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作者:水之赛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圆圆瞧着眼前气势汹汹的众人,和站在最前方的牡丹,还有她身前的小丫头举在她面前的白嫩嫩的手腕上四条红印,很有想抚额哀叹的冲动。
      她不过就是依着爷的命令拦下这些来寻事的人罢了,可没有人告诉过她,是否“可以”不小心弄伤了其中的某位,也没有人告诉过她,如果这“不小心”的对象还是之前十分得宠的那位的沾亲带故,又该如何。
      不在其位,不谋其职,这么多年下来圆圆第一次知道,当一个姑娘夫人的丫头居然如此,麻烦。
      以往在爷身边时,谁敢如此这样大声对她?别说是这些门里的女人了,就是江湖上那些走路带风的大侠们见了她,还不是要弯了腰问声好?
      虎落平阳被犬欺?不,她想她真的只是跟错了主子,她该怨恨爷居然就这样将她丢给了这么个女人。
      她想,等到这次的事情结束了,她一定要去求爷,将她调回去。
      她可以为此改许多坏毛病,比如势利眼,比如会拿了哪位夫人的好处帮着说几句好话,再比如……
      可是不管怎样,也得先把眼前这件事情处理了才行。
      她回神,但瞧了一眼眼前的情形后,还是忍不住想要摇头。
      她现在该怎么办?
      她看见人群里有曾经对她献媚过的女人,也看见私下偷偷塞给她银子的夫人,可是现在,她们都站在了她的对面,因为她现在的主子,没人再将她看成是“露儿”。谁都知道,包括她自己心里都明白,她不再是那个可以在无双门里呼风唤雨的“露儿”了,她只是“轩辕怜”身边的一个小丫头。
      “大清早的,怎么有这么多人聚在这儿?怎么都围着圆圆呐?难道不是来看我的?”突然,一道浅紫色的人影拦在她身前,一头随意披散着的长发随风飘扬,让那背影看来如此纤细。
      姑娘?!
      见到怜儿,众人各有不同的神色。怜儿也不一一细瞧,直接往那手臂还举在半空的小丫头瞧去。
      “这是怎么了?”她转头问圆圆道。
      圆圆还在支吾着想怎么开口,牡丹已经先行叫嚷起来。“姑娘,今天我们特意一起过来给您请安,这丫头倒是好,硬是拦在门口不让我们进!这也就算了,还要动手拉我,幸好福佑帮我挡下,你看看她手上这印子,多唬人呐!”
      怜儿抽空回头,瞧了那一脸虚伪做作害怕样子的牡丹一眼。“哦,是吗?”
      她神色如常,没有人见到她眼中一闪而逝的波动。
      牡丹见她一脸平静,不禁有些恼,一手在背后给她身后那些女人做了个一起上的手势,一边又挤了两滴眼泪出来叫道:“本来人家只是想找姑娘聊天,却受了如此无礼的待遇,姑娘,仗势欺人也不能是这样啊!你将我们全都拦在门外也就算了,还让个丫头出来如此无礼,姑娘,牡丹真是好委屈呢!”
      后面的女子迎合着,一言一语明指暗示着怜儿的不是,吵得她头疼。
      仗势欺人……
      她举起一手,示意都先静下,才又开口道:“各位来者是客,都堵在这儿也不成个样子,要不先去厅里坐坐?我听牡丹你和圆圆都说一下当时的情形,弄清了来龙去脉我才好说话,你们看如何?”
      牡丹手一挥。“姑娘的门厅,稍候再坐也不迟,至于来龙去脉……姑娘莫不是打算包庇了这丫头不成?你看福佑手上这红印都在,还要听她说什么?姑娘,您是正得爷宠,可也不能没了天际!六十年风水轮流转,姑娘这话总该知道吧?就算今时今日牡丹我是比不得姑娘您,但我们可都是服侍爷的人,姑娘您这么做,是故意给我们瞧的么?”
      怜儿觑了她眼,嘴角含笑,原来就是寻事,那不管刚才圆圆是否做过什么还是没做过什么,这些人都不是准备善了的。
      嗯,真是凑巧啊,那人前脚才走,后脚这儿就给闹上了的。
      她又看了眼身后低垂着头没准备多加辩解样的圆圆,心下一算,笑道:“牡丹姑娘这话说得,倒是让我心中骇然,原来民间传说不分青红皂白,可能就是这么个来历吧?福佑手这么举了半天,也该酸了吧?手上的红印我自然也是看见了,正因为看见才更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是我偏帮了圆圆,实在是圆圆来头不小,她可曾是你们爷的贴身侍女,如果真是那么不知规矩的,你们爷能留着她在身边伺候?”
      抬出了那人,一时各女子也都闷了声。
      “圆圆,发生了什么?”她半转身,问道。
      圆圆心下也在思量,姑娘她这会是唱什么戏。爷是吩咐过她,等这会她们来闹时就丢给怜儿处理,可他真的没有告诉过她圆圆,因为她而闹起来的事情,又该怎么办。
      如果这群女人们来闹,不过也就是争风吃醋的事情。可现在她在里面,扯得可就是姑娘不懂管教纵容手下闹事……
      “……姑娘,她们先前一大帮子人拥进门说要找姑娘您,我就说姑娘您这会不在,让她们晚些再来,牡丹姑娘不信,硬要带着人往里闯,说在客厅候着您回来,言语间有些对您的不尊……我瞧着像是,像是来闹事的,更不敢让她们进来,于是拉扯间,就不小心,弄伤了福佑,的确是圆圆的不是。”圆圆斟酌着说道,一边说清了事情的经过,一边也算是完成了爷的吩咐。
      可是她也准备承担下了自己的责任。她不相信,姑娘她会在这时候帮了自己,这么多的人,姑娘肯定会先自保吧?看看那些曾巴结过她的,圆圆告诉自己,不要多做什么指望,了不起回头去爷那儿领一顿责罚就是。
      “哦……”怜儿点点头,回身对着一脸“我就说我没有错”样的牡丹,突然一笑。“牡丹姑娘也让我觉得难办呢,你看先前你急着要去我那儿坐坐,这会我请你进去了,你却又说不着急了……牡丹姑娘,你究竟是来做什么的?来找我聊天还带着这么些人,还怕我会欺负到了你不成?”
      牡丹冷冷一哼。“这可就难说了,要不是之前福佑替我挡下了,这会我还就真被欺负到了。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欺负到了福佑不也就是欺负到了我?姑娘也就别扯这么多了,圆圆到底准备怎么处理!”
      怜儿一听,立刻摇手拒绝。“那可不行,我怎么可以责罚了圆圆?她也是为了我好才这么做得不是?也照着牡丹姑娘你的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欺负了圆圆也就是欺负到了我,我干什么要平白就给你欺负了呢?唉唉,何况牡丹你爱放自己的狗到处乱跑吓着我家的丫头,能怨谁呢?你看这会我可给你吓着了,你又准备怎么赔我不是呢?”
      “姑娘,你是就打算护着圆圆了?”牡丹闻言,气得俏脸通红,一手指着怜儿的鼻子怒道。
      怜儿呵呵一笑,按下那快顶着自己鼻尖的纤指。“牡丹姑娘自重。要不要责罚圆圆我之前就说过,要看情形而定,既然圆圆所为在我眼中够不上需要责罚的边,我自然也无法命她如何。牡丹姑娘这么直咬着不放,到让我觉得你,有寻事的嫌疑呢。”
      牡丹一咬银牙。“既然姑娘非要这么说,那我就是来寻事了,怎么着!今日里,我就非要这丫头给我赔礼才行!”
      却怎么知怜儿见此,满意拍手。“太好了,我还就怕牡丹你不愿承认了来闹事,我倒不好收场呢。”语毕,脸色一整,冷道:“既然敢跑来我这儿闹事,也要有了能不能平安回去的打算!圆圆,草正,给我拿下牡丹。”
      草正立刻领命一把抓住牡丹,顺便一手捂住她想要尖叫的嘴;圆圆一个闪神,有些犹豫得拉住想要上前救主的福佑。
      怜儿走上前一步,对着在草正手里说不出话挣扎不休的牡丹,森然一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负?很好恐吓?会让你随便一吓就听了你摆布?所以就这么贸贸然跑来我的地盘撒野?牡丹,有胆量是件好事情,可你不过就是有胆无谋。”
      她盯着牡丹,突然又一笑。“牡丹,你想找圆圆报复她欺负了福佑是不是?嗯,来,公平一点,丫头和丫头去闹去,你也别为了她们强出头,我这会给你个好借口,等你家爷回来,你要怎么告状,都由你。”
      她突然一拳猛击向牡丹的腹部,这娇弱的歌女何曾受过这样的遭遇,一口酸水就要呕出,却被草正死捂着口,只能再吞下;面上又是冷汗又是泪水的,生生弄糊了出门时精心装扮的妆容;只剩下一双眼睛还能派上些用处,径自用着自认为最恶毒的眼神死死瞪着造成她现下如此狼狈的罪魁祸首——
      可惜那某人根本就没打算甩她,做完了从一开始看见那张让她有不爽联想回忆的神情后就很想做的事情,怜儿甩甩手,吩咐道:“把这两人丢出去,以后除非无双亲自下令,不然我不想在这里见到她。”
      有着片刻的寂静,在她身后,也在她身前。院子里这么大一群人,包括来寻事的,包括草正、小年和其他服侍她的丫头,包括圆圆,都为着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而失神。半响后,才听见圆圆有些干哑的回复。
      “是,是……”
      大门被打开,有人终于能发出尖叫但立刻被丢出门外,大门又紧紧合上,门里的众人假意听不见那些如同泼妇般的咒骂,院子里仍是有些诡异的寂静。
      怜儿往前走了两步,环视番众人,笑了,一脸无害,乍看倒和那紫衣人的笑有些重叠,让身前那几个姑娘夫人的愣在原地。
      “各位,不知今日各位到荷园来究竟所为何事,在此怜儿也不准备多做计较,就权当了是来找我聊天喝茶,如果还有这份闲心的,里面请,自然有好茶相迎……”说到这里,她收了笑,满是冷然地又开口道:“如果真下了恒心不是来喝这口茶,我这儿自然也不会多矫情什么,大门在哪儿自然也该清楚。不过今日我丑话也就丢在前面了,各位也都知道自个儿的身份,见了我该怎么尊称这代表了什么不用我多说你们心里也该明白,我想各位都不是傻子,今日之事我说了我可以不计较,但下一次,敢冒犯到我头上的,我会让她比今天的牡丹更凄惨!如果谁不相信,我欢迎她来做试验!”
      她顿了顿,又笑了,像刚才那些狠话一句都未曾说过般和气地笑。“那,现在可有谁要进来喝茶?”
      稍晚些时候,待那些人都虚应完了走干净了,草正她们开始挑拣先前采摘的莲子、红薯她们在收拾一屋子的杂乱、大褂忙着去烧甜汤时,圆圆终于抽到了空闲一人来找怜儿。
      “姑娘……”她默不作声地站立在怜儿身后,良久轻声问道:“为什么揽下了这责任?牡丹她还算是个得宠中的人,又一向小心眼,今日你这么对她,他日她必定会报复姑娘的……”
      坐在书案前不知在涂画什么的怜儿半抬头,往后瞧了一眼。“我没有让人随意欺压的习惯,就是这样。”
      圆圆默然不语,半响,微不可闻的细语从她唇间传出。“谢谢姑娘。”
      怜儿随意挥手,又埋首于自己的努力众,像是毫不在意圆圆。
      听见身后脚步声远去,怜儿丢了笔,靠在椅背上冷笑。
      帮?
      圆圆一直都自认是无双的人,对她也一直存有偏见,既然她必须得在这无双门内呆上一段时日,有个随时会反叛自己的人在身边可不是一件聪明事,今天这么做,不过也就希望日后圆圆就算不帮着自己,也至少会看在今天的出手相助上手下留情吧。
      何况,她看牡丹的那张脸,真的无法心平气和。
      那么相似的骄横,好似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嘲讽……
      不,不一样了,她早就学会了自我保护,今日别说是个像那人的牡丹,就算真是那人在自己眼前,自己也已经不会再像当年那样无措地吃瘪了。
      现实给她上了最生动又残酷的一堂课。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