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老王(尼罗河系列第三部)

作者:水心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五章

      即将同法老王也就是阿努会面的地方,很意外的,并不是任何一个过去被奥拉西斯用来会见臣子或者提审犯人的地方,而是展琳一直以来在底比斯王宫的住处——那座凌驾在人工河上的白色小宫殿。
      宫殿里有点凌乱。
      临走前被自己踢在床脚下的拖鞋仍旧懒懒躺在那里,边上一只陶罐,里头还能看到几块发了霉的干饼;床上聚着些颇深的褶皱,似乎自己不在的时候谁进来睡过,因为她记得临走时,床是理干净了的;一旁桌子上积累的灰尘已经可以用来写字,却不见昆莎忙碌打扫的身影,她是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甚至连外头侍卫的踪迹都找不到一个,那些押送她来到这里的士兵见她进门后就匆匆离开了,仿佛确定她根本不会擅自离开……
      踱着步,四下环顾。
      冷不防桌上的铜镜内一道身影在自己身后倏地闪过。惊。
      急回身,大脑还未来得及判断出该采取怎样的应变,整个人已被一双手用力抱住,笔直撞进对方迎面贴来的怀抱。随即脖子上凉凉地一湿,眼看那不安分的舌头就要沿着下颚爬上自己脸颊,展琳一个后仰,条件反射般一巴掌拍在对方的脑门上:“阿努!!”
      “呜……”一声哀叫,阿努抱着自己脑袋缩到一边。奥拉西斯的脸庞挂着阿努特有的可怜样,展琳目光闪了闪,紧绷着脸一时不知道究竟该怒还是该发笑。
      “我警告过你不要用别人的身体来碰我。”
      “阿努只是想琳了……”委委屈屈应了一声,转瞬咧开了嘴纵身一跃又回到她身边,欢天喜地用脑袋在她肩膀上蹭了蹭。
      “想我想到要派人‘接’我回来?”甩手把它拍开,展琳走到一旁坐下,解开身上的斗篷,随手丢到一边。
      阿努似乎没有听见她这句不冷不热的话,蹲到她身旁轻轻皱了皱鼻子,半晌,抬头望向她的眼睛:“琳,几天没洗澡了?”
      “啪!”脑门上又挨了一下。虽然展琳在不假思索一巴掌拍下去后立刻就后悔了,在接触到那双属于奥拉西斯的眼睛的时候。
      透过一个人的脸看着另一个人的灵魂,似乎也只有经历过类似尴尬的人,才能体会到个中难以言表的混乱滋味。
      脸色微微涨红,她别过头。
      “阿努要被你打死了!”
      “……谁让你乱说话。”
      “阿努说错什么啦?!”
      “闭嘴吧。”
      “把阿努打死好了!!”
      “闭嘴!”
      “呵呵……我喜欢……”话音忽然一变,抬头,阿努朝展琳微微一笑。
      展琳的心跳不自禁打了个突。
      低头满腹狐疑地朝它看了看,不期然撞上它的眸,依旧剔透而单纯,闪烁着孩童般干净的快乐。
      错觉?
      还在疑惑,阿努的头已熟门熟路朝她膝盖上蹭了过去:“那个野蛮人呢。”
      “谁?”一时没明白过来,半晌,从这头狼一脸不屑的表情中展琳才总算会意,原来它问的是奥拉西斯:“他没跟我一起进城。”
      “哦,”低头用舌尖舔舔手背,一闪而逝间,展琳似乎从它嘴角辨出一丝奇特的笑容:“这么说他还在城外。俄赛利斯见到了没?”
      “……先不要说他,路玛在哪儿。”
      “琳除了那个野蛮人和路玛,就一点都不想阿努吗……”漂亮的眸子因委屈而可怜,因可怜而让展琳越发坐立不安。这分明就是奥拉西斯近在眼前,却带着打死他都做不出来的表情……再次别过头,她心里一声叹息。
      “阿努,说正经的,最近底比斯出了点状况,你和路玛是不是都没有发觉。”
      “状况?”头枕着展琳的膝盖,阿努漫不经心摇晃着自己的身子,也不知道对她的话究竟听没听进去:“什么状况。”
      “有很多人从孟菲斯跑来这里,你知不知道。”
      “孟菲斯……知道啊……”声音有些轻,展琳不禁怀疑它是不是要睡着了。
      抬手摇摇它的肩膀:“阿努,起来。”
      “不要。”
      “那你告诉我,路玛对这件事怎么看。”
      “他说孟菲斯传播着一种怪病,所以那里的人都跑到这里来了。”挑起一缕发拈在手中,轻轻把玩着,却不料肩膀被展琳猛推一把,毫无防备间一头栽倒在地上。
      “那为什么还要大开着城门把所有人都放进城?!”
      “……为什么不开?”从地上慢慢爬起,阿努撸撸鼻子,抬头呆呆望着展琳:“他们病了,城里有医生……”
      “这是路玛说的?!”
      “阿努是这么认为的……”
      “路玛到底说了些什么!”
      声音骤然拔高,阿努似乎被吓着了,瞳孔蓦地一缩,整个身体朝后挪了挪:“……阿努……阿努忘了……”
      展琳倏地起身,绕过它缩作一团的身体,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朝门口处走去。
      “你去哪里……”
      “找路玛。”
      “找他做什么?”
      脚步猛地顿住,回过头,她朝阿努冷冷瞥了一眼:“有没有人向你禀报过最近有孟菲斯人陆续病死的消息。”
      眼睛朝天看了看,半晌,点点头:“有啊……”
      “路玛有没有告诉过你该怎么做。”
      “……”挠挠头:“阿努不记得了……”
      “所以我必须去找他!”手朝门框上用力一拍,展琳扭头朝外走去。
      
      却在脚步刚踏出房门边缘的一刹,整个身体仿佛突然间撞到了一块无形的凝胶,柔软却又粘腻,将她整个动作生生滞住。
      甚至连头都无法转动。
      伴着周遭气流显而易见的滞缓,室内气温在不知不觉间迅速下降,然后她听见身后阿努的脚步声,一下下,不紧不慢朝自己的方向逐渐靠近。
      口中呼出的气体开始在唇边聚集出乳白色的薄雾,连带她因急躁而沸腾起来的血液,亦在这瞬间……似乎凝结成了冰块。
      “找他干什么呢,琳。”肩膀感觉到它手指划过的温度,比羽绒还柔软,比冰块还寒冷……它的声音变得有点陌生,
      展琳的身体突然间又恢复了自由。
      跨到一半的脚陡地迈了出去,毫无防备间,令她身体一个踉跄。极突兀不自然的感觉,仿佛刚才一霎那的凝固,只是自己真实得逼人的幻觉。
      及时稳住身形,她猛一转身,径自望向身后的阿努。
      它的眼睛依旧单纯而剔透,带着丝浅笑,倚着门框静静看着自己。
      那笑容却是陌生的,熟悉的瞳孔,映射出一道完全陌生的灵魂。
      “阿努……”迟疑,她不敢肯定这究竟是不是自己某种错觉。
      “你以为路玛能够帮得了你什么,他连自己都帮不了。”
      “你什么意思。”
      嘴角轻扬,目光吞噬着展琳有些咄咄的视线,它的手指在门框上轻轻剥啄:“没错,我知道孟菲斯爆发了百年前曾发生过的那场罕见瘟疫。”
      轻佻的话音……瞬间展琳觉得自己的肌肉有些僵硬。
      “没错我知道城门大开,放那些孟菲斯人进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她想将自己的视线从阿努眼底移开,指关节蠢蠢欲动的感觉,她不知道那叫做什么。
      “但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琳,我生为这个结果而来。”
      “我不明白……”喉咙有些干涩,她觉得自己很想咳嗽。
      “而你是我的一个意外,我命运轨迹中本不该碰触到的意外。”它的声音同样有些干涩,同它隐去了眼中单纯稚气后的笑容,一样的干涩。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些什么……”
      “契约,”后退一步,在见到展琳眼底一闪而过的凌厉后,它忽然笑得有点开心:“在我身边看着好吗,这座城,这个国家,是怎样被瘟疫一点一点啃噬干净的。那很精彩……”
      “啪!”话音未落,一拳已用力挥向它的脸庞。
      却在转瞬被他头一偏,抬手轻而易举将她的腕扣入掌心:“琳,我很喜欢你,但那并不代表我就可以容忍你一再的无礼。”突然发力,展琳几乎是毫无反抗能力地被他拽到自己胸前。低下头,它让自己的脸贴得她很近:“看看我是谁,”笑,气息在她苍白的五官间缠绕:“我是神。”
      它的眼眸是绿色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取代了奥拉西斯原本漆黑色的瞳孔,像两颗暗夜中闪着幽光的孔雀石,妖娆燃烧着,映亮眼底那道陌生冰冷的魂魄。
      展琳的眉峰忽然轻轻一挑。
      茫然的雾在眼底急速退去,她的手突然反转,肩膀就势朝下一沉,腕部扭转间,指尖如利刃般直刺向阿努的手腕处的脉门!
      阿努一声闷哼。
      手松,她鱼般滑离了它的掌控。
      打蛇打七寸,擒拿罩脉门,这种地方一用力它就麻了,什么神,寄居于人的躯壳,再伟大的神,他也不过是个人。
      “等会儿回来找你,神。”冷冷看了它一眼,展琳转身便往外跑。
      人入长廊,整个身体却突然间直飞了起来,毫无预兆。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牵扯着,她脸孔朝下,反背着朝高高在上的天顶猛地撞去!
      连惊诧的时间都没有。
      幸而天顶是平整的,幸而上升的速度在她身体即将碰撞到天顶的瞬间,骤然间缓了下来。但那一下撞击仍是极狠,从胸腔震荡出来的闷疼,几乎夺去她的呼吸。
      再忍不住,喉咙里爆发出一阵干咳。
      
      “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慢慢走进长廊,抬起头,阿努望向在天顶用力挣扎的身躯。
      它眼底绿色的光芒燃得更盛,无声无息,像两团攒动的暗火:“你从没这样看过我……为什么……”声音很轻,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却在接触到她再次投来的那种陌生而抗拒的视线后,猛地爆发出一声低吼:“说啊!”
      展琳的目光冷冷移开。
      它的眼神骤然一凌。一道薄雾般光网突然间从他周身激射开来:“为什么?!”
      展琳只觉得眼前一片惨绿。
      下意识想扭头闪避,却在同时,身体像是被一片钢扳蓦地压住,推挤间,被迫与天顶坚硬的隔板继续贴近。
      五脏六腑快要被碾碎的感觉,肋骨迫出尖锐的痛,在一阵无法忍耐的咳嗽中,她张口喷出一蓬鲜血。
      
      滚烫的液体纷扬洒落在阿努脸上的时候,它眼底锐利的光芒兀然间暗了下来。
      而身周潮水般涌动的绿光亦随着它表情悄然间的变化而隐匿不见了……它的目光由最初的凌厉,透出一丝无措的迷离。
      展琳突然从上方直坠了下来。
      抬手,它将她轻轻接入怀里。
      “为什么要这样看我……琳……为什么……”目光从她眼底碎裂的愠怒中移开,它抬头深吸了口气:“你一直都是阿努一个人的……从很久以前开始……阿努是那样的喜欢你……”
      
      *** ***
      
      衣服被尽数剥落,由上到下,由里到外,堆在水池边,像是堆烂咸菜。
      水池里的水是温热的,由两名使女先后将预备在缸里的热水徐徐倒入蓄水处,再经由水池上方的狮头,混合着原本冰冷的水从内朝外喷出。
      皂质抓挤出来的泡沫刺痛了眼角膜,那些使女的手脚很轻,但亦很仔细,悉心搓洗着展琳身体的每一处,直到确定没有垢污可以揉搓出来了,这才满意地将她放倒在水里,用这尼罗河地底暗流纯净的液体一遍又一遍将她冲刷干净。
      然后擦拭,用着和刚才完全不同的力道,一下下直到她白皙的皮肤上泛出一层微微的红。
      擦拭背脊的时候她听见她们低低地议论,想来,是自己背上曾经受过的创伤,那些几年几十年都无法抹去的伤痕吓到了她们。
      最后一道程序是涂抹上香油。那些浓烈得让人想呕吐的东西,同样被周围这些悉心的手指,认真得一丝不苟地涂遍她整个身体。
      整个过程没有经过一丁点的掩饰,一览无遗在边上软榻中阿努那双不动声色的暗绿色眸子里。它的手指一遍遍缠绕着自己的发,它的目光由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体。
      它说琳你在脸红,很漂亮的色彩,我很高兴。因为在你的眼里我终于是个男人,而不是一头狼,一只连换衣服时都不需要避讳的畜生。
      它说琳你知不知道,早在我还是头狼的时候就已经这样看遍了你的全身,但这样完全清楚看见你周身的色彩——你发丝的,你瞳孔的,你嘴唇的,你肌肤的色彩……还是第一次。我的世界曾经是黑白的,我的琳亦是美丽却黑白的。彩色的琳……发丝和肌肤燃烧着的琳……我要你。
      说这些话的时候,身边侍女温柔按摩着它同样一丝不挂的身体,而它肆无忌惮张扬着奥拉西斯健美优雅的轮廓,冰冷的眼目不转睛凝视展琳无处避让的视线,微笑着,毫无顾忌地释放着自己愉悦的□□。
      
      不是不想反抗,而是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和能力。周身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禁锢着,那种比任何肉眼看得见的镣铐都要坚固和不可抗拒的东西,凝固了她的血液,凝固着她每一个关节,就连说话都不行,她的嘴张不开,在阿努见到她的牙将嘴唇咬出一丝鲜血之后。
      到现在都不明白阿努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样的事情能将这样一头与世无争只要有口肉吃就满足的、胆小怕事的狼,硬生生变成一个面目全非、看不穿摸不透的“神”。
      想不通,猜不透。
      想要大声问它为什么,最终却只能让它看见自己眼底混乱的挣扎……有些东西怕是再也回不来了吧,那样单纯快乐的眼神,那样为了一口食物无赖赌气的别扭,那样为了博人一笑满地打滚的可爱……心脏突然有种被一团东西密密堵住的痛苦,闷得发慌,难以呼吸……
      有什么东西慢慢从眼角滑了下来,却不知道是因为残留着的皂质生成的刺痛,还是因为心里逐渐蔓延开来的钝痛。
      唯一不受阿努力量的控制,她身上唯一自由的东西。
      她看见阿努的目光悄然一凝。
      沉默着将身边的侍女推开,它站起身慢慢走到她的跟前,蹲下,有些茫然地望向她的眼:“你怎么了。”
      展琳移开视线,将目光转向天顶结构复杂的房梁。
      “不舒服吗……”手指将她眼角的泪轻轻拭去,小心翼翼,就好象过去每次做错了事等待她惩罚时的样子:“也是,你从来有着一张不肯轻易饶人的嘴……不能开口,你真的会难受死。让你可以开口好吗,琳,只要你答应不再伤害自己。”
      施加在嘴上的无形重压蓦然间消失,在阿努说出那句话之后。展琳微微张了张口,依旧望着天顶,不语。
      感觉到了什么,阿努出其不意抬头朝她看的方向望了一眼。
      房梁上空荡荡的,除了纵横交错的雕塑和上了漆的木梁,什么都没有。
      低下头,却发现展琳的视线已从天顶移了下来,没了刚才压抑翻腾在眼底的挣扎,一双漆黑色瞳孔无声对着自己,若有所思的样子。
      它怔了怔,下意识站起身,后退一步:“琳,不要这样看我……”不经意踢到身后跪在地上的侍女,那姑娘一声低低的惊呼瞬间扩散了他眼底隐露的烦躁:“都在这里干什么,出去!”
      来不及应声,那些女孩甚至顾不上收拾起地上的衣物,便急急忙忙从偏门退了出去。宫殿的门很快合上,寂静,除了石狮口中淋漓清澈的水依旧源源不断地洒落池中时发出的脆音。
      
      阿努的目光再次回到展琳脸上,而她同样目不转睛望着它,用着刚才的姿势和神情,似乎突然之间,她已不再避讳它的身体和它非常直接的视线。
      “你生气了……”重新蹲下,它侧身匐在她脚边,一如当初还是头玩劣的狼时的样子。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生气的资格,”静静看了它半晌,展琳牵了牵嘴角轻声开口:“你是神,我是人,小小的人类没有对神生气的资格。”
      “我可以让你成为神。”
      “哦,我真感激。”
      “不要这样看我,琳……”
      “那我应该怎样看你。”
      “当初怎样看阿努,现在怎样看我……”
      “你不是阿努。”
      “我是。”
      “阿努不会洋洋得意用欣赏的口吻去谈一座被瘟疫侵蚀中的城市,阿努不会当众扒光我的衣裳来表达对我的‘欣赏’,阿努……它甚至在一条母狗面前都腼腆得让人觉得可怜……”
      “住口!”脸色陡地涨红,却在见到展琳眼底挑衅的光一闪而逝后,慢慢恢复如常:“是的,我曾经在一条母狗面前都腼腆得让人觉得可怜,”自嘲地一笑,它抬头吹开遮挡在她眼前的发丝:“甚至在见到你之前,我为自己如何同你说出第一句话,而在心里反复准备了无数遍……可是后来才发现,其实这样才是我最想要的……”眼睛微微眯起,突然伸手抓着她的发将她按到自己面前,望见她眼中稍纵即逝的慌乱,他笑了:“确实是这样……”话音未落,唇已用力压在她冰冷的口上。
      
      突然它整个人拔地而起!
      一道暗光紧贴着它扬起的发丝呼啸而过,转瞬间,它的身影已安坐在天顶离地十多米的房梁上面。
      展琳的身体在后仰倒地的刹那被一条臂膀轻轻托住,与此同时,一道熟悉的眼神无声映入她的眼帘。
      暗沉如北冰洋之蓝的双眼。
      “呵呵……终于忍不住出来了……”笑,阿努在房梁上捻发俯瞰地上一躺一跪两道身影,轻轻晃着两条腿:“城外怎么都搜不到你,我就猜你一定已经回到了这里。也是,谁能比主人更熟悉自己家的地形呢,是不是,奥拉西斯。”
      “你在找死。”头扬起,斗篷便从那光洁的发上滑下,露出豺狼那张读不出任何表情的脸,只一双眼睛,蔚蓝中直透着道异样锐利的光,无声刺入高高在上的阿努的眼帘。
      “死?你在同亡灵的引路者谈死吗。”阿努嗤笑,而整个宫殿闷热的温度,不知不觉中在两人对视中慢慢转冷。
      “一个借助人身才得以恢复些许神性的神,没有资格再将自己同神相提并论。”
      眸子里凌厉的绿光骤然一闪。
      奥拉西斯略一侧身,在那道薄片状绿光从阿努眼中迸发出而出削向自己的一瞬,轻易避过。
      电光火石般的速度。
      绿光落空斜刺向水池的方向,那个口中吐水的石狮立时被削去半个头颅,失去了束缚的地下泉随即从里头喷涌而出,暴雨般倾洒在整个不大的池中。
      
      周身的血液骤然间沸腾起来,就像身旁这股勃发的地下水。展琳努力想挣扎起身,只是所有力气都是徒劳,她抗不过流动在血液和骨骼中的镣铐,她抗不过阿努所说的,神的力量。
      身体因用力过度而酸胀得更为厉害,太阳穴暴跳得快要崩裂了,她咬着牙,无声而焦躁地望着眼前这两个一触即发的男人。
      
      “没有资格?奥拉西斯,好好看看,孟菲斯,底比斯,瘟疫,死亡……这一切都是谁之过?而资格,”眼神一闪,阿努低头朝他轻扫一眼:“作为那个男人的弟弟,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谈资格?”
      “我所欠下的,我会偿还。”
      “偿还?你拿什么来偿还?我曾经给过你们偿还的机会,但你哥哥用他的行为根本性拒绝了神所赐予的机会。奥拉西斯,我倒要问问,你们欠我的,这时间,这屈辱,你们打算拿什么来偿还。”
      “那是你咎由自取。”
      话音落,眼见着阿努的脸色因这句话而勃然转色,展琳再看不到更多了,她的视线被奥拉西斯一步间,用整个身体密密挡住。
      “你在找死。”同样的话,来自阿努冰冷的,完全不同的嗓音。
      “我身体里存在着早已经历过死亡的灵魂。”
      “我可以让你灰飞湮灭。”
      “这是我原本的宿命。”
      “你和她永无来世。”
      沉默。
      展琳的心脏不知为什么骤然间抽痛起来,没来由的恐惧,虽然她到现在还分析不清楚,这两人你来我往尖锐的话锋中,到底在针锋相对地纠缠着些什么。
      半晌,奥拉西斯忽然低头看了她一眼。
      有那么一霎她以为他想开口对自己说些什么,然,最终仍是沉默。片刻,他再次抬起头朝阿努的方向望去,声音有些低哑,却亦平静:“有今世一次,足够。”
      房梁上一阵寂静。
      看不见阿努的表情,也听不见他的声音。
      半晌,展琳听见上面低低一声轻笑:“好,琳,你可听见了。”
      听见?他问自己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展琳不知道,似乎……也不敢去知道。抿着唇沉默,她直直注视着眼前高大而安静的背影。
      看不透,猜不透……哪怕给一点点暗示也好啊,奥拉西斯,不要用这样漠然的背影对着自己……
      “那么,同她道别吧……”
      话音未落,阿努的身体突然朝后猛地一退,凌空急斜,撞入展琳眼帘的刹那,整个人兀地朝地面直栽了下去!
      甚至连声闷哼都来不及发出。
      展琳转瞬见到了那令它身影堕落的物体,穿梭在宫殿巨大的石柱间,那是一道银蛇般迅捷细长的鞭影。
      阿努坠落的方向是她身旁的水池。
      飞溅起高高水柱的一瞬,那些随即泻落的水幕突然间无声凝固,仿佛一道水晶莲花般剔透的墙,将它欲待站起的身影牢牢凝固。
      它的脸庞有那么短短片刻掠过一丝惊讶。
      直到目光聚焦在远处无声出现的两道身影上后,它紧绷的嘴角,忽而露出道浅浅的笑来:“安卡拉,我美丽的神官大人……”
      两道身影远远伫立在宫殿的门前,一个是路玛,一个却是展琳从未见过的陌生男子,穿着神庙里祭祀普遍的着装,对着阿努和奥拉西斯的方向,不语。
      “那天我为什么就没有立刻把你杀了。”
      “命运,我的神。”
      “原来你还把我当作为是你的神。”
      再次沉默,那年轻的神官脸色隐隐现出一层苍白。
      而阿努的视线已从他身上移开,转向无声注视着自己的展琳,继而,移到安静望着自己的奥拉西斯身上:““呵……看来这次是有备而来……”
      “我轻易不说放弃。”
      “有意思……”笑,一缕血丝从它破裂的唇角滑落:“好,你们三个,我陪你们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