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后会有妻》

作者:淑女窈窕

长评,余笙的心里变化历程。
  难得有空,然后看到说余笙心理变化过快的,就简单分析下快不快吧。
刚开始的余笙是什么样的性格大家应该都能看出来,余笙她属于那种特别敬业的人设,但为季木清一次又一次的破例,陪季木清谈生意的时候,NU的样品被掉包的时候,其实她已经大概猜到季木清想做什么,但是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连裴依依都没有,反而从另一个角度递交其他方案,既不让公司陷入危机,又不牵扯上季木清。
  这是她打从心底就护着季木清,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
  我认为她心里变化应该是从66章正式开始的,她之前和裴依依一直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却突然提出还钱,还说‘不着急,总是要还的’。她应该是察觉到裴依依总是打听季木清的事情,肯定有其他的用意,所以才说了这句话,是想和裴依依划清点界限,不过她也没做的很绝,只是减少和依依的沟通而已,说明她本心还是想要这个朋友的。
  67章算是到目前为止的两人感情的突破章节,余笙提出辞职,是因为她知道季木清想要做什么了,她留在公司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那就是和季木清作为敌对的存在,她应该是非常不愿意这种情况的发生,所以宁愿辞职,眼不见为净,而季木清因为在U盘看到余笙的举动彻底相信她不是季秋文的人,所以选择告诉她以前的事情。
  68章时余笙情绪波动最大的一个章节,她被迫得知了以前的旧事,被迫塞了记忆进来,被迫接受很多事情,她不害怕吗?她害怕。她不相信季木清的话吗?她相信,就是因为相信所以才更加害怕,她的以前有部分是假的,放在我们身上,估计得崩溃,余笙没有崩溃,但她还是晕过去了,情绪太激动,发生的事情太刺激,导致她昏过去,然后醒来季木清就答应她辞职了,是看到她这个样子,害怕了,不敢强迫她了。
  69章余笙做了决定,和季木清划清界限,两人只能是上下级的关系。
  70章她清晰认知到自己的心里想法,‘果然她还是没办法接受季木清对公司这样的态度,但是她也知道自己,更没有办法站在季木清对立面……’。从这段话看,余笙是明显知道自己立场的,就算季木清不告诉她之前两人认识的话,她也不会出卖季木清,但是她不愿意违背自己的良心,所以没动摇辞职的想法。在这提下季木清,自打她和余笙说了以前的事情后,越来越放飞了,说话也轻松了很多,怪心疼她的,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现在终于有余笙可以帮她了。
  71章个人认为是余笙明确立场的一个章节,因为她在这一章,确定自己站在季木清这边,季木清和齐总吃饭,把问题抛给她,让她做决定,她明明只要说出可以,公司就可以和齐总签合同,但是她没有,因为季木清,她没有,这再次违背她想为公司好的人设,然后她也清晰的认知到了这点,所以她很无措,季木清却非常高兴,她也诚实说了自己高兴余笙站在自己这边,她故意靠近余笙,故意想诱惑她,余笙在之前几次两人私下相处来看,她对季木清的引诱其实是没什么抗拒的能力,也许是因为她对季木清还有埋藏住的心思,被这么一挑拨,就立刻现出原形,所以她面红耳赤。‘到停车场之后,余笙将季木清放在副驾驶,随后坐在驾驶室,偏头看,季木清已经闭目养神了。停车场偏暗,灯光不是很强烈,车内也没开灯,只能透过车窗外的灯光瞧见季木清的轮廓,隐隐约约,不是很清晰,她看着季木清仿若被精心雕琢过的五官,目光灼灼。’这一段余笙应该是发觉自己对季木清有意思了,所以才目光灼灼的看着季木清,其实也是在目光灼灼的审视自己感情,看着自己。
  72章余笙听到同事聊天。‘余笙觉得自己变了,以前听到钱秘书她们有问题困扰,自己会想法设法的帮助她们,纵使用不到自己的方法,她也觉得心安,但是现在一有牵涉到季木清的问题,她总喜欢是三思再三思,甚至有时候明明有好的提议,她也不想说了’。这是她在季木清告知她以前的事情后,她第一次清晰认知自己变了,其实她之前就已经无意识的护着季木清了,但是她没有认识到,这次算是清楚地认知到了,心境变化明显,往季木清靠拢。之后是赵怀仁想拉拢她,但是她压根不吃那套,所以退出了办公室,最后一段叫季木清起床,她无意看到打电话给季木清的是陈潇潇,NU的事情已经结束了,赔偿也谈好了,但是陈潇潇还打电话给季木清,结合之前余笙听到的谣言,陈潇潇可能喜欢季木清,再加上这段时间她心境的变化,所以她很容易就着急了,当然这里还没表现出来。
  73章开头,余笙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她没有问季木清关于陈潇潇的事情,说明在这个关节她还并没有十分介意两人私下见面,但是回到医院之后,她越想越难受,有句话说得好,看得见的往往不是最折磨人的,无形的想象反而是最折磨人的,所以她越想越难受,在结尾处,大胆联系了季木清,她为什么犹豫那么久,也许她自己也知道,发了这个消息,以后她就没办法安然的看待季木清的所有事了,她有了私心,这个私心就是不想让季木清和陈潇潇相处,或者说,她已经有些察觉自己喜欢上季木清了。
  74章-75章 余笙的小心试探,季木清的无意□□,两人如同跳探戈一样你来我往,74章结尾的时候季木清说就是余笙想的那种关系,余笙聪明的知道季木清的意思,但是她怕自己承受不了,所以她退缩了,有人说余笙的心境是从74章突然转变的,但是刚刚我又重新看一遍,还做了这个阅读理解,乌龟应该是在之前就埋伏笔了,也许在66章之前,她有时候一两句话就放个伏笔,不细看,根本发现不到。
  76章就不说了,累了啊啊啊啊啊啊,写了这么多,赶上我论文了,乌龟你看我对你肯定是真爱了哈哈哈哈。
  最后说下,余笙至今都没有拿回辞职信,说明她还没有真的选择季木清,现在不过是暧昧的阶段,这个阶段的季木清,不足以让她放下公司,所以她没提出继续留下来,应该季秋文接下来的见面,会促使她留下来?以上都是个人的想法,大家看看就好,或者也可以说说自己的看法,最后例行表白龟龟,爱你哟! 投一颗手榴弹,表达对你的爱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决、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121  发表时间:2019-04-14 11:56:46
分析得很透彻~不错不错!
[投诉]
[2楼] 网友:一天的大雨  发表时间:2019-04-15 10:16:49
我认为余笙递出辞职信恰恰相反代表她已经选择了季木清,但在她自己的职业道德上她不允许为了季木清损害公司利益,所以她干脆逃避,不过从逃避的原因上看她是选择了季木清。
说到我觉得这两章转变有点快的原因。我并不是觉得剧情发展突然,而是余笙的性格有点转变太快,这里有点像乌龟怕我们看这么久主角却没有实质性发展所以给的甜头。
余笙在几章前被迫接受自己应该失忆过并且和季木清有过去的事实,从她的反应来说同样是在逃避,因为自己也因为她妈妈的隐瞒。我觉得“逃避”是余笙在这个阶段很重要的一个特点,应该和她的过往经历有关,导致她没有那么有安全感。这里她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加上自己对季木清的好感所以有一些试探我认为很顺畅。
不顺畅的地方就是余笙的方式。她还没有完全辞职,她失忆的原因,她妈妈隐瞒她的原因都没有弄清楚。即使感觉到季木清对她的不一样和有感觉,她也应该还存在不安。从她对一开始不熟悉的秘书们的态度和熟悉后的态度看出她始终是有点含蓄的,虽然小时候很活泼,但因为变故性格上有些改变。
乌龟前面虽然写了季木清给余笙买衣服对她很好种种,但她只是略微提到。相反,季木清给余笙不安感的事件却大篇幅描写,那么读者(代表我自己)自然也会认为余笙还处于不安阶段。既然还处于不安阶段,性格突然回到小时候的活泼样子看上去就有些过渡不自然了。
个人见解交流一下,您的分析很棒!我完全记不住人名和具体描写,所以比较注重“感觉”。之前想写长评,因为反复翻看新来副总的名字却还是记不住而放弃,您精确到每一章的细节解析一定花了很多时间和心思。
[投诉]
[3楼] 网友:666  发表时间:2019-04-15 12:40:59
余生的不安和她性格回到以前的样子这两者之间并不影响啊,余生只是失忆,骨子里有以前的样子是很正常的,虽然她忘记了木清,但对木清的感情应该是一直埋在她心灵深处。她的不安和她的本能并不冲突
[投诉]
  • 评论文章:后会有妻
  • 所评章节:76
  • 文章作者:鱼霜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9-04-14 09:4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