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南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战

      温柔而博学,沉默而仁慈。这是所有学生对白端容的基本印象,他是当之无愧的男神。
      
      七年前的沈图南也是这么觉得的。
      
      她遇见白端容的时候刚刚高中毕业。重男轻女的父母带着弟弟去了国外,她一个人自卑而倔强地在这座大城市里努力活着。
      
      暑假的时候她就开始在学校附近的旧书店打工。遇见白端容那天她正抱着这届毕业生留下的旧书经过偏僻的图书馆,她得把这些从学生宿舍收来的旧书搬到店里。
      
      然后呢?
      
      她越过那些苍老的书页,越过那些干涸的油墨香,看见穿着白衬衫的白端容从图书馆里走出来。纤细的金丝边框眼镜,沉静而温和的眼神,还有手里抱着的线装古籍。他这么干净地站在阳光里,一下子就让沈图南相信了一见钟情。
      
      这么多年前的记忆,一点也没有模糊的感觉。因为整整七年的战争时期,沈图南都依靠记忆里这点阳光活着。
      
      “需要帮忙吗?”白端容朝她笑了一下。
      
      沈图南脸刷一下就红了,连忙摇头,一句话也不敢说就跑了。这么一跑,她手里的那一大摞书就掉下来几本,沈图南正纠结着是不是要放下手里的书,把地上那些捡起来再说,白端容已经帮她把那几本书递到她面前了。
      
      白端容保持着温和的笑容,给人一种很有教养但是又稍有些疏离的感觉。
      
      “谢谢您了。”沈图南觉得实在是太热了,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白端容点点头,略带笑意地说道:“不用。”
      
      他转身沿着另一条路走了,梧桐影在他身后摇曳。
      
      沈图南看了他的背影几秒钟,终于忍不住道:“请问……您是这里的教授吗?”
      
      白端容有些惊讶地回头:“啊……我教小学。”
      
      原来是附近小学的老师么?沈图南觉得这个答案很靠谱,这么温柔的人对小孩子的亲和力一定很高吧,而且学校图书馆本来就是对所有市民开放的,小学老师会出现在这里一点也不奇怪。
      
      开学后的第一堂音韵学课上沈图南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白端容说的小学根本不是她理解的那个。他是汉语言专业的博导,教的是训诂学,音韵学,文字学,也就是古汉语意义上的……“小学”。
      
      沈图南坐在后排靠窗的位置上,午后的阳光被茂密的梧桐树叶滤成一个个光圈,洒在她面前的桌上。她趁教授没来的时候小睡了一会儿,结果睡过头直接错过了白端容的开场白。
      
      “那位窗户边上的同学,请你回答一下。”
      
      白端容叫了几次,整个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在睡觉。沈图南是被一阵阵窃笑声惊醒的。
      
      她窘迫地擦了下嘴角,抬头看见讲台上站着白端容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这之后白端容提的几个问题她都没能答上来。最后白端容居然还温和地问了她一句:“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只是觉得尴尬窘迫的沈图南差点因为这句话哭出来。
      
      沈图南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度过第一堂课的,总之这不是一个很美好的回忆。
      
      “同学,等一下。”
      
      沈图南恍恍惚惚地回头,白端容站在讲台上冲她招了下手。
      
      “你还记得我问的第一个问题吗?”白端容用指尖轻轻抚平书页边角上的褶皱。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这是一种真正由文化修养而积淀下来的气质。
      
      “为什么选中文系。”沈图南飞快地低声答道。这个问题她记得很清楚,因为白端容问了好几遍,而她傻站着一个字也没答。她几乎要怀疑自己是在有意捣乱的时候,白端容居然还温柔地问了她身体状况的问题。
      
      “那么现在呢?心中可有回答?”白端容比沈图南高出不少,还站在讲台上。可是被他注视着却不会有种被俯视的感觉,他会看得很专注,但是一旦感觉到沈图南对他的目光不自在了就会不着痕迹地转移视线。就算他看着窗外也给人一种听得很认真的感觉。
      
      他尊重任何一个人。这让沈图南有点不开心,如果他对任何人都是这样的温柔容忍,那么就意味着她得到的并非唯一,她并不是特殊的。
      
      沈图南眼神越来越暗,她低着头一字一句地说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她是真心喜欢着这个学科的。这句话也是她在申报专业时提交的资料里提到过的。
      
      “很好,很高兴你没有忘记自己选择中文系的初衷。”白端容这句话信息含量太大,沈图南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的申报材料是由我审核通过的,我印象很深刻。”白端容这么说道。
      
      我印象很深刻,我印象很深刻,我印象很深刻……
      
      沈图南瞬间感觉所有的声音都被嘈杂的心跳掩盖了。
      
      “我的母校也是这里。当初采取的是比较单一的面试制度,我记得面试官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也是这么答的。”白端容脸上浮现出怀念的神色。
      
      白端容身上永远看不出年龄的痕迹,即便是正这种□□裸地暴露资历的时候也一样。但他毕竟是长辈。这个认识让沈图南有些抑郁。
      
      “哦。”沈图南不知道自己该回点什么。就算立下的誓言是一样的,在学术上的期待是一样的,沈图南也知道自己大概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白端容这个层次。
      
      “我觉得你很有天赋,不要为琐碎的事情分散精力,坚持初心就好了。”白端容这么说道,在沈图南漫不经心的眼神中保持淡淡的笑容。
      
      “嗯。”沈图南念了一声,然后转头就跑出了教室。
      
      落日余晖中,少女泛白的衣角翻飞着消失在转角,看上去不带一丝留恋。
      
      沈图南大概一辈子都不知道,那个她以为会一辈子保持这种圣母笑容的人在她转身的一刻露出了略微受挫的表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