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尘

作者:石头的梦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命悬一线

      阿宜见莫一尘双目睁圆,牙齿几乎都要把嘴唇咬破,捏紧的拳头几乎能看见发白的关节,和因极度压抑而鼓起的青筋。而此刻太阳的炙烤,似乎更让人感到心中的不安暴躁,莫一尘嘴唇被太阳晒得有些脱皮,但她仍然站在阵中,像一尊不变的雕塑。
      阿宜有些不忍,从腰间抽出备着的水囊,揭开盖子,送到她唇边,道:“将军,喝点水吧,再这样你会受不了的。”
      莫一尘如梦中惊醒,仿佛被电击中一般,卡住阿宜的手臂,急迫的问道:“阿宜,你刚才说什么?”
      阿宜被莫一尘的手劲掐的生疼,但她还是忍着疼痛道:“再这样你会受不了的。”
      “不是这句!”莫一尘使劲摇晃着阿宜,似乎想把刚刚那个一闪而过的答案摇出来。
      阿宜被莫一尘摇得晕头转型,根本想不起自己刚才到底说了什么,让莫一尘现在像发疯似的,在阿宜几乎是肠子都快被莫一尘摇得打结,想吐之际,终于想起,连忙道:“喝水!喝水!”
      莫一尘松开阿宜,欣喜若狂,对啊,就是水啊,自己刚才怎么没有想到水攻呢。莫一尘抬头看着头顶刺目的阳光,这太阳似乎也不那么让人难受了嘛,南阳子自以为他看好天机,选中艳阳天,让上古奇阵威力更盛,呵呵,今天我莫一尘就要让他知道“物极必反”四个字怎么念。
      阿宜跪在地上,费力的抬头看着喜不自禁的莫一尘,自己似乎刚才是说了什么让他找到了破阵的方法了吗?
      莫一尘大喝一声,用内力喊出:“快用水泼金球!”
      夏军听到莫一尘的命令,这才反应过来,不再拿着武器和华诏做无谓的抵抗,纷纷拿出腰间挂着的水囊,打开盖子,把水囊中的水倾数泼在巨大的金球上,水囊中的水本来就不多,但只是倒这水囊的水,华诏那奇怪的金球就再也没有敢攻击,只是保持着金球的形状不动。
      很快,夏军的水囊已经倾数倒尽,但金球仍然纹丝不动,除了没再攻击了,基本上都没在变化了。
      一些士兵开始捡起地上死去的士兵腰间的水囊,拿起泼在金球上,没有水囊了,连唾沫也开始用上,真是应了那句,人多力量大,吐口唾沫也淹死他。
      渐渐的金球开始有了变化,刺眼的光芒也渐渐消退,突然,金球一下子绽开,像朵盛放的金莲,华兵的哀嚎在金莲绽放时也终于没有遮挡,此起彼伏的哀嚎声让人心惊,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看到之前拿着盾牌的华诏士兵皆是丢下手中的金盾,而他们的手也红肿得像两只猪蹄。就算是没有受伤的华诏士兵也是吓得面无血色,这是军师排的阵,又是那人带阵,怎么会这么容易被人破阵呢,突然华军中传来一声淡淡的带着磁性的声音“不要乱了阵脚!”,声音虽不大,但华诏大军却是很快恢复士气,安静下来。
      莫一尘见本来已经乱了阵脚的华军,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战斗力,惊异中不禁也有些佩服,看着身旁的士兵皆是,即使汗水从头盔中流到眼里也不敢去擦,汗水、泪水混着血水,身上的血水也不知到底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了,虽然夏兵不如华兵强,但每个人依旧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武器严以待阵。
      莫一尘拿起火焰枪,声音混着内力:“夏国儿郎们,华贼妄想侵我夏国,屠杀我们的亲人,此时不搏何时搏,为国家、为亲人抛头颅撒热血又何如!赶走华诏!夺回失地!”
      “战神!战神!!” 所有夏军每喊一声就举一下手中的矛,怒目看着眼前的华军,眼中尽是杀气。
      “给我杀!”莫一尘见时机成熟,发动九天八卦阵。
      虽说面对的是九天八卦阵,但之前夏军早就受挫不小,九天八卦阵的实力也大大减弱,而华兵虽说阵法破了,但在阵中那人的带领下,实力仍然不容小觑。但毕竟是夏军破了阵,又是在莫一尘的带领下,所以夏军的实力看起来还是要比华诏稍高一筹。
      但华诏毕竟人多势众,久攻也不是办法,莫一尘看着死撑的华诏大军,擒贼先擒王,既然如此,那就先把那个之前在阵中指挥的人杀了吧,不信华军在没有人将军的情况下还能这样。
      莫一尘看着华诏大军,冷笑一声,足尖轻点,借力腾空而起,踏着众人的脑袋,一身红衣,右手拿着火焰枪,像天神一般落到华诏阵中心。据后来那人说,当时看着那抹绯色朝自己飞来,红的似火的颜色,让人移不开目光,或许就是那时,他就喜欢上她了吧。
      阿宜一见莫一尘去了敌军中央,大惊失色,连忙飞身随着莫一尘的脚步过去,虽说自己武功不算出神入化,但只要能保护自己的心爱的人难道不就是一件幸福的事了么?
      莫一尘站在拿着长剑的司马炽面前,她没想到华诏的将军竟然有生得这么好看的,或许这样的人才能称为将军吧,威武霸气,应该是多少女子的春闺梦里人,比顶着一个战神称号的自己不知道称名多少倍,但是华诏真的有这号将军吗?怎么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到时听说华诏的帝王颇是威武霸气,难道这是——御驾亲征!?
      “你是华诏武王!?”莫一尘大惊。
      司马炽微微一笑,举手投足间都是成熟男人的味道,再加上那所有女子都爱的英雄霸气,确实是散发着迷人气息。司马炽低沉的嗓音带着淡淡磁性:“夏国战神果然厉害,素未谋面也能猜到小王的身份。”
      莫一尘虽说奇怪司马炽对自己的尊敬态度,他是华诏的君王,根本用不着对对别国的将军这么客气,但是她却不会因为你对我客气,我就不杀你了。莫一尘还是对司马炽行了一个该有的礼节,道了声:“得罪了。”就提着火焰枪攻向司马炽。
      华诏大军见莫一尘竟然杀到自家帝王身边,这可了不得了,于是纷纷想要上前救驾。司马炽一看就不高兴了,这以多欺少也太明显了吧,传出去多损我武王的威武形象啊,于是大手一挥,拿着剑接了火焰枪一招,道:“你们给朕回去,谁都不准插手。”
      莫一尘的火焰枪出手尽是辛辣,招招致命,相比之下,使着轻灵长剑的司马炽反多了两分行云流水的飘逸洒脱之感,如果不去看他身上每次都险险被莫一尘火焰枪划开的衣衫。
      阿宜也根本插不上手,只好和周围的一些华兵缠斗,她毕竟是女子,打得也颇为艰难,身上已经有好几处伤口。
      莫一尘□□一挑,司马炽束着的长发顿时散开,头发也被勾掉几缕,如果不是他闪得快,估计掉在地上的就不是他的长发,而是他的脑袋了吧,莫一尘冷哼一声:“为什么不还手,不要以为你不还手,我就会手下留情。”
      司马炽顿时有些狼狈,捏着长剑的手也不由紧了几分,他们使的都是远程武器,而莫一尘本就把火焰枪使的出神入化,擅长远程攻击,所以司马炽不敌莫一尘也是常理,但莫一尘却以为司马炽是故意让着自己,因为她本就打了这么久的仗,早就费了诸多精力了吧。
      司马炽有些难堪,但还是拿着长剑和莫一尘交缠起来,虽说他不敌莫一尘,但他毕竟是崇尚武力的华诏的帝王,和莫一尘打了这么久身上也没有受伤。
      城楼上的南阳子气的把鼓皮都敲破了,这莫一尘竟然破了自己的阵。你说你破阵就算了吧,还要去杀司马炽,真是不可饶恕。南阳子神色变得有些狠毒,这是你自己找死,可不要怪我了。转身从身后吓得瑟瑟发抖的士兵夺过他手中捧着的金弓,有些小心的打开早就放在一旁的锦盒,锦盒中装着一支刻着古怪花纹的金箭,南阳子看着这根金箭良久,叹了一口气,终究是取出金箭,搭在金弓上,看着场下那抹绯色的身影,眼神闪过一抹杀意,终于放手,金箭破空射向莫一尘。
      莫一尘上次就是差点被箭偷袭,自然是长了记性,金箭刚一射出来她就知道了,但她还是没有让开,只因为她知道,自己和司马炽纠缠这么久,也没个胜负,现在这正是一个大好的时机,不能放过,所以任由火焰枪直接没入司马炽的小腹。
      司马炽握住小腹上的枪柄,伤口并没有多深,只是血流的有些吓人罢了,看着依旧握着枪的莫一尘,厉声道:“你不要命了!”
      莫一尘本来是以为司马炽暗中派人偷袭,现在见他神色,又好像不是,放开拿着火焰枪的手,拔出绑在小腿上的匕首,道:“当然要命。”匕首划破长空,朝着飞来的金箭撞去。
      莫一尘刚松了一口气,却发现匕首竟然破开金箭,而金箭竟然变成紫色,仍然不改方向的朝莫一尘飞来。
      司马炽却是慌了,他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这不经常是南阳子的手段吗?只是没想到,他竟会舍得用上这个!司马炽不顾形象的冲着莫一尘大喊,简直想要发疯似的:“快跑!这是碎心箭。”
      
    插入书签 



    王的宠将之一色纤尘
    作者君主更的文哦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