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作者:水之赛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在写新的一章之前,有些话想和各位说,当作是我的建议也行。
      07.02.15早晨,6:50分左右,刚起床的水水拿着手机不安分地给自己拍大头照后发现,拍成了灵异照片。凡是拍摄本人的,面前都有白雾状的东西,有些颜色很深,呈不透明的深白色,有些则是半透明的烟雾状,一张在客厅里拍的照片最是清楚,水水身前有白影飘过。当看见第一张时,我就愣了一下,接下去的几张纯粹属于实践猜想所用。当时还对着房间拍了几张,非常正常。
      我的手机是三星的E908,是有自动变焦功能的,如果要说是手抖(我的手偶尔会像帕金森患者,化学实验时轻摇试管全是自动完成),那么拍摄房间的时候也该手抖才对,何况也不会每一张都抖吧?尤其是客厅的那张,实在是让人不能不那么怀疑。
      于是,我怀着奇异(真的只是奇异,居然没有害怕或者什么的想法)的心情,去见我那还在呼呼的妈咪,对她说,妈,我可能有些不好……
      听完我叙说的老娘,只回答了我一句话。
      “没有哪个正常人会在大清早给自己拍照。”
      说地真是……太现实了。
      好吧,我亲爱的各位读者,记得水水的教训,不要在早上给自己拍照,不然后果需自负呢。
      
      ——还未觉得多少怕但心情异常郁闷的水水
      PS:其实我想说,如果万一可能我再拖坑,肯定是有原因的!
      
      怜儿想,那人可能真是受了上天的眷宠。
      他离开的那日,云开日出,阳光灿烂得让人觉得什么都有些刺目。
      她本该在被窝中睡回笼觉,被圆圆一把抓起后好好打扮了一番就带到了正门。
      那里是似乎久候多时的他,还有身后那一大群看来也久候多时的她们。
      圆圆放她站定,退后一步站回她身后。“爷,姑娘昨晚想你想得睡不着,今早起晚了。”
      一时间,怜儿是考虑先回头瞪那满口胡言的圆圆一眼,还是先对着那一脸好笑的男人还有他身后正上演变脸绝技的女人们装无辜好,或是直接当作自己还未睡醒倒地不起更好。
      最后,她想通了,以袖掩唇打了个毫无淑女风度的大大的甚至让所有人都听见的哈欠后,她移步走向无双,亲昵地贴近。
      “无双,这么早就要走了?”
      他展臂,将她拥紧。“嗯,本来想让你多睡一会不用来送我,没想到圆圆多事。”
      真是这样,他走就走了,还会留在这里等她?
      是,等她。她很任命地想,不仅她看出来了,他身后那群如狼似虎的女人也早就看了出来。
      手上一用劲逼她回神,神色未变仍是一脸温柔的无双转了身,拥着她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那些女人身前。
      也更让她们看见了他对她的那份柔情蜜意。
      “我这就要走了,这几天你自己小心,圆圆她们会照顾你。”他腾出一手替她理顺因为一路被拉着快步赶来而有些纠结的长发,再怜爱得拍拍她脑勺。“怜儿,你可会想我?”
      她乖巧样在他掌下眯眼。“会,怜儿会想着无双。”
      想着天天诅咒你。
      于是,各怀心思地相视一笑,在旁人眼中就是浓情蜜意的最佳表现。
      无双满意地放开她,对旁边那几个勾魂一笑,迷得那些女人昏头转向后傲然踏上马车,将就做了马夫的空儿一扬鞭,行出大门。
      她可没什么兴趣学着那些女人仍在痴痴守望等着那男人的回头,一边又打了个哈欠一边就准备回屋继续睡,转身时,她没有看见身后那些不善的目光。
      马车踏踏。车内,男人懒洋洋地躺在铺了虎皮的车厢内,埋首于掌间。
      那里,一股清香未淡,还有一根有些泛红的发丝在指间。
      缠绕在指上,恋恋不舍。
      
      是夜,众女眷聚在柳夫人处,美其名曰,联络感情。
      “今天这也太过分了吧?居然就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勾引爷,简直就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么!”一位夫人重重将手中的杯子放下,一脸愤怒地对坐在屏榻上的柳纤云恨道。
      柳纤云低头喝了口茶水,在心里冷笑。过分?芷柔你得宠时,一口气赶了三位曾得罪了你的女人出门,当时你可曾有“过分”的认知?
      “是啊是啊,平日里仗着得爷宠百般刁难了我们也就算了,今日这根本就是摆了威风给我们看,以后我们还怎么在门里生活啊!”另一道女声立刻紧跟着响起。
      柳纤云瞧了说话那人一眼,微垂下目。刁难?芙蓉你得宠时,现在姑娘做得,你哪件是没有变本加厉做得更过分的?当日被你当面羞辱过的女人就不知凡几,现在有什么立场去说别人?
      “哼,这根本就是摆明了告诉我们,以后都要看她脸色过日子了!”一道湖绿色的人影越过众人走至榻前,义正严词般愤恨道:“夫人受了姑娘气时的那日,马总管不就说过,爷现在宠着她,什么都听她的话了。现在看来,以后别说是我们的待遇,还能不能在门里生存下去,恐怕都是个难题了吧?夫人,你在门里待得时日最长久了,你倒是说说,我们该怎么办呐!”
      宫儿,你是做为人质而进的门,不过才几天就爬上了爷的床成了他的女人。你那可怜的未婚夫戴了绿帽犹不自知,还傻傻地为了你这个女人在外替爷卖命。你,可曾考虑到过他?你想的早已是在这儿能得到些什么吧?
      不过既然已经被人点名道姓,柳纤云也不能再装聋作哑下去。她放下水杯,徐徐扫了都挤在她房里的众家姑娘夫人的,两手一摊,一脸无奈样开口。
      “其实到了今时今日,各位也该都看出来了,爷的心思早就不在我们的身上……纤云伺候了爷这么多年,很多事情心里都是有数的。各位也都知道,爷的心里,从来没有任何人,他图我们的,不过就是一时的欢快。现在他有了新欢,将我们这些个丢在一边,自然也是在常理中。我们现在就该祈祷,姑娘她不会心血来潮,要求了爷将我们都赶出了门去。马总管当日的确说了,姑娘她曾放出过这样的话,虽然时至今日我们还在门里,但谁也不能说,这话就不会有成真的一天。爷对得宠的人都是疼爱的,而且姑娘……姑娘她是纤云这么多年来所知道的唯一一个有了这份独特的人,如果她开了口,那么我们的未来,纤云真的难以预料……”
      一直坐在柳纤云身边的牡丹美目一瞪。“说来说去,姑娘她就是个祸害!”
      柳纤云用帕擦着没有的汗珠,斜眼瞥她。“牡丹姑娘,说话还是当心一些的好。怎么说姑娘这会也正得宠,如果这里有谁嘴碎去告诉了姑娘……你也知道,爷对我们女人间的斗争从来都不插手过问,到时候真闹起来,谁知道谁能得什么好处。”
      “哼,今天既然大家都在这里坐着了,自然也都是同仇敌忾针对了那人的,谁还会有这功夫碎嘴?”牡丹手压着桌面站起,环视了一番众人后开口。“柳夫人说得对,爷从来都不过问我们之间的闹腾。为今之计,只有趁着爷不在门里,先给了姑娘一份下马威,让她知道她虽得宠,但我们真联合起来和她作对,她也别想好过!”
      话音未落,已得了好几个的赞同。牡丹见了,得意一笑,转头看向柳纤云。“那,柳夫人的意思如何?”
      柳纤云轻摇头。“我很想劝各位三四后行,不过我看各位也不会听进纤云的劝告。不过各位放心,纤云就算不参与了,也不会去和谁告密,帮了她,纤云得不到什么好处。”
      有了柳纤云这番话,牡丹等人算是心定了,假意再坐了会就告辞离去。
      小丫头关门关得慢了一步,一句低语滑进门缝。
      “柳纤云她是怕了,早没了什么拼劲。如果这次扳倒了轩辕怜,从此这门里还不是由牡丹姑娘你说了算?”
      是那宫儿的声音。
      门一合上,柳纤云就脱了那无害的伪装,一脸阴森的笑。
      一群蠢货!
      平日里,她们之间斗得也都起劲,现在看见有共同危机了,联合了起来,这样的乌合之众,能有什么指望?一个个自己都不敢出头,最好就跟在后头捡了便宜!跑来她这儿诉苦?得宠时怎么不见她们过来?有事了当她智多星呀!
      就算她心里有底,也不会这么傻傻地白白都说光了!
      何况……这次的事情,值得揣摩啊。
      爷这次的行为实在有些太,故意了……她没有说错,爷的确从不过问她们女人之间的斗争,但她没有告诉她们,爷还经常会做另一件事,挑起战争。
      没有揣测对了他的心意就贸然行事,哼,她就等着看好戏吧!
      她突然拧眉。“小梅,今天有哪几位没有过来聚会?”
      “回夫人,唐四小姐、水灵姑娘、鱼夫人她们几个都没有来。”
      “嗯……”柳纤云缩回榻上,一脸沉思。
      窗外大树上,有条黑影快速闪过。
      热闹的院子,归于平静。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暴风雨前的宁静。
      
      怜儿在自己的房中,喝着新泡好的凉茶,对着面前的棋盘发呆。
      她的对面,空无一人。
      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曾经有人这么告诉她 ,现在她信了这句话。
      当已经习惯了和另一个人分享长夜后,独处变得如此困难。
      她掂起一枚黑子,放置在盘中。
      再拿了一颗白子,放下。
      交替着落子,眼却无神。
      
      紫衣人的面前,也放着一方棋盘。
      棋盘上,也已经落了几子。
      他的对面,也一样无人。
      他的手中一样捧着一杯热茶。
      他的嘴角上翘,他的眼似弯月。
      
      第二天,依然是个艳阳天。
      池塘里的荷花早已败了,怜儿让圆圆准备了小船,让草正和小年划着去了池塘采莲子。
      回来的时候,发现应该在岸边候着的圆圆不在,甚至没有一个人在。
      小年先上了岸,一边帮着草正将船固定在桩上,边好奇地环视四周。“咦?圆圆姐姐呢?”
      将船系好的草正跳上岸后向怜儿伸出手,让她能拉着上岸,边回答小年道:“可能前边有什么事情,所以过去帮忙了吧?圆圆姐就是喜欢瞎操心,什么都要考虑个再三。”
      小年听了嘻嘻笑着,怀里捧着满满一把的莲子往里走。“哦,我要去和圆圆姐告状,你说她坏话!”
      怜儿插了一句,纯粹就是想打击一下小年的兴奋。“就我看,圆圆会对你们各打五十大板,你们谁都别想从她那儿得到什么好处才对。”
      扶着她的草正忍不住笑了。“姑娘说得真准。不过这也不能怪圆圆姐,她之前是爷手下的婢女,在门里的位置差不多就是个管事级别的,要帮忙处理的事情也多,长久下来这脾气也就养成了。听说之前,爷的这些女人大小事宜名义上是黄泉碧落的总管在弄,其实底下都是圆圆姐在操心,所以这次爷将我们随同圆圆姐调拨给了姑娘,我们都认定了姑娘就是爷最看重的人。”
      怜儿回以一个有些僵硬的笑,无言以对。
      走在最前的小年突然停了步。“姑娘,草正姐,院子里有好多人,圆圆姐也在……啊,是那些夫人姑娘的,好像在闹争执!”
      “姑娘,要过去看看吗?”草正也停了下来,看向怜儿。
      爷一走这些女人就上门,而且似乎还有些闹事,怎么看都有些来者不善的意味,如果姑娘她不想看,她们就立刻扶她回房休息。
      昨天晚上,书房里的灯又亮了一晚,她们都有看见。
      怜儿摇头,笑道:“既然是来找我的,岂有不待客的道理?正好我也无聊,就过去看看吧。”
      “可是姑娘,她们的来意不善,你……你昨晚都没有好好睡过,哪里有什么精神去理睬她们?丢给圆圆姐就是了么!”草正不死心地劝道。
      “她们既然找准了无双离开的日子来,自然也不会容得我不见她们,还不如早些个打发了,好回去补眠。”怜儿放开草正的手,拍了拍衣裙上并不存在的褶皱。“走,我们过去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