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很久前写的短篇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阴差阳错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咳咳


  总点击数: 230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7,350,23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黑历史
    之 古代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8711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僵尸小姐

作者:柠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僵尸小姐

      
      无星无月,夜色寂寞。
      一名打扮青春靓丽的长发女孩子独自在宁静的马路上蹦蹦跳跳。
      “染儿……染儿……染儿……”突兀的,一声声低低地轻唤在如墨的夜色中响起,犹如在梦中的呓语,又仿佛因在心底深处叫过千遍万遍而不自觉地在不经意间发出的呢喃。
      正在哼歌的女孩身体一顿,毛骨悚然:深夜,独自一个人,行走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突如其来的叫声……这分明是恐怖片里最常出现的场景啊!
      天呐,千万不要真的让她撞上鬼!虽然她也算是非正常人类。女孩儿——叶冉冉心底暗自祈祷着。
      忽然,一道不停旋转着气流的“门”出现在叶冉冉眼前,刚刚好她被脚下小石块绊了一下,身体无法自制地向她正前方的“虚空门”踉跄而去,她的双手刚接触到那不停旋转的气流,身体就被莫名的大力完全吸了进去。
      眨眼间寂静的郊区大道上完全失去了叶冉冉的身影。
      
      一
      只有轮回继续转,日升月沉草木枯荣…
      
      “BIU——”的一声轻响伴着一道银紫色光芒闪过,叶冉冉看看四周,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自己所处的环境在一瞬间完全变化——刚刚还是在晚上凌晨,现在已经是大白天了。而且,狭窄的青石道上,“古老”的马车再搭上形形色色的古装行人、路边小贩们……好吧,她叹口气,不得不承认,在这里自己才是古怪的人。
      看到周围的人已经开始注意她,并不客气地指指点点加窃窃私议,她再叹一口气,明智地打算闪人,先换掉这身引人注目的衣服再说。
      可是形势却依旧不允许她那种聪明的做法实行——从她出现开始就慢慢收拢把她围在路中央的人群忽然散开,一队骑马的人笔直地向着她奔过来。
      叶冉冉瞪大眼睛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呃?他们的目标是她?想做什么?话说,他们怎么消息这么灵通,她站在这里还没到三分钟呀!
      那些人统一穿着黑色衣装,腰间扎着四指宽的暗纹锦带,腰间配着一把带鞘长剑,长发被玉环高高束起——这是哪朝的穿着打扮?现在什么朝代?
      目视着他们到她跟前,冉冉还以为他们要先全部拔剑把她紧紧包围住,然后其中一人一声令下她就被绑走。可是他们他们,他们居然全都跳下马,然后刷的单膝跪在她面前,其中一人还仿佛怕惊吓到她一样用不大不小的声音不卑不亢的语气说道:“恭迎夫人回宫!”
      冉冉石化了——夫人?回宫?这是什么状况?
      “……你们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什么夫人,也不认识你们。”一阵沉寂后,叶冉冉也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
      那伙人完全不理会她的话,只是重复道:“恭迎夫人回宫!”
      “我说了我不认识你们,更不可能是你们的夫人。”叶冉冉很认真地解释,“你们认错人了,我才刚到这里,什么人都……”
      “染儿,跟我回去。”优雅轻柔的声音蓦然出现,打断了冉冉的话。她转身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超级大美男!
      即使是见过无数好看的男人的冉冉,也不得不赞叹他的相貌。丝绸般顺滑的黑色及腰长发随风飘舞,光滑细腻堪比女孩子的白皙皮肤,狭长的迷人凤目,优美的唇是樱花的浅粉色,挺俊修长的身躯即使穿着一身闲适的古代锦衣长袍也无法掩藏。他的瞳仁是黑玉般的墨色,当你与他对视的时候,会不自觉地被他眼中无底的深邃漩涡淹没其中,无从挣脱。
      冉冉没来得及说话,刚刚还朝着她单膝跪地的人已经转到超级大美男的方向,恭敬地齐声道:“参见城主!夫人……”
      美男很有气势地右手一挥制止他们继续禀报,然后也不说话,就只是面带微笑地看着冉冉向她走过来。最后当他走到冉冉面前时居然伸出了双手,看那姿势貌似是准备抱她。
      冉冉连忙后退一大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她眨了眨眼,迟疑地问道:“呃?你认识我?刚刚你是在跟我说话?”
      美男扬了扬唇:“染儿,还要继续玩么?我早说过了,不管你藏到哪里我都可以抓到你的。”
      “我叫叶冉冉,不是你的染儿!你和你的属下都认错人了,我才刚刚到这儿,这里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冉冉肯定地说道。
      美男对她的话完全充耳不闻:“好了,从今以后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现在,乖乖跟我回家去。”
      他还是打算要去抱冉冉,她只得又后退一大步,有些恼怒地说:“我也从一开始就说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染儿!你……”
      “我再说最后一次,染儿,现在跟我回柒染宫去。”
      他在生气。虽然他的脸色完全没有变化,但是冉冉就是肯定他生气了,很生气。貌似跟这群人没办法沟通,那算了,她还是先闪人吧。她眨了眨眼睛,下定决心不跟他们废话了,先离开这地方避开这帮人再说!
      咦?她的隐遁术居然无效?怎么可能?!这鬼地方难道禁用法术的?!
      再看看面前正注视着她的美男,他似乎知道她刚刚想做什么一样,轻哼道:“知道你会法术,自然会先防着。”他略带冷意的一笑,继而上前打横抱起冉冉。
      凝视了一会儿正在他的怀抱里挣扎的她,他的双臂缓缓收紧,坐上辇车离开。
      为了这一场再遇,我已用了太长时间。
      千年,是相思,是等待,也是孤寂。
      我虽无惧,却也不愿再重复一个分离的千年。因此,绝不会再让你离开我身边,永不。
      
      二
      回忆,是对爱的束缚;忘记,是对爱的背叛?
      
      冉冉已经被软禁一天一夜了。
      因为她的法术在这个柒染宫里似乎一分一毫都无法使用,而那个带她回来的美男城主,又好像对她的一切都很熟悉,知道她除了法术还会一些别的一些旁门左道的东西,所以进了这个房间就十分卑劣的对她下了“迭湮”——那种服用微量会致使人身体轻软无力的秘药,然后什么也不说地离开了房间。不知道他从哪里得来的,“迭湮”可是只在上古时候出现过的秘药呢。所以,她现在的情况是:走路需要借助外力,可以抬手但是连饭碗都端不起起来,连想都不用想逃走了!没有人帮忙,她连走出自己住的这个房间都有困难。
      她、被、软、禁、了。她,叶冉冉,一只有了两千年道行且有上古神物相助加速修行的、法力高强的大妖怪,居然被个普通人类软禁了!丢脸啊!她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了。
      冉冉靠在椅子上龇牙咧嘴地想着:哼!别让她想到办法,逮到机会她一定拆了这个什么柒染宫灭了那个城主。美男也没商量!
      
      “芽儿见过夫人。”
      一个女孩清脆的声音。冉冉闻声回过神,她定睛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房间里已经多了一个大概十八九岁的女孩子,长相甜美可爱,十分讨喜的模样。
      不过,当冉冉想起她刚刚说什么的时候,她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但还是柔声问道:“夫人叫什么名字?城主又叫什么名字?”
      女孩儿一下子瞪大眼睛:“夫人您在逗芽儿吗?您怎会不知道自己的姓氏闺名?城主的名讳又岂是芽儿可以随便说的?”
      “是我在问你,你先回答了我的问题再问我,”冉冉轻轻合上眼,闲闲地说。
      “你当然是黎染,我的染儿。至于我么,我名为谷檠啊,你在赌气故意说不记得我吗?”话刚落音,抱冉冉来到这个柒染宫、进入这个房间、此刻口中自称谷檠的人,缓步从门口走了进来。
      冉冉和芽儿闻声都已经转身看着从房门口进来的他。等他说完,她翻了个白眼,又躺回椅子上闭起眼:“古琴?”听到他说自己的名字,她的心莫名一跳,“你老爹一定很喜欢音乐哦。你家是不是还有玉箫陶埙竹笛?”
      “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也这么说。”谷檠的声音中满是笑意。
      “我说了无数次了,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黎染,你的染儿。我、叫、叶、冉、冉!”冉冉咬牙切齿——这人听别人说话都是只挑合他意的接收,不合意的他就装没听到,完全说不通。
      谷檠在冉冉的椅子前蹲下,静静地凝视着她。
      叶冉冉?你如今的名么?也很好。只是我已习惯也了更喜欢叫你染儿,因为,那才是你,我的那个染儿。叫一次,我们之间那相隔了数千年的距离似乎便小了一点点啊。
      染儿,染儿,我的染儿。我怎能告诉你,你的忘记,是你的幸运,也是我心痛的缘由。你已在没有我的时光里,向前行走了数千年。我却徘徊游走在有你的回忆中,停滞不前,不愿、无法走向未知。只因,我不想拥有的是一个没有你的以后。我错了么?
      芽儿在冉冉和谷檠对话时乖巧地退出了房间。冉冉坐在椅子上看谷檠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样子,转了转眼珠,露出邪恶的笑容,轻手轻脚、歪歪斜斜地走到他身边,准备猛地大叫吓人,完全忘了自己中了“迭湮”……
      冉冉身体一软就要跌到地上,她尚未有动作,谷檠忽然一闪身把她抱入怀中。不等身体完全稳住,冉冉急急地想挣脱他的怀抱。他紧搂着她,对她一笑,她立时有些发愣——君子意谦谦,扬袂风华卷。她脑中不由地浮现出这句诗。两人之间的距离如此近,他笑的这般悠然,他的相貌,实在让人无法不被迷惑。
      不过短短几秒,冉冉大脑恢复正常运作,立即怒视着谷檠:“喂!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染儿,你快放了我去找她,不然耽搁时间越久越难找的!”
      谷檠神色一敛,垂眸沉默许久,轻声问:“染儿饿了么?”
      冉冉大怒:“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说了我不是什么鬼染儿……”
      谷檠似是对她的怒气无知无觉,他侧过头,露出脖颈优美的弧线:“喝我的血吧。”
      冉冉盛怒中一口咬住他脖子,尖尖的牙齿无声无息地没入谷檠的皮肤中血管内。她连连吸了几大口血,忽然察觉不对,头颅微退离开他的侧颈盯着谷檠:“你知道我是什么对不对?知道我的食物是血液……”她脑中灵光一闪,脱口道:“你也知道我说的都是真话?!”
      古檠凝视她一会儿,嘴角的笑意微微沾染了苦涩:“我知道你说你是叶冉冉、你刚到这里是真的,也知道你是……僵尸。”
      “对,我就是一只有了数千年道行的僵尸,即使因为上古神物而变得与常人无异,也还是僵尸。”冉冉边点头边说,“但你怎么会知道我是?你也说自己知道我说自己刚到这里是真的,那你怎么会知道?上古神物的帮助让那些和我道行不相上下的修行之人根本无法跟我相提并论,更别说看出我的原形。只有比我高出一倍的道行才有可能看出来,而你……你虽也修道,但没有千年的道行吧?”
      谷檠略带苦涩地微微一笑:“你为什么没有想到……”他的声音低的近乎呢喃,“我们在你还是人时就已相识啊。”
      自我们相识到许下生生世世的誓言,不过短短一年便已别离;我却是——离别曲调起,相思意不尽。
      等待千载,若是只得到这样一个结局,我不甘。
      冉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会吧……我们在两千年前我还是人的时候就认识的?”
      唔。谷檠在心底轻声回答。很长么?没有了你,时间于我,早已静止。
      
      三
      错了的,是相遇,还是相遇的时间?
      
      “原来我们那么早就认识了。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僵尸吗?”冉冉有些沮丧地说,“我完全不记得了。”
      “你想记起来吗?”谷檠这次是真正带笑问她。
      冉冉毫不迟疑地点头:“当然想!我很想知道我还是人的时候是做什么的、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僵尸这么……那什么的东西啊。”
      谷檠也点头,然后浅笑:“那好,我这就去请秦师兄过来。他虽然也不能让你记起所有事,但却有办法让你记起一些。”
      “好!我等你们!”
      “我抱你到院子里吧?你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出房门。”谷檠打开房门又转身问冉冉。
      “哼,还不是你给我下‘迭湮’害的!”想到这个她就有气。
      谷檠轻轻把冉冉放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就快步离开,她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她刚清醒时,脑中唯一的记忆就是一张模糊不清的面孔一遍一遍不停地叫着“冉儿”,所以她觉得那个‘冉’字应该就是她的名字了。会不会是她误会了,那声音叫的其实是……染儿?如果真是这样,那叫她的人是谷檠?
      冉冉随意地扫视一下她呆了一天一夜的院子,然后惊奇地发现,院子里居然种了大片大片红色的蔷薇,她从来没有见过开得这么好的蔷薇!由于身上中了“迭湮”,她只坐了一会儿就有些吃力,只好趴在石凳前的石桌上,然后继续盯着那些血色的蔷薇。
      十分诡异的,院子里起了浓雾。
      冉冉专注看那些血色蔷薇,等她注意到雾的时候,院子里已经到处是白茫茫的雾气,什么都看不到了。只有那些怪异的血红色蔷薇花,浓雾也盖不住它们的颜色,仍然隐约可见。
      又过了一会儿,冉冉有些奇怪,谷檠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不是说一会儿就来吗?那血色的蔷薇花在越发浓的雾气中飞舞旋转着,迷茫着……
      成了她最后的记忆。
      
      冉冉再次有意识时是没有实体的,她立即明白刚刚那个院子里的血红色花朵绝不是蔷薇,而且那雾一定不寻常,她又中招了?
      嗯?有画面慢慢出现、清晰,有人在说话。
      “染儿,你知道的,我已经有睿哥哥了,决不能去赴约!”一个小姐打扮的漂亮女孩拉着另一个丫鬟打扮的清秀女孩满脸决绝地说。
      染儿?冉冉立即发现那个丫鬟打扮的女孩子的脸和自己一模一样——难道这就是自己还是人时的职业?一个丫鬟?那么她死掉的原因也一定在这里喽?想到这点,冉冉开始静静地看着,不再臆测。
      染儿点头说:“嗯,染儿当然知道小姐已经有季公子了,那小姐为什么不告诉老爷夫人,还要让他们给你安排亲事?”
      小姐跺脚:“自然是因为爹爹不会答应的我和睿哥哥的亲事!爹爹他那么……那么……反正睿哥哥已经要去考科举,等到他金榜题名时,爹爹自然不会再反对我们。”
      染儿又说:“可是今日要跟小姐你见面的谷公子怎么办?你不去,老爷一定会很生气的。”
      “所以染儿,你替我见谷公子好不好?”小姐拉住染儿的衣袖,可怜兮兮地哀求,“好染儿,看在这么多年小姐从来不曾亏待过你的份儿上,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啊!”
      染儿有些为难的样子:“我是没什么问题,可是老爷如果知道了的话……”
      “我们瞒着他不就好了?好染儿,求求你了!帮帮小姐嘛!”小姐继续哀求。
      “那好吧,我去。”染儿答应了。
      
      到了这里画面迅速在冉冉眼前消失,再次有两个人渐渐清晰起来。她立即看到其中一个是谷檠,女孩子自然是染儿。
      谷檠手中拿着一对墨绿的镂空雕花玉佩,递给染儿一个,脸上有明显的笑意:“染儿,这块桃夭玉佩给你。我娘说是家传的,她还说这是上古神物。虽然上古神物不辨真假,但玉却的确是好玉,也的确是家传的。”
      一直看着他们两人的冉冉眯了眯眼——原来那时护住她身体经年不腐烂魂魄一直没有离体并帮助她成为和常人没什么差别的上古神物是谷檠给的。
      “檠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染儿的脸上并无喜悦,反而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傻丫头,我家不在灵城啊,我要回府上告诉娘后才能过来娶你。还是说,”谷檠明显是故意调笑,“染儿已经等不及要嫁我了?”
      染儿不但没有因为他的话展开笑颜,反而满脸不安:“我总觉得……檠哥哥你这一离开,我们就不会有再见之日了……”
      “别胡思乱想,染儿,乖,我送你回去吧。你只要乖乖在南宫府等上半月,我必来迎娶你。”谷檠满脸温柔宠溺地抚摸着染儿的发丝说道。
      染儿脸上不安的神情更浓,欲言又止,却终是没有说什么点点头和古檠一起离开了。看样子是谷檠要送染儿回南宫府。
      
      画面再变,染儿已经满身鲜血的躺在地上。冉冉一惊,怎么回事?!
      一个衣着华丽的老头怒火冲天地指着染儿骂道:“反了你了!一个小小的丫鬟也敢冒充我的嫡女!还胆大包天厚颜无耻的妄想攀高枝去勾引谷城主家少爷!你一个身份低贱的丫鬟配得上人家吗!打!继续打!给老爷往死里打!打死了扔在荒山上喂狗!”
      染儿双目紧闭,身子轻轻一颤,并无言语。周围的几个家丁面露不忍,却还是依言拿着棍棒朝着已经鲜血淋漓脸色惨白的染儿身上狠狠打去。没几下,她就已经奄奄一息,却忽然睁开了眼睛。她眼中无泪,无怨无恨,只有不舍和一丝绝望。
      旁观的冉冉眉头紧皱,她居然——感同身受,此时心中满是恋恋不舍和锥心刺骨的疼痛,绝望似洪水般淹没了她整颗心。
      地上的染儿口中喃喃无声地说了句什么,缓缓闭上眼睛,再无气息。
      冉冉看到她的口型,眼中酸涩无比。
      她说,终是无缘。
      
      冉冉看到她的尸体真的被几个家丁用草席一卷,抬去了乱葬岗。那些家丁似是害怕她会化为怨鬼找他们,所以还草草挖了个坑把尸身往里一塞再拨点土掩埋住,然后急急转身跑掉了。
      她无语的守着自己的尸身,她居然这么惨!只是,她有些不明白怎么她还在这里……她已经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怎么变成僵尸的了不是吗?为什么还不回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几分钟?几个小时?几天?谷檠满脸阴鸷地出现在冉冉的眼前,她看到他的后面还跟着那几个家丁。此时他们脸上尽是恐惧地看着谷檠,脚下踉踉跄跄地跟着他,一副畏惧到了极点、却不敢逃跑的样子。
      谷檠看着眼前的情景,阴鸷的脸上竟是痛苦地扭曲了容颜:灵城那些无名无姓或是家中贫苦无钱埋葬的尸体全都扔在了这个乱葬岗。这里的荒草已经有半人多高,地上坑洼不平。草丛间、坑洼间甚至还可以看见散乱的尸骸。这种情况,即使他把那几个家丁找来了,也不可能找到染儿的葬身之处。
      冉冉自然也明白,但既然人都死了尸身怎样她根本不会在乎,所以当她看到谷檠那样的神情,有点惊讶,有点心疼,还有点心酸。
      谷檠俊逸的脸上溢满痛苦和绝望:“染儿!”他转身举起手对着后面的家丁,像是要杀了他们!
      冉冉大惊失色——杀人?!她想去阻止,却猛地惊醒,发现自己仍然趴在石桌上。院子里浓雾仍在,但很快就散去,只留下那蔷薇模样的血红色花朵。
      “你们还不出来吗?”冉冉撇了撇嘴扬声说。
      话音刚落,谷檠和一个相貌清朗的白衣男子出现在弯月拱门内。
      四
      誓言生生世世太不现实,只争朝夕就好。
      
      冉冉盯着眼前的两人,毫不客气地问:“到底怎么回事?我刚刚看到的那些就是我人类时候的记忆片段吗?”
      “这位是我的秦师兄,单名一个‘铭’字。”谷檠指着身边的白衣男子给冉冉介绍道。
      秦铭微微笑着向冉冉点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她也对他笑着点了一下头。
      谷檠思索着缓缓解释道:“这奇药礿濯形似蔷薇,对染儿恢复记忆极有功效。我是听了师兄的话专门栽种在这里等你回来用的。刚刚散去的自然也不是雾,而是师兄施了让你魂魄离体的法阵。染儿记起什么了?”
      “就猜到是这样!”冉冉点头,她不打算回答谷檠的问题。“那我原来就叫染儿吗?只听到你和那个小姐叫这个名字。”
      “黎染。染儿原姓黎,‘黎民百姓’之‘黎’。你连这个也没有记起来吗?”谷檠微微皱眉。
      这次冉冉乖乖回答他了:“是啊!我只记起了我为什么和你认识、你送了我桃夭、我怎么死的,就这么多而已。”
      凤眸中似有一丝黯然极快的掠过,谷檠以不在意的语气说道:“染儿的黎家原也是名门望族,只是后来因事败落。你父母皆因此变故匆匆离世,你被亲舅卖入南宫府为婢,那时你十四岁,你我相识时你十六岁,我们分开时你十七岁。”
      意思就是说她死的时候只有十七岁嘛!收到!冉冉点头再问:“好,这样事情前因后果我大致了解了。那还有什么我应该知道却没有想起来的事吗?”
      一直未曾开口的秦铭忽然说:“当年因为你的死,师弟做了一些错事,我和师傅晚到一步补救不及……总之弥城为此遗世独立,它的时间脱离人世,静止了两千年。黎姑娘醒来时,千年已过,弥城的时间尚未开始流动,姑娘却在那个已经逝去千年的人间界继续过下去了。”
      冉冉听他说着,觉得脑子有些乱……不!不是有些,而是超级乱!她快疯了!越听越糊涂哎。
      “当弥城的时间不再静止时,师弟自师傅那里得知姑娘有上古神物护身已成为了不老不死不灭的走影(僵尸别称),且与常人无异。他便央求师傅和我设法把姑娘带回来。可是那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于是他开始专心修习道家修仙之法,以便在带回姑娘时……”秦铭说着望向一旁神色略微不自然的谷檠,似笑非笑,没有再继续下去。
      不会变老头嘛!冉冉立即满脸调笑,但想到秦铭的话又不由地收起笑容:“谷檠做了什么事让弥城的时间静止?”
      谷檠默然不语,秦铭皱起眉:“往事已矣,何必多问。我们现在正是身处弥城中,至于师弟,他和姑娘相识时便是弥城少主,如今自然是城主了。”
      “那么你自认道行高过我了吗?”冉冉眨了眨眼——现在不告诉她没关系,只要她想知道,以后总有机会问到——好奇地问秦铭。
      “不,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姑娘由于上古神物融入体内而修行事半功倍,岂是常人可比?”秦铭坦然道。
      “你们不可能永远用‘迭湮’控制着我吧?”冉冉眉飞色舞。
      秦铭很抱歉地说道:“自然,对姑娘‘迭湮’实在情非得已,现下我便给姑娘解药。”
      他说完就真的拿出一个小瓷瓶,冉冉飞速夺过——根据她多年看电视电影小说的经验,这种瓶子里面的……嘿嘿,都是好东西啊!吞下一颗莹绿的小药丸,她立即就觉得有了力气。
      冉冉再问:“你们也不会再对弥城下禁术不让我用法术了?”
      “我今日已去了那法阵。即使不去,师傅不在这里,我和师弟两人也是无力维持太久的。”秦铭继续坦白。
      冉冉笑眯眯:“啊,那么我可以走了?以我的法力,回到我的时空一点问题也没有哦!”
      “你竟还是想走?”谷檠望着冉冉,满目怆然。
      “为什么不走?我在我们那边的世界过习惯了,留在这里会很难适应的哎。我想念电脑电视可乐……最想念番茄汁和西瓜汁!”冉冉转了转眼珠,双手结印开始施法,然后顽皮一笑看着站在原处的谷檠, “你站那里干嘛?舍不得你这个城主的位置,不愿意跟我一起去我的世界吗?”
      谷檠慢慢地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女子的明眸浅笑——宛如千年前他和她初见,她站在一树繁花下看他时脸上的笑容。
      我怎会不愿?初知你死,我理智全失,只是自责、怪南宫府,做了错事。但我知错却是因为那些事使我们的再相逢迟了千年,那时我便明了——宁可负尽天下人,独独不愿负你一人。
      “你们两个就这样离去未免太不负责任,弥城以后岂非无主?”秦铭紧皱眉头。
      冉冉一脸轻松明快的笑容:“你不是还在这里吗?加油哦!你一定可以把这个城主的位置坐得更稳更好!”
      她伸手拉住走到她身边的谷檠,对他笑了笑,有点不情愿地说:“如果你真的不想离开这里,那我们过去一趟再回来好不好?我要去带点东西过来。”
      我不是不明白,如果不是你送我的桃夭,我怎么能再醒来,而且过得比是人的时候还好?既然我的生命算是你给的,那么我就用这生命去爱你,可好?
      似是想到什么,冉冉又笑起来:“先说好哦!我朋友都只知道我叫叶冉冉,所以我不想改回原来的名字再一个个告诉她们一次,但你喜欢叫我黎染的话我也不会反对;即使以后定下来住在这里,我也要不定时四处走走看看,游山玩水,不会一直呆在这里……”
      听着冉冉口中絮絮叨叨,谷檠温柔宠溺的笑容再次出现。
      天上地下,天涯海角,我总会相随,永不分离。
      
      
    插入书签 



    穿越之女配
    女配奋起改造男配的故事~



    当女金刚穿成白莲花
    窝的穿越现言,女汉纸的肉文女主生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