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水煮青春

作者:朝唧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真的只是补习?

      “木之本桑,吃完午饭了?”川夏回到教室,看到仁王甩着小辫子跟她打招呼。
      
      “啊咧,仁王君,真田君没回来吗?”川夏看到仁王旁边的座位空着,不禁有些失望。
      
      “他啊?应该跟部长在一起,他们经常在中午研究网球部的事。”仁王混不在意的说。
      
      “立海大的部长……好像听谁说过。呐,仁王,我想去网球部看看诶!”川夏两眼放光地看着仁王。
      
      “这个问题再议。”仁王眼珠子一转,打了个哈哈。
      
      “切。”川夏气哼哼地转回去,在心里给仁王记了一笔。
      
      下课以后,川夏很准时的转回去,看着真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咧开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木之本桑有事吗?”真田机械地问。
      
      “有啊有啊,真田君可以帮我吗?”川夏一脸期盼地看着真田。
      
      真田不语了。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木之本总喜欢缠着自己,一般人看到自己都不会主动凑过来的。
      
      “什么忙?”
      
      “这么说真田君答应了?太好了!我就知道真田君是热爱帮助同学的好人。”川夏激动的说。
      
      一旁的弥光和仁王默不做声,只是在心里喊你哪只眼睛看到真田同意了哪只眼睛看到真田热情了你是不是高度近视啊!可惜,川夏听不到。
      
      “是这样的,我的数学一直不太好,真田君有空的时候可以帮我补习一下吗?”川夏挠挠头发,不好意思地问。
      
      真田不语,心里却在想为什么不找仁王明明他的数学比较好啊?
      
      “真田君?”川夏叫了他一声,奇怪他怎么不说话了。
      
      “木之本桑,你干嘛非要我们副部长帮你补习啊,他平时要管理社团很忙的,不如我帮你啊?”狐狸大大咧咧地开口,本以为川夏会拒绝,谁知她居然一口答应:“那就麻烦你了,仁王君。”
      
      仁王默默地看向真田,发现真田一脸大义凛然外加感谢再加同情地看着自己,他真想抽自己一巴掌。叫你嘴贱啊!
      
      下午放学以后,仁王跟真田一起去网球部训练。走到半路真田开口道:“仁王,你真的要帮木之本补习吗?”
      
      仁王“噗嗤”一笑,摘下头上的假发带上眼镜,很淡定的说:“这是仁王的事。副部长就不要管了。”
      
      真田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心想他们什么时候换的啊?
      
      “比吕士,你还真是给我找了个好工作。”仁王手搭在自家搭档的肩膀上苦笑着说。
      
      “不客气。”柳生淡定的说,眼睁睁地看着仁王走向早已等候在门口的川夏。
      
      “仁王君!”川夏大力地挥着手,生怕仁王看不见她。
      
      “你倒是很准时啊。”仁王低头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女孩子。
      
      “妈妈说跟别人约定好的时候不能迟到。”川夏一本正经的说。
      
      “是吗?那么我们去哪里补习呢?”仁王绕着小辫子,好笑的看着川夏。多大的人了还把“妈妈说”这种话挂在嘴上。
      
      “去我家吧,反正家里没人。”川夏有些惆怅。
      
      “那走吧。”仁王一脸无所谓,反正他从来不会按时回家。
      
      两人走后,立海大的怪物们出现了。
      
      “那个人是谁啊?”丸井嚼着泡泡糖好奇地问。
      
      “木之本川夏,仁王和真田的同班同学,就坐在他们两个前面。据仁王说,是真田副部长的爱慕者。”柳生面无表情的说完这些话,完全不顾这会带来多大的反应。
      
      “她,脑袋抽筋了吗?”好半天,丸井不要命地说了一句,众人不由地脸色一凛,以真田为最甚。
      
      “大家怎么还没回去呢?”身后响起一个如三月春风般温暖的声音。
      
      “部长,刚才仁王带着真田的暗恋者走了。”又是丸井。什么叫没长脑子。
      
      “哦?真田,是这样吗?”幸村笑着看向真田。
      
      “没有的事。”真田压压帽子。
      
      “呐,没事的话大家回去吧,要是觉得太闲,可以考虑以后多加训练量,大家觉得——”幸村的话还没说完,眼前几个人已经变了脸色,道了声“再见”,就都没影了,只剩下真田和柳。
      
      “幸村——”真田看着幸村艰难地开口,却被幸村堵了回去。“真田,私人感情问题不要带到社团里来哦。”真田听了,原本就不白净的脸变得更黑了。倒是一旁的柳一直没说话,心里琢磨着回家建立一个“真田恋爱观察记录”比较妥当。
      
      “仁王老师,我们从哪里开始?”川夏举着课本,老老实实地看着仁王。
      
      “你哪里不会?”仁王绕着小辫子。
      
      “不知道,因为都不太会。”川夏挠挠头发,很不好意思。
      
      仁王默了一会儿,认命地从头开始讲。
      
      讲完了天都黑了。川夏看着外面,突然说:“要不仁王你留下来吃饭吧。”
      
      仁王有些惊讶,不过还是很愉悦的答应了。
      
      晚饭的气氛和谐而融洽。仁王不时地讲个小笑话,而笑点超低的川夏自然是很配合地每次都大笑出声。
      
      仁王突然有些感慨,原来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天然的人啊。
      
      “仁王君谢谢你,你真是个大好人!”仁王和川夏站在川夏家门口,川夏真诚地向仁王道谢。
      
      “啪!”仁王的手掌拍在了川夏的后脑勺上,“少女,随便发‘好人卡’这种伤害少男心的东西是很不人道的。”
      
      川夏看着仁王默不做声,心里狂吐槽“仁王你这种人就是欠伤害啊混蛋!”
      
      对于川夏来说,社团这种东西,存在的意义就是让她感受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在选择社团的时候川夏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园艺社。
      
      被同桌弥光问及原因时,川夏的回答理直气壮:因为我喜欢!
      
      川夏喜欢植物,从小就是。更准确的说她喜欢泥巴。
      
      看着川夏一副兴致勃勃迫不及待的样子,弥光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决定无视她。
      川夏也不理会她,兀自在那乐着。
      
      川夏在大阪的时候有一对好朋友,兄弟俩,一个叫忍足侑士,一个叫忍足谦也。侑士是个干净的娃,从来不陪川夏玩泥巴。谦也是个善良的娃,陪着川夏玩泥巴。国中时侑士搬家了,就只剩下谦也和川夏了。现在川夏也走了,就剩谦也了。
      
      好像过了很久了啊。晚上,川夏躺在床上,望着满天的繁星,难得的没有立即入睡。
      
      过去就是要回忆啊。川夏翻了个身,闭上眼。
      
      第二天,川夏顶着俩大大的黑眼圈去上学,吓了弥光一大跳。
      
      “我说,仁王昨晚真的只是帮你补习了吗?”弥光斜眼看了一眼川夏,又看了一眼仁王,眼
      神甚是怀疑。
      
      “嗯。”天然系川夏没反应上来,呆呆地回答。倒是仁王凉凉的扫了一眼弥光,弥光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寺岛同学这句话有歧义啊。”仁王身子后仰,眼神凉薄。
      
      “仁王桑你想太多了。”弥光做无辜状。
      
      “你们在说什么?”川夏终于清醒了一点,感觉到了空气中淡淡的□□味。
      
      “没什么。”弥光和仁王很有默契的一起否认,剩下川夏一个人摸不清楚状况。
      
      “噗哩,真田怎么才回来。”仁王双手交叉放在脑后,悠闲地看着大步走进来的真田。
      
      “真田君早上好!”川夏瞬间精神,大声地跟真田打招呼,引得班里不少人看向她,只是本人浑然不觉。
      
      “嗯。”真田压了压帽子,然后又摘下来,上课戴帽子的话,身为风纪委员长的他就带头违纪了。
      
      “川夏你什么时候看见我也能这么热情?”仁王语气酸酸的说。
      
      “我不热情吗?”川夏不解地看着仁王。
      
      “噗哩。”仁王撇嘴,不再理她。川夏觉得莫名其妙,瞅着真田嘿嘿傻笑。而大风大浪都经历过的真田已经在最短的时间里适应了川夏这个不按常理的呆瓜了。
      
      弥光不懂声色地看着仁王,俩人开始用眼神交流。
      
      你什么时候跟川夏那么亲密了,都叫上名字了?弥光眼神不善。
      
      昨天啊。仁王狡黠地笑。
      
      是你自己以为的吧,川夏根本不会这么想。弥光眼神坚定。
      
      仁王还没来得及给弥光回过眼神去,就发现川夏正在看他们,嘴巴缓缓地张开。
      
      仁王在心里大喊一声不好,还没来得及阻止,川夏已经喊了出来:“你们在眉目传情啊?”
      
      仁王捂脸,他的一世英明啊。
      
      弥光垂头,她的清白啊!
      
      川夏说完也意识到用词不对,可是已经晚了,全班同学都看了过来,并且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
      
      “看不出来啊,仁王跟寺岛居然有暧昧。”同学甲说。
      
      “就是,仁王看起来就不正经。”同学乙说。
      
      “就是,原来寺岛——”同学丙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怒吼给打断了!
      
      “太不像话了!都什么时间了你们还不准备上课!”历史老头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所有人都正襟危坐,事件的几个当事人也赶忙坐好。
      
      “川夏,去吃午饭?”中午,弥光收拾好文具书本,看着川夏。
      
      “不了,我带了便当,去天台吃。”川夏摇摇头,举着便当盒给弥光看。
      
      “正好,我也带了,一起吧。”仁王语气自然地看着川夏,又扭头问真田,“副部长呢?”
      
      真田带上帽子,一句话也不说起身走了。
      
      川夏歪歪头,看了一眼仁王。仁王耸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
      
      弥光眼神复杂的看了剩下的俩人一眼,然后走了。
      
      “我们也走吧,少女。”仁王一个巴掌拍在川夏后脑门上,然后率先走在前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仗着有存稿老子什么都不怕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