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五回

      第三十五回、行尸走肉,险中求全
      
      郁图整张脸看起来都有种死人般的青黑色,他对云青笑着说道:“在下行尸宗长老,早已忘了自己名字,你称呼我现在这具身体的名字便是。”
      
      郑真真被吓着了,还没缓过神来。云青视他如无物,黑焰焚尽那少年的尸骸,焦臭之气渐渐盖住了原本的尸臭。
      
      “连自己都不记得的人,又拿什么去问天地大道?”云青做完这些便与他僵持着。她不下车,那郁图也不敢上前。
      
      郁图笑了一下,这笑容原本温和,可是配上他青黑的脸色就有些可怕了:“我一心问道早已忘我,心外再无他物,你斤斤计较这名字什么倒是着相了。”
      
      云青也没想到这邪修居然还能跟她扯上问道修心之事,她静下心思答道:“看来你也是摸到入道门栏了?”
      
      “在下不才,刚刚入道。”郁图笑意加深,“还得多谢你替我伤了那郁慎。”
      
      云青心下一沉,入道之后和入道之前是质的变化。入道前的修行者不过是通些法术的普通人,只有入道之后方能称得上真仙、真魔。虽然死在她手下的入道修者也不少,但毕竟都是依靠天书护身,不是说她真的能与入道相抗。
      
      “哦?我倒是不记得如何帮到你了。”云青看着很轻松地与他闲谈着,实际上借黑焰遮蔽,偷偷将方寸盏递到了郑真真手里。
      
      “哈哈哈,老夫修行的乃是行尸宗的蚀骨化尸大法,那小子早已被我种下尸虫,只等着收获了,没想到这最后一步你倒替我完成了。”
      
      郑真真感觉手中一凉,低头一看发现是云青时常捧在手里的那个琉璃小盏,她正要说什么云青就传音道:“到时候我们动起手来,你只管往盏中输真气,能逃多远便逃多远。记得别回头,你留下也不过是碍事罢了。”
      
      云青心分二用,一面交代了郑真真逃跑,一面还要滴水不漏地应对这老妖怪:“哦,原来是尸虫。我还以为你能拿出点活物,没想到是我多想了。”
      
      “想必道友对这行尸宗不够了解罢。嘿嘿,你年纪尚轻,不知我们宗旧事也是应该。”郁图一提起行尸宗就油然而生出一种傲气。
      
      “我只知道这行尸宗没有能给人修炼的传承。”云青笑意浅淡。
      
      郁图脸上一僵,云青这话可正是戳了他痛处。
      
      “行尸宗只有给活尸或者亡者修行的传承,所以说一看见你这活生生的□□,我倒是没往那方面想。”云青似乎越说越愉悦,“现在看见你的样子我却有些明白了,郁图是活的,你却不是。”
      
      郁图脸上青黑之气笼罩:“没想到你知道得倒是挺多的。”
      
      “算不得多,恰恰知道了道友想做些什么罢了。”云青伸手掐诀,掌中凝出细碎的光芒,正是碎光溅玉术。
      
      郁图脸色不变,他没有感觉到气机的锁定,可见云青这招不是冲着他来的。云青手上光芒溅开,车内车外的箱子都受了波及,纷纷散作木屑。
      
      郑真真看了一眼就再也忍不住吐在了地上。
      
      眼前哪里是人间,分明就是屠宰场。箱中全是年纪差不多的少年尸骨,和之前那具一样腐烂膨胀,像是饱满的石榴般裂开,碎成肉块。黑红色的肉块间还能见着森森白骨,骨肉间有些细小的黑色虫子爬来爬去。
      
      “一些小玩意儿罢了,想必道友早就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东西吧。”郁图脸色还是青黑的,也看不出什么情绪。
      
      云青点点头:“见你第一面就知道了。尸臭味这么重,我便是不想注意到都难。”
      
      “这几日杀牛之人是你?”郁图问道,心中对这自称圣地门人的女孩儿戒惧起来。牛死得一多那他便需要频繁地腾挪这些箱子。每个箱子里都装着那些向他求法的少年修者,为了达成目的他在箱子上布下了复杂的禁制,而这些禁制多半是固定的,禁制之间也有相互影响。
      
      而且箱子的炼制大多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完善,不是一下两下就能重组的,所以每一次腾挪就会多一些破绽。今日那破绽实在太大,导致箱中尸体活化,让郑真真给看出异处。
      
      云青又点了点头:“直接戳穿怕你尴尬。”
      
      郁图一时不知该怎么回这话。这边郑真真也暗吃一惊,她之前还与那些说牛死得这么快是因为他们几人的护卫争辩过,没想到这么快就打脸了,这牛还真是云青下的手。
      
      他沉默了一会儿,好脾气地解释道:“箱中是我的养料,没想到他们没用着,倒是先用上了郁慎。他太老了,味道不怎么样。”
      
      箱中大多是少年,而郁慎已是青年,从年纪上看是大些。不过郑真真怎么听都觉得这个“老”指的不是年龄,更像是……肉质。
      
      “你还挑嘴?”云青冷笑道,“这些少年想来是为你所欺,拜在你这么个吃人的东西座下,不仅被种了尸虫还被封在炼尸匣里当储备粮。”
      
      郁图摇了摇头:“他们都是自愿的,我行尸宗法门玄妙无比,你怎能通其中奥义?他们此番也算是舍命追求大道,以我蚀骨化尸诀为媒,舍生相饲。”
      
      “的确玄妙无比,把你由活生生的人炼成了如今这副模样。”云青点头赞同。
      
      郑真真听得汗毛倒数,怒火冲天。她终于懂了这郁图所做之事。这行尸宗法门根本不是给人修的,想来那邪修是以人身去修炼了,结果体内死气越来越重,不得不频繁地更换身体,如今刚好换到这郁图身上。可是换身体还不够,他生机不多,只好通过吞噬天地之灵攫取生机,苟延残喘。
      
      “你对这些个无辜少年下手就不怕遭天道报应吗!?”郑真真终于忍不住道。
      
      郁图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哈哈大笑:“姑娘真是纯善之人,你怎么知道这些少年是无辜的?”
      
      郑真真不知为何心中突然一凉。
      
      郁图接着说道:“我从十三障中带出这些不安分的少年已有半月之久,从未给他们喂过食粮,你以为他们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郑真真脑海中突然闪过那个带着齿印的白骨,捂嘴吐了出来。
      
      “人既然可吃其他动物,自然也可以吃别的人,还能吃自己。”郁图对她的反应颇为满意,他舔了舔嘴唇道。
      
      云青突然轻笑出声:“人?怎么能称得上人,人乃是天地之灵,而你眼前这些,不过秽物而已。”
      
      她指尖绕着黑焰,挥手就将这些箱子和牛车化作一片火海。
      
      郁图眼神一凝:“看样子道友也非仙门正道,那我们也不必作对,到时候在雪山法会上联合起来岂不大好?”
      
      “我不知何为正邪,不过我知道你这条路绝不可能求取大道。那你于我而言,真是一点用途也没有啊。”云青说完便收回手,闭目静立。
      
      “为何要求这天地大道?逆天而行才是我修者本色!”郁图大声说道,眼中微微泛红。
      
      “你连天道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敢叫嚣逆天而行。你入道修为怕是祖上烧高香给求来的吧。”云青见他这副模样便给郑真真打了个手势,让她做好逃离的准备。
      
      郁图眼睛虽红,但还是克制住没打算动手:“道友何必这般尖酸刻薄,我初见你便有种看见同类的感觉,要是你随我去雪山法会……”
      
      “少抬举你自己了。”云青打断道,“随你去雪山法会?你只想着我与人相争之际给我下个尸虫,好换上这具淬炼得上好的身体吧。”
      
      “哈哈哈,道友你想多了,我为何非得趁这法会给你下尸虫?”郁图朗声大笑,“现在不也可以吗!?”
      
      他衣服下钻出无数细密的黑点,远看就像一朵乌云一般,飞快地向着云青所站的地方扑过来。
      
      “走。”云青按住郑真真的手,带动她真气运转。郑真真只能眼看着那些黑点扑过来,然后她眼前一花,就发现自己拿着方寸盏站在冰天雪地里了。
      
      郑真真站在漫天风雪中,不知所措地捧着那小小的方寸盏,感觉眼泪都像冻住了一般流不下来。
      
      方寸盏只能带走一人,要么她和阿芒走,要么郑真真走。若是留下郑真真,那她必死无疑,云青也算损失不小。若是先弄走郑真真,说不定她身边没有拖油瓶还能险胜,这样双方都无损。云青此举也是险中求全。
      
      黑色的虫云一下就裹住了云青,没有方寸盏在身,她既不能瞬间脱逃,又不能借隔绝这些虫子。她撑起黑色魔焰,那些虫子扑进火中,发出哔啵声,焦臭味刺激得很。之前送走郑真真云青就消耗了不少真气,而这魔焰消耗真气也是剧烈,这些尸虫源源不断,只要她消耗殆尽便能将她吃得一点不剩。
      
      郁图看着这些尸虫将云青淹没,心中警惕心不曾放下。他虽然比云青高出一个境界,但那女孩儿身上有种十分可怕的气息,这让他一直放不下心。
      
      境界与境界之间的力量差别几乎是没办法弥补的。入道之前的任何道法都无法对郁图造成损伤,反之,任何入道之后的道法云青都无力抵抗。虽然她能借天书施展出入道之后的道术,但也只是“形”到而“意”不及,她自身无法领悟到入道层次的话,这术法便不会对郁图造成伤害。
      
      这也是为什么云青一直回避着履天坛的执法弟子,不敢与他们硬碰硬的原因。毕竟他们一行十人全部入道,还有合击阵法,身上法宝也是不俗。
      
      待到月向西沉之时,黑焰渐渐弱了下去,那些黑虫在云青周身裹成更为紧密的一团。
      
      郁图终于感觉那些黑虫突破了云青的防御,黑色尸虫贪婪地吞噬□□。可是没多久郁图的笑容就凝固在脸上,他完全没有感觉到生命力的注入。
      
      “好吃吗?”
      
      一个稚嫩而森冷的声音出现在他身后,他低头一看,白玉凝成的剑尖从他胸口穿出。
      
      云青坐在阿芒肩头,阿芒手里拿着一把玄元化玉术凝出的长剑,一下从心口将郁图捅穿。
      
      郁图浑身一震,然后整个人像那些腐尸一般软瘫下去。
      
      此时,那些原本包围着云青的黑色尸虫聚拢成一个模糊的人形,那人形嗡嗡地开口道:“你从几时开始施下的幻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