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作者:水之赛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他放了那话在她面前,却像是从来没有说过一般,依然几乎每天都到她那儿报道一次。她也像是从来没有问过他或好奇过什么,依然优哉优哉每一天。
      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的,是柳纤云。
      柳纤云,柳夫人,无双所有女人中留在他身边时日最长的一位。她原本是金陵城里连续三年的花魁得主,自□□那日被无双包下后就此跟了他。
      从房内到花园,圆圆已经将柳纤云的信息用最简略的话向怜儿介绍一番。
      圆圆这么主动地让人生疑啊……怜儿在心中暗想,为何总觉得这言语间带着三分的,挑拨呢?
      容不得她多想,人已近在眼前。
      “让柳夫人久等,真是不好意思。”怜儿走至柳纤云身前,客气得赔礼。
      “还好,一直都听说荷园是整个无双门内除了爷的歆园外最漂亮的院子,也都没有什么机会进来好好瞧瞧,今天倒是给了纤云一个好机会。”柳纤云起身对怜儿行礼后再落座,笑道。
      “哦?柳夫人看了这么会,觉得如何?”怜儿挥手示意摆放茶点的都退下,只留了草正和圆圆在一边——就算她不想,圆圆也会强硬地以“保护姑娘安全”为由留下吧。
      “的确是漂亮,让纤云真是好生羡慕姑娘的服气呢。”柳纤云假意四周浏览一番。“黄泉和碧落大大小小这么多院子,的确只有姑娘这儿的是最具了心意的。小巧而精致,四处的景色随着季节变化而更改,可见当日老门主是真的在这院子里花费了心思。”
      “哦?柳夫人见识过得,看来还真是不会少呢。我也是早就听说了黄泉和碧落的小院子每个都有着自己的风格,也早就想着要去见识一番,可惜被无双一直禁止着外出,都没有机会呢,他总说担心我的安危,却全然不顾我的好奇心。”来这里的无非是两种,好奇或是探访。眼前的这位虽不知来意为何,但绝对不会超出这两者之外,与其合着她继续四处乱扯,还不如给她个提示,转到正题。
      “……这倒是,爷对姑娘的一片心意,看在我们眼中,还真是羡慕不已。纤云来之前曾听说过关于这荷园的来历,不知道姑娘听说过没有?”柳纤云眼珠一转,又是笑意动人。
      怜儿略一思考,笑道:“这些个当时无双也曾和我说过,可惜我不怎么感了兴趣听了都忘了,柳夫人愿意帮我回忆一下,自然是好的。”
      柳纤云神色未变,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毒怜儿可没有漏看,暗自记下,又笑道:“不过夫人难得来玩,光给我讲故事有什么意思?不如说说有什么新鲜事情吧?我每天对着圆圆她们,都无聊得紧呢。”
      “新鲜事么?”柳纤云略一迟疑,终决定当成是个契机而开口。“在这里能有什么新鲜事情?纤云在门里这么些年,来来去去谈的也尽是那些鸡毛蒜皮的东西,不外乎是新进了的小姐是哪里来的最近爷较疼宠谁这些个,哪还有什么新鲜可言?不过最近……倒的确是有些传闻,只是……”
      柳纤云取了帕子掩在唇角,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怜儿心中暗自好笑。
      刚才那短短几句话,这位柳夫人已经明示暗示了几次关于她在这门里的时间?也不知道是想提示还是警示。而这接下来的话,错不了就是和自己有关,要得不也就是自己的一份“好奇”?
      怜儿想,如果自己说了没那好奇心,不知她会怎样的表情呢?
      心下虽这么想着,仍是笑道:“夫人这么说,不是存心让吊了我胃口么?听到了什么事情,让夫人这么欲言又止?”
      柳纤云 又“犹豫”了一番,才开口道:“是,是和姑娘有关的事情,所以不知道该不该说……”
      “和我有关?”怜儿非常配合地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还有虚伪的不安。“她们,她们都说了什么呢?你知道的,无双他一向都不愿意让我知道那些事情,怕我因此不开心……”
      火上浇油,能让无聊的事情显得有那么一些好玩,不是吗?
      何况,那人是巴不得这些事情都让她知道才对。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知道,他没准备让她过安稳日子,他像是看不得她的自得其乐。
      柳纤云细细描绘过的双眉不能自制地一抽,立刻又挤出了一副关心的笑容。“说起来,姑娘,这也都是一笔糊涂帐啊!你说在这里的,哪个不是爷的女人?大家拼的图的,不就是爷的那么些注目?平日里虽计较得厉害,但也都知道没有谁真能进了爷的心,也算是维持着份假象,可是……自从姑娘出现,这份假象都要维持不住了。”
      柳纤云坐正身子,刻意用有些压低的嗓音说道。
      能在金陵城内最大的烟花场所坐稳三年花魁宝座,能在这美女如云的无双门内住了这么些年而未被那喜新厌旧的轩辕无双摈弃,柳纤云自然也不是什么愚笨的女人,她知道怎样的谎话最容易让人相信,那就是掺了真实的谎言。
      “我,我打破了平和?不,柳夫人,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适时的不安与怯弱,让她完美地诠释着“被人宠爱的小女人”这个角色。
      可是她真不明白么?不,她很明白。
      这些天那人过分勤快地来访和虚伪到曾让她暗笑的温柔,在小年这些荷园婢女的眼中都已暧昧不清,何况是柳纤云这些“有心人”?
      那日他说,会有好戏开演,原来已经开始为着人物上场做准备。那她是不是也该鼓掌一下,为了他的“亲自参与”?
      那厢,柳纤云非常满意怜儿的不安样,继续下着狠话:“是啊!现下好几个夫人姑娘的,都在那儿商议呢,说你抢了爷的独宠不够还要将她们都赶走,实在是太过分了些!既然你要绝后路,自然也不会让你独享乐,听说,都准备联合起来对付你呢!”
      怜儿瞪大了眼,惊惶不安得以袖掩口,遮了那声惊呼——不,是哈欠。
      柳夫人自是看不见这些,她只看见了怜儿的慌张样,于是在心里满意得笑。
      好,很好,这会给我吓到了,接下来你还不乖乖听我摆布?
      于是起了身挪到怜儿身畔的位子上坐了,一副义愤填膺的亲热样。“照我说来,也都是她们在胡闹,爷的心意本就不是谁能去做主的,这还能都推在了姑娘您的身上?不过也就是找了个名目,想要给姑娘一个下马威罢了!这也要说,是姑娘平日里做人太和善了些,让她们以为姑娘不过是个软柿子,可以随便揉捏。”
      怜儿受教样不住点头,一边回头对圆圆正色道:“圆圆你可听见了呢,以后可要给我看紧些,知道有人要上门寻事,可别再让那些个空闲得要死的闲杂人等进了荷园扰我清闲,明白了不?”
      柳纤云听见那特意加重了口音的“再”和“空闲得要死的闲杂人等”,脸上是一红又白,正巧对上回过头来的怜儿,一时笑得尴尬,倒是怜儿一副落落大方样。
      “我这自然不会是在说夫人你,夫人不会多心吧?”
      至此柳纤云也只能继续维持着个笑脸,毕竟人家那样说了,自己还能说些什么?何况她来此的初衷都还没有达成,怎么能就这里计较?于是笑道:“不会,自然不会,我这儿心里明白姑娘您的意思。姑娘您这么吩咐下去是没错,可也会有些仗着自己还算得宠,可不会就这么听话离开……”说着,柳眉一拧,像是为怜儿而愁。“像是那牡丹,平日里就嚣张跋扈目中无人惯了的,听说这次起头闹事的就是她,姑娘你若碰上了,可千万要小心应对哪!”
      怜儿继续点头。“夫人说得极是!那依夫人所见,我该怎么办呢?”
      鱼儿上钩了!柳纤云勉强克制了那快压抑不住的得意,诚恳样贴近怜儿低声道:“姑娘,说到底她们仗着的不就是那人多势众?如果姑娘这儿也有可以撑起台面的人物,自然就是不用担心什么了,你说是吧?”
      话说到这儿,故意抬头对怜儿一笑,示意眼前就有个可作盟友的人选,只要她开了这口一切自然好商量。
      可惜眼前这个从头开始就没打算让她如意过。
      “哦!”怜儿恍然大悟状一拍手。“我明白了,夫人所言极是,圆圆,等会你就再去问你家爷要几个魁梧些的丫头过来看门!”
      “不,我这……”柳纤云闻言,一愣,还待索性将话挑明说,只见怜儿已经站起身朝她笑道:
      “柳夫人的话怜儿这里先谢过了,可惜怜儿身子有些不适要先行离开,还望夫人不会见怪。不过夫人你完全可以再留一会,这荷园也不是随时随地都对外开放,你可以再喝几杯茶品两块点心欣赏一下风景,毕竟你来一次也是难得……”
      话说到这儿,柳纤云也算是听出来了,一咬牙,起身行了礼冷然道“不,我这也就告退了,姑娘自己保重就是!”
      于是带着自己的小丫头转身出门。
      一路从荷园走回自己的留芳阁,柳纤云心里是越想越气。本打着和这轩辕怜结成同盟的心思而去,怎知不仅没有成功还被戏耍了一番!现在想想刚才那女人的话,真是暗藏讽刺嘲笑在其中,这么一想通,更是愤恨难平,又气自己居然还受了蒙骗信了她的假装……
      想她从出道至进了这无双门,何时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再得宠的新人在她面前还不是礼让三分乖乖叫声“姐姐”?
      只有这轩辕怜……
      走到自家门口,小丫头才推开门,就有等候着的迎上前来。“夫人,那人怎么说?可曾听了你的话不再想着为难姐妹们?”
      却原来这柳夫人也非善类,背后在挑事的根本就是她,却又想两边得利,既可以做了这些惶惶无主的姑娘们核心人物从此让她们听从了她,又想着能和那轩辕怜做了同盟能在爷的面前美言。
      只是如今……
      好你个轩辕怜,既然是你先不善在先,那我自然也没必要对你客气什么!思及此,柳纤云暗下了狠意,脸上已是一副悲哀样。
      “纤云本带着各位的一番心意而去,却不料姑娘她不仅没有容人的雅量,纤云还被羞辱一番……纤云坏了各位的愿望,纤云对不起各位姐妹!”说着,还用手绢假意按压眼角,一副委屈又不想说的样子。
      众多女子自是不依,非要柳纤云说个清楚,拗不过再三,柳纤云也就招呼几人坐了下来,准备细细“叙说”从头。
      另一边,怜儿这里,柳纤云前脚刚走,圆圆也找了个借口出门,拐去了轩辕无双议事的福院,对那人将刚才所发生的一一做了汇报。
      “哦?是吗……”半靠在屏榻上的无双听得眉眼间俱是笑意,示意圆圆先行回荷园后对一直站在身后的空儿道:“去让那人该怎么就怎么做,但再拖延下去都要没了意思。”
      “是。”空儿领命,快速走出暖房去完成无双的交代。
      无双回忆着刚才圆圆的话,在脑中勾勒出当时耍着小聪明的怜儿模样,嘴角的笑,是他不自知的宠溺。
      心中的期待倒是知道的,怜儿啊,接下来你可也不能让我失望才是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