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老王(尼罗河系列第三部)

作者:水心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透过夜视镜刺激得瞳孔收缩的亮光,源头是两尊正对着她,威严伫立在一道密闭石门处的巨大阿努比斯神像的眼睛。
      比高尔夫球还要大的眼珠,通体流动着乳白色光晕,被四周打磨得精光水滑的金箔映衬着,扩散出几乎可以同日光灯相媲美的明黄色光线,再经由周围琳琅的黄金雕塑与宝石饰物为媒介,令这本就不大的暗室同展琳一路走来的通道相比,无疑地亮如白昼。
      这是什么地方。
      从承接住了自己身子的那块硬板上慢慢坐起,低头打量,她发现离地不到两米的距离,自己这是坐在一具呈四方形,有近三米长的 ‘石台’上。
      ‘石台’中心是镂空的,当她的脚踢到石台上雕刻精美的花纹时就感觉到了。那些花纹组合成一段文字:阿普雷迪三世 20年 借拉的翅膀 守护您去往彼方的岸 复生的力量 我的父 随旭日东升获得永生……密密麻麻的咒文祷语,调和了各类色彩,装点这纯白的‘石台’如锦缎般绚丽。
      ‘石台’,看来八九不离十是口石棺,安躺着一位名号阿普雷迪三世的,地位显赫到极可能是位法老王的死者。这华丽的亡者宝窟甚至没有被盗过,从四周整齐的随葬品布局,以及岁月洒下的那层薄薄的,轻纱般的陈尘可以看得出来。
      不知道发现到图坦卡蒙墓的霍华德•卡特在见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如果图坦卡蒙没有被盗贼洗劫过的坟墓曾令他惊叹,那么这座被展琳无意中闯入的,阿普雷迪三世的棺室,相信在他看到后会感到窒息。
      它甚至连四壁上那大幅大幅的壁画都以金箔勾勒出浮雕,而镶嵌在石棺旁一尊白玉卧狮上的红宝石项圈,在夜明珠照耀下竟然能散发出火炬般的光芒。至于陈列在周围大理石阶上那些死者生平所使用过的首饰和器皿,已经无法用目测来数清,难怪有人会说,如果没有盗墓这一行当的盛行,发掘到图坦卡蒙墓时断然不会如此举世震惊。
      相比之下,图坦卡蒙的随葬品简直属于贫瘠了。
      
      只是眼前这一切堂皇尽收在展琳一人眼里,实在是浪费了。
      短暂的惊讶过后,她的注意力很快就从那些奢华但对目前的她来说一无用处的景物上移开,从石棺上滚落,扯下鼻梁上的夜视镜,她一边爬着,一边用急切的目光在角落里那些瓶瓶罐罐中搜索。
      她记得曾在一些书上看到过,有些古代人习惯在随葬品中置放一些稻谷类的粮食,一说是给死者在另一世界食用,另一说是给死者复生后食用。不管怎么说,按照埃及的气候,如果这坟里存有粮食,如果这位法老死的时间还不算太晚,那意味着,里头的食物有0.00X%的机会可以食用。
      所以展琳竭尽全力在那些罐子里翻找着,即使自己的身体已消耗到快要衰竭的地步。
      “哐啷!”动作急了点,手臂吃力地在一组罐子上扫过的瞬间,不经意刮倒了一只一米高的玉瓶,连带边上几个比较矮的陶罐,一并凌乱倒地。
      顷刻间,整个不大的墓室被一股奇特的浓香所包围,而展琳亦在愣神不到一秒的瞬间,猛地俯下身子,一边诅咒着自己的卤莽,一边将嘴凑近地上一滩随玉瓶破裂而化开的水渍,用力狠吸。
      醇香,甘冽,带着那么一点点的粘稠,以致倾倒在地面上一时半会儿融不进那坚实的土地。
      这是酒吗,在墓地中埋藏了不知道多少年,不知道用什么酿制而成的酒,虽然展琳急切的咽喉和味蕾甚至没有尝出一点酒精的滋味来,但这碧绿透明的液体那香滑的湿润啊,在她干燥得几乎能吐出沙子来的口腔里,甜,缠绵成一股股醉死人心的甜。
      
      转眼间,一地液体已被展琳吸尽,包括嵌在缝隙里的那点点残汁,趴倒在地,她轻轻吐了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和液体中糖分的关系,她觉得全身的力量又回来了那么一些,至少知觉恢复了,不再像刚才那般的行尸走肉,全凭一股子寻找食物的狠劲支撑自己所有的行动。思维集中起来,残余在舌尖的味觉告诉她,刚才喝下的液体是葡萄酒。记起听人说起过,古埃及显贵喜欢葡萄酒,常会在死后把它带进坟墓相伴,想来,这位阿普雷迪三世有着同样的嗜好。只是不知道……这酒究竟存了多少个年头了,同样的酒坛这里会存放几坛。
      思忖间,目光落在周围的碎片上,继而,眼神轻轻一闪。
      
      大大小小的碎块,在一片酒香中沉默着,坚硬的棱角间杂乱横躺着一把把纸卷。颜色没有变,和王宫书库里那些散发着青草气息的卷宗一样的簇新和挺括。
      纸莎草书?
      
      一道水源之隔,尼罗河西岸沧桑与宏伟的山体自然风化而成堡垒,是亡灵不甘于长眠寂寞的圣堂。
      帝王谷。
      骑马沿山谷往里走,经过半山腰可以眺望到建于帝王谷与王后谷之间瑰丽的哈特谢普苏特神庙。奥拉西斯曾这样谈起过这位颇有争议的女王——她的政绩,同她的设计才能一样的美妙,如同这座神庙。
      虽然随着芳魂远逝,后代法老疏于修茸,这座美丽的庙廊已在帝王谷恶劣的气候中呈现风化迹象,却依旧是这凌厉萧煞的亡魂之谷中一颗灿烂的明珠。
      
      身下突兀一阵颠簸,拉回了路玛的思绪,亦在同时发现,前面追随着法老王奥拉西斯的大队人马,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都停下了脚步。
      谷里出现了守卫帝王谷的士兵。那都是些沉默而健硕的男子,常年驻守在这座除了盗墓者和送葬队,平素几乎无人往来的地方,安静守护着这片土地不受地鼠(即盗墓者)的侵扰。
      来到奥拉西斯马前跪下,他们同他说了些什么,距离太远,一时辨别不清。策马靠近,那些守卫者已经起身,恭敬在前面引着,带着大部队浩荡往谷内继续前行。
      这年轻的法老王,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望着前方矫健的背影,路玛思忖着,低头朝下看了一眼。琳那小妞的黑狼阿努在他马背上横栓着,瞪着双几乎充血的绿眼珠,口里挣扎出一些模糊的呜咽。
      它的嘴被绳子扎着,严严实实。
      轻轻叹了口气,路玛同情地拍拍它的脑袋。
      惹谁不行,偏要去惹那碰不得的人,见奥拉西斯出宫急得把他的衣角都给咬破了,迫不得已,只好让它保持这种形式的沉默。真是和那小妞一样倔强妄为的一个家伙……
      
      队伍再次停下,在两侧峡谷交错包围的一个坳口处。
      奥拉西斯策马在四下兜转了一圈,不时抬头看看天上的烈日,再低头望望山棱投注在坳口内的阴影。随后若有所思地任马在周围走来走去,不知道究竟在看些什么。
      这样大约过了半顿饭的工夫,炙热的阳光已正当头顶,守侯在一旁的马群发出了不耐的喘息和低鸣,他忽然将缰绳一勒,旋身,从马背轻轻跃下。
      所有人立即紧随着跨下马背,虽然都不明白,他们的王究竟在这里想干些什么。
      却见他径自走到一块地势比较平坦的空地上,俯下身在周围的沙砾上仔细摸了一阵,随即整了整衣,双膝跪倒在地。
      众人都怔住了,包括路玛。片刻后才醒悟过来,紧跟在他身后,纷纷跪倒在地。
      “王……”半晌,见奥拉西斯仍沉默着低头跪在地上,路玛忍耐不住,蹭着身移到他身后,凑近了,压低声音轻声道:“您在做什么……”
      身子微微一颤。似乎刚从沉思中醒来,奥拉西斯抬起头朝天空望了一眼,随后,俯身朝地上用力磕倒。
      “嘭!”沉闷的声音,不大,却仿佛一个重锤,狠狠砸在路玛的心脏上:“王……您……”
      “嘭!”又是一声闷响,而四周,一片死寂。
      “嘭!”第三次头磕下。正当所有人因法老王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惊得不知所措之际,地面忽然隐隐泛出一波颤动。
      眼尖的人随即发现奥拉西斯身前的土地正以肉眼几乎辨别不出的速度,朝着前方缓缓倾斜,迫得沙砾下滑,向着某个点,一点一滴悄然移动。
      正想开口提醒自己的王,却在刹那之间,那下滑的速度猛地增幅了!如同地底有张巨大的嘴,无声无息地,将所有能吞噬的东西,尽数朝自己越张越大的口中吞去。
      奥拉西斯依旧深深跪拜在原地,一动不动。
      而路玛随即看到了,那从漏斗般的大口内逐渐显露出来的东西。
      随着尘沙和岩石被突然出现的斜坡迅速吸收,一道被沙砾摩挲得几乎辨别不清轮廓的石梯在众人眼前悄然显现。十多级的台阶,底下一道半掩在沙土中的石门,正以飞快的速度剥离身周的羁绊,漠然而安静地挣扎出自身的容颜。
      石门上盘踞两个女神庄严的身影,半敛着目,手与手牵连间,烙刻着一枚令路玛脸色瞬间苍白的印记。
      “王!这是……”
      “打开。”
      “王!您要做什么?!”
      “打开。”
      “这是阿普雷迪三世,您父王沉睡的陵寝!”像是怕那始终沉着头的法老王听不清楚,路玛放慢了话音,一字一句掷出这些字眼。
      “我说,”侧眸,奥拉西斯静静看了他一眼:“打开。”
      “您不会认为……”忽然想到了什么,路玛抬起头,嘴角牵了牵:“您该不会认为,琳在这里头,从王宫里的阿努比斯神庙下,她跑到这里来了?!”
      眉峰轻轻一挑,望着眼前脸色隐隐涨红的部下,奥拉西斯不语。
      “怎么可能,”苦笑,他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的王:“早死了,这么多天,是人早就死了!王!她不可能活着跑到这里,不可能!”
      修长的身影忽然站起,低下头,淡然的唇,轻轻吐出淡然却不容抗拒的话音:“如果人就在里面,怎么办。”
      “不值得……为了一个存活希望几乎是零的人,即便有再特别的力量……毫无意义!”
      “打开。”
      
      “色蓝如深海,”尝试打开墓室的大门未果后,再度耗尽所有力量的展琳疲惫不堪靠着阿努比斯神像的小腿,半躺在地上看着手里那几卷卷宗。
      不多的纸,讲述着一个故事,而真正让她感兴趣起来的,却是卷末这最后一句话:“通达过去未来,王者之石,奥姆·拉……”
      “通达过去未来……”低声重复了一遍,她看着卷轴上绘制的那幅肖像。
      寥寥几笔单色线描,描绘着一名清秀的少年祭司,半张的双手中心托着枚椭圆形,被呈辐射状光芒围绕着的小石头。卷宗中记载的故事,便是指这少年祭司用手中那块被称作“奥姆·拉”的石头,偷取时间,拯救了一个国家的故事。
      偷取时间……这不由让展琳联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她不知道以自己的状况,究竟该定位成偷取时间,还是被时间所偷取。
      卷宗里记述,这块神石是存在的,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就作为一个国家占卜兴衰的神物,被每一代大神官所供奉。据说它在古代那些法老和神官的眼里,地位甚至曾超越太阳神拉,只因为它的力量最真实,最直接。
      而现在这位被称作阿普雷迪三世的法老王逝世了,哀伤的亲人将奥姆·拉石的传说连同天狼之眼一同埋进他的陵墓,陪伴他长眠于这座幽深的地宫,并祈祷奥姆·拉石的力量能赐予他重生。“适当的契机它将召唤您苏醒,脱离黑暗的抚摸,接受拉神的洗涤……”卷轴上如是说,而展琳的目光,则下意识地,在这座华丽的陵寝内细细搜索。
      突然她的目光一滞。
      正想遁着直觉回过头,脖子上兀地一凉!紧接着,狠狠地一紧。
      
      她几乎是毫无反抗余地地被压倒在地上,背后突如其来的双手瞬间卡住了她的呼吸道,原本就虚弱的体质经不起这一下猛袭,来不及抓住任何可以用来支持身体的东西,展琳整个人蜷缩着,被死死压得无法动弹。
      想挣扎着回头,却哪里是那双手的对手。被迫以额抵着地面的她只能凭借身后骤然间爆发出的笑声,以及脖子上那冰冷尖锐的指,判断出身后那个袭击自己的人是个女人,一个几乎歇斯底里的,有着疯狂笑声的女人。
      鼻子里闻到一股浓烈的气味,腐败,而带着种酸腥,仿佛某种被土壤掩埋得太久的生物,从泥土中挣扎而出时喷射出的潮湿的气息。
      但很快那味道就闻不出来了,这同那手指一样尖锐的气味。暴突的青筋攒动出心脏擂鼓般的节奏,伴随肺部窒息的刺痛,她所有的感官迅速退化,消失……
      意识告诉展琳要挣扎,而连日来饥渴的折磨,令她早已丧失了抵抗的能力。头撞在地面上,她一只手死命撕扯着脖子上的爪,一只手几乎毫无目的地,摸索着拍向那静静伫立于两尊阿努比斯像背后的,紧得如同某个人严厉时的双唇的墓室大门。
      
      “咳……咳……”她想说些什么,但声音才从拥挤的喉管中挤出,便迅速被身后尖锐的笑声吞没。眼前已经开始发黑,咬着牙,展琳在一片混乱中拼命挣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透露出身后人有些莫名的烦躁,突然她的上身被大力抓起,伴着咽喉处窒息的疼痛,整个人被一股力量猛地朝正前方的大门处撞去!
      根本没有躲避的机会,僵窒,展琳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却在即将撞向那散发着冷冷光线的大门的瞬间,那道沉默的石门,忽然毫无防备地,在一片倾泻而入的光流中悄然打开。
      展琳的身体一个扑空,踉跄跌倒在门外的光与门内的阴影交割而出的分割线上,与此同时,几乎快被拧断的咽喉蓦地一阵轻松。
      她贪婪地吸进一口墓室外清冷的空气。
      “琳……”耳边响起阵熟悉的声音。
      遁着那声音挣扎着抬起头,于是在一片黑暗中显得有些突兀的明亮火光中,她混乱的视线逐渐勾勒出一道模糊的身影。
      金色,有点虚幻,亦有点真实,仿佛一个近在眼前,却又无法捉摸的神。
      她的守护神。
      
      意识瞬间坍塌,在眼前的光芒伴着那道身影彻底消失之前,展琳听见自己喉咙里挣扎出的,模糊而虚弱的声音:“阿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