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星传奇之京城除奸

作者:蒋胜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8章

      林啸走入乾清宫侧殿,惊奇地发现一地刀枪剑戟等兵器,而武宗正一脸不悦地站在那儿。
      林啸悄悄地问旁边的小太监:“这是怎么回事?”
      那小太监悄悄地道:“方才皇上兴致好,要与秋将军比试武功,可是用遍了十八般兵器,却无法伤到秋将军,皇上扫兴起来,把秋将军赶出去了,自己一个人生闷气呢!”
      林啸心中暗骂:“这呆子,逗着皇帝玩玩有什么关系,偏这般认真。”
      忙走上前去,行礼道:“皇上犯得着生气吗?原来皇上武功如此了得,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如何不让臣也开开眼界,偏招这姓秋的呆子。”
      武宗看见她也笑了:“罢了,朕若让你陪朕练武,只怕朕不知道自己是真赢还是假赢,象你们这些家伙,尽是哄着朕开心的。”想了想,恨恨地道:“只是这秋临风,怎么练的武功,竟如此之高?”
      林啸心一沉,佯笑道:“皇上,若是武功不高,怎么做护驾将军保护皇上。皇上文武双全,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又每日要处理政事。何必在这种小事上与这种武夫计较。”
      武宗眼神深沉,看着林啸:“听人说你与秋临风是死对方,可是朕这几天看下来,你们两人却不象是对头的样子,倒是……”
      林啸心中大惊,表现上却不动声色,反而故作不在意地笑道:“怕是传闻有误吧!我与秋将军怎么会是死对头呢?呃、嗯哼、我与秋将军虽然不太熟悉,可是也是一殿为臣,我对于秋将军的武功——呃、是十分佩服的,只是无缘攀交而已!流言,一定是流言——”嘴上是否认与秋临风有过节,可是她那语气、表情,却象是清楚地写着“我在撒谎”这四个字。
      武宗反而笑了:“林啸,朕很奇怪……”他认真地看着林啸的脸,象是在研究什么似的:“你这人到底什么时候会认认真真地说一番话,而不是每句话听着都不象是真的。”
      林啸故作惶恐:“皇上不要吓臣,臣句句话都是发自肺腑,臣怎么敢在皇上面前说假话呢!臣可是很怕会被杀头的。”
      武宗笑骂道:“你怕个鬼——你这小子,每次都能够把朕逗乐!“
      正如刘瑾重用她的理由一样,林啸是个吃喝玩乐的大行家。而这一点,同样很讨好玩的武宗的欢心。
      到底宫中的太监再能献殷勤,总归是从小因贫病入宫,比不得林啸这等拿诗词歌赋薰出来的玩法,既风雅又有趣。
      武宗扔下手中的剑道:“今儿个不玩兵器了,林啸,你昨儿个说的瓷器朕叫人给找出来的,今天朕就专喝看你给朕泡茶。
      林啸全神贯注地看着前面的小火炉。
      武宗从在龙椅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忙碌。
      昨日林啸见武宗喝茶时,用的是金镶玉杯,喝的是大龙团,却只就将就御井里的井水,不同地诧异起来。不由地想好好教教皇帝应该怎么地喝茶。
      武宗看着林啸一边沏茶,一边娓娓道来:“前朝元代,蒙古人根本不懂得何为风雅,自不必说。因此本朝初处饮茶之法沿习自宋代。宋代之茶,最好的当数丁渭所制的大龙团与蔡襄所制的小龙团,饮茶之器,当数建州所产的黑色瓷盏,世称建瓷。宋代饮茶之法,改唐代的煮茶法为点茶法。因建盏为黑色,更能够显出茶花的颜色与花样来。所以有宋一代,以斗茶成风,饮茶之时,须得二十四样器具齐备……
      “自本朝永乐年间,宁献王作《茶谱》始,再不用这等麻烦的大小龙团了。而是直接以青叶散茶煮水而品之。青茶重之在新、嫩、绿,因此饮茶之器,最好当用景瓷。因此人言茶以青翠为胜,涛以蓝白为佳,黄黑红昏,俱不入品。景瓷素有‘薄如纸、白如玉、声如磬、明如镜’之誉,用以为盏,正是大妙。今日这套“轻罗小扇扑流萤”景瓷,正与臣带来‘松箩茶’相匹配。”
      武宗好奇地问:“何谓松箩茶?”
      林啸道:“松箩茶采制非人力所为,此茶本来自松箩山中,生于悬崖峭壁之上的松桠之间,本系鸟采茶子,堕松桠而生,如桑系生钉,名曰松箩,取自于茑丝与女箩松生于松上之意。此山只有一二僧侣居住,养得二三巨猿采摘自尝,俗世难寻。臣素与老僧交好,每年亦不过分得二三两而已。臣去之时,曾见过老猿采茶。老僧至悬崖前,以杖叩松根三呼:‘老友何在’。就有巨猿飞跃而至,次第攀缘采撷而下。猿采之后,还须拣去枝梗老叶,惟取嫩叶,又须去尖与柄,否则炒青之时易焦,此在炒茶行中称之为松箩法。炒茶之时,还须一人从旁扇风,以去热气,否则色香味俱减。臣亲试过,扇者色翠,不扇色黄。炒起出铛时,还得再放于大瓷盘中急扇,令热气稍退之后,再以手重揉,再散入铛中,文火炒干入焙。象这等茶,每年最多亦只得三两斤而已,极是珍贵。”
      武宗听得如痴如醉,叹道:“深山猿采茶,如此雅僧,亦只有卿家识得,似朕每日在此,象是坐牢一般,哪得卿这般闲趣。”
      林啸心中暗叹,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她跟着武宗上朝下朝,也略知道一些朝会的制度。才明白武宗为什么会对政事完全地不感兴趣。
      武宗初继位的几日,他也照例上过几□□。
      也不知道要折腾后人还是要折腾自己。自开国皇帝朱元璋和成祖朱棣所制订的一系列中央集权制度,虽然把全部的权力都牢牢地掌握在了皇帝手中,但是这种一日万机的皇帝生涯令后世的皇帝除了极少数欲有作用者外,无不把上朝视为畏途。
      本朝初年,皇帝创业伊始,励精图治,在早朝之外还有午朝和晚朝,规定政府各部有一百八十余种种事件必须面奏皇帝。皇帝每天需要阅读几十件奏章,这些奏章文字冗长,其中所谈的问题又总是使用八股文的字样来加以表达,常常是看了半天看不懂具体内容。可是八股文是科举唯一途径,所以亦不能让朝臣取消八股文的方式。阅读研究这些奏章需要付出很大的耐心和花费很多的时间,如果认真起来,就经常要看到半夜。而第二天日出之前,又得起来准备早朝。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超过三百天的时间每上早早起来上朝,晚上看奏折到半夜。
      就连制订此制度,并深知此必要性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到后期也对这种非人生活发牢骚说:“百僚未起朕先起,百僚已睡朕非睡;不如江南富足翁,日上三竿犹拥被。”
      人说巨富沈万三是因为太爱出头而招至杀身之祸,却不知道朱元璋杀沈万三时的心情,是对于“江南富足翁”那种既享受山珍海味,又可以日上三竿还能拥被大睡的生活与自己太过辛苦的皇帝生涯所产生的心理极度不平衡,才会大杀“江南富足翁”,表现出典型的“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的朱元璋心理。
      但是不是人人都象朱元璋一样,皇位是血汗打来的,纵然辛苦也能忍受。到了中后期的皇帝,这种制度反而产生反作用,凡是经过上朝之苦的皇帝都恨不得将政事远远丢开,好有一点自己的私人时间享受生活。
      宣宗朝设立了秉笔太监的偷懒办法,就是训练太监成为自己的秘书,先过滤奏折内容,把一本又臭又长的八股文用三言两语说清楚,经过他们的解释,皇帝对大多数的奏章就只需抽看其中的重要段落、注意人名地名就足够了。
      武宗更懒,他的性本是好动不好静,尤其喜爱武功,喜爱玩乐,谁能指望一只猴子能够每天正襟危坐呢。更何况他最好女色,每日睡下才一两个时辰就要起来上早朝,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当他初次使用秉笔太监这种工具后,深为祖先想出这种偷懒办法而高兴,就一点一点地把这种烦人的事情交了下去,只几个月时间,就逐步完成了权力移交。
      而刘瑾自此掌握大权。
      轻烟袅袅中,林啸以竹匙取了松箩茶入盅,执汤冲下,先递了一杯给武宗,却见武宗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不由地抹了抹自己的脸颊,难道是刚才沾上了炉灰。武宗被她的眼神一看,忽然脸红了,接过茶只喝了一口,也顾不得好坏,道:“林卿家辛苦了,朕还有事,你先出去吧!”
      林啸忙行礼退下,她走出乾清宫,心中暗自思量,武宗初时兴致甚好,怎么忽然转了态度。自泡茶始并无人进来回事,断不是外因,难道……自己方才说错什么做错什么了?可是细想来,也并无特别的地方。
      一个小太监自她的身边匆匆跑过,尖着嗓子道:“摆驾豹房。”
      豹房?豹房是武宗收集美女淫乐之地,夜夜豹房,已经让朝中重臣大为不满。皇帝当真越来越荒唐,如今竟然大白天的也去豹房。
      林啸暗哼一声,就算没有刘瑾,也别指望这种皇帝能够给百姓带来什么好处。
      走出午门,一个番子迎上来道:“林头儿,刚才梨香院的舒韵奴姑娘派人带话来说,今天是她的生日,您答应了要给她设宴庆贺的。她在天然居等着您呢!”
      林啸一愣,今天怎么会是韵奴的生日,自己又是几时答应为她今天过生日的?这家伙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鬼。
      
    插入书签 



    芈月传
    大秦宣太后芈月传



    燕云台
    大辽太后萧燕燕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新文开始了。



    历史的模样
    我的二十五史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上卷)
    大宋章献皇后刘娥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铁血胭脂——西夏开国的血腥与欲孽(上部)
    西夏太后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