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没有遇见你

作者:茶当影裹煮孤灯

切,还差得远呢,什么假设嘛。假如没有遇见你,我还会是越前龙马。
嚣张的、不服输的、别扭的越前龙马。
一心一意打着网球的越前龙马。
只是,只是不再是那个,喜欢不二前辈的越前龙马。
切,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还差得远呢!
但是,为什么心底某个地方,总有种空荡荡的感觉呢?
12岁的越前龙马,不愿意继续想下去。
我固执的认为,第一次见到不二前辈,是在美国的那个网球场上。干净利落的飞燕还巢,水蓝双眸里泛着清澈凛冽的光。他收起了温柔的神色,认真的对我说:“龙马,让我们好好打一场吧!”
好吧,我承认其实事实和我说的有那么一点点出入。事实上不二前辈使出的是浮游笼罩他没有睁眼睛而且也没对我说那番话。
事实上,他甚至都没叫我龙马。
只是一直淡淡的笑着,温柔地唤我,“越前。”
亲切,而疏离。
切,还差得远呢。
当我连续赢了四次全美青少年网球赛后仍旧没见到他后,我终于意识到,我被老头子,和不二前辈一起耍了。不行,我要回日本,我一定要打败不二前辈!
我一定要,打败,不二前辈么……
天知道,12岁的越前龙马,只是想看到那双水蓝眼眸,为自己绽放光彩。
回日本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不二前辈比赛。结果,切,结果我不记得了。不过,还是没能看到那双清澈凛冽的眼眸……因为到最后,他甚至可以闭着眼睛和我打……
我有,那么弱?不管,继续努力,不二前辈,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打败没有隐藏实例的你,看到你为我绽放的光彩!
12岁的越前龙马,从那一天起,扔掉老头子的名字,把不二周助这四个大字排到了“最想打败的人”的第一位。
我总是戴着一顶很平常的白□□球帽,上面有一个鲜红的R字。
喂,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切,还差得远呢。告诉你吧,就是我的名字,Ryoma。
所以,我总是戴着它,因为它代表我自己。
胡说什么啊,才不是因为不二前辈呢!
话虽这么说,可心里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当时的情景:
“知道帽子上的R是什么意思吗?”
“真是不机灵,R就是Ryo——ma——啊!”
不二前辈笑眯眯的俯下身子,拉低我的帽檐,神秘兮兮的说。精致的眉眼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热热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唤我名字的声音仿佛一遍遍在耳边回想——他冲我调皮的眨眨眼,起身,离开。
那温热的呼吸,好看的眉眼,温和的嗓音,仿佛一个美好得有点不真实的梦境般,从未存在。
12岁的越前龙马,第一次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让那一瞬间,再长一点。
6:0。青学VS立海大,不二前辈赢得精彩极了。前辈们都兴高采烈的跑上前去围住了不二前辈,但是,我却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不二前辈,我可以把你那些攻势凌厉的球,理解为为我鸣不平吗?真是个傻瓜呢,不二前辈……红眼,连全国水平的橘都败在了这个状态下的切原啊!而我更是知道他厉害到了什么地步……但是,是不二前辈的话,一定可以获胜的!不二前辈,只能由我来打败!
“越前,弦一郎可是强手哦!”下场的不二前辈走过我身边时,揉了揉我的白帽子,笑眯眯的说。
“我一定会打败他的!”我,也是强手!只有最强的人,才有资格站在不二前辈身边!
12岁的越前龙马,还很年轻。
究竟是什么时候起那份单纯的对强者的挑战心理掺杂进了别的东西,我自己也没办法找出确切的时间点。
只是,在不知不觉中,便会不由自主的追随他的身影,渴望他的视线。偶尔,我也会有小小的烦恼,不二前辈身边,有太多太多居心不良的前辈。姑且不论那个猴子山大王,也先不提立海大那个病怏怏的部长和那个门神脸,光是青学,就有一座冰山横在眼前。
我承认,我很苦恼。
不二前辈眼里,我仍旧是个只对网球感兴趣的小孩。
只是,小孩的心里,也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么,我要尽快长大,超越猴子山大王、病怏怏部长、门神脸和冰山部长,成为不二前辈的依靠,让他为我绽放出全部的光彩。
我想看有着凛冽眼神的不二前辈,就算练网球到精疲力竭也无所谓;我想看笑得一肚子坏水的不二前辈,就算吃再多芥末被仙人掌扎再多次也我所谓。
越前龙马,真的还太年轻。不够成熟不够冷静,也不能很好地处理一切。
越前龙马只知道,假如没有遇见你,一切都不会一样。
不会在打网球时想起一个人,不会在看到仙人掌时想起一个人,不会在看到一抹冰蓝时想起一个人,不会在起风的日子……想起一个人。
越前龙马只知道,既然已经遇见,那么,他要站到他身边,哪怕一路上披荆斩棘。
前路漫漫,未到结局。
猴子上大王、病怏怏部长、门神脸和冰山部长,你们,全都差得远呢!
PS:果然有爱啊,别扭型可爱小正太~
呃,我写的这个长评算是龙马的自白吧……
其实更想写A少来着,不过还是期待蓝蓝的正版!
谢谢盗版龙马来满足下自己,哦呵呵呵~
嗯,满意地飘去睡觉……作者回复:
茶茶你写得实在太好了!完全和我暗藏的意思一样!本来还担心没有人能够看出来……
龙马的确是这样,刚开始只是为了追求网球的更高境界,为了能够看到不二认真时的蓝眸在努力,在一次次失败中愈战愈勇(笑)。他的情感开始变化,是在从美国归来,看见不二女友的照片之后;在不二为了减少他的烦扰而去买帽子的时候,一声“Royma”让他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了自己的心情。
之后,看到手冢、迹部、幸村和不二在一起的场景,龙马终于明白了,并不是只有自己对不二抱有这样的情感,实际上他的情敌相当的多,而他,似乎已经落后了。在手冢去九州时,看到一向冰冷的部长少见的温情,听到那句几近等于告白的话,龙马终于领悟了。这是爱情,无关年龄,无关性别。
于是在去轻井泽的新干线上,龙马特地挨着不二坐下,还装睡以靠近他。手上传来的温度和鼻尖沁人的馨香,还有不二轻轻挪动位置的动作让他知道,这个人有多么美好,对自己意义多么重要。所以他才会做那样的梦,才会说出那样的话:“你们都还差得远呢!”
所以他一直戴着那顶白帽子,一直努力练习网球,为的就是能够光明正大地站在不二身边。在不二为了他而惩罚切原时,他是雀跃的,这代表不二心里有他啊!在不二更加凌厉地赢了白石时,他是沮丧的,这说明他的努力仍然没有达到要求啊!只好先想个小小计策,让自己和不二处在一个对等的位置上。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不二心里,只是弟弟。而这样的身份认知会让不二永远也察觉不到他的心思。
龙马是别扭的小孩,但是他从来的风格都是前进。等着吧,小孩也有长大的一天的!
PS:我突然也对龙马有爱了(三心二意的某蓝)……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