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水煮青春

作者:朝唧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个便当引发的血案

      晚饭过后,真田爷爷心血来潮非要川夏陪自己下将棋。
      
      “陪我老头子玩一会嘛,不会下可以让弦一郎教你。”真田爷爷打的小算盘真田妈一清二楚,无非是给他孙子创造机会啊啥的。
      
      哪知川夏歪歪脑袋,说出了一句让他们大跌眼镜的话。
      
      “我会下呀,从小我外公就教我了。”
      
      真田爷爷更乐了,这下子以后可以经常叫川夏来陪他下棋了。
      
      真田乖乖的坐在爷爷和川夏身边,头疼的看着混乱的棋局。
      
      “爷爷耍赖!又悔棋!”川夏激动的小脸微红。
      
      “就这一次!”真田爷爷信誓旦旦的说。
      
      “都好几次了!”川夏气鼓鼓地抱怨。
      
      “哎呀我是老头子记性不好使嘛。”真田爷爷挥挥手不甚在意的说。
      
      “哼。”川夏鼓着腮帮子盯着棋盘。
      
      “川夏啊,你外公是做什么的?”真田爷爷对于川夏的棋艺有些吃惊,虽然不如自己,但是一落
      一稳,很镇定。
      
      “外公啊,以前是大学教授来着,退休了。”川夏紧皱着眉头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真田默不做声地看着棋盘,心里想着如果是自己会有几成胜算。
      
      “啊啊啊,又输了!”川夏沮丧地看着棋盘,耷拉着脸像只小狗一样。
      
      “哈哈哈,我老头子下的很痛快啊!”真田爷爷摸着短短的胡子笑的很开怀。
      
      “不玩了不玩了,我要回家了,都这么晚了!”川夏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表,九点了。
      
      “弦一郎,送川夏回家。”真田爷爷看了一眼已经起身的孙子,心里甚是满意。
      不错,有眼力。
      
      “今晚打扰了,多谢款待!”站在真田家大门外,川夏深深鞠躬,很真诚地道谢。
      
      “以后常来玩啊。”真田妈妈热情的说。
      
      “好的!”川夏猛点头。
      
      “真田君的家人都好好哦。”走在路上,川夏颇有感叹的说。
      
      “嗯。”真田侧头看着川夏。从真田的角度来看,除了川夏的小鼻尖啥都看不到……
      
      “嘻嘻,我有点嫉妒真田君了。”川夏偏过头笑嘻嘻的说。
      
      真田不由地伸出手放在川夏的头顶,然后两人都愣住了。
      
      “咳咳。”真田假咳了几声,有些尴尬地想要收回手。
      
      “不要!”川夏出声制止。
      
      “就这样,这种感觉………”川夏闭了闭眼,“很好……”
      
      月光下,少年看着闭着眼一脸幸福的少女,眼神里有着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
      
      真田目送着川夏进了公寓楼之后才离开。
      
      转身之后的真田没发现川夏趴在窗上悄悄的看着真田离去的背影。
      
      不对劲,绝对不对劲!
      
      早上真田一进班就觉得气氛不对。这种感觉来源于仁王和寺岛暧昧到家的眼神。那眼神分明是“真田你昨晚对川夏做了什么快从实招来”这样。
      
      真田强作镇定的走到座位上坐下。身旁仁王的眼神让他浑身不自在。
      
      这帮家伙绝对跟踪自己了自己怎么忘了队里这帮没节操的家伙能干出什么事来!不用说,幸村肯定默许了。
      
      想到这里,真田扔给仁王一个凌厉的眼神,吓的仁王赶紧转过头去,装出一副看书的样子。
      
      本来同样在看真田也同样被吓回去的寺岛很不厚道的说:“仁王,你的书拿反了。”
      
      “噗哩。”仁王赶紧把书翻过来装模作样的念起来。
      
      “仁王你好吵!”川夏一脸不耐的爬起来抓着头发抱怨。仁王其实很委屈的,他就说了两个字而已啊。
      
      “噗哩,川夏你又睡觉,昨晚没睡好吗?”仁王别有深意地问,还不忘瞟一眼真田。
      
      不得不说,真田君面上功夫做的太足了,仁王啥也没看出来。
      
      闻到八卦味道的寺岛也转了回来。
      
      “是啊。”川夏打着哈欠迷迷糊糊的说。
      
      “那你昨晚干嘛了!”寺岛嘴快地问,仁王递给她一个赞赏的眼神。
      
      “干嘛了……”川夏想了一会,然后恍然大悟地说,“去了真田君家里,然后回家了。不过昨晚跟朋友打电话说到很晚,又想起来作业没做,所以熬了个夜,啊哈~困死了……”说完就转了回去继续睡觉去了。
      
      感觉好像没说重点,仁王和寺岛对视一眼,然后同时点头。
      
      绝对有情况!
      
      川夏迷迷糊糊的又睡了一上午。真田君难得一上午没说川夏太松懈了。
      
      中午该吃饭了,川夏慢吞吞的爬起来,伸了个懒腰,结果被寺岛一把拉起来。
      
      “弥光你干嘛?”川夏不明所以。
      
      “吃饭去,走!”然后寺岛拿上自己和川夏的便当拉着川夏就跑。
      
      真田也准备去吃饭,结果被仁王按住了肩膀。
      
      真田看了仁王一眼,意思是你干啥?
      
      仁王灿烂的一笑,牙齿白的快晃瞎了真田的眼。
      
      “昨天部长说了,今天中午一定要把副部长带到他那里,大家聚餐!”仁王在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于是一股蛋疼感从真田身上某个部位缓缓冒出。
      
      “弥光,你,跑那么急,干嘛啊!”川夏扶着膝盖,气喘吁吁的问。
      
      寺岛弥光两眼放光的问:“说,你昨晚跟真田干了什么!”
      
      哎呀寺岛桑你真是太心急了你怎么能这么直接呢!川夏妹子会被你吓到的!
      
      于是川夏一脸茫然的问:“我们能干嘛?”
      
      寺岛看着川夏蠢萌的表情,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她的脑门。
      
      “痛啊!”川夏揉着被戳痛的地方委屈的抗议。
      
      “戳死你活该!”寺岛翻个白眼。一看就知道啥也没发生川夏你是真蠢啊都不知道把握机会吗!
      
      “你不爱我了!”川夏宽面条泪奔。
      
      寺岛又翻了个白眼,她可不可以趁着没人看着拍死这只蠢货?
      
      相比较起川夏这面,真田受到的待遇要好得多……大概……
      
      “弦一郎~~”于是幸村你上扬的尾音是怎么回事你没看见老实忠厚的真田君无形的打了个哆嗦么!
      
      “嗯。”真田想压帽子来着,伸出手才想起没戴帽子,于是他又放下手。
      
      “昨晚安全的把木之本送回去了吗?”幸村慢条斯理的问。
      
      “嗯。”真田PAPA淡定的回答,但他明白,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让弦一郎去是正确的呢。”幸村脸上的笑跟仁王的牙是一个效果,明晃晃的快把真田闪瞎了。
      
      其实其他人,例如丸井仁王等货已经按捺不住的想要问真田昨晚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但是在幸村若有若无的眼神中,在各自搭档的拉扯中到底忍住了。
      
      “幸村……”真田PAPA 艰难的开口。
      
      “嘛,弦一郎,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份便当,一份,是仁王做的,一份,是我做的,你想吃哪份?”幸村手往后一伸,柳立马心神会领的递上两份便当,顺便同情的瞥了真田一眼。
      
      其他人在心里默默的说:“弦一郎你还是坦白吧这么早跟你说撒由那拉我舍不得啊QAQ!”
      
      真田喉结上下翻滚了几下,脑子里一句“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在闪闪发亮。
      
      仁王做的自然是没话说,有时候大家集训都是仁王准备三餐,但是幸村……他记得那次仁王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由幸村准备,结果那天晚上厕所里灯火通明第二天的训练全部取消。
      
      太可怕了!强烈的生存意识让真田的喉结又翻滚了几下,然后哑着嗓子问:“你们,想知道什么?”
      
      众人用赞赏的眼神看着真田,能屈能伸才是好汉子。【等等……
      
      “嘛,其实也没什么,大家好奇心不重的。”幸村把一盒便当递给柳,使了个眼色示意“这个可以丢了”。
      
      废话昨晚你们都跟踪了还好奇个毛!真田巨想吐槽的话被他生生地咽了下去。他想活着,他想拥有五感。
      
      “嗯……”真田握了握拳。
      
      “所以你自己说说你把木之本桑带回家以后都发生了什么吧。”幸村笑的像圣洁的天使,丝毫不介意跟踪事件已经彻底暴露。
      
      “……”真田看看众人渴望的眼神,终于忍不住吐了一口老血。
      
      真田弦一郎,扑街。
      
      “啊~好满足!”吃饱喝足的川夏往后一仰,躺在草地上舒服的眯了眯眼。
      
      “离午休结束还有半个多小时,困的话你再睡会吧?”寺岛看川夏的表情体贴的说。
      
      “弥光要记得叫我哦!”川夏猛地坐起来在寺岛脸上啵了一下,然后开开心心的睡去了。
      
      寺岛看着弥光一脸幸福的表情,无奈地摇了摇头。
      
      下午的时候,川夏的精神意外的好,于是她一次又一次的目送真田往类似于厕所的地方跑。
      
      “真田君怎么了啊?”川夏好奇地侧头问仁王。
      
      “噗哩,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仁王摊手,然后同情的看着真田一脸苍白【真的看得出?】的走进来。不知道幸村是有意还是无意,他让柳扔掉的便当是仁王做的,于是苦逼的真田默默地扒完了幸村做的便当以后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真田君,你没事吧?”川夏也是又同情又关切地问。
      
      “没事,不能松懈。”真田君你都跑厕所跑成这样了还说不能松懈,你确定真的带胶布?
      
      “对了,我有药!”川夏在书包里翻啊翻都快把脑袋埋进去了,终于翻出一盒药。
      
      痛经宝颗粒!
      
      于是川夏寺岛仁王加真田四个人面面相觑,出川夏外剩下三只都很想吼一句“这是毛啊这能给拉肚子的男*人吃吗啊恩!”强烈的迹部即视感给跪。
      
      “拿错了……”川夏干干的笑了笑,然后又翻出一盒药,这次是治疗胃痛拉肚子的。
      
      真田皱着英挺的眉看着川夏手里的药,又看看川夏那副活像是等着主人夸奖的小狗的表情,终于掰了一粒送到嘴里咽了下去。仁王很有眼力介的递上一杯水。
      
      “谢谢。”真田有些别扭的说。
      
      “恩恩不客气不客气!”川夏看着真田脸色变好了一点心满意足的转回去了。【喂哪有那么快你心理作用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又忘了【【。
    话说有看的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