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作者:水之赛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夜。
      歆园。
      莫翔走过长廊,远远瞧见空儿和青儿守护在门口。见到他,空儿咧嘴一笑,轻声道:“找爷?房里没有声响一会了,不知是不是在瞌睡,要不请莫公子在门口等一下,我进去瞧瞧。”
      莫翔视而不见那看起来很亲切的笑,仍是冷着张俊脸。“不用。你告诉你家主子,他要我做的事情已经办成就行。”
      语毕,转身就欲走人,跨了一步又停住。“请帮我提醒一下你家主子,我还欠他一个任务,让他别忘了当时我和他说好的事情。”
      莫翔才走,有人声从门缝中轻柔滑出。
      “空儿……”
      空儿应了声,对青儿使个“拜托你了”的眼神后,轻轻推开门走入。
      一室暗香盈动,红轩窗畔,紫衣人静静坐在床榻上,面前的几上是一盘下了一半的围棋。
      “爷。”像是怕惊动了什么,空儿悄声走到无双身边,低声道。“刚才莫翔来过,以为您已经休息了,就没通报。他托我禀告您,您上次给他的那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只差一个。”
      无双靠上身后的软垫,瞧着空儿似笑非笑。“你的心思我知道,不过也别每次都帮着他掩饰,再下去我都要怀疑你的忠心了。”
      “就空儿这些小心思,从不敢想着能瞒过爷……只是,觉得莫翔也是个人才,就那脾气容易招事。”空儿后退一步,跪下。
      “莫翔的事情我自有思量,以后你少管。”无双嗔怪地撇了眼空儿后,又将目光移回那盘未完的棋上。
      空儿先是不语,起身后站在一边暗自看那棋局。这一看可就有些不明白了,寻思了一下犹豫着开口:“爷,这盘……该是前几日您在杭州府和王爷下的那盘吧?当时你不是赢了王爷么?”
      瞧轩辕无双颦眉的样子,倒像是上回输的是他这会正寻思该怎么破般。
      “你懂什么,”像是被空儿给打扰了,无双随手丢了子在一边,捧起茶盅慢饮两口方开口。“我赢他一局是不稀奇,可是这盘棋他走得却像是故意输给我,好几处如果换个法子下,可就会要再拖上许久……”
      哼,赵康啊赵康,果然你约我下棋是假,整个心思都挂在怎么诱我说那女人的事情上吧?
      ——只是,关于“怜儿”、不,关于我轩辕无双有个重要的、放在心底的女人这件事情,究竟是谁传出去的?
      ——有谁真知道了什么内幕,还是纯粹是那谁在逼着“她”显形?
      正思索着,传来守在门口的青儿那轻声询问。
      “爷,郑烟来了。”
      “让他进来。”轩辕无双从榻上站起,空儿立刻蹲下身想服侍他穿上鞋,被他轻轻推开,随意将鞋搭拉在脚上后走到中间的圆桌边,看着刚进门的黑衣劲装打扮的矮个男子在他身前跪下。
      “让你查的事情怎样?”
      “爷,属下无能!属下在那山村和山村周围全都盘查过了,姑娘是三个月前突然出现在那里,之前从来没有人见到过她。姑娘曾对村民和收养她的那对老夫妇声称她是从更东南边的地方过来的,是迫于兄嫂的淫威才会背井离乡。属下在江南一带彻查过,也没有符合这条件的姑娘家……所以属下至今无法查处她的来历,违背了爷的命令,请爷责罚。”语毕,黑衣男子匍匐在地,不敢抬头。
      “知道无能还算不错,你自己去白虎堂报道吧。”白虎堂乃无双门掌管刑法的分堂,让这男子自己去那里而不是差遣别人押送前往,让他又惊又喜,忙磕头谢恩。
      “谢爷,属下这就去。”
      男子如来时一般形色匆匆,他离开后无双又绕着圆桌踱了一圈。
      “青儿,”他微扬声,对门外的另一个守卫道:“将郑烟杀了,后事做烈士待遇。”
      “是。”青儿立刻应道,人影消失在外。
      “空儿,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郑烟吗?”他重又在屋内走着方步,像是在丈量一块地砖的大小。
      “因为,姑娘就是姑娘,是爷您的……表妹。”
      “很好,我希望这件事情只有我们四人知道。刚才你去给怜儿送布料,她选中的是哪几块?”
      “回爷,姑娘她……她还是一块不要,让我和您说,她看中的就是您身上的这块……”说到后头,空儿渐低了声。
      “哦?为什么不一回来就告诉我?”无双停在空儿身前,微沉下眼瞧着比他略矮上些又弯了腰的俊挺青年。
      “属下觉得姑娘的要求有些过了,怕惹了爷不高兴,所以才……”
      “哈哈,她根本就是推拒之词,你也真会信她……”他像是想起什么,眼神微动,似是在深思。
      “爷?”
      “嗯……我在想,如果当时让她唤了我‘表哥’,或许也会很有意思,你说是不是?”无双的眼中有着笑意,那是发现了新奇事物后满足的笑。
      他走至书桌前取了纸快速写了几行字后将纸条丢给空儿。“去交给莫翔,告诉他这是最后的命令。但如果少了一个人头,就要补上一件事情;两个,就是两件。”
      空儿展开一看,脸色微变,却仍应了声转身要出门,被无双叫住。
      “回来后去管事的那里问问,我下午去荷园穿的那身衣服,还有没有布料剩下?如果有,就全给怜儿送去。”
      “是。”
      空儿推门离开,还给无双满室的宁静。他慢慢走回塌边,甩了鞋子重新靠上软垫,掂了颗白子落下,瞧了半响,抿着笑一把打乱布好的棋局。
      “不同的走法,依然是同样的结果……莫翔,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还是这么死脑筋。”
      半个时辰后。
      荷园。
      圆圆匆匆走进院子,身后是捧着一卷紫色布料的小年。看见她,几个守在屋外的丫头忙给她请安。
      “姑娘还没睡么?”其实不用问圆圆也知道她的新主子此刻肯定还没有睡下,屋内的烛火还亮着,而这些天下来她也知道,不到月西斜,姑娘是不会有上床的打算。
      “没,和年糕她们在书房里学字。”八卦答道。
      荷园里几乎每个新来的丫头都要被改名字,包括她圆圆在内。爷知道,笑着默许了,于是后来几个丫头的名字,可说是千奇百怪,什么红薯大褂都有。
      小年是唯一一个没有被改名的,据说是因为她的名字已经够奇怪,不过和她同来的丫头就没这么幸运,好好的“芷儿”被改成“草正”。
      谁让她们都是奴才呢?
      有时候她们都会觉得那是姑娘故意的,因为她会在第二天就茫然不记得昨日改的名字叫什么,然后就随着性子又给随意取一个,这样的情况直到这几天都叫熟悉了才不再发生。
      不过平心而论,姑娘还算是个很好伺候的主子,除了爱给人换名字,其他时候还真不太会拿乔,也不会故意高高在上的样子恶使坏。所以虽然圆圆对这个新主子给她换名字的事情耿耿于怀,对她很多方面有些鄙夷,其他些小丫头倒是蛮喜欢姑娘的。
      穿过挂着灯笼的长廊,圆圆轻敲书房门扉。“姑娘,爷送来了新的布料让您过目。”
      听见里面几声低语和轻笑,然后是年糕跑来将门打开让圆圆进入,另一边怜儿已经绕过书桌迎上前来。
      “怎么又有了?”
      闻言,圆圆略皱眉。听听这都是什么话?这可是她们爷特意调来的,别家的夫人小姐都是盼都盼不到,也只有她这么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心下虽这么想着,脸上倒不曾表现出来,毕竟她也算是无双门有些资格的人物,私下里的地位不比那些总管们差多少,门面上的功夫自然也是有一套的。
      “姑娘,爷让空儿带了这匹布料过来让你过目一下,是不是就他下午身上的那块?等你点了头,就交给裁缝们去了。”
      怜儿瞅了眼,还真是下午那人所穿的那件布子,心里倒是一愣。她方才说的那话不过就是蒙了那叫空儿的护卫,轩辕无双怎么会听不出来?此时特意将这块布子送来,倒是让她无法下台,无法子只能点了点头。
      “嗯,是这块。”
      “小年,将料子送去给马总管,让他交给裁缝,照爷的那说法做。”圆圆吩咐道。
      “是,圆圆姐。”
      怜儿一瞧小年转身就要走,忙叫住她。“等一下,做衣的样式怎么不问我?”
      “不用问了。爷说了,感情下午吸引住姑娘的不仅仅是这颜色和料子,那款式也是对了姑娘您的心意,所以直接就照着爷的那身做就行。”圆圆示意小年出门,回头答道。
      怜儿摸摸鼻子,不语。
      圆圆见状,很逾越地冷哼一声,清了下喉咙对着房内的年糕等人喝道:“好了,都下去吧,姑娘要休息了。”
      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让姑娘改了睡午觉的习惯,下次爷来才不会再有失礼。
      虽说不喜欢姑娘,但谁让自己倒霉,摊上了这么一个主子呢?还是爷命令了要好生看护的主子……
      当时爷遣了她过来时还曾说过一句,“要让怜儿成为‘姑娘’”。那时她不明白什么意思,现在看爷的所作所为后也有些明了,爷是想让姑娘成为个能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吧。
      不得不说,爷的眼光果然有独特之处……还是说,姑娘是块需要雕磨的原石?
      不管怎样,她圆圆既然得了爷的命令,自然会尽力完成。
      房里回归了清静,怜儿的心中却没了最初的宁静。
      他,看穿了她。
      看穿了她的这些小心思。
      这让她有些害怕,这样一个明明陌生的男子。
      而她更害怕的,是她自己心中那莫名的高兴,高兴着终于有人懂她了……
      这样的高兴让她惶恐,她害怕那之后可能会产生的、那种她一直刻意排斥的感情。
      这,不该啊。
      也不能。
      她该是注定了,清心寡欲才行吧。
      那种深陷在其中盲目了自己走不出爬不开失去了自我的,恐怖……
      她不想,重蹈覆辙。
      她走到窗边,推开窗。一阵属于初秋的晚风拂过,温柔地好像每次见到他时他给出的假象,带走的却是属于自己的温暖。
      有些东西,是她永远该拒绝的吧。
      夜凉如水。
      这一夜,歆园和荷园都有那么一盏灯烛,摇晃至天明。
      
      自己也发现,更新地一章比一章少。相信我,绝对不是故意的,只是情节地衔接上碰上了个凑巧而已……《愿赌服输》一文,为了不和这篇在人物、情节和人称描写上起了冲突,所以暂时也先丢在了一边,各位见谅,也希望各位一如既往地支持水水,喜欢水水的这篇新……呃,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