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修真)大逃杀》

作者:风斩月

白爹的脏脏的脑洞番外(上)(??居然还有上??)
十五年长不长?
对修道有成的人而言,大约是无关紧要的一瞬,对有些人来说,是到现在为止全部的人生。
披散着长发的小男孩盘腿静静的坐在虚空之中,四周是无尽的代表着虚无的黑暗,与以前不同的是,有一本擎天心经悬在上空,看似隔得很近,但他知道这并不是能触及的存在。
他的手背上又裂开了几道细纹,一缕缕金色的雾气从其中弥散出去,消失在黑暗中。他垂着眼,用衣袖将手背遮好,想起白琅的神情,很轻的叹了口气,脸上却没有出现丝毫情绪波动,好像这些伤口从未给他带来过痛楚。他闭上眼,眼前浮现的是白琅微皱着眉头坐在榻上打坐的画面,大约又在思考什么复杂诡谲的事情,嘴角轻抿,表情十分专注。
他注视了她十五年,自然知道她这样的神情代表着什么。
他有时候会想,他大约十五年前就死了,身体破败,剑胎分离,只有一缕神魂担忧不下,随着那个啼哭不止的婴儿一道落入瀑布当中,时间渐长后也会如孤灯般寂灭,如今这副样子,他却无法肯定自己是死是活,甚至,他还是不是白言霜。
白言霜是十五年前为执剑人,为扶剑峰,为天下战死的那个人,而他只是一缕为了白琅留在世间十五年的神魂,而现在这个样子……他也不知道现在的他应该被如何定义。
擎天心经微动,他四肢百骸传来因身体被权强行运作拉扯的剧痛,他神情不变,只是身体变得透明,随即出现在白琅身边,眼睛透过散落在眼前的长发向她望去,表示询问。
白琅大约是有什么问题想问他,但是在看到他之后,眼中还是带上了一抹担忧,白言霜知道,那是因为他身上的裂纹又增多了的缘故。他悄无声息的把指尖收入衣袖。
白琅问了他一下关于器的问题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他能停留在现世的时间还有些许,于是他静静的抱着腿坐在角落里看着她,这是保留了十五年的习惯,然后看到她在很小心的偷看自己,他知道她在担心自己,但她不会把这种担忧对他说出口,因为她认为现实暂时无法找到稳妥解决的方法,多余的担心或许会对他造成不必要的负担。她总是把别人的感受放在自己之前。
夕阳的余晖渐渐变淡,夜色涂抹上窗棂,他不知不觉看了她很久,然后感觉到时间快到了,于是走出门外,身影消散在空气中。
一个温柔到近乎奢侈的傍晚。
夜晚则没有那么舒服。
今天是初一,月光晦暗,黑暗中被压制的力量蠢蠢欲动。他浮在虚空之中,眼看着擎天心经上蔓延的黑色像倾倒的墨汁一样流出,侵入四周,虚空一般的黑暗被拉扯得浓稠粘腻,随即延伸出通红沸腾的岩浆,滚滚流向他脚下,整个空间变成□□刺眼的红色,让他无处可去。
这是鸩对他的作用。
他既不是完全的器,也不是谕主,权鸩对他来说,就成了一种很特殊的东西,就像不致命的□□,带来痛苦,产生危险又诱人的幻觉。他有些担忧,但从来没有和白琅说过。
他抬脚向前走去,岩浆没过他□□的双足,带来滚烫的刺痛,但还在忍受范围之内。他走了没一会,突然看到一个少女站在右前方看他,他几乎没有思考就向那边走去,少女拐个弯就不见了,发梢在背后轻晃。
他微微愣住,刚刚那个少女是小时候的白琅。
继续向前走,路过一座布满嶙峋的黑色怪石的悬崖后,这次在山的另一边,穿着白衣的少女捂着嘴慌张的朝远处跑去。
这是……白言霜回忆起来,这是白琅在他的墓前得知真相的时候。
那时她看到了一部分关于自己的庞大真相,心情复杂难言,筑基时被执念所困——陪伴她长大的师兄原来是她的杀父仇人。他从一开始就目睹事情经过,看到她偶尔露出来的茫然无措,他形容不出自己的感觉,大约是长久以来的担忧与怜惜,却无法给予她任何帮助,只能耗费大量神魂的能力帮她斩断困扰人心的杂念。
那次他以为他大概很快就会消失了。
他感觉稍有些不安,但身后的岩浆奔涌着向他烧来,仿佛被什么推动着,他继续向前走去。
一刻钟后,不远处,少女背对着他,伤痕累累,腰间是巨大狰狞的伤口,孤单清瘦的身影伶仃的伫立在天地间,越发瘦弱,却越发坚韧的撑起了她头顶上的天空。
他停在原地,这次他看到他凭空出现拉住了她的衣角,停止了她的施法。
那一瞬间的感觉仿佛时光重现,那时以往在白琅茫然、痛苦、失意时的情绪像一波波的浪潮涌上海岸,又一次次因为无法干预而沉默平静的退回海底,然而这一次他拉住了她——他看到了她心底的那一丝不确定,他出现了,他就那样做了。
白琅的幻影再次消失之后,他隐约感到了什么,但却少见的出现了困惑的情绪,他忽然发现,那大概是因为他不愿去思考那是什么而产生的陌生感觉。
一座座形状各异的火山冒着岩浆在身后退去,不时有青面獠牙的恶鬼从深深的冒着泡的地底下探出头,想把什么东西拽下去。而这次前方出现的,是白琅正从他的身体中抽出琅嬛镜镜的场景,她的神情郑重而温柔,好像在取什么珍而重之的宝物一般。
那是她第一次使用琅嬛镜战斗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她的想法,主动指导白琅,让她使用自己的器。专属于她的琅嬛镜从胸口中被缓缓抽出,像是靠近心脏的某个器官被渐渐抽空,伴随着难耐微痒的感觉,他感到了她的迟疑,抬头鼓励她,然后看到了她珍重的眼神。她与他并肩作战,用稍嫌生涩的手段将天权运用得接近完美,这让他欣慰又满足。他告诉了她自己的姓,她大约能猜到他是谁了。
白言霜站在原地,看着幻影被火焰吞噬。
不远处幻影出现得越发频繁。有年少意气风发的白言霜在练剑,有在湟川被人欺负得垂头丧气的小白琅,有扶夜峰上的景色,有摊开掌心让他写字的白琅。他平静无波的面上出现一丝波动,终于向前走去。此时,所有幻影包括火山全都消失,他发现自己正坐在白琅的房间里,她正撩起他的长发看他的脸,少女清丽的面容在他面前放大,眼里是担忧、心疼和受伤交织的情绪,他下意识的要推开她,却被她抓住手腕,压在地上不能动弹,天权从交握的地方被输入身体里,干涸已久的经脉疯狂的□□着天权,剧痛瞬间被舒缓的□□像被强制吸食罂/粟一样,他推不开她,身体却违反了自己的意愿,向输送天权的地方贴近,体内像烟花炸开般进行着一场狂欢。
他想告诉她,这样只能暂时缓解,最终只会白白浪费她的天权。
不要这样。
你会难受的。
我会心疼。
他的理智和身体完全分隔开来,直到看到少女不由分说握住他的手,陪伴着他直到他消失。
幻象再次消失,烫红的岩浆再次出现,白言霜垂下眼睑,发现岩浆退到了深深的地方,脚下出现了一条细长的路,笔直的通向前方,他朝前看去,尽头是一个披散着长发的,安静的小男孩。
他抬起眼向白言霜看来,一张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面孔上,是一双银红色的妖异的双眸。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风斩月  发表时间:2017-06-12 02:13:00
丧心病狂的撸到现在,但是还没撸完,但是已经困得不行要睡着了。。明天有时间再撸个下。。妈呀。。
[投诉]
[2楼] 网友:童小柏  发表时间:2017-06-12 07:14:16
哎呀,这个必须赞
[投诉]
[3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7-06-12 07:40:57
呜呜呜呜呜呜呜谢谢投喂,非常好吃!!!圣父好吃极了呜呜呜呜!!以后我也会产番外回馈dalao的…!!
[投诉]
[4楼] 网友:科科科  发表时间:2017-06-12 08:23:35
给大佬递茶( ???)o彡?
[投诉]
[5楼] 网友:恹恹  发表时间:2017-06-12 09:29:07
鼓掌!
[投诉]
[6楼] 网友:长是人千离  发表时间:2017-06-12 09:49:02
好有感觉啊
[投诉]
[7楼] 网友:若爵  发表时间:2017-06-12 13:36:43
给大佬捏肩
[投诉]
[8楼] 网友:大狒狒  发表时间:2017-06-12 18:00:32
给大佬捶背
[投诉]
[9楼] 网友:二十四时零刻  发表时间:2017-06-12 19:44:16
给大佬么么哒!
[投诉]
[10楼] 网友:风斩月  发表时间:2017-06-13 15:09:40
嘿嘿嘿
[投诉]
[11楼] 网友:阿月桑  发表时间:2017-06-15 14:19:20
果然大佬
[投诉]
[12楼] 网友:卖报的小行家  发表时间:2017-12-04 14:00:51
给大佬卡布奇诺
[投诉]
[13楼] 网友:昼分夜合  发表时间:2021-01-29 12:37:47
给大佬敬酒
[投诉]