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尘

作者:石头的梦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似梦非醒

      将军府,纤尘阁后的温泉池,烟雾缭绕,两个穿着粉色衣裙的小丫头正忙着准备香料,浴衣,水果……
      阿宜站在温泉池旁指挥着两个小丫鬟。“对了,无忧花准备了没有,将军沐浴后都要闻的。”阿宜问。
      “阿宜姐,无忧花早谢了。”留着齐刘海的小丫头回道。
      “你不知道把花晒干吗?去我房间拿!”阿宜厉声道。
      “是。”齐刘海连忙回了一个礼,战战兢兢地跑了。
      “愣着干嘛,快把水果摆好。”阿宜指着傻看着她的小丫鬟。
      “是是。”
      “阿宜。”莫一尘走进来。
      “将军。”阿宜和小丫鬟行礼。
      “你下去吧。”莫一尘对小丫鬟示意,小丫鬟如释重负,连忙回礼,退了出去,莫一尘看向阿宜,“今日的事,想必你已知晓,去查查那个人的底细。”
      “将军没……是。”阿宜低头,转身出去。
      “慢着。”
      阿宜连忙转身,冷若寒霜的脸上仿佛也有了三月春花,道:“阿宜先服侍将军沐浴。”
      “我说过我不喜欢有人伺候。”莫一尘看阿宜脸上的花慢慢凋谢,无奈道,“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老夫人那里……”
      “我已安排妥当。”
      “阿宜,没有你我可该怎么办呢。”莫一尘打趣道。
      “为将军效力是阿宜的荣幸。”阿宜低着头,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阿宜告退。”阿宜转身出了温泉暖阁。
      莫一尘摇摇头,褪了衣衫,没入温泉池。
      几日奔波的劳累,刚才的小树林之战已把莫一尘弄得筋疲力尽,温泉池里舒服的水,恬静的香料,腾起的烟云,莫一尘慢慢闭上眼睛。
      十年前的将军府,那年,府里的无忧花开得特别多,到处都弥漫着淡淡的香味,让人似乎可以真的忘掉一切的烦恼。那年莫一尘八岁,他,十岁。
      将军府正厅,一个穿着明黄衣袍的中年男子坐在主位上,正与偏位上褐色衣袍的中年男子谈笑风生,主位旁边站着一个穿四爪金蟒的俊秀男孩。
      “爹!”一个穿着绯色戎装,提着小银枪的小人儿风风火火地跑进来,“我新学了一个招式,威风极了。”
      小人儿提起银枪就开始比划,“嘭”,一下就打中一个不明物体。
      “哎哟。”站在主位旁边的男孩以为靠莫一尘最近,被莫一尘一棒子打中头,泪眼汪汪地捂着脑袋。
      “莫一尘,你进来干什么?”褐色衣袍的男子怒气冲冲地看着眼前的小人儿。
      老管家随后赶来,朝明黄衣袍的男子跪下道:“参见王上。”
      “平身。”王上抬抬手。
      老管家对褐色衣袍的男子行了一个礼,道:“大将军,奴才说了大将军在见贵客,可……”
      “把他给我带下去!”莫父厉声说。
      “是。”老管家连忙去拉小莫一尘。
      “慢着。”王上制止住老管家。
      “王上,这……”
      “虎父无犬子,你这老小子还藏着掖着,我还以为你当年生的一个女儿呢!将来你儿子可得辅佐我儿子哦。”王上笑道。
      “王上,这不是我儿子,这是……”
      王上把桌子一拍【桌子:我还没准备好呢。】,怒颜:“舐犊情深,孤以‘仁爱’治天下,你敢说这不是令阃生的,如此不‘仁’不‘爱’之人怎配为父为将!”
      莫父连忙跪下,道:“臣知错,请王上恕罪。”
      莫一尘跑到莫父面前,用小胳膊护着他,直视王上,道:“王上,不要责罚我爹爹。”
      莫父打掉莫一尘的手,拉他跪下:“孽子,见了王上还不下跪。”
      莫一尘跪在莫父旁边,抱着小银枪,低着头。
      “父王,莫老将军他……”男孩拉住王上的衣袖。
      莫一尘偏着头,刚才那个豆腐做的小鬼,还以为被敲成豆腐渣了呢,现在才出声,一点都没有同情心,肯定以后和他老子一样,动不动就爱责罚人。
      “好了,起来吧。”王上看到莫一尘注视着自己儿子,笑着拉出身后的男孩,道:“这是启儿,年长你两岁,你该叫他启哥哥。”
      “我才不要,只要赢了我的人才配做我哥哥。”莫一尘仰着头。
      莫父一拍桌子【桌子:在下要碎了。】,说:“王上看得起你,才让你叫殿下哥哥,少废话,快叫!”
      “老莫,你这样容易内分泌失调的,别吓坏小朋友,就算吓着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孤带启儿来,本就是让他向你学用兵之道,学前热热身也是可以的嘛?”
      “可是殿下不曾习武,且犬子鲁莽,恐冲撞太子。”
      “不碍事,太子又不是豆腐做的。”王上摸摸莫一尘的头,“是吧。”
      莫一尘使劲点头:“嗯嗯。”
      莫父瞪了一眼莫一尘,意思是你给我消停点。
      莫一尘等人来到演武堂,各式的兵器,石锁石墩泛着耀眼的光芒,一排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在左边的兵器架两旁严以待阵,看起来威风凛凛。
      莫一尘首当冲到场地中央,一指兵器架,对赫连启说:“你选一件兵器吧。”
      赫连启上前一步,兵器架旁的士兵唰的一下,往两边一站,齐声喊道:“请太子挑选兵器!”声音震耳欲聋。
      赫连启身处东宫,不曾见到此等画面,不由暗地吞了一口口水。莫一尘暗笑,还想本小爷叫你哥哥,待会一定要你哭着叫我爷爷,要不还真以为我好欺负。
      “尘儿,武艺切磋就不要用兵器了。”莫父道。
      “莫爱卿,没事,没事,都是小孩子家打闹。”王上拍拍莫父的肩。
      莫父只好作罢。
      太子赫连启走到兵器架旁,嗯,这把剑不错,怎么这么轻,咦,这大刀上的五个环真威风啊,嘿……唔,这是什么做的,怎么这么重,峨眉刺,□□,画戟,斧头,流星,五爪钩,石锤,鞭子……看得赫连启眼花缭乱,最后,赫连启拿了一跟和莫一尘的小银枪差不多长度的木头棍子出来。
      莫一尘哈哈大笑:“喂,你就选个木棒子出来啊?我一枪就给你劈碎了。”
      赫连启脸涨得通红:“请尘弟手下留情。”
      “好说好说。”莫一尘只顾打败赫连启,根本没注意赫连启说的什么,提起小银□□向赫连启。
      赫连启吓了一跳,连忙后退,险险躲开莫一尘的银枪。
      莫一尘左刺一枪,右刺一枪,赫连启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好拿着棍子坐挡右挡,幸好这是将军府的棍子,虽说拿着是木头的感觉,但却不像一般的木头那样一砍就断。
      莫一尘看赫连启虽然没练过武,但自己每次好像就要打中他了,却又被他巧合似的躲开,莫一尘想了一想,嘴角上扬。
      莫一尘手势一转,枪头的银光闪过赫连启的眼睛,赫连启本能的眯了眯眼睛,莫一尘趁此机会枪锋刺向赫连启的左臂,赫连启连忙拿木棍去挡,哪知莫一尘银枪一转,枪锋回旋后刺向赫连启的右胸,赫连启大吃一惊,想要躲闪已来不及。
      突然,一颗小石子打歪莫一尘的银枪,另一颗小石子打向赫连启的木棍,赫连启的木棍直击莫一尘的手,莫一尘躲闪不已,被赫连启的木棍打落银枪,赫连启一惊,连忙放开手中的木棍。木棍啪的一声掉落在地,还在地上蹦弹了几圈,才停下来。
      莫一尘把手藏在袖子下,大叫:“你竟然使用暗器,果然是人越小越小人!”
      “放肆!输了就输了,大家亲眼看到,你这样耍赖配做我莫国忠的女……儿子吗?快遵守你的承诺。”莫父气愤道。
      莫一尘瞪了莫父一眼,转身跑出演武堂。
      莫父对王上作了一辑,道:“犬子年幼,望王上恕罪。”
      王上看了莫父良久,扶起他,道:“不碍事,启儿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好好教导他治兵之道。”
      “臣定当尽心竭力。”
      小赫连启望着莫一尘离开的方向,小嘴嘟的老高,人家明明什么都没做嘛。
      
    插入书签 



    王的宠将之一色纤尘
    作者君主更的文哦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