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星传奇之京城除奸

作者:蒋胜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9章

      天然居,是京城最出名的酒楼。往日里,客似云来,今天却是大门半掩,静寂无声,只有一个丫环守在门前不住地张望着,浑然不觉林啸已经从另一头走近。
      林啸拍了她一下:“小怜,看什么呢?”
      小怜回过头来,喜道:“七爷,您来了,姑娘正等着呢……”她停住了,指了指林啸身后:“您干嘛带这些人来,姑娘说了,只准你一个人进去。今儿个是她的生日,她包下天然居,就为和您一个人静静地谈心,谁都不让进来。”
      林啸看了看身后的四名番子,她知道其中必有鬼阴先生的探子,所以她故意走到哪儿也带着这四个仪仗队让他们回报自己的行程表,总好过被人暗中盯梢更不自由。
      此刻,她便配合着小怜的话,挥了挥手道:“哦,想不到韵奴这么有心,好了,你四个就守在外头吧,别教人不识相地扰了我们。”
      走进内庭雅座,正见舒韵奴巧笑倩兮地迎出来:“我的爷,您可真难请,害得奴家等得心儿扑扑地跳……”
      林啸打断了她的话:“今天是你生日?”
      舒韵奴微笑道:“我们这行,哪天都可以是生日。比如说,我今天正好看上一件首饰,又或者说想留下某个恩客,都可以说今天我生日。”
      林啸微笑道:“那你今天是想到首饰呢还是想留下我?”
      舒韵奴摇头笑道:“都不是,是有个人非常非常地想你,想到要马上见你。”她笑得有点诡异的。
      林啸眉毛微挑:“是谁?”
      舒韵奴推开身后的小门:“请——进——”
      门后,是微笑着的秋临风。
      不管耳边充满了舒韵奴的笑声,林啸红着脸一步冲进门去,用力把门关上了。
      秋临风反而笑了:“何必这么在意舒姑娘的话呢!蕙儿,我找你有事。”他的神情凝重起来。
      林啸坐了下来,先给自己倒了杯茶,才道:“什么事?”她是每日里无茶不欢的人,刚才在宫里好辛苦地弄了茶,自己却没喝到一口,还好韵奴懂得她心意,不管哪次都给她备了好茶
      秋临风拿起放在桌上的一封信道:“那一日你我分手之后,我追踪鬼阴先生,见他与宁王的手下暗中相会,我跟上那人,自他的手中得到了这封信。”
      林啸惊诧地道:“宁王?南昌的宁王?阴无咎与宁王的人暗中相见,有什么图谋?你可从那使者口中问出些什么来?”
      秋临风摇头道:“那人是宁王的死士,口中早已暗藏□□,他一见不是我的敌手,就服毒自尽了。”
      林啸已经打开了信,见信中只有寥寥十数字:“上启主公,所交托之事已在进行中。阴。”下面则是阴无咎的一枚私章。
      林啸顿足道:“依我这几日所见,老贼还是最信任阴无咎。欲对付刘瑾,就必须先除去阴无咎。本来这是阴无咎私通宁王的证据,只是这姓阴的好生谨慎,这信上只有这几个字,实在难以说明什么……否则我可借此机会除去阴无咎。哼,当真令人生气,好不容易得这个机会,却又是差了一点。”
      秋临风点头道:“若能去其羽翼,也是一种办法。蕙儿,阴无咎狡猾阴毒,不可轻视,休要急燥。”
      林啸嗔道:“你不急,我可急得很,现在每天在刘府的确是叫人烦心。不过,我现在已经着手对付影子杀手了。”
      秋临风皱起眉头:“不想影子杀手中我一剑,竟然可以不死,蕙儿,这些时日我不在京城,你要分外小心。”
      林啸怔住了:“你不在京城,你要去哪里?”
      秋临风道:“今早杨大人收到陕西旧部的消息,说三天前,宁夏的安化王寘鐇杀大理寺少卿周东、巡抚安惟学,以声讨刘瑾为名,焚官府,劫库藏,放罪囚,夺河舟,制造印章旗牌,发檄文布天下,率兵造反。”
      林啸怔住了:“安化王造反?为什么我刚从宫里出来,却无人告知?”
      秋临风道:“是杨大人的旧部从陕西带来的消息。据说陕西各镇官员俱已经上报朝廷,可是如此大事,朝廷中却无人得知。”
      林啸明白了:“你们认为是刘瑾扣下了消息。因为安化王是打着讨刘瑾的名义,所以刘瑾不敢上报……”
      秋临风点了点头:“此事倘若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危及大明江山,因此我必须自亲前往宁夏。可能明后日就走。”
      林啸点头道:“要剿平宁夏,非杨一清莫属。若能让皇上起用杨大人为帅,我们就可乘机从刘瑾手中得回兵权。”
      秋临风摇头道:“刘贼将兵权看得极重,想要从他手中得回兵权,谈何容量……”
      正说着,忽然韵奴在外大声道:“是谁?”
      两人停住谈话,警惕地着着外面。
      但听得韵奴开门走了出去,过得片刻回来关上外门,林啸打开小门走了出去,问道:“韵奴,是谁来了?”
      舒韵奴道:“就是你摆门外的两只看门狗,他们说,刘瑾要你马上回去。”
      林啸微微一怔,不知刘瑾有何事如此急着找她。
      秋临风这几日就要离开京城,她正欲好好话别,偏生又遇上这事,两人每次相见,竟都是如此短暂,每次,又都象是要生离死别一样。
      林啸匆匆离开天然居,赶回刘府。
      刚到府前,便觉得今日气氛极之不对,府前守卫的脸上都是一脸的紧张。
      一阵喧哗声从内传来。
      林啸走了进来,只是今日的情景竟如往日有些不同。
      眼前的刘瑾是歪坐在椅子上,只见他眼睛上黑了一圈,象是被人揍了一拳,额头也有一丝划破的痕迹,头上紫金冠歪了,衣服也破了,自见他以来从未有这般的狼狈。
      林啸大为诧异,今日的刘瑾权倾天下,谁敢如此大胆,竟敢打这“立皇帝”。
      强忍住心中的笑意,林啸忙上前接驾:“九千岁,出了什么事了,何人如此大胆,敢对您动手?”
      刘瑾黑着脸,气呼呼地一声不响。
      林啸拉过一名小监到旁边,低声问明了事情原委。
      原来是同为八虎之一的张永,想把自己的侄子弄到锦衣卫去,被刘瑾一口拒绝。自刘瑾掌权之后,渐渐地不把其余七人放在眼中,本已经引起张永等人的不满,此事正成为一个诱因,结果两人在皇帝面前相互争执不下,竟挥拳相向。此时刘瑾虽然权势极大,但事起仓促,又正在皇帝面前,猝然间着实着了几拳。张永则被打伤,抬了下去。
      林啸心着再恼,见着齐瑾的狼狈样儿,心中不悦少了大半,不由“哈——”地笑出声,此时正值刘瑾盛怒之时,人人噤口不敢言,她这一声笑显得格外刺耳。
      刘瑾乜斜着她:“林啸,你倒好像很开心?”
      林啸停住了笑声,正色道:“属下只是不明白,区区张永谷大用之流,如何就能够欺到九千岁头上来。”
      阴无咎不屑地道:“林啸,你初来乍到,自然是不懂得朝中的人事。”
      林啸淡淡地道:“我知道,当日九千岁与他们是同僚,同进共退,且他们日日在皇上身边,并非一般朝臣。”
      阴无咎冷笑道:“你既知道,还敢如此大言不惭?”
      林啸冷冷地道:“好象所有的人都忘记了,今日的九千岁,已经不是当日的小小司礼监了。也不再是与张永谷大用他们同等的身份了。他们不知道,是他们太迟钝了,怎么九千岁自己反倒忘记了?”
      刘瑾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从缝中看着林啸:“听你的意思……”
      林啸道:“九千岁打算如何处置张永?”
      刘瑾咬牙道:“我明日上奏皇上,将这老家伙送到南京去守皇陵,一旦他离宫,就由不得他了。”
      林啸冷笑道:“这未免太麻烦了,而且只要宫中还有他们的手下,就还会让他们有翻身的机会。”
      刘瑾看着他:“哼,这不行那不行的,你说有什么办法?”
      林啸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九千岁怎么不知道八个字呢?”
      刘瑾:“哪八个字?”
      林啸脸上升起一股杀气:“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就连刘瑾也被她脸上的杀气震了一震:“你是说,杀了他?”
      林啸冷笑一声:“不是他,而是他们七个。八虎的时代已经过去,九千岁不见得还得与他们共进退了。”
      连阴无咎也倒吸一口凉气:“你是说,杀了他们?你可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林啸冷笑道:“是什么人,不过是过气的人物罢了,这些人留着,对九千岁已经没有贡献,只有障碍了。是九千岁太顾着旧情了,才教他们欺负到头上来。啧啧啧,您看,把您打成这样子,明儿早朝,如何去见文武百官。不杀一儆百,教下面的人如何能服您这‘九千岁’?”
      刘瑾仍有些犹豫。
      林啸冷冷地笑着:“我听本朝掌故,当年□□爷炮轰功臣楼,杀的这些人,何曾不是同生死共患难来着的。可是开得了这样的杀戒,才能够君临天下呀!”
      林啸淡淡地笑着,但是座中诸人看着她的眼光却都有些发寒。
      阴无咎的狠也只敢对着外面的人,万不敢对同为八虎的人开起杀戒来。便是刘瑾自己,也未曾有这样的狠心。
      林啸自己又何曾不是自己刚才的言行暗暗心惊,果真如秋临风所说的,这地方,当真会令人的心肠变得狠毒了。
      可是,这是目前打击刘贼的一个机会。
      她已经在这地方呆得太久了,久得她失去了耐心。刘瑾的势力根深蒂固。想要除去刘瑾已经越来越难,倒不如狠下心来乱杀一通。刘瑾势力,自内宫起,因此她要帮着刘瑾在内宫树敌。只要刘瑾对张永这些大太监下手,那些人也不是吃素的,一旦出现狗咬狗的局面,她与秋临风伺机在旁,就可乱而取之,找到除去刘瑾的机会。反正八虎均不是好人,谁死谁活谁倒霉,她心中冷冷地笑着:“怪不得我了。”
      刘瑾听到林啸拿朱元璋作比喻,本来有些犹豫的神情,顿时变得坚定了:“不错,成大事者,不可心慈手软!无咎,这事交给你了。”
      阴无咎有些犹豫:“九千岁的意思是……”
      林啸嘴角一撇,淡淡地笑道:“明知故问,影子是做什么的,九千岁养的这些杀手又是做什么的?看来,鬼阴先生还是心有犹豫呀!”心中却是暗惊,老贼还是信任阴无咎比较多一些。
      刘瑾脸有不满:“无咎,此事你若有困难,我让林啸帮你去办。”
      阴无咎一惊,忙跪下道:“属下立刻就去办。”他看着林啸的眼神,极为狠毒。
      林啸才不会将他这种人放在心上,他瞪着她,她也得意地回瞪过去。
      
      
    插入书签 



    芈月传
    大秦宣太后芈月传



    燕云台
    大辽太后萧燕燕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新文开始了。



    历史的模样
    我的二十五史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上卷)
    大宋章献皇后刘娥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铁血胭脂——西夏开国的血腥与欲孽(上部)
    西夏太后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