这一刻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她又朝我露出一个妖艳的笑容,别跟我谈什么母女感情,我是做什么的你不是知道吗?人家都说我们这行无情,我自然也不例外了,呵呵,我从二十五岁以后就最喜欢看人痛苦绝望,看到你们那样我就会兴奋!
      我想看一个怪物一样的看着她静了一会儿,轻声问,是不是需要骨髓移植?聿景是独生子,是不是可能需要我去配骨髓?
      她语音轻快愉悦地说,不做骨髓移植也可以,只是那样很难根治或者说很难治愈就是啦。
      两个月前妈妈给我了一张DNA鉴定书,那纸上一行行漆黑的宋体字寂静无声地诉说着一件可怕至极而又被电视剧小说称为恶俗的情节。
      所以我和聿景不能在一起,所以我不能告诉他分手的原因,所以我必须远走,我们再不相见是最好的结局。可是现在那道本就在往骨子里溃烂的伤口又被撒上一把盐,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需要骨髓移植?那是不是意味着我要回去,把一身伤痛绝望带给他?
      真的好痛好痛,为什么生病的不是我?我能不能不要再撑下去了?我可不可以放弃一切,连自己的生命都放弃?也许聿景在不久以后就会到另一个世界陪我,在那里我们会没有任何阻碍的在一起吧?
      可是不行,他是那么那么优秀出色的人,怎么能在人生刚刚起步的时候就死去?那样他也会怨恨不甘吧?我可以不在乎自己,但却不能冷眼看他被病痛折磨。我要去做骨髓配对,如果成功,就匿名捐赠骨髓给他。如果我也一起努力到最后他还是被病魔夺走生命,那么我也不用这么痛苦的活下去了,我会一直陪着他。
      上天啊,请不要那么残忍,给我一个活下去的理由,给我一点活下去的力量,不要让我的人生充满绝望……
      
      4
      
      骨髓配对不成功。
      我只能悄悄站在高级病房门外看他,看记忆中从来意气风发的他脸色苍白,穿着病号服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床头挂着的点滴顺着透明的胶管一滴一滴流进他的静脉血管中。
      像是察觉到什么,他忽然睁开眼睛看向我站的位置。
      无法顾及到他有没有看到我,会不会看到我,我慌忙转身匆匆向楼梯口跑去。
      乐乐!听到他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他果然看到我了。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却在看过之后再也无法继续奔逃。他的左手背上正在流血,鲜艳的红色液体小滴小滴成串流下,他却不管不顾,飞快地向着我跑过来。我猛地转身向他跑过去。
      聿景无言地把我拥进怀里紧紧搂住,我挣扎着想要去给他的手背止血,却听到他暗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别动,就这样让我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别动。
      好温暖安稳的怀抱,眼眶泛酸,感觉眼泪就要出来,我用力眨了眨眼,身体不再扭动,双手扶上他的胳膊,想要摸到他的左手背,先止血要紧,可他却一下子把我的双臂都搂进怀里,让我完全无法动弹。
      我们两人这样安静的拥抱了一会儿,他忽然语气轻柔地问,现在可以告诉我分手的原因吗?
      我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那样的理由啊,我怎么告诉他,怎么能告诉他。
      仍然不告诉我吗?即使我有可能就这样死去?他的手从我的背上移到了后脑勺处摩挲着,忽然语带嘲讽,什么时候我聿景变得这么卑劣,竟然学会用这种方法去威胁别人了?
      他猛地放开我,扭头大步向病房走去,毫不回头的进了病房并甩上房门。
      我愣愣地看着病房门口站着的贵妇人,没有动作。我见过她,聿景的母亲,一个优雅高贵的女人。她担忧地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又向着我慢步走过来。
      舒影是吧?她虽然眼中掩不住忧虑,但还是面带微笑地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
      她低声又问,两个月前的一天景从学校回家忽然因为一点小事大发脾气,事后我问起,他勉强吐露了不清不楚的几个字,再加上这两个月一直反常的情绪,你们两个是分手了吗?你提出的?
      我心底钝痛又开始弥漫,木然点头。
      她有条不紊地继续问道,为什么?我看得出景和你都用情很深,我和他爸爸也没有为难你反对你们在一起的意思,你为什么还是跟他分手了?
      眼泪涌出眼眶滴落在地上,我无法说出什么,唯一的表达方式只有摇头再摇头。
      聿阿姨轻叹了一口气,好吧,我不为难你,可是景现在生病比较严重,你又来是什么意思呢?
      我还是摇头。
      她凝视着我一会儿,那你跟我来一下好吗?我有东西要给你。
      我流着眼泪轻轻点头,然后跟着她离开了医院。
      
      坐在到达一个我和他都梦想大学以后去旅行的城市的飞机上,我紧紧抓着聿阿姨给我的日记本,她的话语一字一句清晰地印在脑海深处。
      
      景的病虽然不好治,但我和他爸爸都不会放弃。听说有些地方治疗方法是不同的,效果自己也不同,我们不会静静在这儿等,过几天景的爸爸就会安排好公司的事宜,我们一家三人慢慢在各地寻找治疗的方法,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适合移植的骨髓,只要不放弃,总会找到等到的。
      既然你不能再继续陪在他身边爱他,亲手给他幸福,那就远远的离开吧。带着这本承载你们两人记忆的日记离开,让他忘了你寻找属于他和另一个女孩的幸福,你也忘了他,去寻找另一个你爱并且爱你的男孩,让自己幸福。你是个好女孩,应该幸福。
      ……
      于是,我就带着日记本坐在了这个航班上。把头埋在双膝间思索了一会儿,我终于还是颤抖着打开了那本日记。
      
      2007年9月8日晴
      今天见到一个蛮好玩的女生,我故意跟她开玩笑,最后半骗半蒙地让她做了我的女朋友。
      
      我用力眨眼,努力克制不让自己的眼泪滴落在日记本上。这本日记是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的,显然是用心想要记住些什么,我们的一点一滴都在里面被记载成了文字。
      
      2008年9月2日晴
      她要分手,我一句话没说就离开了。
      今天的太阳怎么那么讨厌,空气沉闷地让人有些窒息,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教室的。
      
      日记的字迹在这一篇里不再有前面的潇洒大气,而有些凌乱。翻过一页,看到背面带着深深划痕的字:天知道这一刻我有多么厌恶我的骄傲!我多想像所有莫名其妙被甩的人一样紧紧握着她的肩膀追问为什么,然后干脆地回答不同意分手,用尽一切办法不让她离开我。
      ……
      
      2008年9月9日晴
      留不住她,放下骄傲自尊挽留也留不住她。她走了,到了另一个我不知道的城市。这个城市里将不再有她的身影,她的呼吸,她的一切。
      我聿景什么时候沦落到这个份儿上了?想过怨恨,有过悲哀,但最后还是想祝福她:
      我最爱的女孩,不管你是不是跟我在一起,我都希望你能幸福。因为只有你幸福了,我才可能有幸福的机会啊。
      
      飞机距离地面越来越近,窗外阳光明媚。我眼中有泪,却笑出了声。
      幸福吗?
      我会努力让自己幸福,所以也请你一定要努力地活下去。
      聿景,我的,
      哥哥。
    插入书签 



    穿越之女配
    女配奋起改造男配的故事~



    当女金刚穿成白莲花
    窝的穿越现言,女汉纸的肉文女主生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