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星传奇之京城除奸

作者:蒋胜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9 章

      刘瑾脸色大变,尤其是听到湖心亭三字时,更是连站都站不稳了。他在后花园中的湖中央,盖了一个五尺见方的亭子,亭子中供奉着一尊水月观音。这亭子独立在水中央,只有小船可以划上去,但是这么个小亭子,连人进去转个身都有个困难。平时就算到了后花园,也只是把这亭子当做一道风景,断然没有人会想到上这么小的亭子里去看看。若非当日阴无咎说溜了口,连林啸也不知道刘瑾的密室,竟然会在这人人都见到的湖心亭中。
      此次秋临风并未随张永一起押刘瑾入宫,而是待刘瑾走后,府中松懈,而忽然发动进攻,一时间刘府群龙无首,秋临波打开府门,引兵马入府,并按林啸所指点的,带了数十名兵士划船至湖心亭。挪动观音手中的净瓶,这时候,出现一道二尺宽的地道,走入湖底,却是别有洞天。一层层密室,一层层机关层出不穷。
      此刻,秋临风就将从刘瑾府中搜出重要的物证,一一摆放在武宗的面前。刘瑾密室中,不但搜出无数金银珠宝,皇家禁用的对象与皇帝专用的明黄色器具,还有刘瑾与各地官员来往的密信,信中细谈了谋反的情节,原来刘瑾之兄刚刚去世,刘瑾打算乘为他哥哥大肆出殡,文武百官必会到场致奠时,将文武百官一举拿下,自立为帝。
      武宗看完了信,将信向刘瑾脸上一摔:“刘瑾,你还口口声声说张永冤枉你,你现在又做何解释?”
      刘瑾却已经镇定下来,这大太监一手遮天数年,岂是平常得来的,他接过信来,倒着看了看,从容道:“皇上,您知道,奴才是不识字的,平常这些信来信往,都是阴无咎和张彩替奴才办的,奴才实在不知道这其中写了些什么!”
      秋临风冷笑一声:“刘公公,刚才你还自夸自己精明能干,替皇上处理公务,皇上少你不得。如今在你的密室之中,搜出谋反信件,盖有你自己印玺,你轻轻地说一句不识字,就可摆脱罪责了吗?”
      刘瑾暗暗咬牙,只是此时却只得忍下,故做俯首贴耳状:“是是是,秋将军教训得极是,老奴治下不严,回去之后,必当严加管教。”
      秋临风冷笑道:“刘公公,你可以说自己不识字,难道敢说自己连龙袍也不认识吗?”说着,轻轻一击掌,走上来一队兵士,捧着无数衣甲兵器走上殿来,放下东西,退后至殿角。
      秋临风走上前去,拎起一件明黄色的衣服道:“刘瑾,这是在你府中搜出的龙袍,你私制龙袍,难道还不是谋反吗?”
      刘瑾脸色一变:“这、这、这……这龙袍自然是皇上的。皇上,奴才只是想个新花样儿,是为了讨皇上喜欢而已。”
      秋临风看这阉贼到了此时,竟还能稳得住阵脚,如此能言善辨,将一桩天大的罪行推得一乾二净,怪不得刚才张永竟说不过他,不由地心头火起,冷笑道:“是吗?既然刘公公说龙袍是为皇上所制,那就试试看这件龙袍到底是合皇上的身材,还是为你刘公公特意定做的。”说着手一挥,两名兵士上前来展开龙袍,那龙袍果然又肥又短,倒是挺适合刘瑾身材的。
      秋临风讽刺道:“皇上,这是司礼监刘瑾特意为您做的龙袍,您看可合身吗?”
      武宗大怒,拍案而起:“刘瑾,你还有何话可说?”
      刘瑾扑通一声跪下,哭道:“皇上,老奴冤枉呀!老奴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老奴胡涂,府里头鱼龙混杂,也不知是谁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老奴就是打死也没这个胆呀!”
      张永上前一步,怒道:“你、刘瑾,你到此刻还……”秋临风却拦住了他,从容道:“张公公不必着急,人证物证俱全,以皇上的圣明,难道此刻还能被奸小所左右吗?”
      武宗怒道:“不错!刘瑾,你到此刻还不肯对朕说实话吗?”
      刘瑾连连磕头,哀声道:“皇上,老奴知道自己胡涂,负了皇上的深恩。皇上怎么处置老奴,都是皇上的恩典。老奴叩谢皇上,皇上保重!但愿来世变只狗变只猫,再来侍候皇上!”
      武宗喝道:“来人哪——”值殿武士立刻冲了上来,刘瑾扑上前抱住武宗的脚,嘶声大叫道:“皇上——老奴侍候了皇上十几年,老奴舍不得离开皇上哪!”
      武宗正欲一脚踢去,却见刘瑾冠戴已除,满头花白头发散开,额头已经磕得一片血肉模糊,映着他满脸皱纹,看上去苍老可怜,心中如电光火石,过去种种,不由地一齐浮上心头。
      帝王之家,向来少亲情。从小到大,他见父母的时候少,与刘瑾等太监在一起的时候倒多。想起小时候自己坐在刘瑾背上骑大马;想起自己为朝政所烦恼的时候,刘瑾千方百计地哄他开心;不管他有什么心事,不必等说出来,刘瑾就能想到办到……他性情极烈,刘瑾等挨他打骂也不少,打归打骂归骂,此刻要将这个从小伴他一起长大的人下旨处死时,他的心却忽然有了一丝眷恋。
      刘瑾何等机灵,觉察到他的脚步放缓,立刻跟上叫道:“老奴死不足惜,只是想到今后再不能侍候在皇上的身边了,老奴死也不安呀!”
      武宗顿足道:“刘瑾、你这老杀才,您、您太辜负朕了!”言辞之间,却已经有些缓和了。
      秋临风已觉察武宗心中犹豫,暗中蹙眉,忙上前一步道:“刘瑾谋逆,请皇上下旨将此逆贼打入天牢,交于刑部审讯此逆案。”
      武宗却久久不语,秋临风再上前一步,催促道:“皇上——”
      武宗挥手道:“朕知道了,刘瑾年老悖晦,此龙袍既在他家中搜出,他自然难逃罪责。来人哪,免去刘瑾所有职司,将刘瑾拿下,宫规处置。”所谓宫规处置,便是饶他一死了。刘瑾大喜,连连磕头。
      秋临风大惊:“皇上,刘瑾谋逆,应以国法处置。”
      武宗不耐烦地挥手道:“朕知道了,你等下去吧!”
      秋临风立刻跪下:“皇上,刘瑾谋逆,应处极刑,重罪轻判,只怕此例一开,后果不堪设想。请皇上三思。”刘瑾今日不死,终有一日还能鼓惑皇帝,再兴风波。
      武宗大怒:“秋临风,朕意已决,你还多啰嗦什么?”
      秋临风大声道:“皇上,臣今日就是死在这儿,也不能任由奸臣蒙庇圣聪,逃脱罪责。”
      刘瑾阴阴地道:“秋临风,你想以死来要挟皇上吗?”
      秋临风一字字道:“刘瑾不死,国难未已,请皇上下旨!”
      武宗大怒:“秋临风,你大胆——”
      
    插入书签 



    芈月传
    大秦宣太后芈月传



    燕云台
    大辽太后萧燕燕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新文开始了。



    历史的模样
    我的二十五史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上卷)
    大宋章献皇后刘娥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铁血胭脂——西夏开国的血腥与欲孽(上部)
    西夏太后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